妞書僮: 1萬5千字誠意奉上!坂木司美食力作《肉小說集》新書轉載3-2 | 坂木司、肉小說集、豬、美食、宵夜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肉小說集》       經過兩人數次劍拔弩張的會議後,我和美奈子終於完成了新商品。 正常來說到這段 坂木司、肉小說集、豬、美食、宵夜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女孩專屬春節年貨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MOSHI MOSHI NIPPON
內頁圖檔29zzccz6

妞書僮: 1萬5千字誠意奉上!坂木司美食力作《肉小說集》新書轉載3-2

2017-01-15

小說

 

 

 

經過兩人數次劍拔弩張的會議後,我和美奈子終於完成了新商品。

正常來說到這段落,應該就是一句「辛苦了」來做結尾,沒想到美奈子卻忽然提議。

「既然都做到這了,那就一起去看商品上架吧。」

「呃?」                                                      

「逛超市啊,你應該也會想知道自己設計完的商品放在那,還有會被哪些人買走吧。」

我不懂她說這句話的意思。這應該是行銷部門的工作,並不是設計師的工作。

所以我直接回她:

「沒有興趣。」

「什麼?」

美奈子一臉不可置信地望向我。

「怎、怎麼了嗎?」

太近,太近了啦。妳的鼻子都近到快要碰到我的鼻子了,雖然,我是不討厭啦。

就在我全身僵硬的不發一語時,她跟著嘆了一大口氣。

「如果你心裡是那麼想的話,就算是你多有才能,也是浪費啊。」

「妳說什麼?」

這我可無法當作沒聽到。我站起身,惡狠狠地瞪著她,但她卻絲毫不害怕,依舊面對著我,接著,毫不留情地說:

「所謂的包裝設計,不就是要告訴消費者,商品本身的優點嗎?又或者是,吸引消費者的購買欲望。」

「呃、嗯……是那樣沒錯。」

「這兩種不管是哪一方,都是針對人心。驅動人心、撼動人心,這不就是你的工作嗎?但是你卻說你沒有興趣……」

我的腦子,彷彿被人揍了一拳。

「驅動人心、撼動人心」,在各個藝術領域都是共通的,普世的真理。

(我竟然是在這種場合,聽到這句話。)

就算在美術大學取得好成績,也不可能靠藝術生活,所以我才想至少選擇能善用所學的工作。可是在我的內心裡,其實一直存在著「無法成為藝術家的自己」與「藐視著商業設計的藝術家」。

而主任也看出了我內心的本質,巧妙地分派工作給我,而她卻是絲毫不留情面地加以指責。

不過不可思議的是,我並沒有生氣。

「妳……」

「嗯?」

「很喜歡人吧。」

能那樣毫不猶豫的正面迎人,不怕與人衝突,這樣直率,我覺得很耀眼。

「嗯,我想應該算是喜歡。」

美奈子說完後,接著莞爾一笑。

「所以,我大概也不討厭你吧。」

我想,一定是這個時候……

我戀愛了。

 

之後,兩人一起去逛了超市,話題也逐漸轉為我們自己。就在我們決定開始交往的兩年後,我便向她求婚。

夏天,煙火大會。我趁著煙火映照天際的同時告白,而她也微笑答應了我。雖然聲音被煙火蓋掉,讓我重複說了三次,但對我來說已經是最浪漫的場景。

但在那最棒的夜晚,一起回家的路上,我們馬上就吵架了。

「要不要喝些什麼?」

求婚完後,我們來到了我事先查好的酒吧,兩人一起親暱地坐在吧檯。您要喝些什麼呢?在酒保的詢問下,她竟然回了與我想像中完全不同,在我字典裡沒有的用詞。

「嗯,給我來個酒杯容量最大的酒。」

「不好意思?」

「剛從煙火大會回來,所以覺得有點渴。」

酒保面對她的微笑,也專業地點頭回應,接著從吧檯底下拿出兩個玻璃瓶,擺在她的面前。

「這是大杯的熱帶風情雞尾酒,然後,不含酒精的是這杯。」

結果她馬上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指著大杯玻璃杯說。

「我就猜不是啤酒。」

「是的,因為本店都只提供長形酒杯。」

我一臉茫然地看著兩人交談,等到酒保離開後才在她耳邊詢問。

「妳這是什麼點酒方式啊。」

「呃?很怪嗎?」

「非常怪啊,根本就是過於缺乏常識。」

好不容易來到這間高級酒吧,被她一搞全毀了。但她卻一臉無所謂地回嘴:

「是你先不准我買自動販賣機的飲料耶。」

「那是因為……」

我覺得這裡的雞尾酒很好喝,尤其是渴的時候喝更好。而且,我本身其實不喜歡看女性去自動販賣機買飲料,但畢竟不好在這又補上一槍,所以我只好將話吞下肚。

「反、反正,妳就是不應該做出那樣粗魯的點酒行為。」

這是祖父時常對我說的台詞。挑選東西的時候,就以那東西是否為上等品來做為基準。

「世界可不是像善惡一樣,分得那樣簡單,但是凡事都選最好的話,就準不會錯的。」

因此,借錢是低俗的事不要做。外遇跟劈腿也一樣下流。不過隱藏自己的才智算是高尚的類別,而賭博就是全都低賤。

簡單來說,就只是祖父自己個人的道德規範,人生格言之類的,但也幾乎是變成了我的口頭禪。

譬如,棒球跟足球哪個地位較高?橘子跟桃子哪個比較高級?像這類的對話如同問答遊戲一樣有趣。每當我談論這些話題時,彷彿自己也加入了大人的行列,感覺很開心。

可是,她卻直接否定了我。

「你能不能不要任何事物都以高級或低賤來區分?」

「我只是以常識來看,才會覺得不是很好啊。」

聽了我話,她又丟了反論回來。

「你說常識?這裡可是酒吧,可以選擇自己想喝的東西不是嗎?我又不是在這裡點了拉麵。」

「是這樣沒錯,但是說起來就不是很恰當啊,我會覺得很丟臉。」

我一說完,她馬上從手提包裡取出一只小盒子,放在吧檯上。

我嚇了一跳。

「如果說,我是屬於哪一方,那我想是低俗的人種喔。」

「不、不是的,我不是說妳低俗的意思。」

「就算不是,你繼續這樣跟我在一起的話,就必須一輩子過著這樣丟臉的人生。既然如此,在你還沒開始後悔以前,乾脆當作你從未求過婚不是比較好嗎?」

那是我送的戒指盒。

我拚命地阻擋她想要退回戒指的手。

「我才不會後悔,就算妳再怎麼低俗,我還是喜歡美奈子!」

「你那什麼話,太失禮了吧。」

她不開心地別過頭去。

「不是啦,是說……比起任何高貴的人,我還是最喜歡美奈子!」

「意思根本沒有變吧。」

「我喜歡美奈子啊!」

說到這,美奈子才終於笑了。

「雖然有點麻煩,但是包含這全部,我還是喜歡妳!」

「什麼啊,你真失禮耶。」

她總是表裡如一,說話直接,喜歡的東西又超級像個大叔,但是一經過她這個過濾器以後,看起來全部都很耀眼。

就連此刻她與酒保的對話,就像是紐約附近的酒吧裡會出現的場景,感覺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她喝著大酒杯裡的熱帶風情雞尾酒,接著像是想起什麼一般開始嘟噥。

「如果高貴裡有低俗的話,那麼低俗裡也會有高貴的東西吧。」

「高貴的低俗……」

「嗯,就像名牌貨裡也有品味很差的東西,表面恭維內心卻瞧不起對方的態度之類的,大概這種感覺。」

我大概懂了她想說的,那、低俗的高貴是指什麼呢?在我詢問之下,她稍微想了一會後,接著笑著說。

「不會造成胃脹氣的,炸里肌肉豬排之類的。」

 

 

騙人的。

絕對會胃脹氣。

被我用啤酒灌下的炸里肌肉豬排,不管過了多久,我仍舊能感覺到它正在我體內。

(這是……低俗中的低俗吧!)

等等先吃個藥。我早就想到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預先將腸胃藥放在錢包裡才來,而且還是兩包。

因為第一次去美奈子家的時候,我就是吃了兩包才夠。

 

當時為了結婚的事情要去拜訪她家,我就如同常人的反應一樣,緊張到不行。

我本來想說「請將您的女兒讓給我!」,但這句聽起來太過老派,而且美奈子也不是物品,所以我後來就改成「我想要跟您的女兒結婚!」。

沒想到岳父(這個時候確定)卻勾嘴一笑,拍向我的肩頭。

「你很有品味呢。」

「什麼?」

「聽說你不是設計師嗎?所以我才說你很有品味啊。」

「呃、不。沒有啦……」

面對有點惶恐的我,岳父(已經算是確定)直盯著我的眼睛說道:

「美奈子可是讓我非常自豪的女兒啊。」

父親這角色,真的很棒呢。在那瞬間,我心底是這麼想著。被這樣的人扶養長大,難怪美奈子會成為如此坦率的人。我看著眼前的岳父(請讓我叫你父親!)感動得有點想哭。

我即將成為這個人的兒子啊!這分感慨在我心中鼓動,使我深深地低下頭。

「拜託您了。」

岳父(啊啊、父親!)露出溫暖的微笑,嗯嗯嗯地點了頭。

但是,回想的感動到這裡停止。

「喂,媽媽!美奈子!乾杯啊!乾杯!都準備好了嗎?」

喔喔!就是這個家庭劇的展開。雖然我有點、不,是非常地笨拙,但是為了美奈子,我會努力扮演一個好女婿。

「現在還早,先來杯啤酒吧。」

岳父(父親)拿著開罐器,「鏗鏗」地敲打瓶蓋。「暫時先配著點吃吧。」母親接著說道,然後在桌上擺著一盤熱氣蒸騰的東西。瞬間,我內心有種不好的預感。

炸串。

(看起來……很不好對付。)

在這種情況下,正常來說「暫時」的話,端出來的大多都是涼菜,就算不是也是壽司之類的吧。可是大家好像看起來絲毫不疑有他,岳父(父親?)還一臉開心地伸手要拿中濃醬汁的瓶子。

(至少也選伍斯特醬(註 一種英國調味料,味道酸甜微辣,色澤黑褐。)吧……)

接著他拿起有噴嘴的芥末醬,「噗咻」擠了出來。

(呃?呃?呃?)

該怎麼說呢,跟我的喜好完全不一樣。

不過我是有稍微猜想到。

 

舉個例子來說,美奈子做給我吃的壽喜燒既甜又鹹。

「嗯?壽喜燒不就是要鹹一點甜一點嗎?」

「是這樣沒錯,但味道不會有點過頭嗎?」

是不是煮太乾了呢?美奈子說著便往鍋裡頭探去,我見狀便笑著指向蛋。

「就是為了這個時候,才需要蛋吧。」

「啊,對耶。」

呵呵。在這幸福甜蜜的時刻,配著煮過頭的甘甜壽喜燒。此刻的感覺也不錯啊,我心裡這麼想著,便吃了下去。

接著是炸天婦羅。表皮非常厚重,醬汁又過於濃郁。而且主料不是白身魚,看起來是巨大的胡蘿蔔和洋蔥的什錦炸物。

我所想像的天婦羅,外皮是要薄到極限,但又得炸得清爽酥脆。如果可以,再搭配濃郁湯汁所熬出的淺色醬汁與鹽巴一同享用。主料以白身魚為主,蔬菜的話就是蘆筍或蠶豆,什錦炸物則是小干貝與三葉芹這類的最為理想。

但是家庭料理,我不至於會要求到那種程度,美奈子也說過她不太會做炸天婦羅。所以儘管是面對黏呼呼的炸什錦,還是外皮很厚的海苔天婦羅,我仍然開心地全數吃完。

不過,其他還是有讓我在意的地方,但我並不想去探究,反而是閉上了眼睛不願面對。

炸串之後緊接著端出的是滿滿的炸薯條。看到油脂跟糖分的組合,還沒吃就讓我覺得胃灼熱難受,這就跟學生時期聚會裡會出現的菜單一樣。

話說我也有個疑問,為何最近聚會裡的沙拉選項,全都是凱薩沙拉?而且還不是使用蘿蔓萵苣,只是單純的萵苣沙拉。每次看見上面淋的黏稠起司醬,我都覺得很膩。為何主食已經是炸物了,還要配這個一起吃呢?

我想要吃蘿蔔沙拉棒,想要吃水菜佐柚子醋,想要吃滑菇蘿蔔泥。

可是在我眼前的,卻是像個小山堆一樣,乾巴巴的炸物。

不久後,岳母又端出了新的小菜與毛豆。我好不容易安心下來,正準備伸筷子夾取小黃瓜的瞬間,岳父(父親?)很快拿起醬油往上一倒。

「啊。」

在我全身僵住的面前,他又澆了一圈。於是我只好收回筷子,默默地夾起毛豆。

但岳父(父親!)卻像是要趁勝追擊一般,在我的盤子裡放上一堆炸串。

「來!不要客氣啊,多吃一點!年輕人就是要多吃點肉啊!快吃肉!」

「謝、謝謝您……」

不吃不行。在這情況下,死也要吃下去。

我把討厭的中濃醬汁,跟死也不會買的噴頭芥末醬,滿滿擠在炸串上,然後一口咬下。肉質……是不錯。如果可以,真希望是用清淡的水煮或蒸熟,再沾醬油醋或什麼的來吃。

這是下午三點的事。

即使是面對完全沒有減少跡象的炸物山,及全部沾滿醬油的小菜,我還是和顏悅色地坐了兩個小時。

「那麼,我想也差不多……」

是不是該結束了?正當我想這麼說的同時,岳父(父親……)再次大聲說道:

「喂!媽媽!是不是該上晚餐了啊?」

「?」

呃,到現在為止我們已經吃了炸串跟炸薯條(小山堆般高)了吧?快告訴我,什麼時候又重來了?

──我身上,並沒有重置按鈕啊。

不過當我的視線對上一臉「抱歉,你再陪陪他吧」的美奈子,我就無法出言拒絕。只好假裝要去廁所,偷偷吃了胃藥,還嘗試原地跳躍了幾下。

只是……似乎對消化沒有甚麼幫助。

接著來到了晚餐席間,沒想到主食竟然是──煎豬排。

「之前收到人家送來的上等里肌肉。」

岳母微笑說道。

不過我要先捍衛一下岳母的名譽,其實她對料理食物真的很在行,她只是將丈夫喜愛的菜單,照著他喜愛的味道做出來罷了。證據就是,坐在後面的岳母跟嫂嫂(嫁過來了)曾偷偷這麼對我說。

「我們家的味道,口味太重了吧,還可以嗎?」

我一聽,馬上愕然失色。原來她們並沒有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啊。這麼看來,也許在這個家裡面,只有岳父(也許預定)和美奈子的口味相近而已。

一堆煎豬排再度被擺在大盤子上,翹起的肥肉部分,油亮的反射著日光燈。

(但是肉質的確是很好的肉)

如果只是煎烤,應該還可以吧?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把肉放進嘴裡,瞬間被擊敗。又甜又鹹,而且味道好重。

這是小時候,祖母幫我在烤好的年糕上,塗滿砂糖醬油的味道。

「唔……這個肥肉好吃得不得了啊!」

如果這是薑燒豬肉就好了。在我失落的跟前,岳父(也許預定)和美奈子不停夾肉放入嘴裡吃著。

「再加入馬鈴薯沙拉,又更棒了。」

美奈子這麼說著,便把馬鈴薯(還有芋頭!)放在殘餘的肉汁裡,排滿整個盤面。

油上,加油。我在此刻,第一次感到與美奈子結婚的不安。

我無法認同美奈子的「最棒」,也不知道如果她時常讓我吃她所謂的「最棒」,之後的我會變得怎樣。

譬如,我會因為不想吃晚餐,所以每晚都很晚回家,錯過彼此的時間,最後走向離婚。又或者是,對料理怨言太多,最後受不了導致離婚之類的。

我不經意的朝岳母瞥了一眼,發現她正配著什麼醬都沒加的小菜,吃著白飯

(那個,我也想吃跟妳們一樣的。)

儘管我很想這麼說,卻還是說不出口。

因為,這不是一個有教養的行為。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坂木司又一美食力作!《肉小說集》新書轉載3-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來請求岳父答應婚約的設計師,但是雙方對飲食的品味差距極大,自視甚高的他能夠放下身段獲得岳父的同意嗎...?

 

 

本文摘自《肉小說集》

出版社:尖端出版

作者:坂木司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60%
  • 27%
  • 4%
  • 2%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