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閣樓》系列超震撼完結篇!《閣樓裡的小花5》新書轉載2-1 | 妞書僮、閣樓裡的小花、震撼、完結篇、真相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閣樓裡的小花5:花園裡的闇影》       真實世界,也就是我的世界,似乎一直都是灰色的,沒有彩虹。 妞書僮、閣樓裡的小花、震撼、完結篇、真相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水.透.亮 植萃美肌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MOSHI MOSHI NIPPON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17unuq76

妞書僮:《閣樓》系列超震撼完結篇!《閣樓裡的小花5》新書轉載2-1

2017-02-22

《閣樓裡的小花5:花園裡的闇影》

 

 

 

真實世界,也就是我的世界,似乎一直都是灰色的,沒有彩虹。我的眼睛是灰的,大家都說這雙眼太過冷峻;希望是灰的,是擱在台面上沒有人要的老處女。二十四歲的我是個老處女,已經嫁不出去了。看來條件合宜的年輕男士都被我的身高和腦袋嚇跑;看來愛情與婚姻與小孩的彩虹世界永遠把我排除在外,恰如那個我無比仰慕的娃娃屋。我的希望只能在幻想之中翱翔。

我幻想自己是個漂亮、快活、迷人的女子,像是其他我遇過卻從未深交的年輕女性。我孤寂的人生大多填滿了書本以及夢境。儘管沒有提起,其實我緊緊攀附著親愛的母親過世前給予的微渺希望。

「奧莉薇,人生跟花園非常相像。人們就是小小的種子,受到愛情、友情、關懷的培育。只要付出足夠的時間與關懷,他們就能長成燦爛的繁花。有時就連庭院角落遭到忽視,即將凋零的衰老植物也會在無意間綻放。這些是最珍貴、最寶貝的花朵。奧莉薇,妳將成為這種花。或許需要一點時間,但妳總會等到開花的那一天。」

我真想念無比樂觀的母親。她在我十六歲那年過世,正是我最需要這種女孩談話的時期,我需要她告訴我如何贏得男人的心,如何變得跟她一樣:受人敬重、能力出眾,卻又充滿女人味。母親總是參與著某件事,無論涉足什麼領域,她都是以卓越的手腕贏得高位。她在各種危機之間巧妙周旋,解決完一件事就會有另一件事冒出來。父親似乎喜歡看她忙個沒完,重點不在於她忙什麼。

他常說女人沒有參與大事,這並不代表她們該無所事事。她們自有「婦道人家」的事務要處理。

至於我呢,他卻鼓勵我進商業學校。讓我成為他的私人會計似乎是個正確又恰當的選擇。我在他的書房裡占有一席之地,那個房間裡一面牆上掛滿槍枝,另一面則是他外出打獵釣魚的照片,總是占滿雪茄煙霧跟威士忌的氣味,深棕色的地毯磨損程度在整幢大宅裡居冠。他在巨大的黑色橡木桌上清出一個空位,要我仔仔細細地整理他的帳務、生意開銷、員工薪水,甚至是他的家務支出。待在父親身旁,我不時覺得自己更像是他不斷企盼,卻從未擁有的兒子,而不是女兒。哦,我真的很想討好所有人,但我似乎永遠沒辦法達成任何人的期望。

他常說無論嫁到哪裡,我都能幫上丈夫的忙,我也相信這是他執意要我接受商務教育、擁有實務經驗的原因。他沒有直接說出口,可是我仍舊聽得見—一個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女子需要更多擄獲男人的手段。

是的,我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在少女時期,我的身子大大違背我的願望,猛然抽高,宛如傑克的魔豆。我是故事裡的巨人。我沒有半點纖弱或細緻的氣質。

我的紅棕色頭髮和母親相同,但肩膀太寬,胸脯太豐滿。我常站在鏡子前,期盼手臂能短一些。這雙灰眼太細長,活像是貓兒,鼻子又太尖。我的嘴唇單薄,膚色蒼白灰暗。灰、灰、灰。我渴望自己既標緻又耀眼。坐在香草色大理石梳妝台前,我試著將睫毛刷翹,看起來更誘人,卻只是讓自己一臉蠢樣。我不希望在別人眼中呈現愚笨傻氣的形象,但還是忍不住坐在玻璃匣內的娃娃屋前,細細打量陶瓷太太漂亮精緻的臉龐。我好希望能擁有那樣的臉,如此一來,或許我就能擁有那個世界。

可惜事與願違。

因此,我把希望與陶瓷人偶一同封起,踏上自己的道路。

假如父親給予我教育和商務經驗是為了增加我的魅力,那麼他一定對結果失望透頂。男士們來來去去,我發現全都是出自父親的操作,然而沒有半個人追求我、愛我。我總是害怕自己的財產,父親的財產,我將會繼承的財產,會引來假裝愛上我的男人。我想父親也有同樣的恐懼,因為某天他對我說:「我已經寫好遺囑了,妳收到的一切財產都將屬於妳,只有妳能決定如何使用。光是跟妳結婚,妳的丈夫絕對別想控制妳的金錢。」

他宣布完就走,我還來不及回應。之後,他無比謹慎地過濾與我交際的對象,只讓我接觸最上流的紳士,他們本身也是手頭闊綽。我從未見過在我身旁還能居高臨下的男士,也沒見過心平氣和聽我說話的人。看來我到死都是個老處女了。

但父親執意插手。

「今晚有個年輕人會來吃飯,」四月底的某個星期五早上,他如此開頭,「我得說這是我遇過最優秀的小伙子。我要妳穿上復活節縫的那件藍色連身裙。」

「哦,父親。」回應已經滾到舌尖,我正想說:「何必如此大費周章?」但他早已料到我的反應。

「別跟我爭。還有啊,拜託別在飯桌上提什麼女性投票權運動。」

我眼中燃起火光。他知道我有多討厭像他的馬兒那般套上韁繩。

「要是挑戰男性最寶貴的特權,男人就不會對妳起任何興趣。這絕對沒有錯。藍色連身裙。」說完,他在我出言反駁前轉身離開。

 

***

 

一看到我進房,麥爾坎.尼爾.佛沃斯立刻起身,我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他的身高至少有一百八十八公分,俊朗的面容更是輕易打敗其他造訪過的男子。

「麥爾坎,」父親說,「這就是我可愛的女兒。」

他握起我的手,說:「溫菲德小姐,妳真是迷人。」

我直視他那雙天藍色眼眸。他也同樣直直望入我的雙眼。我從未信過那些小女生的浪漫情懷,例 如一見鍾情,然而這一刻,我感覺他的視線滑過我心頭,陷入我的肺腑。

他亞麻金色的頭髮後側留的比一般男子還長,一縷縷髮絲梳得整整齊齊,帶著日照似的光彩。羅馬人一般的高挺鼻梁配上筆直的薄唇。他的寬肩窄臀蘊藏著接近運動健將的力道。從他凝視我的眼神,勾起嘴角、饒富興味的微笑,可以看出他很習慣女性被他迷得心神不寧。嗯,我想我無法讓他對奧莉薇.溫菲德這個人起太大的興致。當然了,這樣的男士很難在白天騰出時間與我相處,我又要度過另一個父親撮合的相親之夜。我堅定地與他握手,回以微笑,馬上就別開臉。

接受完父親的介紹,他解釋麥爾坎是從耶魯來到新倫敦參加同學會。他對投資造船業很有興趣,因為他相信等到大戰結束,出口市場將會蓬勃發展。根據當晚對他的認識,我得知他已經擁有幾座製衣廠,在幾間銀行裡獲利,是維吉尼亞州幾處伐木場的主人。他跟他的父親一同從商,不過他父親雖然才五十五歲,心思早已不在事業上頭。後來我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晚餐桌上,我努力維持禮儀,靜靜地觀察四周,這是父親的期望,也是母親往昔的儀態。我們的僕人瑪格莉特和菲力普端上雅緻的菜色,父親親自選了威靈頓牛排。他只在特殊場合點這道菜。我認為父親的態度很明顯,他說:「讓我告訴你,奧莉薇是大學畢業生,她有商務學位,我手邊生意的簿記大多由她負責。」

「真的?」麥爾坎似乎是真的很看重這點。他蔚藍的雙眼更加閃亮,我感覺他更認真地多看我兩眼。「溫菲德小姐,妳喜歡這份工作嗎?」

我瞥了父親一眼,他往後靠上淡棕色椅子的高聳椅背,像是在催我回答似地點點頭。我很想討這位麥爾坎.佛沃斯歡心,不過我決定要秉持自我。

「即便是女性,用明理而具備生產力的事務來打發時間是更好的選擇。」我說。

父親的笑意淡去,但麥爾坎笑得更開了。「我全心同意。」他沒有回頭望向我父親。「我發現大部分所謂的美女都是乏味又愚蠢,好像可以靠著美貌度過順遂人生。我偏好知道如何為自己盤算的聰明女性,她們才是丈夫真正的資產。」

 

***

 

那天下午,我們外出騎馬。我第一次跟在男性身旁騎乘,他的陪伴令我精神百倍。他的姿態宛如經驗老到的英國獵人。發現我跟得上他的速度,他似乎很是開心。

他陪我們共進週日的晚餐,我又與他一同沿著河畔散步。起初,我覺得他格外安靜,預期聽到他宣布即將離去。或許他會答應寫信給我。這確實是我期盼的承諾,即便他無法遵守。至少我有個託付希冀的目標。我會珍惜他寫來的每一封信,前提是他不會馬上斷了聯繫。

「溫菲德小姐,請聽我說。」他突然開口。我不喜歡他改口稱呼我溫菲德小姐。我認為這是不祥的預兆。但其實不是。「兩個有這麼多共通點的人,兩個明理之人,我不知道為什麼要不必要地延長無益的關係,遲遲無法達成他們都認定是最理想的目標。」

「目標?」

「我指的是婚姻,」他說。「最神聖的誓約之一,絕對不容輕忽的事物。婚姻不只是浪漫愛情的合理結果,它也是一種契約的結合,一種合作方式。男性得要知道他的妻子是事業的一部分,是能夠依靠的對象。我與包括我父親在內的某些男性不同,認為我們應當要跟有實力的女性相伴。溫菲德小姐,妳令我印象深刻。我希望妳能同意我向令尊提親。」

霎時間,我說不出話。身高一百八十八公分、英俊到了極點的麥爾坎.尼爾.佛沃斯,這個擁有才智、財產、容貌的男人,他想要跟我結婚?我們站在河邊,頭頂上的群星比任何時刻都還要燦亮。我難道迷失在自己的夢境之中了?

「這個嘛……」我一手按住喉嚨,望向他。我找不到任何字句,不知道要如何說出自己的回應。

「我知道這是相當倉卒的求婚,不過我生來就擁有瞬間分辨事物價值的能力。時間總能證明我的直覺毫無誤差。我有信心這個提議對我們都好。假如妳能信任……」

「是的,麥爾坎。我相信。」我答得很快,說不定太快了。             

「很好。謝謝。」他說。

我再次等待。這絕對是親吻的時機。應當要在星光下將我們對彼此的信念推上高峰。但或許我的浪漫情懷太過幼稚。麥爾坎是那種能把事情妥善做好的人。我也該相信這一點。

「那麼,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們這就回妳家,讓我與令尊詳談。」他握住我的手臂,將我拉得更近一些。回家路上,我想到他首次來訪那晚,我隔著窗子看到的那對男女。我的夢想要實現了!我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快樂。

父親在他的書房裡等著,彷彿已經預料到這個結果。事情發展得很快。我不止一次貼在隔開書房與客廳的雙開木門前,偷聽他們的對話。沒能清楚聽見每一段對話,令我氣憤不平。這可是足以影響我的家務事或是商業事務。

接下來正是對我影響最大的談話。我悄悄站在一旁傾聽,急著聽見麥爾坎表達他的愛意。

「溫菲德先生,在第一次來訪時我已經提過了,」他如此開場。「我對令嬡極具好感。這樣沉穩高尚的女性已經很少了,她欣賞我們對事業的追求,並且妥善地隨之成長。」

「奧莉薇的成就是我的驕傲,」父親說。「她在會計與簿記上的才能不比我認識的任何男性遜色。」他補上一句。父親的稱讚總有辦法讓我覺得自己缺乏魅力。

「是的,她的性情穩定而堅韌。我一直在找能讓我照著心意追逐人生的妻子,而不是無助攀附我的勒頸藤蔓。我要的是回到家不需要面對陰沉善變,甚至是像許多脆弱女性那樣心懷怨恨的妻子。我喜歡她不怎麼在乎膚淺條件的觀念,不會過度沉溺於自己的髮型,也不會咯咯笑著與人調情。簡單來說,我喜歡她的成熟。先生,您真是了不起,養育出如此美好、可靠的女子。」

「哦,我……」

「除了向您提親,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方法能表達我心中的敬意。」

「奧莉薇她……?」

「她是否知道我來此求親?是她給予我這麼做的許可。我知道她擁有堅強的心智,因此認為最好先問過她。希望您能夠理解。」

「哦,我懂。」父親清清喉嚨。「好吧,佛沃斯先生。」他認為在這場對談中得要稱呼他為佛沃斯先生。「我相信你知道小女將會擁有大筆財產。希望你預先知曉她的錢都屬於她自己所有。我的遺囑中特別標明這個條件,除了她,沒有人動得了那些存款。」

我想房裡沉默了好一會。

「本來就應該是如此。」麥爾坎終於開口。「我不知道你們對婚禮有什麼規畫,」他馬上補充,「但我偏好在最短的時間內舉行小型的教堂儀式。我得要盡快回到維吉尼亞州。」

「沒問題,如果奧莉薇有這個意思。」父親說。他知道我會答應的。

「很好。先生,那麼您是答應了?」

「你懂我剛才說的財產事宜嗎?」

「是的,我了解。」

「我答應你。」父親說。「我們握手吧。」

我吐出憋在肺裡的空氣,快步離開書房門邊。

最英挺、最優雅的男士上門拜訪,接著又向我求婚。我聽見了,這事發生得好快,我得要憋氣,不斷告訴自己這不是夢。

我匆忙上樓,站在娃娃屋前。我將會住在雇用僕人的大宅裡,賓客來來去去。我們會在精緻的晚宴上享樂,我將成為丈夫的資產,在父親口中,他可是商業天才。我們遲早會成為眾人欣羨的焦點。

「就像是我羨慕你們一樣。」我對玻璃匣內的陶瓷家族說。

我環顧四周。

寂寞的夜晚,再會。充滿幻想夢境的世界,再會。

 

 

 

(待續)

 

 

 

【延伸閱讀】

#妞書僮

#閣樓裡的小花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妞妞們只要錯過最後一集,就等於錯過了整個系列~《閣樓裡的小花》系列最令人驚愕的一集!

 

 

 

本文摘自《閣樓裡的小花5:花園裡的闇影》

出版社:麥田文化

作者:V.C.安德魯絲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2%
  • 19%
  • 3%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