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暌違3年半路癡作家和泉蠟庵終於回來了!《我的賽克洛斯》新書轉載2-2 | 妞書僮、我的賽克洛斯、巨人、愛、悲劇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我的賽克洛斯》       「這些全部都是你做的?」 「因為我也沒其他事可做了。做鐵器很有趣呢。娘 妞書僮、我的賽克洛斯、巨人、愛、悲劇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水.透.亮 植萃美肌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30apigz2

妞書僮:暌違3年半路癡作家和泉蠟庵終於回來了!《我的賽克洛斯》新書轉載2-2

2017-05-13

克洛斯》

 

 

 

「這些全部都是你做的?」

「因為我也沒其他事可做了。做鐵器很有趣呢。娘,下次我做給妳看。」

大太郎那顆大眼望向火爐。對了,經這麼一提我才想到,賽克洛斯這位神明,不就是精通鍛鐵技術嗎?而獨眼與鍛鐵的關聯,在其他地方也看得到。根據古書記載,日本以前似乎有天目一箇神與天津麻羅這兩位專司製鐵與鍛鐵的神明,其名字中的「目一箇」就是「獨眼」的意思,而「麻羅」源自於「目占」,意同「片目」。

「原來如此。看來,獨眼巨人擅長鍛鐵是確有其事……」

「嗯,沒錯。」                

大太郎得意洋洋地說道。

我決定在身體恢復前,暫時留在大太郎身邊休養。雖然得早點與蠟庵老師和耳彥會合才行,但我腳踝扭傷,若沒治好它,根本無法重新踏上旅程。

大太郎嘗過我做的菜之後,眼睛圓睜,大為驚嘆。

「我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他親手打造的菜刀鋒利絕倫。不論是野豬的骨頭還是竹筍,都能輕鬆切斷,毫不費力。就算是拿菜刀時一不留神切斷了手指,也可能會因為菜刀太過鋒利,而沒注意到自己手指沒了。

「要打造這種菜刀,只是小事一樁。」

大太郎讓我看他吹踏鞴的樣子。那是耗時費日的大工程,首先用黃土造爐,然後放入木炭升火,接著一面以風箱朝爐內送風,一面交互添加木炭和鐵砂。不久,鐵砂變得像紅色黏土。高殿內酷熱難當,令人熱汗直冒。原本需要好幾名成年人才能勝任的工作,大太郎全部一手包辦。只要按壓風箱送風,火勢便會增強。需要許多人幫忙才壓得動的風箱,他輕輕鬆鬆用單手就能按壓送風。

「太熱不行,不夠熱也不行,火候得控制得剛剛好。」

大太郎把手伸進爐中,以手指撈起一把熔成金黃色的鐵砂,送入口中,露出像在品嘗味道般的表情。

「嗯,還可以。娘,妳要不要也試一下味道?」

他以手指撈起鐵砂,準備遞向我面前。我急忙用力搖頭。熔化的鐵砂,就像地獄一樣滾燙,要是我真的放進嘴裡品嘗,肯定下場淒慘。

「你感覺不出熱嗎?」

「我最喜歡熱了。我喜歡摸熱的東西,也喜歡吃熱食。也許我體內有個像胃一樣的袋子,可以用來儲存熱。」

獨眼巨人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爐中,攪拌熔解的鐵砂。

接連數日,大太郎都在忙火爐的事,由我做菜送去給他。

「我沒空吃。娘,妳替我吃吧。」

鍛鐵對他來說似乎比吃飯更快樂。巨人眼中閃爍著精光,頻頻往爐內窺望。火爐下方有個小洞,流出熔化的不純物質,它同樣也散發紅光。那高溫的熱度,只要我輕輕一碰,恐怕連骨頭也會一併熔毀,但巨人卻以手指撈起它,舔了一口。

「很好,流出很多苦苦的東西。」

不久,火焰逐漸變小,大太郎旋即搗毀火爐,取出鐵塊。以黃土建造的火爐,用過一次就得搗毀。取出的鐵塊敲碎後,再區分出少量的良質部分,以及大量的劣質部分。大太郎伸手一把抓起仍留有餘熱的鐵塊,無比鍾愛地伸舌舔舐。用來打造刀身的,是少量的良質部分,稱之為鋼。除此之外的大量劣質部分,稱做鐵渣(生鐵),可充作農具和鍋子的材料。

大太郎讓我見識他吹踏鞴的過程,以及用鐵打造菜刀和鍋子時所投注的心血,並加以說明。我雖然不太感興趣,但是見巨人講得眉飛色舞,只好頻頻點頭,努力聆聽。對巨人而言,我似乎是他第一個說話對象。他一直是孤零零一人住在深山裡,現在可以和人談到他最喜歡的鐵,想必一定樂不可支。

我望著他親手鍛鐵打造的農具鐵刃。

「這些製作方法,你是如何學會的?」

「我身體很自然就會了。」

高殿旁有條小河,魚兒悠游其中。大太郎揮拳擊打岩石,四周為之震動,群樹搖晃,河川彷彿瞬間停住不動,有好幾條魚就此昏厥,一隻隻浮出水面。我和大太郎忙著將魚一一撈起,我用菜刀殺魚,丟進鍋裡烹煮,獨眼巨人則是彎腰蹲在一旁觀看。

「再也沒有比這更令我高興的事了,可以看到有人像這樣使用我親手打造的菜刀和鍋子。娘,為了妳,要我做再多菜刀或鍋子,我都願意。」

說完後,他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先是加熱鐵砂鍛冶出鐵,再以鐵鎚敲打、以石頭研磨,做出許多菜刀和鍋子,得意洋洋地拿來給我。

不過,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的腳傷痊癒,體力也恢復如昔,於是我對他說:

「大太郎,人類住的村莊在哪裡?我想去那裡看看。我得離開這裡,再度踏上旅程。」

巨人沮喪地垂落雙肩,我早料到他會有這種反應。

「娘,妳不能永遠待在這裡嗎?」

「不行,因為我不是你娘。要是你不告訴我村莊在哪兒,我就自己去找。」

如果說要和他分離,我一點都不難過,那是騙人的。在此盤桓的這些時日,我對他產生了情感,但我有我江戶的生活要過。

「大太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沒有辦法……」

巨人眼中噙著碩大的淚珠,臉部中央的眼球宛如洪水爆發,眼淚筆直地流下,濡溼了他的鼻和口。他低著頭沉默不語。

「大太郎……」

「這樣啊,我明白了……」

巨人抬起頭來,但他並非就此同意與我分離。

「娘,我決定了。既然妳要下山,那我也要跟妳一起下山。我不想再自己一個人了。」

 

撥開草叢沿著河川而下,終於看到民宅聚集的村落。果真如大太郎所言。梯田上零星出現幾名村民的身影。我下山走過河橋,重新抱好包袱,朝其中一名村民走近。是名拿著鋤頭翻土的老翁。我望著老翁手裡的鋤頭,那是前端有四根鐵製釘齒的釘耙。想必已使用多年,釘齒前端都已變鈍,殘破不堪。

「妳怎麼了嗎?在這一帶不曾見過妳,是不是迷路了?」

老翁發現了我,向我問道。

「您工作真認真。對了,您那釘耙的釘齒好像都變鈍了呢。」

「這也沒辦法啊,沒錢換新的嘛。」

我放下包袱,在腳下攤開來,裡頭裝了各式各樣的鐵器。我拿起一副新的釘齒,遞給老翁。

「請拿去用吧。」

「搞了半天,原來妳是鐵匠啊?我不需要。剛才不是也說了嗎,我沒錢。」

「不收你錢。」

老翁一臉詫異。

「我家裡的男人很喜歡打鐵,家裡多的是用不到的鐵器。不嫌棄的話,可以拿去分村民們使用。」

大太郎做的釘齒相當鋒利,在太陽的照射下熠熠生輝。老翁將原本老舊破爛的釘齒取下,換上新的,馬上試著在農地上翻土。釘齒輕輕鬆鬆便鏟入地面,用起來很順手。原本的釘耙得高高舉起,吆喝一聲用力揮落,才能嵌進土裡,但現在只要輕輕往地面一擺,就會像陷入沼地裡一樣鑽進土中。老翁大為吃驚。

「好厲害啊……!」

附近農田的村民全聚了過來,我又重新向他們說明一遍。才一眨眼工夫,農具用的鐵器已全部分到他們手中。將鋤頭前端更換成大太郎做的鐵器後,挖洞頓時變得像在刨羊羹一樣輕鬆。換過鐮刀刀刃後,不僅割稻變得毫不費力,還意外發現連一旁的樹幹和石頭也被割成兩半。我從高殿帶來的鐵器,轉眼已一個不剩。無法每位村民都分到,有人還問我「沒有我的份嗎?」

「下次我會多帶一些來,分給沒拿到的村民。我家那個男人是位好心的鐵匠,他一定會多做一些,讓人人都有份。」

有位村民問道:

「他是妳丈夫嗎?」

「不,說起來就像我兒子一樣。」

「咦?妳還這麼年輕耶!」

我在眾人的送行下離開村莊,走過河橋,佯裝要走向隔壁村,待確認過四下無人後,這才離開道路。我走進山中,沿著河川而上,一路上撥開草叢前行,不久,已看到高殿出現在山林深處。

鏘、鏘、鏘,四周響起鐵鎚打鐵的聲響。往內窺望,發現巨人正弓著身子,全神貫注地製作農具。他以烈火燒鐵,等到鐵火熱發紅後,先以指尖捏塑形狀,再以鐵鎚敲打。鏘、鏘、鏘,每次敲打都會激起火花,煞是好看。

我沒辦法無視於大太郎的哀求,再次踏上旅程。「我也要下山。我不想再自己一個人了。」大太郎一直這樣嚷個不停,怎樣都不聽勸。為了安撫他,我只好讓步,結果就是這樣。我要幫助他下山,和山腳下的村民們和睦相處。

「你想和村民們和睦相處嗎?」我試著如此詢問, 結果巨人馬上回答「 想! 」「 如果真的辦到了, 就算娘離開, 你也可以接受囉?」「這個……」大太郎吞吞吐吐,我盤起雙臂瞪視著他,他這才很不情願地點頭同意。

大太郎對於要和我分開感到難過,是因為我離開後,他又會變為自己孤單一人。但要是能和村民建立情感,讓他們需要大太郎,日後即便我不在他身邊,他應該也不會感到孤單。

大太郎將邊敲打邊激起火花的紅鐵,插進桶中的冷水裡。紅鐵發出「滋─」的一聲,冒出白花花的水氣。

「進行得很順利呢。大家都很喜歡你做的工具。」

我看準巨人停下手中動作的空檔,向他搭話。他臉部中央那顆眼睛變得歪斜扭曲,嘴裡發出像是快要哭了的聲音。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高興過。竟然有人會喜歡我做的鐵器。娘,下次我也要去村裡,可以嗎?」

「還不行。還是讓我自己一個人再多去幾趟比較好。」

要是看到獨眼巨人,村民們肯定會嚇得四處逃竄。為了避免這種事發生,最好還是一步一步來,先以鐵匠的身分成為村裡不可或缺的人物。這麼一來,村民們也就不會對巨人產生敵意。

我每天都將鐵器以包巾包好,前往村莊。我承受不了過重的負荷,所以都是請大太郎幫我把包袱運至可以看見村莊的地方。將菜刀和鍋子發送給村內的婦女後,她們都很感謝我。

「連砧板都砍裂了!我從沒看過這樣的菜刀!」

女子打量著手中的菜刀,如此讚嘆道。

「妳兒子不光鍛鐵有一套,磨刀技術更是一流。」

我帶著刀身※ 去村長家。就連我這種外行人也看得出來,那把刀打造得相當出色。村長喜不自勝。

※ 刀子收入刀鞘裡的鐵製部位,不含刀柄。

用過農具的男人們也紛紛向我道謝。

「下次一定會大豐收。」

「這村莊會變得更富裕。」

「這一切都拜令郎所賜。」

村民當中,開始有人對大太郎的技術感興趣。

「你們是從哪裡取得鐵呢?哪裡可以取得品質這麼好的鐵?妳這樣免費發送鍋子和菜刀,應該是有管道可以免費取得鐵材吧?」

我刻意轉移話題,避而不答。

此外,我還從村裡某位老太太那裡聽聞一件耐人尋味的事。

「以前山裡住著踏鞴一族,只是不知道現在怎樣了。以前他們不時會下山來,像妳一樣留下許多鐵器。村民們則是送他們蔬菜當回禮。」

我告訴村民們關於大太郎的事。

「我家的大太郎身材高大如山,是個心地善良的男人。不過,以前他在鍛鐵時燙傷了臉,所以他不太想見人。就算來到眾人面前,應該也不會取下面罩。」

「妳下次可以直接帶大太郎到村裡來,我們想當面向他道謝。」

我假裝面有難色,要他們答應我,絕不能欺負我兒子,也不可以有想脫下他面罩的念頭。

「這樣我知道了。那麼,我明天帶他到村裡來吧。」

突然讓村民們見到大太郎的臉,他們一定會嚇得魂飛魄散。我打算讓他先以蒙面的姿態和村民接觸,然後以他的怪力幫忙村民從事農耕,為蓋房子搬運木材,為開墾搬移岩石,大太郎那一身怪力一定可以派上用場。

我回到高殿,告訴大太郎這件事。

「明天我們一起到村裡去吧。只要戴上娘為你縫的面罩,村民們一定會接納你的。你一定可以結交到你的第一個朋友。」

大太郎語帶激動地說道:

「本以為我永遠都會孤零零一個人,但現在竟然有人這樣誇我,還說想見我。我一直都希望可以被人需要,如今這願望終於實現了……」

我輕撫大太郎那巨大的手掌,抬頭仰望晚霞。在一片橙色的晚照下,有幾隻烏鴉飛過,感覺無比舒暢。當時的我已完全將大太郎當做自己的兒子看待。

然而這祥和的短暫時光,轉眼即逝。

那是巨人到河邊捕魚當晚餐,我忙著準備飯菜時發生的事。突然從河那邊傳來一聲悲鳴。我正準備朝那裡奔去時,有三名男子從草叢裡竄出,連滾帶爬地朝我跑來。

「有怪物!」

「救命啊!」

「他會吃了我們!」

男子們無比慌亂,步履踉蹌地躲向我背後。他們一見大太郎的臉出現在草叢上,旋即大呼小叫地逃進高殿內。大太郎一臉困惑地說道:

「娘,他們好像看到我了……」

我對其中一名男子有印象,他就是頻頻問我是從哪裡取得鐵材的那名男子。想必是在後頭跟蹤我而來的。其他兩人應該是他的夥伴吧。我走向高殿,心想,這下可麻煩了。巨人也跟我一起走過去。

「我不會對你們怎樣的。快出來吧。」

巨人壓低身子,把臉伸進高殿的門內。

我也往高殿內窺望,看到男子們的模樣時,我嚇出一身冷汗。

但當我發現時,一切都已太遲。

「危險!」

我高聲喊道。

男子們打開擺在高殿裡的木箱,從中取出菜刀和刀子。其中一名男子握著刀子,朝大太郎伸進門內的臉部中央刺過去,刺中他唯一的眼球。那把刀就這樣無聲地沒入他瞳孔中央。

大太郎發出爆炸似的狂吼,手臂順勢往前揮出,一擊命中那名男子。男子向後倒飛,手腳和內臟迸裂四散。高殿的柱子斷折,屋頂塌陷。現場響起轟隆巨響,塵煙飛揚。大太郎痛得直扭動身體,高殿整個崩塌,壓死一名男子。我一面避開掉落的碎片,一面呼喚巨人的名字。而最後倖存的那名男子,從不住蹬地的大太郎腳下穿過,一面尖叫,一面逃向村莊。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究竟是怪物比較可怕還是人心...?《我的賽克洛斯》新書轉載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跟著書中的腳步,明明是走在市鎮裡,卻不知不覺置身於山中;明明沒印象坐過船,卻已來到湖心的離島上。他們的旅程說是觀光,更像在觀察人間百態~

 

 

本文摘自《我的賽洛克斯》

出版社:皇冠出版

作者:山白朝子(乙一)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6%
  • 16%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