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接近死神的時刻!攝影師拍下人臨終前&剛過世模樣 | 攝影、Walter Schels、死亡、死神、Life Before Death | 新鮮事 | 妞新聞 niusnews

  你,怕死嗎?     每個人都難免一死,但對於死亡的恐懼卻從未消失過。一名曾經極度害怕死亡的男人在 攝影、Walter Schels、死亡、死神、Life Before Death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註冊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對的時間邂逅愛情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文創、手作、生活小物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內頁圖檔2txbrxt0 內頁圖檔2odxcdr2 內頁圖檔1notuur7 內頁圖檔17buobm8 內頁圖檔18robr79 內頁圖檔2ucrxco1 內頁圖檔2b9cd9c3 內頁圖檔2ryd9y94 內頁圖檔2xz9yzz5 內頁圖檔2ciyzij6

最接近死神的時刻!攝影師拍下人臨終前&剛過世模樣

2015-02-15

活動推廣

 

你,怕死嗎?

 

 

每個人都難免一死,但對於死亡的恐懼卻從未消失過。一名曾經極度害怕死亡的男人在多年後竟決定扛起攝影機與死神近距離接觸,並留下珍貴影像,一起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攝影師Walter Schels與多數人一樣畏懼死亡,這樣的恐懼甚至讓他連見母親最後一面都辦不到,無法承受一條摯愛的生命就在眼前消逝的痛苦。或許越接近生命的終點越是生出了勇氣,古稀之年的他決定透過鏡頭和死神面對面,拍下人臨死前以及剛死亡的面容。

 

 

Schels帶著攝影機來到位於德國柏林與漢堡的善終醫院拜訪重症病人,進行系列攝影'Life Before Death',捕捉他們生命最終時刻的微弱光芒、嚥下最後一口氣的瞬間,並記錄下他們與死神搏鬥的故事。

 

 

姓名:Jan Andersen

年齡:27歲

生於:1978/2/21

卒於:2005/6/14 魯切特芬恩善終醫院(漢堡)

「19歲時Jan Andersen被檢測出HIV陽性。27歲生日時被宣告所剩的日子不多了。他毫無埋怨。

 

他曾經猛烈、短暫地反抗,然後接受了自己的命運。他的朋友幫他在善終醫院佈置一個自己的房間。他請求護士Iris確確實實地告訴他,當他死去時究竟會發生什麼事。當隔壁房的女人過世時,他去看了她。之後他說他不再害怕死亡了。

 

『妳怎麼還在這?』過世當晚他困惑地對媽媽說道,『你看起來不太好,我想我最好留下。』她這樣回答。在最後階段,最輕微的肢體接觸都會引發他的疼痛,而這天他要媽媽抱著他,『我很高興妳留下來了』,直到最後一刻。」

 

 

姓名:Elmira Sang Bastian

年齡:17個月

生於:2002/10/18

卒於:2004/3/23 父母家中

「當Elmira出生時,腫瘤恐怕已經存在了。如今它幾乎佔領了整個大腦。『我們無法救活妳女兒』醫生這樣告訴Elmira的母親。Elmira有個雙胞胎姊妹,她很健康。她們的母親拒絕放棄希望:難道當初上天賜給她兩個孩子,是為了現在奪走其中一個?神才是唯一決定誰能繼續呼吸的。

 

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裡,Elmira停止了呼吸。『至少她曾活過』她媽媽說。她從櫥櫃拿出一件白色洋裝,是Elmira的小小壽衣。接著這對失去女兒的父母開始誦禱可蘭經。」

 

 

姓名:Elly Genthe

年齡:83歲

生於:1919/8/4

卒於:2003/1/11 Ricam善終醫院(柏林)

「在她的人生中,Elly Genthe是個強悍、精力充沛的女子。她總是獨力照顧自己的生活。她經常說,與其無法自行照料生活,還不如死了算了。這個時刻終於到來了,而她一點也沒被嚇倒。對於善終醫院所提供的看護服務,她心滿意足,並期盼死神早日降臨。

 

幾天後,她發現自己氣力頓失。她抓住孫女的手說:『不要走!我快不能呼吸了!』她懇求護士:『拜託,為我呼吸!』Elly需要嗎啡,但由於她的腎臟已遭癌細胞啃蝕,因此體內嗎啡濃度不穩,導致她有時成天昏睡,有時她會看見小小人從花盆爬出來、試圖取她性命。最後當她一察覺有人握住她的手,她就會低聲說道:『把我弄出去!如果繼續待在這,我的心跳就要停了。這是緊急狀況!我不想死!』」

 

 

姓名:Michael Lauermann

年齡:56

生於:1946/8/19

卒於:2003/1/14 Ricam善終醫院(柏林)

Michael Lauermann是個經理,工作狂。有天他突然倒下了。在醫院時,他們說是『腦癌,無法動手術。』那僅僅是六週前的事。

 

Lauermann不想談論死亡,他寧可談談他的人生。他怎麼從士瓦本逃到巴黎、在巴黎大學所做的研究、波特萊爾、街頭暴動、革命、女人。『我真的熱愛生命。現在一切就要結束了,我不怕接下來將發生的事。』臨終前,他身邊沒有任何人,這是他的選擇。他過去的人生不像這樣,但他並不懊悔。疾病後期他甚至從中取得一些樂趣:自由、輕鬆,一種毫無重量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正在凋零。他毫不痛苦。『我快死了。』Lauermann這樣告訴攝影師。 

 

三天後,Lauermann的門前點起一根蠟燭,代表他已離世。」 

 

 

或許出於恐懼,或許出於文化,我們往往將「死亡」視為禁忌的話題,能避則避。(經過辦喪事現場時,爸媽還會叫小孩轉頭不要看...)但既然死亡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不如試著正視它,或許你會發現,死亡並非完全無法接受。

 

 

 

source: Powerful Portraits of Individuals Before and Directly After Their Death - FeatureShoot / Evocative Photos Of People Before & Instantly After Their Death - So Bad So Good

 

留言回應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