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大正時代與北海道地方傳說的推理連作!《水神一族》新書轉載2-1 | 妞書僮、水神一族、烏目、水守、日本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水神一族》       1 大正十二年十月初,一封訃告送達八尾清次郎的住處。 「八尾庄一於白石村 妞書僮、水神一族、烏目、水守、日本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柔情女孩心生活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MOSHI MOSHI NIPPON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05elwkw8

妞書僮:大正時代與北海道地方傳說的推理連作!《水神一族》新書轉載2-1

2017-02-08

水神一族》

 

 

 

1

大正十二年十月初,一封訃告送達八尾清次郎的住處。

「八尾庄一於白石村小安邊去世,速至。」

夕陽照亮宿舍院子裡染上秋意的樹木,清次郎放在桌案上的電報,也被玻璃窗外灑落的餘光染上一層淡橘。微風送來略略變黃的銀杏葉,輕聲落在窗框上。

清次郎闔上雙眼,揉著眉心。

半晌之後,他才猛然回神,扭開電燈。才剛邁入十月,這片北國之地日落便已加快速度,而且每日都快馬加鞭。清次郎追隨堂哥庄一的腳步,從第一學府畢業後進入北海道帝國大學就讀,豈料距離冬至尚有一段時日,他就被這日落的速度嚇著,想到接下來白晝只會越來越短,心情不免鬱悶。清次郎生來便有夜盲症,不便於夜間活動,一般人都不明白他的苦楚。

──無庸置疑,這是「烏目」。真是萬萬沒想到啊。

──明明不是嫡子啊。

清次郎的哥哥在他出生沒多久便因病夭折,死時還不滿三歲。庄一是他唯一的知己,如今卻也撒手人寰。

為何而死,清次郎毫無頭緒。庄一身強體健,也不曾聽聞他患有宿疾。直到今年春天大學畢業為止,他都住在清次郎現在待的宿舍裡,前腳才剛走,就換清次郎後腳進來。今年夏天,清次郎得了熱傷風,病倒屋裡,房東太太煮了清粥過來,取笑道:「你的堂兄住這兒三年,從沒見他病倒過呢。」她很照顧帝大的晚輩,會騰出時間替他們準備學生生活必要的物資,並且定期來宿舍探訪清次郎,性格開朗又直爽。

聽說小安邊東北還留著一片茂密的原始叢林,似乎有棕熊出沒。

不知庄一是否因此遇害?

 

清次郎長吁一聲,回憶起庄一生前的種種。死訊來得太突然,使他久久不能言語。庄一在帝大鑽研農學知識,矢志教導白石村小安邊的信州開拓移民耕種的技巧。像他這等優秀男子,要不是因為血緣的束縛,根本無須為了這片蠻荒之地貢獻一生。然而,每當他跟清次郎談起志向,總是睜大在剽悍的五官中散發出懾人魄力的烏黑雙眼,破釜沉舟地說:「我必須完成一己之責。」

彷彿這就是自己的天命。

庄一擁有被託付的「職責」。

他與忌諱家族血脈、逃也似地躲去念醫學院的清次郎不同,早已決定接受命運的安排。

庄一畢竟是八尾家的嫡子,從小便有所自覺,也難怪他會這麼說了。事實上,當庄一的父親─凝聚眾人信仰的小安邊神社宮司─於夏初去世,清次郎前往弔唁,見到他時,便察覺了他的決心。

難得遷移到新天地,何不藉機擺脫舊俗呢?─這是清次郎與部分人的想法,無奈舊俗這種東西,正因為難以捨棄才會成為舊俗。

無論如何,水源都關係著村人的命脈。

由於電報文字力求簡潔,沒交代是否已經舉行過葬神祭,但從「速至」二字可窺知,一切似乎都已打點妥當,大概是村中的某人想起清次郎是八尾家的後裔,才趕緊拍來電報的吧。

發出人署名為「小安邊,橋野富雄」,是清次郎未曾識得的名字。既然他是小安邊人,又知道清次郎的來歷,想必兩人是同鄉。

庄一向來照顧清次郎。在清次郎眼裡,他不僅是堂兄,還是值得尊敬的師長。如今得知這個不幸的消息,他當然得去墳前上香。此外,他也掛念著文中所說的「速至」。

清次郎望向牆上的月曆。

……

清次郎換上平日上學穿的立領制服,步行至札幌火車站,準備搭晨間第一班火車離開。

……

清次郎下車的小安邊站也地處偏僻,不大可能像札幌車站那般蓬勃發展,剪票口後方的候車處小如茅廁,車站前的大馬路幾乎看不到札幌常見的西洋建築。幸好地區開發有成,人口逐漸增加,路邊開了許多小商家和搬運行,門前的掛簾上盡是新奇的商號。這些人選擇在小安邊做生意,與清次郎來自不同的故鄉,不知他們對於在安邊村一帶根深柢固的風俗信仰有何感想?清次郎聽庄一說過,這些外來者私底下給安邊村的移民─特別是八尾家的人,取了特殊的稱號。

──水神一族。

彷彿定立了楚河漢界,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清次郎不是滋味地踩踏著路邊的小石子,視線投向車站右前方的茂密樹林。

庄一的父親─即清次郎的伯伯去世時,他曾一度前來奔喪。依照當時的記憶,小安邊神社應該就在那裡。清次郎朝樹林走去。

庄一身為家族嫡子,毅然繼承父親的衣缽,成為小安邊神社的宮司─族裡稱之為「烏目一職」,在此安住下來。

清次郎朝南前進,在旅館與香菸行面對面而建的路口左轉,途中行經書店、理髮廳、榻榻米行,不出十分鐘便抵達記憶中的小安邊神社。神社入口的鳥居高聳入天,不像是出自開拓移民之手,四方圍繞著雲杉、冷杉等蓊鬱的原生林,不知是不是刻意保留。拜此所賜,神社境內昏暗,再次困擾著清次郎,他只能在此稍候,靜待雙眼適應黑暗。

 

「午安。」

清次郎聞聲望去,總算適應光線的雙眼捕捉到一名著黑色作務衣的小伙子,他手持竹掃把,有著大而挺的鼻子與深邃的五官,以及一雙乍看溫和但暗藏利光的眼睛。雖不及庄一,但他的身材也相當結實挺拔,比平均身高高出半個頭。清次郎訝異的是,他的背影跟自己頗像,連年齡也十分相近。

只見男子不慌不忙,微笑著彎腰致意。

「想必您就是八尾清次郎少爺。」

連聲音也有幾分神似。

「你認得我?」

「當然了,我在庄一少爺父親的葬神祭上見過您。從古至今,八尾家在安邊村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況且……」男子重新拿穩竹掃把。「那封電報是我發的。」

「啊,你就是……」

「是,我是橋野富雄。」

直到此刻,清次郎才想起代代侍奉庄一老家─即八尾本家的眾多族系當中,似乎有橋野這個姓氏。

富雄緩緩趨近,牢牢盯著清次郎的雙眼。他的身上飄來松葉的清香。近距離一看,清次郎才發現他跟自己一樣,眼珠顏色比起常人烏黑許多。

「庄一少爺果然沒說錯,」這次,富雄對著清次郎深深一鞠躬。「好美的烏目,我找對人了。」

「你不也是?」

「哪裡,我在家族中微不足道,所以才沒有誕生在八尾家。庄一少爺生前再三耳提面命,說我的力量尚淺,將來他若是有個三長兩短,務必要招回八尾清次郎。」

 

聽到這番話,清次郎打了個冷顫。

「我只是來庄一的墳前上香,」他趕緊撇清關係。「並不打算繼承家業。況且,我還有學業要顧呢。」

「我明白。」

「好說。庄一葬在哪裡?可以請你為我帶路嗎?我拜完他就要趕回宿舍。」

「好是好,但現在恐怕不方便。」富雄像是早有預料,態度未見動搖,放聲說:「鬼已經出來了。」

語畢他一個轉身,朝著神社旁邊一棵分外雄偉的冷杉走去,像是在叫清次郎跟來,身影消失在樹蔭下。清次郎追過去,發現那裡有一口井。

「是安邊井。」

清次郎自然地脫口而出。故鄉安邊的神社境內也有一口井,稱作安邊井。

「在這裡,我們稱它為小安邊井。」

富雄說完,熟練地汲起一桶水,讓清次郎看清裡面。

本應澄澈的井水在清次郎看來,呈現出淡淡的紅色。

「水被染紅,表示鬼魂在池裡徘徊不去。」

此時颳來一陣風,吹得松葉沙沙作響,如海邊的浪潮聲,環繞神社境內。

「人死後若有遺念未了,將化作野鬼,在陽世徘徊不去……您應該聽過這個古訓吧?」

一旦化作鬼,將夜夜佇立在安邊池的水面。

若是置之不理,鬼魂會在安邊一帶的池水作祟,飲盡水源甚或在水裡下毒。

「都什麼時代了,鬼魂只是無稽之談。」

「我們族人不得不捨棄信州的安邊村,來此投靠開墾的移民祖先,不正是因為鬼魂斷送了水源的關係嗎?這件事距今不過三年啊。」

「那不是鬼魂作祟,是井水起了化學變化。要怪就怪對面的銅山,排放出大量廢水,污染了地下水源,結果連帶池塘遭殃。我聽到的消息是說,當時的水守也沒找到水鬼。」

「但這次的確有鬼,所以該是『烏目』出馬的時候了。」富雄望向神社外的遙遠彼端,那恐怕就是當地安邊池的所在。「好不容易遷來這塊土地,我們不能再次失去水源。」栗耳短腳鵯的叫聲劃破天際。

 

 

 

2

清次郎的故鄉安邊村以稻作為生,因此水源至關重要。

安邊村的水源都仰賴郊外的安邊池。關於安邊池的由來有兩種說法,其一是歷經幾千幾百年的風霜自然演變而成;其二是剛形成聚落之初,由村民合力打造而成。池子是怎麼來的不打緊,重點是有了安邊池,人民才有水源灌溉作物。

池水若是枯竭、遭土石掩埋,或是連日暴雨氾濫,都會影響到村莊的存亡。因此村人請來了水源的守護神「水守大人」,坐鎮池畔的安邊神社。

──千萬不能接近水守大人喲。

……

由於水守是神聖不可侵的存在,村裡的孩子從小便聽著訓誡長大。還記得清次郎讀一般小學校的時候,班上曾有頑童打破禁忌,闖入安邊神社惡作劇,儘管最後沒見著水守大人,整個村子卻鬧得沸沸揚揚。

安邊神社是專門祭奉水神「水波能賣命」的神廟。根據不同文獻的記載,「水波能賣命」又有「彌都波能賣神」、「罔象」、「水波」等別稱。清次郎並不清楚當中的區別,只知道祂們本質上都是同一尊神明。自己雖然誕生於神職一族,卻不怎麼介意名稱的演變。如果是水神顯靈,要人們如此尊稱自己,清次郎無話可說,但這些名號說穿了都是人們擅自取的。總而言之,這套信仰隨著族群的遷徙,被原原本本地從安邊村帶到了這塊北方之地,並且繼續流傳。

……

清次郎被領進乾淨清爽的接待和室,這裡有煙囪式燒柴暖爐坐鎮屋內。清次郎喝茶喝到一半,富雄提醒必須趕在日落之前抵達水守宅邸,因此用完午膳就要出發。清次郎只想盡快趕去庄一的墳前上香,瞭解身強體健的他為何而死,富雄卻總是顧左右而言他。

「水守大人的宅邸和小安邊池都位在森林裡,一旦太陽下山就傷腦筋了,安排欠當,可能會丟了性命。」

「你會替我帶路嗎?」

「當然,謹遵吩咐。」

富雄斷然說道。

於是兩人速速用完午膳,稍微歇息了一會兒,便動身前往水守宅邸。走在連接札幌以北的江別街道上,富雄的腳步毫不遲疑,原來是經常來往的關係。聽說水守和負責照料她的老婆婆住在深山裡,所以需要富雄幫忙定期運送生活物資。

……

走在江別街道上,載貨馬車迎面而來,駛向札幌的方向。一路上還有掛著馬具的農耕馬邊走邊拉屎。

「對了,現任水守是怎樣的人?我聽說上任水守在三年前引咎辭職了。」

「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對此,富雄稍作遲疑。

「隨口問問罷了。」被他這麼反問,清次郎也覺得有點慚愧,自己不該打探隱私的。不過他隱藏得很好,給了相當得體的答覆:「我專攻醫學。當時會想走醫學這條路,就是因為這雙眼睛。我想知道八尾一族為什麼生來便患有眼疾、治不治得好。」

「八尾之眼象徵著鎮壓鬼魂的力量。」馬車從身旁快速通過,捲起塵土,富雄輕咳幾聲。「力量越強,越能守住水源。守住水源,小安邊就能安居樂業。」

「問題就出在這裡。家族害怕失去八尾的力量,不惜近親通婚以鞏固血緣。就是因為這樣,過去才有擔任烏目的人與水守通婚生子的習俗。儘管最近幾年沒聽說了,家族長久以來近親通婚也是不爭的事實,我覺得這樣太不健康了。」

男性為烏目。

女性為骸目。

八尾一族會誕生出這兩種人。烏目只會顯現在男性身上,他們的眼珠顏色比一般人更加濃黑,還有輕微色盲。最大的特徵是,他們白天能看見既小又遠的東西,到了黑夜卻幾乎什麼也看不見。這跟一般人在光線不佳的地方看不清楚,程度上有極大的差異。以清次郎為例,只要過了黃昏,他就彷彿墜入了墨黑的大海。

「你也過得很辛苦吧?我從小就覺得極為不便,連晚上想上個洗手間都有困難。」

富雄未置可否地笑笑。

 

另一方面,顯現在女性身上的骸目則跟烏目完全相反,白天的光線對她們來說太過刺眼,甚至無法睜開眼睛,所以她們在明亮的地方無異於盲人。天色越暗看得越清楚,正是八尾骸目女子的宿命。

自古以來,村民便把八尾一族特殊的雙眼視為神聖的象徵。然而清次郎認為這可能是種疾病,所以才選擇醫學之路。剛剛那一番話並非藉口,而是肺腑之言。

午後颳起了大風。

……

「你聽過『遺傳』嗎?」

「現任水守大人非常年輕。」富雄答非所問,不給清次郎繼續說明的機會。「不過,她擁有一雙美麗的骸目……相信兩位必能鎮壓鬼魂。」

富雄橫越街道,朝著通往森林的岔路前進,清次郎忍不住問:

「聽起來,你應該見過她了?是運送物資時見到的嗎?」

「不敢,我只把東西交給婆婆。」

「這樣啊,那你為什麼知道她很年輕呢?」

聽說庄一直到接下衣缽之前,都不曾見過水守本人。她們生為骸目,打從出生就與世隔絕。就連神社的宮司─烏目,也不會在沒有鬼魂時隨意造訪宅邸。

─我只聽過一個傳聞,她們個個都是令人不想再看一眼的醜女。

某天,庄一一臉嚴肅地告訴清次郎。

「我曾經得幸拜會過她一面,如此而已。」富雄含糊帶過。「否則按照規矩,我們這些凡人是見不到水守大人的。」

富雄在森林入口停下腳步,清次郎亦然。要進入光線晦暗的森林,必須先讓眼睛適應黑暗。話雖如此,視力還是嚴重下滑;就連熟悉這條路的富雄,走起路來也比方才更加小心翼翼。兩人只能仰賴枝葉間灑落的點點光芒,緩緩前進。

突然間,一股野獸的氣味撲鼻而來。

「這是狐狸的尿騷味,這一帶有不少狐狸。還有鹿。」

「想必也有棕熊出沒吧?」

「是啊。約莫三個月前,才有隻棕熊闖進前方村落、襲擊人類呢。」

清次郎聽得心頭一驚。「回程時該怎麼辦?到時天全黑了。更別說現在正是棕熊準備儲糧過冬的季節,要是真不幸給我們遇上怎麼辦?」

怎知富雄爽快地說:「天黑了當然回不去,所以我們明日再走。兩位不妨趁今晚去看看鬼魂吧。」

……

「我不去也無所謂吧……不能請水守把看見的東西轉告其他人嗎?」

「清次郎少爺,您這是明知故問。」

富雄不斷朝森林深處邁進。

水守只聽從烏目的命令看鬼;有了烏目的命令,她們才肯說出自己看見的東西─這也是庄一的教導。

 

 

 

(待續)

 

 

 

【延伸閱讀】

#妞書僮 

#水神一族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書中怪談說的不僅僅是見鬼、驅鬼的儀式,更深刻的真義,是責任的承擔與守護土地的決心。乾路加的《水神一族》展現對於生命的敬意與柔情~

 

 

 

本文摘自《水神一族》

出版社:天培出版

作者:乾路加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3%
  • 18%
  • 3%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