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1月也將結束了,在這裡山崎兄妹還是要跟大家說聲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說到日本的一月會先想到的就是麻糬啦!麻糬可以說是沒有它的話一年就無法開始的必要之物。麻糬不僅是日本新年不可或缺的食物,在日本有些地區,有在嬰兒滿1歲時讓他背著名為「一升餅」的約2kg的麻糬的習俗,代表著希望他「一生衣食無缺」。(山崎妹妹就有背過。)

※ 麻糬的日文為「餅」,念法為「MOCHI」

 

 

山崎兄妹來幫大家介紹日本的搗麻糬文化

 

日本的麻糬是將蒸過的糯米放在臼中,用杵搗成的食物。而將糯米磨成粉,加入水後揉成的則稱為「糰子」,跟麻糬是不同的東西。麻糬黏性強又柔軟,吃起來很Q彈。

現在超市整年都會販售整袋裝的麻糬,也有家用搗麻糬機,自己搗麻糬很好玩喔!山崎家有從以前使用至今的整套搗麻糬道具,幾乎20年來每年都會叫朋友來家裡開搗麻糬大會。 我在台灣WORKING HOLIDAY的時候,還曾經煩惱要不要為了搗麻糬而暫時回日本呢!(結果沒有回去) 。山崎妹妹我對搗麻糬的熱情可是熊熊燃燒的喔!

山崎兄妹來幫大家介紹日本的搗麻糬文化

「搗蒸過的糯米」字面上看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其實比想像中難喔!大家看過搗麻糬的樣子嗎?基本上是2人一組,1個人負責用杵搗麻糬,稱為「搗き手」(TSUKITE),另一個人則負責翻麻糬,稱為「返し手」(KAESHITE)。

將蒸過的麻糬放入臼中就立刻砰砰地搗起來可是不行的喔!如果突然就開始搗起來的話,糯米會四面八方飛散,非常麻煩。要先用杵將糯米磨碎後才能開始搗。這個過程是很辛苦的,要用體重在杵上施力碾碎。如果等到糯米冷卻的話就無法磨碎,也做不成麻糬,所以要訣就是速度要快。

將糯米磨碎到某個程度後,就可以開始輕輕地搗了起來。杵是非常重的,也有人高舉過頭後就踉蹌不穩,無法準確搗在臼的中心。負責搗麻糬的人跟翻麻糬的人的默契很重要,出了點差錯的話負責翻麻糬的人的手就會被搗到,因此會用「哈!」之類的呼喊來互相配合。翻麻糬的人除了要徹底地翻動麻糬外,同時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以手沾水,適當地調整麻糬中的水份量。 如果有人去過奈良觀光的話,也許看過某間店的高速搗麻糬表演,那是門外漢無法做到的,但也不是完全無法模仿。我們用那種速度搗過,但也無法倒出那麼漂亮的麻糬。真不愧是職業的技巧啊!

麻糬的吃法有很多種,不加任何調味的稱為白麻糬(白餅 SHIROMOCHI)。關西將搗過後揉成圓形的麻糬稱為圓麻糬(丸餅 MARUMOCHI),關東則是將麻糬壓平,切成長方形的方麻糬(角餅 KAKUMOCHI)比較多。

白麻糬是搗完後就這樣直接吃,放一段時間變硬後的麻糬則可以烤、可以煮、可以加入雜煮中吃。雜煮也是日本新年不可或缺的料理,我超愛的!!

山崎家的雜煮是用香菇與飛魚高湯再以醬油等調味,再加入鰤魚、香菇、紅蘿蔔、牛蒡、名為勝男菜的青菜等,接著再放入煮過的圓麻糬後,就料超多了。新年的時候幾乎沒有機會吃別人家的雜煮,所以很容易以為自家的雜煮=日本全國吃的雜煮。但這可是大錯特錯!山崎家的雜煮是山崎爸爸故鄉福岡的雜煮,但大阪的雜煮主流是在白味增煮成的味增湯中加入白蘿蔔、紅蘿蔔薄片,再加入煮過的圓麻糬的簡單風。日本全國家家戶戶的雜煮都不同,跟日本朋友打聽這件事也很好玩喔!

烤過的白麻糬不論是沾醬油或砂糖醬油吃,或是用烤海苔捲起來吃都很美味。放在善哉紅豆湯吃也很棒!搗麻糬的時候加入乾蝦子與鹽的蝦麻糬、加入海苔絲與鹽的海苔麻糬已經有鹽分了,所以烤過後就可以直接吃。過幾天後乾燥變得硬梆梆的麻糬切成小塊,當成炸御欠餅來吃很好吃喔!

對了對了!台灣也可以看到許多有「餅」的漢字,許多日本人看到時會很困惑。在台灣常見攤販看到菜單的胡椒餅時常常會想「這是胡椒口味的麻糬嗎?」(日本沒有),或者將餅乾誤會成「乾燥的麻糬??」之類,用漢字來想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如果與第一次到台灣的日本人玩的時候遇到有「餅」的菜單時,就跟他解釋「雖然寫著餅,但跟日本的餅(麻糬)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沒有關係喔!」吧!

山崎哥哥的活動通知

山崎達也3月5日為止都會待在台南的安平舉辦創作活動,是開放型工作室的形式,大家有空的話請來看看! 詳情請看山崎哥哥的Facebook

新聞來源 山崎兄妹來幫大家介紹日本的搗麻糬文化 推薦閱讀 ・山崎兄妹來為大家介紹日本夏季試膽大會與恐怖又可愛的日本妖怪山崎兄妹來跟大家談談日本最近的天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