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石原聰美主演的連續劇――《Unnatural》是以日本新成立的機構「不自然死究明研究所(UDI Lab)」為舞台,故事劇情主要圍繞著石原聰美所飾演的解剖法醫「三澄美琴」等擅長查明死因的主角群而展開,是一部新穎且重口味的法醫學懸疑推理劇。此外,該劇也因作為《月薪嬌妻》的編劇――野木亞紀子的另一全新作品而備受矚目。

「本劇是一部熱愛戲劇以及懸疑推理劇的觀眾會喜愛的作品」

首先,先帶各位來看一下現場記者會的狀況。記者會一開始由編劇野木亞紀子、導演塚原亞由子兩位率先登台。首次挑戰法醫學題材的野木表示:「因為是近乎完全不熟悉的領域,不懂的事情非常多,在劇本撰寫時雖然辛苦,不過我希望能夠打造一部有別於以往定期量產型、令人耳目一新的法醫學題材劇。」又說道:「我發掘了一處在過往同類題材中,不曾被闡述,處於夾縫間的人間生態,這部分希望觀眾也能用全新的角度來觀賞。」

導演塚原亞由子就拍攝現場齊心團結的良好氣氛說道:「每當我們面臨劇本上又一樁駭人事件發生時,眾主角群以及劇組工作人員們便會用與其說是家人,更像是戰友一般的心情來應戰。」據傳直到正式拍攝的前一刻,仍常見到眾演員們融洽地談天說笑呢。

接著是身穿UDI研究所白袍的眾演員一同現身記者會現場。每位演員各自分享了對於本劇傾注的心力以及針對第一話的感想。

首先開口談話的是飾演UDI研究所三澄班首席醫師――「三澄美琴」一角的石原聰美。第一集雖貌似耗費了不少時間拍攝,但她表示:「劇情頗具速度感,節奏也很緊湊,在一話中,故事轉折了好幾次,整體的劇情我覺得真的十分有趣!」又自信地談到:「劇情細膩,故事情節是經由一連串精心縝密的構思所鋪排而成。相信是一部會讓喜歡戲劇以及懸疑推理劇的觀眾十分喜愛的作品。

針對編劇野木所撰寫的劇本,她則讚賞道:「角色們的台詞真的很有意思呢!」「看似平淡無奇的日常對話卻帶出不少解釋空間,令人不禁猜想是不是會和最終話的劇情有所銜接。一句句的台詞皆具十分重要的份量,也頗帶趣味性,這部分的巧思希望觀眾們也能夠留意觀賞。」

井浦新飾演解剖案件數超過3000多件、脾氣壞又毒舌的UDI研究所法醫「中堂系」一角。他表示在觀賞完第一集後,深切地感受到了「製作團隊在戲劇製作上的深厚功力」。他又補充說道:「你可以看到導演在一幕幕場景中所傾注的情感,以及從演員們彼此互動中所磨擦出的火花,這些小地方都頗具看頭,請各位一定要親自觀賞看看!」

三澄班中的臨時記錄員「久部六郎」一角是由窪田正孝所飾演。他可以說是在充斥著怪人的UDI研究所中,唯一的一位正常人。窪田正孝說道:「不管是我自己還是六郎,都是初次踏入法醫學的世界,我認為這個角色是作為一個貼近觀眾視角般的存在。」而提到本作的第一話,他則稍顯得意地說道:「不僅節奏很棒,劇情也值得細細品味,極富震撼力,以該集為這部劇拉開序幕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此外,在本次記者會上也發生了一些有趣的小插曲。正當窪田正孝在台上準備向記者媒體打招呼時,坐在一旁的市川實日子竟突然爆笑了起來。在那之後,每當窪田一旦出現清喉嚨或是詞窮等舉動時,市川實日子便會忍不住笑出聲,看來窪田似乎會莫名戳中她的笑點呢。

而市川實日子所飾演的則是擔任三澄班臨床檢查技師的「東海林夕子」。比起工作,更將私事視為優先,積極參與聯誼的她可謂「UDI的大剌剌代表」。與曾經飾演過的「尾頭弘美」一角可說是個性上完全相反的角色。

據傳在實際拍攝現場,市川本人也是劇組中的開心果。「光憑實日子小姐一個人,就可以使拍攝現場的氣氛變得截然不同,我可是一點也沒誇張喔。」「只要實日子小姐一笑,在場的所有人也會跟著一起笑出聲;而當她一哭,所有人也會跟著一起哭泣呢。」(石原)

為了UDI研究所的存續問題而耗費苦心的所長「神倉保夫」一角是由松重豐所飾演。由於在《Unnatural》第一話播映前,他先觀賞了電影《星際大戰》,對此,他非常吃驚地說道:「我發現這部劇比《星際大戰》還來得有趣耶!」又接著表示:「《星際大戰9》應該要請野木來寫劇本,然後請塚原來執導才對!」野木聽聞此番話後,表示不敢當地說道:「我會被全國的星際大戰迷追殺的!」並希望松重別再繼續說下去。

「由於每一集都會有遺體登場,正因如此,觀眾可以從近距離接觸『死亡』的我們身上捕捉到各種人生百態。在每一次拍攝時,我們都彷彿在進行一場心靈的接傳球。由於野木所撰寫的劇本全是經過非常縝密的計算,劇情內容相當豐富。我們至今為止經常是一邊拍攝一邊暗忖著,這樣的劇情至少得花上1小時……甚至是根本不夠吧!」

「請一定要特別留意石原聰美在劇中的吃相!」

由主要演員們的談話中可以得知的是,《Unnatural》這部作品是透過「死」來重新詮釋一個人「該如何生存」

「石原聰美所飾演的美琴在劇中出現了好幾幕默默吃飯的鏡頭。我個人認為這幾幕戲貫穿了這一部劇所要傳達的理念,也就是「活著」這件事,我看了非常感動。她吃飯的模樣真的非常鮮活生動,請各位一定要特別留意觀賞喔(笑)」(井浦)

「『活著』雖然辛苦,但生命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在那天到來之前,應該要仔細思考自己想要度過怎樣的人生。透過劇本以及實際的畫面影像,讓我多次察覺了這項人生課題。」(窪田

市川表示,在第一話的拍攝結束時,曾收到塚原導演的親筆信,上頭寫著一段話:「透過死亡這個課題,我想知道你又是怎麼看待關於活著這件事」。針對這項提問,她接著如此表示,將大家齊心協力完成的這個作品從頭看過之後,我可以說:「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好好活著』的,一想到這,胸口就不禁發熱了起來呢!」

「你們會在什麼時候浮現『我是真的活著的啊』這樣的想法?」

「吃到美味的食物,還有感受到疼痛的時候吧。因為我經常會受傷,當覺得「很痛!」的那個瞬間,我就會感覺自己「還活著」。」(石原)

「一天的工作結束,回到家後,淋浴放鬆的那段時間吧。說到底充實感不就是一種自我滿足嗎?(一旁的市川爆笑中)想著自己今天一整天非常努力,可以於心無愧地好好睡一覺,當浮現這樣的想法時,我就會感受到自己『正在活著』。」(窪田)

「不論是工作或是興趣,雖然在著手進行的當下沒有特別留意到,不過當一件事完成,得以鬆一口氣時,我就會重新感受到:『啊,自己正好好活著呢』。」(井浦)

「休假的前一天晚上我經常會喝上滿多酒的,而當隔天早上醒來,我就會浮現這樣的想法:『活著真好呢!』(笑)『今天一天又可以喝酒了!』」(松重)

「我想應該是做日光浴的時候吧!」(市川)

演員們之間和諧融洽的氣氛也如實反映到劇中,雖說是法醫學懸疑推理劇,但《Unnatural》絕非是一部苦悶沉重的連續劇。野木編劇以及塚原導演純熟洗鍊的詮釋功力也絕對是看點之一。

(大山KUMAO撰文)

新聞來源 石原聰美的吃相是一大看點!全新的法醫學懸疑推理日劇《Unnatural》記者發表會集錦 推薦閱讀 ・跟著日劇《只想住在吉祥寺嗎》一起逛遍神樂坂私房景點古典優雅的東京三菱一號美術館附設1894咖啡廳其實也是日劇景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