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Kevin Cheng 攝影/Ajerry Sung 文字/Adrian Chen 影音/Neil 化妝/Tung Han Hsieh 髮型/Isiah Lin(Eros)


 

 

 

Zoom in,拉近焦距,手機螢幕上清晰顯露出臉孔,我們看著他看著我們,心領神會時,按下快門,閃光燈明滅中,這是我們看見的永瀨正敏。其實不只有《KANO》的近藤教練,曾經也在開往曼菲斯的神祕列車上哼著〈Blue Moon〉,最近,則選擇開起了銅鑼燒店,穿戴著不同行頭,跨越不同年代,我們卻都用同一雙眼眸,交換著某種意念。Zoom out,此刻的他也選擇慣用的視角拍攝著,由螢幕中高解析度望出的永瀨正敏,有一種注視、一種表情和一種像是永遠都不會被重複的自己。

 
已不是第一次與永瀨正敏見面,只不過覺得他清瘦許多,詢問之下,想當然爾又是為了詮釋還正在進行拍攝中的電影新角色使然,率性依舊的他,窩在一團輕煙背後,時而皺眉又時而轉為淺淺微笑,有股知其天命的從容輕鬆。不難去想像這個坐在桌子對面的男人能演繹各形各色,畢竟已入行32個年頭,比起講其是多麼成功的演員,他更像是種能輕易連結人心的介質,透過字句、動作,反射出一片白背中最真誠的思緒。聊過攝影,聊過在臺灣大街小巷拍攝的身影,子時將近,就從他口中那句:「相信電影這件事吧」的熱情談起。

 

藝能者之初心1983年,還在就讀高中的永瀨正敏於試鏡中出線,出演第一部電影,有點不著邊際地在2015年的今天問他這些年演戲的心得,「老實說,其實我從之前拍戲到現在,從來沒有任何一次覺得我做得非常好過,真的連一次都沒有。」解釋著演戲不像是一加一的數學等式,無法被絕對量化比較,不滿足現狀,永遠把代表作設定在下一次的演出中,「只要知道永遠要更加要求自己就好」,這就是他歸結身為藝能者的初心。「但最重要的還是要有人願意來看我的作品,我最害怕的就是『船過水無痕』」,此法亦可套用於他的攝影作品之是上,努力付出的背後,依舊希望有種與觀者間的默契,一種非限於言語就能咀嚼、承接著喜悅、悲傷和各種情緒於不同心境中的表達方式。

 
當然,世上少有凡事盡順,在完成出道作品後的五年間,幾乎沒有一部電影問世的永瀨,繼續以看電影的方法,相信著映畫的力量,「我一直告訴自己:『我還是想被喜歡的導演找去拍電影』,而在那個時候(1989年)竟然被美國導演Jim Jarmusch相中出演《Mystery Train》,我想應該就是那樣純粹的心情直接傳達了吧!」接著,獲獎無數的電影《兒子》,山田洋次導演的《隱劍鬼爪》和由漫畫改編的電影《元氣媽媽》,種種角色、人格來去自如中,影響他最深的,還是執導出道作品的導演相米慎二。這個從來沒講過「OK」或「好」的嚴師,以不教戲為原則,靜靜等待著他完全變身成為戲中的角色,「我當時想:『你為什麼不教我,應該要教我啊』,但到現在我才了解,沒有辦法用教的方式讓演員變成另外一個人」,聽完這位入行32年電影人的自白,也就能能知道為何他每次的出現都如此的真切。

 

更多詳細內容

敬請參閱 190期 men's uno

官網:http://tw.mensuno.asia/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mensuno.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