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我看到這個數據時,嚇了一跳:二○○七年,美國消費者一共購買了五百萬首歌曲。

二○一六年,這個數字是八百七十萬首,購買的歌曲數量增加了許多。但是,多數的歌曲,只賣過不到十次,有些只賣了一兩次。

但如果統計賣過一百次以上的歌曲,這十年的數據基本上是統一的:三十五萬首。幾乎沒有變化。再進一步,賣過一萬次以上的歌曲,不到一百首,而且永遠是那些人,幾乎沒有變動。

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電影產業、圖書產業、文化產業。總體趨勢是確定的:少數的產品占有了大量市場,勝者通吃的現象逐漸明顯。

換句熟悉的話,在這個世界上,雖然產品種類多了,一旦無法熱銷,就註定沉沒在大潮中,不被人知道。

用句精鍊的話來說:「要嘛出眾,要嘛出局,沒有中間選項。」仔細一想還真是。這些年,除了聽五月天和周杰倫的歌,其他人的歌都不聽了。現在推出一首新歌的成本很低,但想家喻戶曉,難度就很高了。

除非像《中國有嘻哈》那樣,紅到每一個角落,否則,就只能忍受一首歌寫下來卻乏人問津的命運。

 

2

我想起《人類大命運》裡的一段話:「以後這個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碌碌無為的正常人,一種是改變世界的神人,後者是少數。」

無論如何,這個時代的數據,已經表明了一件事:這是個勝者通吃的年代,雖然產品多了,但被人關注的,依舊是少數,並且,永遠是少數。

原來我們以為是八○/二○法則,現在更不樂觀,很可能變成了二%和九十八%。

 

3

這也就解釋了一個現象:為什麼有錢的人越來越有錢,窮人越來越窮。

但如果理解了勝者通吃的概念,就能明白,隨著資訊越來越開放,資源越來越會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並且越來越固化。

這就是著名的馬太效應:「凡有的,還要加倍給他叫他多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換句話說,就是富的更富,窮的更窮。

面對這個時代,我們唯一能做的是,要相信個體從未固化,並且個人可以透過瘋狂的努力改變。要相信,這個時代,要嘛你選擇成為一個偏執狂,用生命去努力;要嘛就壓根別努力。

因為一點點的努力跟不努力的結果一樣,到頭來只是自己感動了自己,一點用都沒有。

這世界,永遠都是這麼殘酷。

 

4

有人問,如何應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我們是不是沒希望了?

我想說,比階級僵化更可怕的是智商固化。智商固化的人才是真正沒有希望。那些不學習的人,不願意進步的人,一知半解的人,只按照經驗和直覺做決定的人,註定沒有希望。

在階級確定的大環境裡,幸運的是,個體永遠沒有確定,一直隨著努力而改變。

我們身邊有太多人,看似沒沒無聞,卻平靜地努力著。然後忽然有一天,他活成了超級個體,把作品做到爆紅,把自己變成了陽光。但這樣的人,永遠是少數,雖然孤獨,但閃著光。

願讀到這篇文章的你,能成為這樣的人。

via GIPHY

 

本文摘自《你的努力要配得上你的野心》

 

 

 
  你也陷入了「低等勤奮」而不自知嗎?
  半吊子的努力充其量是自我安慰,
  不要怪世界太功利,是你對自己不夠狠心。

  你想改變世界,卻過得一塌糊塗;
  你想和最美的女孩戀愛,卻不修邊幅;
  你想通過考試,卻一個單字都背不起來;
  你想踏遍千山萬水,口袋裡卻一張車票的錢都沒有。

  一年之初,你什麼沒有,許下的心願最多,
  眼看朋友一一飛黃騰達,你尷尬的抱著你的小確喪。
  不知不覺成為你最討厭的噁心大人。
  時光能讓人變成中年人,但只有自己決定是否變得油膩;
  時光能讓人白頭,但只有自己能決定是否要前行。
  人怎麼過一天,就註定怎麼過一年,也預言著怎麼過一生。
  你缺乏的從來不是野心,而是配得上你野心的能力,
  與其矯情的無病呻吟,不如立刻付諸行動。
  如果不想只是「看起來很努力」,
  現在就決定要嘛玩命努力,或者乾脆徹底放棄。

  熱門劃線
  ●人在夜晚特別容易情感爆發,到了白天就要死不活。
  ●大多數人堅持到了深夜,卻倒在了黎明前。
  ●這個時代,要嘛你選擇成為一個偏執狂,用生命去努力,要嘛就壓根別努力。
  ●打敗焦慮最好的方式,就是立刻去做令你焦慮的事情。
 

  

作者:李尚龍

出版社: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