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木頭人!」木頭人究竟是由人變成木頭,還是木頭變成人呢?或許來自義大利的藝術家Bruno Walpoth可以給我們一個答案。

 

Bruno Walpoth以木頭為素材,雕刻出栩栩如生的木頭人!

 

肌膚表面經過特殊處理,呈現更加真實而蒼白的質感。

 

人物的神態、姿勢與肌理,無論從任何角度觀賞都相當寫實。

 

右邊肩帶彷彿可以拉下來!(驚)

 

肌膚平滑,衣物卻存有明顯的刻鑿痕跡;人物質感逼真,卻呈現僵硬的姿態... 真是令觀者陷入矛盾的作品呀(抱頭)

 

也有衣物質感相當滑順的作品。

 

沈鬱哀傷的神情讓人忍不住猜想裡頭是否真有個不甘願的人類... 囧

 

若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進入Bruno Walpoth的展間,會不會以為自己誤闖了殺人魔的標本室呢?

 

眼睛是藝術創作中最難呈現的人體部位,因此低眉斂目的作品效果仍是較為逼真。

 

Bruno Walpoth用雙手為木頭注入一個個沉思的靈魂,是否能感受到他們的表情在訴說些什麼呢?

 

 

via Bruno Walp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