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站新聞] ELLE 12月號 封面之星 One Day in New York郭雪芙迷走紐約 | ELLE、郭雪芙、紐約 | 娛樂圈 | 妞新聞 niusnews

她知道她該跑了,但她無法忍受就這樣離開。  她把信用卡扔了,抹去所有生活過的痕跡,包包裡只帶了一支口紅和一點零錢,到路邊小攤 ELLE、郭雪芙、紐約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註冊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對的時間邂逅愛情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文創、手作、生活小物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內頁圖檔2bdybu92 內頁圖檔2oc9otc1 內頁圖檔2r9zroz3 內頁圖檔1trct7o9 內頁圖檔2uxdu8r0

[友站新聞] ELLE 12月號 封面之星 One Day in New York郭雪芙迷走紐約

2015-12-31

活動推廣

她知道她該跑了,但她無法忍受就這樣離開。 

她把信用卡扔了,抹去所有生活過的痕跡,包包裡只帶了一支口紅和一點零錢,到路邊小攤販買了一個Pretzel。她把所有華服扔進洗衣店的洗衣機裡,把過去的種種都洗掉烘乾。紐約的夜晚在呼喚著。她踏著高跟鞋走進地鐵車廂,準備前往第二種人生。


這座城市從來都不屬於郭雪芙,但是她卻感受到一股似曾相識的熟悉。紐約,她想來這裡想了一輩子了,如今真的站在聳立的高樓大廈中,卻有一種曖昧的、奇異的不真實感,她的心跳加快,仰起臉,心底小小聲地說了:Wow!搭配著綜藝節目的罐頭歡呼聲。

 

 

 

 

紐約。這是她一直想要冒險的城市。 

人在異地,做什麼都可以大膽一點。她點了一個熱狗堡,邊走邊吃,沿著中央公園走到大都會美術館。在台灣這怎麼可能呢?有一次她跟朋友吃完飯,對著餐廳落地窗剔牙,好衰,就這麼被狗仔拍到了。經紀人看到氣得半死,在她面前揮舞著週刊,「妳不是不能剔牙,但是要剔也找一個隱密一點的地方剔吧?!」她聳聳肩,無所謂地說:「人要吃飯,就要剔牙啊!」還有一次她只不過是要跟朋友扮鬼臉合照,用中指拉眼皮,經紀人就緊張地說:「媒體會說妳比中指。」她沒好氣地說:「妳的不修邊幅不是只有外在,是連整個內心都散發著一種不修邊幅的氣。」


很久很久以後,她才知道經紀人都是為她好,幫她顧形象。她也曾經試過一個人戴帽子口罩上夜市,只不過想吃點東西,但又無法感到不被觀看。她小心翼翼地迴避著路人的眼神,一方面覺得幸運,一方面又覺得不自在,兩種思緒在腦海裡打架。然而有那麼一陣子,她的確默默地在跟經紀人賭氣:「妳不覺得在這個世代,大家都是女神嗎?我只不過是個鄰家女孩罷了!」


在長袖善舞的演藝圈裡,郭雪芙也許從來就不是生來吃這行飯的女孩。她慢熱,不笑的時候會被誤會臉臭。但就是身上那不想掩飾的突兀和隨性,讓她顯得有那麼一點不同。她故意把鴨舌帽反戴,叛逆地像個男孩。

 

 

 

 

一點點壞的女孩

而這個下午在中央公園,路上沒有人指指點點。她不是郭雪芙,只是一個素顏、把格子外套綁在腰間,因第一次來到紐約而腎上腺素飆升的女孩。這天陽光正好,是個野餐的好時節。她把披肩攤開在草地上,上頭擺著三明治、水果、果汁,大家躺在草地上說說笑笑,身體像是被草地用大力膠黏住了一般,怎麼也爬起不來。


她看著天空像棉花糖一樣的雲朵,想著,如果能放自己一個假多好呢?當初為了扛起家計、照顧妹妹,學校沒唸完,就忙著當模特兒、出唱片、演戲。出道的前幾年,她拚了命地工作,好在演藝圈的版圖中佔得一個位置。但心裡其實一直有個隱隱的遺憾,好像當年的校園故事還沒說完,就被逼著長大了。如果可以去遊學多好呢?紐約也好、韓國也好,還是紐西蘭?她站在紐約街頭,心裡偷偷許下一個願望:2016她想再當一次學生。就算是短短的幾個月也好。


逛完美術館、蘇活區,那雙腿已經不是自己的了。她們坐在雀兒喜市場後門一家餐廳裡,攤開Menu,郭雪芙每一樣東西都想要點來吃,一點兒也沒有女明星該有的自制力。「妳冷靜。」經紀人壓低聲音說。這時經紀人還不知道在兩天之後,旅程結束之前,郭雪芙即將謊稱她要去逛維多莉亞的祕密,然後偷偷地跑到梅西百貨,把經紀人想買又捨不得買的水桶包買下來,送給她當禮物。(「比起妳為我做的,這不算什麼。」紙條上這樣寫著。)


這個紐約夜晚,有點小小地瘋狂。當她晚上拿著鑰匙回到旅館,貼著淋浴間牆邊,水量極小的水緩緩地沖過髮際時,一個笑容緩緩地在她臉上浮現。


沒有豪華的保母車,吃著美金2元的熱狗,旅館的熱水也不太舒服……可是大家都笑得像個孩子。這個夜晚,她忘記自己手邊正在看的劇本;忘記媒體對她的揣測和流言斐語;她忘記自己只要跟男性朋友吃個飯,就可以寫成一篇小說;她忘記自己其實是個壓根兒沒膽在旅途中冒險的人。有時候她對這一切有點厭倦了,覺得自己總是在打安全牌,扮演可人的甜心……但在這一晚,她覺得自己像個夜晚還在外頭逗留的壞孩子。

不必太壞,壞到這種程度就足以讓她心滿意足了。

 

 

 



 活在自己的宇宙

她試擦了一下口紅,對著敞篷跑車確認一下自己的睫毛角度完美無誤。像她這樣的女孩,總是準備隨時前往她們的第二人生。在熙來攘往的地鐵裡,她穿上華服,戴著黑色皇冠,假裝自己是從有錢人家叛逃的千金。她披上綠色皮草大衣搖搖晃晃地走進車廂,但是身邊的紐約客上班族依然低著頭看報紙。


紐約果然是個見怪不怪的城市。

她蹬著三吋銀色高跟長靴到下東城的小雜貨店買東西,印度老闆只從眼鏡背後抬了一下眼,嘴巴動也不動像是用腹語說著:三塊錢。她偷偷地去按了某一戶人家的電鈴,假裝自己是今晚無處可去,只得投宿朋友家的醉女孩。幸好沒有人來應門,因為這是個大家都不在家的紐約週五夜晚。


半夜兩點,郭雪芙終於完成這次跟ELLE封面故事的拍攝,大夥簇擁著她走進一間小酒吧,她走路一拐一拐的,因為穿著不合腳的Sample高跟鞋走了一天,腳指頭都磨破皮流血了。我們到吧台點給每個人一杯Shot,拉開分貝用比搖滾樂還大聲的嗓門告訴Bartender:「今晚我們要不醉不歸!」

 

 

 

 

一盤Tequila Shots被十幾隻手一掃而空,但是最後一杯沒有人拿。我們把這杯遞到了郭雪芙手中,她仰頭一飲而盡,那股熱辣的液體流入喉頭,她像吃到辣椒一樣皺起鼻子,伸出舌尖,用雙手在嘴唇前揮啊揮。

紐約攝影師看看她,又看看我們說:「嘿!不然今晚就喝到這兒吧!」

 

大夥兒在箱型車後座,要求司機把嘻哈音樂開到最大聲,然後學那些開改裝跑車的老美舉手點頭,在路上瘋狂叫囂。拍攝時緊張繃緊的神經一下子放鬆,再加上幾杯Tequila Shots,那場面就是會變得如此失控。

 

郭雪芙坐在副駕駛座,這一刻她很安靜,像是住在自己的小宇宙。微風吹著她金色的髮絲,她的下巴輕輕地頂著車窗下緣,看著後照鏡裡,那一幕幕急逝而去的紐約夜景—路上那些喝得醉醺醺的人們,長椅上蓋著報紙睡覺的遊民。這一車的熱鬧彷彿全與她無關。她想起前一小時,自己還穿著粉紅色大蓬裙與黑色騎士夾克,坐在紐約一間小小洗衣店的洗衣機上,頭上戴著金黃色綴滿水晶的耳機。她閉上眼睛,聽見耳朵裡彷彿傳來Pulp樂團的〈Common People〉。

Tag: ELLE郭雪芙紐約
留言回應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