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惡鬼「沙拉」再度現身?!《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新書轉載2-2 | 妞書僮、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懸疑、超自然、幸運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       3 九通未接來電。 我把我那沒用的手機丟到沙發上。「關震動 妞書僮、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懸疑、超自然、幸運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水.透.亮 植萃美肌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0ks262w7

妞書僮:惡鬼「沙拉」再度現身?!《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新書轉載2-2

2017-04-10

《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

 

 

 

3

九通未接來電。

我把我那沒用的手機丟到沙發上。「關震動了。」

媽用雙手壓著前額,好像正在極力抵抗頭痛。「妳爸和我最多不過離開了二十分鐘。我們得去學校簽些文件。」

在我為了保護自己而將妹妹壓制在地三十秒後,我的父母開開心心哼著小調,從前門進來,然後發現我還壓在她身上,因而產生一團混亂。

我試圖向凱西道歉,但她溜回了房間。

「但是,說老實話,」我說:「她在諧和療養院待了十個月,而妳卻完全不曉得她會早三個禮拜回家?」

媽攤手聳肩。「親愛的,我們還不確定。我不想讓妳抱太大期望。」

「還期望咧。」我重複道。

我不帶情緒的語調讓母親縮了一下。「艾莉西絲……妳應該覺得滿開心的,對吧?我不是說――不是妳把她壓在地上的事,而是――凱西回家的事?」

我們兩人都暫停了一下,然後我才回答。「當然,」我說:「媽,我嚇了一跳。我跟卡特一起去登完山回家,以為家裡沒人,凱西卻突然跑出來,一副『喔,嘿,還記得我嗎?就是妳住在精神病院的妹妹?』的樣子。所以我才以為她是逃出來的。」

媽把手上的一疊紙整來整去。她裝出一派輕鬆,正好洩漏出她其實有多麼沮喪。「我只是真的很希望這麼做對她能有些效用。我想要她交上朋友,找到在學校生活的方式,但是――如果她沒辦法該怎麼辦?」

「別擔心,」我說:「她會的。」

既然凱西回家,就表示她要去薩里高中,也就是我花兩年時間建立起各式各樣的敵人與盟友、然後又將之終結的地方。

她不是普通的新鮮人,她是艾莉西絲.沃倫的妹妹。

那就表示我有責任確保她不會在踢到鐵板。

即便媽沒有刻意讓我覺得自己對凱西有責任,但我們都很清楚,我的名號會加到在她身上。我已經成熟很多了,但還是會有很多人把我當成從前那個叛逆龐克女。

 

 

賽勒斯.戴文普就是其中之一。

「喔――」他在放點心的桌子對面,越過起司冷盤對我冷笑一聲。「艾莉西絲。我都不知道西西莉亞有邀妳呢。」

「你好啊,賽勒斯,」我說:「UCLA怎麼樣呢?」

「我本來以為這個時候妳早就進了感化所呢。」他皺起嘴脣,轉身離開。

「很好……我也很高興見到你。」我對著他剛剛站的位置說。戴文普的開學首週派對的低頻吱喳聲逐漸包圍住我。

「賽瑞斯還是一如往常地誇張做作,」梅根從我身邊冒出來。「原來大學不一定會改變一個人,真是開心。」

凱西站在幾英尺遠處,雙手緊抓著一瓶水,像是能帶來安全感的小毯。她穿著硬挺的全新牛仔褲,外加一件跟媽借來的襯衫。這件金色的絲質上衣讓她看起來像是四十歲。「那個男生為什麼這麼討厭妳?」

卡特一隻手偷偷繞上我的腰。「我個人是有點好奇。」

「那是艾莉西絲還是小太妹的那段時期,」梅根說:「你們一定不會感興趣。」

卡特壓低下巴,脣邊戲謔地露出微笑。「妳這大壞蛋到底做了什麼?」

我瞥了一下我妹妹,她的眼睛睜得像一枚二十五分硬幣。我不是很確定自己是否想讓她聽到這件事。「怎麼說呢……兩年前――那時你還在諸聖高中,卡特――我正經歷我其中一個……階段。那時我駭進戲劇社網站,亂換《真善美》的一些選角結果。是說,他們的密碼竟然就是password。這是他們自找的。」

「所以賽瑞斯拿到的角色是……」

「瑪莉亞小姐。」梅根說。

「結果證明,這才是他想要的角色,」我說:「他從那時開始就恨死我了。」

卡特把我拉近。「妳知道我一直想要的是什麼嗎?一個三年級的女友。」

「啊,」我說:「我一直想要一個70-300mm的伸縮鏡頭,還要有微距鏡頭。」

他凝視著我的雙眼。

雖然我們已經交往了幾乎五個月――從四月的舞會那晚,我們正式承認對彼此的感情――但當他那樣看著我,我的胃裡還是會有一大群快樂的蝴蝶不斷舞動。他包覆住我的手,感覺就像我們正窩在自己的小世界,放眼望去,完全沒有任何一個憤怒的悲劇角色。

「你們兩個噁心死了,我要去應酬一下,」梅根甩了一下及肩黑髮,稍微掃視了人群。「凱西,要跟我來嗎?」

「什麼?」凱西問,一口水差點嗆到。「不用了,謝謝。」

「錯,妳要來。」梅根邊說邊硬把她趕開。「不然妳就得在這邊跟愛德華和貝拉待在一起。」

等到我們獨處,卡特立刻因為擔心而臉色一沉。「她完全沒事了嗎?」

我點點頭。「每次我走進房裡,她還是會縮一下。但她接受了我的道歉。」

他的手輕輕擱在我的下背部,好像想要支撐著我。「她會來我滿驚訝的。」

「我也是。」事實上,我會問她是因為覺得她一定會拒絕。

但她卻答應了。於是,今晚的重點就不在於度過美好時光,而在不要讓她發生任何慘事。

我開始覺得,所謂「度過美好時光」的概念將會變得更複雜。

  

當情況變得輕鬆一點時,卡特被學生會選舉的討論纏住,我則站起來去找梅根。我發現她在廚房裡――而且是獨自一人。

我拍拍她的肩膀。「我妹呢?」

「喔,不知道耶。」梅根說,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

我到處找,體內升起一陣恐慌。

「小艾,」梅根一手放在我的手臂上。「她又不是在迪士尼走失的兩歲小孩。」

「但她以前從來沒參加過這種派對。」我認識這裡大部分的人,但沒有全都認識。有些人甚至是大學生了。萬一有人在我妹的飲料裡加東西、或是把她騙離人群,該怎麼辦?

梅根看到我的表情,稍微軟化了一點。「好啦,」她說:「尋找凱西任務開始。」

我們迂迴穿過房中,最後來到某條走廊上的某扇關著的門前。門上草率地用膠帶貼著一張手寫的標示,包包放這裡

「妳去檢查那間房間,」梅根說:「車庫那裡好像有人,我去找找。」

我打開門。

「凱西?」

沒回應。

房間很暗,但不是沒人。有三個人坐在地上――都不是我那個有著金色馬尾的妹妹――房內四處散落閃爍的蠟燭。看到的瞬間,我心跳加速――沃倫家的人目前不是很喜歡裝飾性的火焰(或各種類型的火焰)。畢竟,看到自己的家燒成灰燼,是會稍微減低對火焰的喜愛的。

她們中間的地上放的是通靈板。

「妳們應該知道這不是什麼玩具吧。」我說。音量能多小就多小。

「喔?不是嗎?」一個我認得的聲音回應。「但我是在玩具店買的。」

當我的眼睛適應了光,我看到莉狄亞.斯莫坐在中央。她染黑的長髮刻意綁高,弄成一個有點亂的髮髻;全新的眉環映著燭光,閃閃發亮。她的指尖輕輕擱在乩板上――那是一個小木片,會在板上到處移動。另外兩個女孩的手指各在她手的兩邊。

 

莉狄亞和我在高一及高二的部分時間曾是朋友,但最近氣氛稍微有點緊張,因為她無法接受以下事實:我竟然不跟她和那些全身黑衣的做作暗黑小組一起混,卻跟其他人交往。而我也無法接受以下事實:她實在討厭到令人難以忍受。

「快啊,通靈板之靈,」她用布袋鬼的語調說:「在膽小如鼠的艾莉西絲逃跑之前,跟我們說些有趣的事情吧。」

另外兩個女孩咯咯笑。我背貼著牆站在那裡。

「什麼什麼?」莉狄亞低下耳朵靠近板子。「你說什麼?」然後她抬頭望。「鬼靈想知道,妳是一直都這麼無趣呢,還是說,妳跟那些複製人一起混時發生了什麼事――喔等一下,我來回答。」

我嘆了口氣。「成熟點好不好?莉狄亞。」

她彎下身跟通靈板講話。「答案是B,」她說:「複製人。」

「是啦是啦,」我說:「為了變得獨一無二,我應該更努力……就像妳還有學校其他五十個跟妳一模一樣的傢伙。」

門打開,一束光透入房內。

「小艾?」我妹妹的聲音問。她用手摸索著牆壁,打開電燈,使得眾人在一瞬間被亮得什麼也看不到,也引起坐在地上的女孩一陣抱怨和抗議。

光立刻又熄滅。凱西走進來,梅根在她身後。

「這是怎樣?是什麼匿名魯蛇聚會嗎?妳們這些傢伙實在有夠殺風景,」莉狄亞邊說邊站起來。「我要去拿點東西吃了。」她的那些小嘍囉跟著她出去。

凱西動也不動地站著,低頭瞪著通靈板。過了一會兒,身體稍微顫了一下。她抬起頭。「梅根說妳在找我?」

「對啊,」我說:「我想知道妳有沒有好好的。」

「我很好,」她說:「只是累了。」

我跪下來抓起一根蠟燭,把它吹熄,然後伸手去拿另一根。「我實在不敢相信她們竟然把這些東西留在這裡繼續燒。」

「嗯……小艾?妳可能得……看一下這個……?」

我專注在蠟燭上時,凱西的眼神則定定地望著那塊板子。

我低頭看時,整個人都僵住了。

乩板在動。

它從一個字母滑到另一個字母,在板子上發出輕微的搔刮聲。

梅根呼吸紊亂,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彎身探看。

「它已經說了B和E。」凱西低聲說。

它的動作似乎有些虛弱無力,但倒是很確定自己的方向。

 

小――心

「我會小心的,」我努力思考要如何讓我們三人在最短時間內遠離目前的狀況。「各位,快走吧。」

「不,小艾,等一下。」梅根抓住我牛仔褲的一邊褲腳。她跪在地板上。

凱西站著,手掌平貼在花朵圖案的壁紙上。「不是我的錯,」她低聲說:「不是我做的。」

「小凱,我知道,沒事――我們要走了。梅根,」我做出強調的動作,望向我妹妹。「走了。」

「噓,」梅根說,眼神沒從板子上移開。「要小心?為什麼?你是誰?」

指針搖搖晃晃,又開始動。梅根從一個打開的盒子裡拿出一疊紙和一小根木頭鉛筆,開始寫下每個字母。

雖然我非常想離開,卻發現自己正眼睜睜地看著這件事發生。

 

艾――斯――貝

 

夠了。我試圖把梅根扯到門邊,但她往前靠,眼神熾熱。她上衣前方的蝴蝶結幾乎懸在板子上方,我腦中出現一個可怕的景象,覺得會有東西伸出手抓住它。

「艾斯貝,」她問:「我們為什麼要小心?」

 

沒――有――生――

 

我用力把手抽回來,然後狠狠拍在乩板上,不讓它動。它在我的手掌下拚命地扭動,想要逃離。我轉過身,看見梅根憤怒的眼神。

「我們先前談過這種事,」我說:「還記得吧?就是別去做這種事?」

「小艾,這可能很重要,」梅根說:「她想要告訴我們一些事。」

「我們根本不知道她是誰!」我反駁。但在我們能爭論一番前,門發出一個好大的聲音,打了開來。

莉狄亞和她的手下又回來了,身上還微微能聞到菸味。「喔,哇,」其中一個人說:「好暗。」

但我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看得很清楚。

我眼中所看到的是:指針轉了又轉,越來越快,直到停在某個位置上,像顆陀螺般轉不停。

莉狄亞一打開電燈,我就反手一揮,把轉不停的乩板拍飛到房間另一端,它撞到牆,發出嗒一聲。

「妳做什麼?」莉狄亞質問我。「那可不是妳的!」

「放輕鬆。」因為沒有人注意到它在轉,我鬆了一口氣。

「她們把所有蠟燭都吹熄了!」其中一個女孩嘀咕。「爛死了。」

「基本上,艾莉西絲就是爛,」莉狄亞說。她看著梅根,她手上還抓著紙和筆。「那也是我的!」

「走吧。」我一手擱在凱西的手臂上。

莉狄亞叫住我時,我們正要出去。

「嘿!」她注視著梅根剛剛還給她的那疊紙,然後看著我們,半是質問,半是非難。「艾斯貝?妳為什麼要寫這個?」

「沒什麼特別,」我說:「完全沒什麼特別。」

「莉狄亞,妳怎麼了?妳是不是很怕啊――」其中一個女孩問。

莉狄亞一臉火大。「閉嘴!我要退掉這個蠢遊戲,我要把我的錢拿回來。」

「沒可能,」第二個女孩邊說邊笑。「妳看,這東西掉到蠟燭上熔掉了。」

「不好意思囉艾斯貝!」第一個女孩發出尖銳的聲音,然後她們爆出一陣咯咯笑。

我們關上門離開房間時,我可以感覺到莉狄亞怒瞪著我背後發出的熱度。

梅根檢查了一下手機。「我的門禁是十點半。妳們想留在這裡,還是我們去兜個風?」

我最不想要的就是留在這裡了。我在走廊盡頭找到卡特,那些預科生還圍著他。我聽到一些名詞,像是「拓廣」和「社會意識」,但他拋下對話,將我拉近他身邊。

「怎麼了?」他問。

「梅根要帶我們回家,」我說:「凱西累壞了。」

他皺起眉。「如果妳想要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離開。」

「不用,別擔心,」我說:「你留下,多拉一些選票。」

 

 

梅根注視著路上,若有所思地歪著頭。「妳覺不覺得艾斯貝――」

「梅根,別這樣,」我試圖用緊繃的語氣提醒她凱西就在後座。「我認真的。」

「怎樣?」她停在停止號誌底下。「到處都有鬼,妳跟我一樣清楚,凱西也是。」

「但我們不用跟他們當好朋友!」我說:「規則一:不要跟鬼魂稱兄道弟。」

「雖然她很好。」

「我也是這麼想的,」凱西疲倦的聲音從後座傳來。「我是說莎拉。」

梅根一驚,陷入沉默。我也是。我從沒聽凱西提過莎拉――就是那個在殺害梅根的母親十三年後,又在去年十月附在我妹妹身上的邪惡鬼魂。

「凱西,謝了。妳看,」我說:「凱西覺得莎拉很好,妳看她把她害成什麼樣子。妳想在精神療養機構過上一年嗎?」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今晚絕對需要開燈才能入睡~《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新書轉載2-1

妞書僮:給想看卻又不敢看鬼故事的你!《壞女孩不死》新書轉載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妹妹好不容易從療養院出來了~看似生活恢復平靜,但怎麼「莎拉」又出現了?!所以社團女孩們一個接著一個死去,也是跟莎拉有關嗎?(妞編輯今晚真的不敢睡了啦~)

 

 

本文摘自《壞女孩不死2:完美詛咒》

出版社:臉譜

作者:凱蒂・艾蘭德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6%
  • 16%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