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偷窺」令我獲得無上的快感~《帕諾拉馬島綺譚》新書轉載2-2 | 妞書僮、江戶川亂步、帕諾拉馬島綺譚、湖畔亭事件、偷窺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帕諾拉馬島綺譚》       湖畔亭事件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必須先說明我的一種極其不尋常的癖好,也 妞書僮、江戶川亂步、帕諾拉馬島綺譚、湖畔亭事件、偷窺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柔情女孩心生活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1mu7unt4

妞書僮:「偷窺」令我獲得無上的快感~《帕諾拉馬島綺譚》新書轉載2-2

2017-06-02

《帕諾拉馬島綺譚》

 

 

 

湖畔亭事件

在進入正題之前,我必須先說明我的一種極其不尋常的癖好,也就是我自己稱為「透鏡瘋」的一種愛好。讀者勢必急著想知道所謂不可思議的事件究竟是什麼樣的內容、最後又如何解決,不過在這篇故事裡,若是不從我剛才提到的不尋常嗜好說起,實在是太突兀、太難以置信,而且我也想藉機好好仔細地談論我的癖好。請各位讀者就當成是在聆聽癡人的瘋言瘋語,姑且允許我談談自己無聊的身世。

自小不知為何,我就是個陰沉至極、內向安靜的孩子。即使去了學校,我也總是躲在角落,既冷眼卻又羨慕地望著班上同學興高采烈地四處遊玩,回到家後,我也不和鄰近的孩子玩耍,而是獨自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一間別館的四張半榻榻米大的房間,小時候是把各種玩具視為玩伴,稍長之後,則是把適才提到的透鏡當成我最要好的朋友、唯一的玩伴。

我是個多麼反常、多麼惹人厭的孩子啊。我甚至會把那些沒有生命的玩具當成生物般,並對它們說話。我說話的對象有時是娃娃,有時候是紙糊的小狗,有時候是幻燈中的各種人物,並沒有特定對象,不過我會像對情人說話那般,滔滔不絕地甚至替對方配詞,彼此交談。記得有一次,我的自言自語被母親聽見,遭到一頓惡罵。那個時候不知為何,母親的表情透露出難以想像的蒼白,她一邊斥責我,眼睛卻驚駭地瞠得奇大無比,讓當時還是孩子的我印象相當深刻。

 

母親的反應姑且不論,我的興趣從一般的玩具漸漸轉移到幻燈片,再從幻燈片轉移到透鏡。應該是宇野浩二先生吧,他曾在某部作品中提過,而我也一樣是個嗜好躲在黑暗的衣櫃中,沉迷於幻燈片的孩子。看到幻燈片在漆黑的牆壁上,以猶如噩夢般濃厚的色彩,卻又完全異於陽光下的異世界光線呈現出繽紛的圖畫時,那種心情真是充滿了無法言喻的魅力。我甚至忘了吃飯等一切日常生活,待在那盪漾著煤煙氣味的衣櫃裡,呢喃著彷彿是另一個世界的語言,鎮日盯著幻燈圖片。後來被母親發現,從衣櫃裡被拖出來時,我猛地感覺就像從甜美的夢境被拉回可恨的現實一般,有一種說不出的憤恨。

但我對幻燈片的狂熱並非永遠,在即將從尋常小學校畢業之際,可能是覺得有些丟臉,我再也沒有爬進衣櫃裡,祕藏的幻燈片放映機也在不知不覺間壞了。但即使機械損毀,透鏡也還留著。我的放映機比一般玩具店賣的更高級、更大型,因此透鏡的直徑兩寸左右,非常厚重。於是,我把兩枚透鏡代替文鎮,一直擺在我的書桌上。

事情發生在我中學一年級的某一天,我一向賴床,這情形一點兒都不稀奇,這天不管母親怎麼叫我,我淨是唔唔應聲,怎麼也不願爬出溫暖的被窩,最後,果真過了上學時間,我根本不想去學校了。我甚至對母親謊稱不舒服,一整天窩在床上度過。因為裝病,我得吃下我一點也不喜歡的稀粥,想做什麼都不能下床,一如以往,開始為沒去學校而懊悔不已。

我故意關上雨戶,將房間的氣氛弄得符合心情般陰暗,於是外頭的景色穿過隙縫和洞孔,倒映在紙門上。許多相同的景色或大或小、或清晰或模糊,全顛倒地映在上面。我躺在床上看著,忽然想起相機發明人的故事。接著我心想,要怎麼樣才能夠像那些洞孔的映像一樣,讓照片也帶有色彩呢?我思考著尋常孩子都會想的事,卻自詡為一名傑出的科學家般地幻想著。

 

一陣子過後,我依然目不轉睛,而紙門上的影子也漸漸淡去了。當倒影完全消失後,看起來純白色的陽光自同樣的洞孔和縫隙刺眼地照進來。沒想到,無故曠課的內疚竟讓我像個地鼠般畏懼陽光。我懷著一種難以啟齒的厭惡心情,用被子蒙住頭,閉上眼睛,以一種甜美的、鄙厭的心情瞅著霎時間聚攏在眼前的無數黃色及紫色的光輪。

各位讀者,我所述說的內容看似與殺人命案沒有任何關係。可是請別斥責我,這是我一貫的陳述方式。而且這段幼時的回憶,也並非與那起殺人事件全然無關。

過了一會兒,我又從被子裡伸出頭來,定睛一看,就在我的臉下方,有個部位正在發光。那是陽光爬進洞穴、穿過紙門的破洞投射在榻榻米上的圓光。當然,也是因為房間整體十分陰暗吧,那道圓光之白亮刺眼,讓我頓時無法轉移注意力。接著我不經意地撿起掉落在附近的透鏡,擺到圓光上看看,沒想到天花板上竟出現一道怪物般的影子,當下把我嚇一大跳,一不小心將透鏡掉在地上。倒映在上頭的形影,就是如此驚嚇到我。縱然隱隱約約,但天花板上倒映出的,不過是榻榻米上的一根藺草,卻被放大到二尺之寬,連小小的灰塵都看得一清二楚。透鏡無以比擬的作用令我害怕,卻同時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魅力。自此以後,我便玩起透鏡來了。

我拿起房裡的手鏡,試著利用它以折射透鏡的光,並將各種圖畫和照片投射到另一邊的牆上而非投射到榻榻米上。沒想到我竟然成功了。升上中學高年級,我在物理課學到相同的原理,又見識到後來流行的實物幻燈,才了解當年的發現並沒有什麼大不了,但那時候我真覺得彷彿完成什麼大發明似地,自此以後,每天都沉迷在透鏡與鏡子的世界裡。

 

我一有空就買紙板和黑布,並製作成各種形狀的箱子。透鏡與鏡子的數量也逐漸增加。偶爾我會製作長長的U字形的彎曲暗箱,在裡面裝設許多透鏡和鏡子,藉此從不透明障礙物的這一側看穿另一側,彷彿中間毫無障礙物,並佯稱這是「透視術」,使家人大呼不可思議,有時候則在庭院裡裝上凹面鏡,利用其焦點引火,或是在家中裝上不同形狀的暗箱,當家人待在房裡時,亦能看見玄關的來客,其至還做過不少類似的惡作劇,樂在其中。我也以自己的方式製作顯微鏡和望遠鏡,並獲得某程度的成功。我還曾經做了小小的鏡子房間,在裡面放進青蛙和老鼠,看到牠們被自己的模樣嚇得顫抖,我連連拍手叫好。

我這反常的嗜好一直持續到中學畢業,進入更高的學校後,因為外宿及忙於課業,透鏡遊戲也在不知不覺間被我遺忘了。而在我畢業以後,由於不必急於覓職,在無所事事、遊手好閒的時期,透鏡遊戲竟伴隨著更勝於過去數倍的魅力復活了。

 

在這裡,我不得不坦白我某個令人可厭的癖好。不過,若從我少年時期懦弱的個性來思考,我會淪為如此或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我──裝模作樣地在人中部位留了一撮小鬍子的我,竟然在就連下賤的女傭都不會做的偷窺他人祕密的行為中,感受到一股無上的快感。當然,這種癖好每個人多少都有一些興趣,但我卻顯得異常極端。最糟糕的是,我偷窺的對象全是些教人說出口都覺得丟臉的特異、下流的人事物。

這是我從某個朋友那裡聽到的事,我忘了是朋友的嬸嬸還是另有其人,也一樣有著偷窺的癖好,而且正好她家後院的圍牆可以看見另一頭的鄰家客廳,於是,她閒來無事便從圍牆木板洞裡偷窺鄰家的動靜。由於隱居,她目前沒有工作,在百賴無聊的日子裡,便以一種讀小說的心態持續觀察鄰家的各種風吹草動。舉凡今天來了幾位客人、哪個客人什麼模樣、說了哪些話、哪一家生了孩子、標會之後用那筆錢買了哪些東西、女傭打開無鼠櫃偷吃了什麼……鉅細靡遺,一無疏漏,比自家人的事還要清楚,不,連鄰家男主女人都不知道的事,她都一一觀察出來,再轉述給我的朋友聽──就像將報紙小說的後續情節唸給孫子聽的老奶奶一樣。

聽到這件事,我當下心想,世上果然有人患有和自己一樣的毛病,這樣說頗為可笑,但這件事著實讓我感覺心中有了支持。只是我的狀況比那名嬸嬸更嚴重、而且更惡質。以我畢業歸鄉之後的第一樁惡作劇為例,我在自己的寢室和家裡的女傭房裝上先前曾提過、以透鏡和鏡子構成的各種形狀的暗箱,想要偷看那個肥胖得有如熟透果實的二十歲女傭有什麼祕密。說是偷看,我的做法其實是極為膽小的間接方式。我在女傭房的隱密之處,例如天花板的角落等,裝上我所發明的透鏡與鏡片裝置,透過暗箱,以閣樓等為通道引導光線,將女傭房間鏡子裡的影像倒映在我寢室的書桌鏡子。換言之,這是與潛水艇中窺看海面上的那種不知名的鏡子相同的裝置。

 

至於透過這道裝置,我到底看到什麼?大部分是不好在這裡揭露的內容,例如那個二十歲的女傭每天晚上上床前,都會從行李底下拿出幾封信和一張照片,看看照片又讀讀信,讀讀信又看看照片,到了就寢的時刻,她便把照片按在自己豐滿的乳房上,緊抱著照片躺下,看到這一幕,我才發現原來她也是有情人的。唉,就是這類事情。此外,人不可貌相,她是個愛哭鬼,而且不出我所料,她不但愛偷吃,睡相也不好,還有其他更多更露骨的景象,令偷窺的我內心雀躍不已。

這次的嘗試讓我食髓知味,自此更是變本加厲,不過要窺探女傭以外的家人祕密,讓我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快,話雖如此,我又不能把這道機關延伸到其他人家去,因此我一時感到相當困擾,不過沒有多久,我就想到一個折衷的辦法,也就是將透鏡與鏡子的裝置,改造成能夠隨身攜帶的組合,隨著我到旅館、茶屋或料理店,就地組合出可以當場偷窺的道具。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必須設計出可以自由移動透鏡焦點的裝置,暗箱也必須盡可能小巧、不醒目,這次設計的過程中,我遭遇許多困難,但是就像前面所述,我生來就對這類勞作滿是興趣,全心鑽研幾天後,便完成了無可挑剔的攜帶型偷窺鏡。

之後,我帶著新發明,並將其應用在許多場合。我也曾託詞借住朋友家中,在朋友的主臥室裡安裝,偷窺到激情的一幕。

我想,光是寫下這些見不得人的觀察紀錄就可以完成一篇小說了。不過這姑且不提,前言就到此為止,讓我就此進入標題的故事吧。

 

那是距今五年前,發生在初夏的事。當時由於我罹患神經衰弱,都會的雜沓令我憂愁,我在家人勸說下,前往H山A湖畔一家稱為湖畔亭這個店名怪異的旅館,獨自住了一段時日,順便避暑。就當時的季節而言,避暑是早了些,因此偌大的旅館十分空蕩,沒什麼人影,山中清爽的空氣讓人感到格外寒冷。湖上的船遊、森林的散步,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顯得一點兒都不有趣了。即使如此,我也提不起勁回到都市,便在旅館二樓逕自過著索然無味的每一天。

在這段期間,我因為窮極無聊,忽然想起那個偷窺鏡。所幸我習於隨身攜帶,此時道具正好好地安放在行李箱底下。旅館裡雖說空蕩,但多少還是有一些客人出入,還有近十名為了即將到來的夏季而僱用的女傭。

「不如就讓我來惡作劇一下吧。」

我不懷好意地暗笑著,客人寥寥無幾,根本不必擔心被發現,於是,我著手組裝偷窺道具。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江戶川亂步帶你從扭曲的世界中重生~《帕諾拉馬島綺譚》新書轉載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主角到底在計畫什麼?跟他童年陰影有什麼關係?即便「偷窺」這主題真的有點變態~但還是會想一直看下去!

 

 

本文摘自《帕諾拉馬島綺譚》

 

出版社:獨步文化

作者:江戶川亂步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8%
  • 14%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