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乙一×岩井俊二2人首度合作!《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新書轉載 | 乙一、岩井俊二、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推理、日本文學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       1 新家透天厝的玄關上沒看見門牌。應該是之前的住戶遷走時取下了。 乙一、岩井俊二、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推理、日本文學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女孩專屬春節年貨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內頁圖檔0w5w22w6

妞書僮:乙一×岩井俊二2人首度合作!《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新書轉載

2017-01-09

《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

 

 

 

1

新家透天厝的玄關上沒看見門牌。應該是之前的住戶遷走時取下了。我的腳踏車從卡車上被牽下來,我跨上它,去附近繞了一圈回來時,母親正在家門口和搬家業者說話。我先進入屋中,觀望仍一片空曠的空間。

一樓客廳很大,我忍不住跳起芭蕾舞來。空無一物的木板地讓我想起上課到不久前的芭蕾教室。單腳站立,另一腳筆直向後伸直。以優雅流暢的動作旋轉,從房間一隅移動到另一隅。身體伸展開來,好似植物在黎明伸出藤蔓、鳥兒振翅飛翔。我以單腳為軸心轉了一圈,視野隨之旋轉,就彷彿坐在旋轉木馬上看世界。這時窗外一樣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新家窗戶還沒有掛上窗簾,陽光毫不客氣地長驅直入。走近窗邊,可以看見隔壁家。二樓有道窗戶拉上了窗簾,感覺有人正從那裡目不轉睛地盯著這裡。因為窗簾輕晃了一下。窗戶關著,所以不是風吹的。

「媽!媽!」

「怎麼啦?」

二樓傳來悠哉的應聲。我推開搬東西的工人,爬上樓梯。母親在二樓的其中一個房間,正從紙箱拿出衣物來。

「有人。隔壁家有人。」

「隔壁有人住,當然有人啦。」

「可是有人從窗簾偷看這裡。」

「所以呢?」

「很恐怖耶。」

「打開窗簾大剌剌地看才恐怖吧?」

「也是啦,可是只有我被看,感覺很討厭耶。」

「那妳看回去啊。」

母親不感興趣地繼續整理。我想了一下,覺得母親說的也有理。母親的房間滿地都是空紙箱。我彈了一下手指,抓了個空紙箱,走到可以看見鄰家的陽臺,準備揪出是誰在偷看。

我拿的紙箱是大號的,用來躲藏剛剛好。問題是陽臺圍欄的高度。如果是柵欄,就可以從欄杆間偷看鄰家,但新家的陽臺外圍是高至肚臍的一道矮牆,紙箱直接放在地上,視線會被牆擋住。

搬家工人搬來裝了東西的紙箱。我把其中兩個疊在陽臺上,再把空箱擺到最上面,總算變得比圍牆更高,前方沒有遮蔽物了。這下就沒問題了。

我把箱口轉向自己,底部對著鄰家,然後鑽進裡面,屏住呼吸。貼住箱底的膠帶快掉了,形成縫隙,於是我用指頭把它挖得更大一點,製造出一個完美的窺孔。戶外陽光從孔間射進來,在箱中拉出一條光帶。我把眼睛湊上去,監視鄰家窗邊有無動靜。

背後的箱口是開的,可以感覺到室內走動的搬家工人的動靜和目光。眾人竊竊私語著。事後母親告訴我,我把箱子堆在陽臺,跪坐在裡面的模樣,看起來頗為詭異。但那天的我無暇理會那些,躲在箱中陰暗的空間裡,與通往外界的窺孔兩相對峙著。

這天是十月微寒的一天,但箱子裡面很溫暖。很暗,有點侷促,待起來還不壞。我甚至想要永遠待在裡面。我從小小的洞孔窺看著外界,心想待在母親肚子裡的嬰兒,一定就是這種感覺。

不久後,鄰家二樓的窗簾輕晃了一下。我停止呼吸,注視洞孔另一邊。只見幾根纖細的指頭鉤住窗簾重疊的地方,往旁邊推開。

陰暗的室內露出少女的臉龐。那張臉曝露在秋陽之中,刺眼地蹙起眉頭。年紀大概跟我差不多。少女看著我和母親的新家。

我把臉緊貼在紙箱底部,想要更進一步看清楚少女的臉。眼梢飛揚,眼睛就像貓科動物。頭髮壓得亂七八糟,好像才剛睡醒。少女的視線忽然轉向我所在的陽臺。那張表情變得詫異,緊接著驚訝地張嘴。四目相接了──才剛這麼想,下一瞬間,我的視野向下旋轉。

是我為了看得更仔細,把身體往前探,結果躲藏的空紙箱往陽臺外面傾倒了。我急忙拉回身體,但為時已晚。箱子比陽臺圍牆還要高,因此毫無遮攔,裡頭裝著我,就這樣往陽臺外面栽了下去。

我預感到死亡。陽臺在二樓,所以高度只有幾公尺,但還是把我嚇死了。我的手成功搆住陽臺邊緣,暫時懸掛在上面。空箱先掉到地上了。但我的手很快就麻痺,忍不住放開了陽臺邊緣。

也許實際上只有短暫的一瞬間,但我覺得墜落了好久。腳下沒有地面的狀態。垂直落下的期間,我的全身與這個世界毫無接觸。即使伸手,也只是劃過空中,什麼都抓不到。我懸在半空,只是墜落。就跟那一樣,追趕兔子掉進洞裡的那個知名童話的女主角。不過她是掉進洞裡,闖入神秘的國度,見到了許多奇妙的角色。

 

「沒受傷真是太好了。」

母親吃著宅配披薩笑道。我們在還沒有拆箱完畢的廚房吃晚飯。

「夠了啦,媽,妳要笑到什麼什麼?」

「要不是搬家工人剛好在下面,妳搞不好就要送醫了。」

我從二樓陽臺摔下來,剛好掉在路過的工人身上。那個人閃到腰,但我因此平安著陸了。

母親從披薩外送員那裡拿了有折價券的傳單,我把它保管在抽屜裡。得查一下這個地區有哪些外送服務的餐廳。母親幾乎不下廚,若是一時興起拿起菜刀想做菜,就會割到手指叫救護車。所以我不煮晚飯的時候,宅配披薩折價券對家中的經濟應該會有些助益。

新家的玄關鈴響了。很陌生的鈴聲,所以我一時沒意會到是門鈴。好像有人來拜訪了。「來了!」母親笑吟吟地應聲,然後看我。我站起來去玄關。

開門一看,玄關口站著一個婦人,手中捧著一盆玫瑰。外貌高雅,但眼神有些刻薄。那盆玫瑰花很小,只有一株,我頷首致意,婦人便笑道:

「我是住隔壁的荒井。這是喬遷賀禮,請拿來點綴家裡。」

自稱姓荒井的婦人把花盆塞到我手中。她說隔壁家,是從窗簾偷看這裡的少女的家嗎?我道了謝,呼叫母親:

「媽!鄰居!」

母親用一種無可奈何的態度走出來,在玄關與荒井阿姨展開交流。她很不擅長跟左鄰右舍打交道。母親有些不食人間煙火,明明已經不年輕了,有時卻會穿些鑲滿蕾絲花邊的少女風格衣服。她能跟鄰居好好相處嗎?

母親和荒井阿姨說話的時候,我在旁邊看著玫瑰。盛開的深紅色花瓣呈漩渦狀。

滿出浴缸的熱水慢慢地流入圓形的排水孔。我沐浴洗去疲憊,吹乾頭髮後,決定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先把從以前的家拿來的窗簾掛到面陽臺的窗戶上。尺寸不合,離地面有大概十公分的空隙。

我拆開紙箱,整理課本文具和漫畫等等。把包了氣泡紙的小東西和相框擺到桌上,再拿出衣物,撫平縐褶,掛進房間原有的衣櫃,這時我發現衣櫃高處有隔板,上面躺了個疑似紙袋的東西。

是之前的住戶忘記拿走的嗎?我踮起腳尖伸手撈,指頭勾到紙袋提把,結果裡頭的東西嘩啦啦灑了下來。拍掉飛揚的灰塵,發現那是學校發的大量的講義和考卷。考卷的分數都很慘,只有十五分、二十分。上面寫了姓名。當然是不認識的名字。

房間地板和牆上有許多細微的刮痕。應該是這個房間的上一任主人在日常生活中自然碰撞出來的損傷。之前住這個房間的是個怎樣的人呢?我沒有把那個人忘記帶走的東西丟掉,而是放回原處。

當時的我還不知道。不知道我註定將追溯到那個人,也不知道某起殺人命案的存在。但是,我很快就會身不由己地被捲入其中。

 

2

轉學第一天,母親帶著我出門。我身上西裝外套款式的制服,是以前學校的制服。走下坡道時,眼前是一片視野開闊的美景。我們走在護欄旁,母親喃喃說:

「真鄉下。」

「會嗎?」

我不覺得有多鄉下。這裡有超商,也有大片住宅區。是以前住的地方太都市吧。

「媽,學校好遠唷。」

「外送披薩的小哥說,學校本來要蓋在附近的,但後來計畫告吹了。」

「妳可不可以不要再強拉著別人閒聊啊?人家也是要工作的。」

外送披薩的小哥一定又帥又年輕,我想。

河邊有一排櫻花樹。到了春天,一定會開得極美。我和母親搭上電車,在車廂裡搖晃。走出驗票口,再走上一小段路,就是石森學園中學了。

因為正在上上午的課,校舍很安靜。母親穿上來賓用室內拖鞋,我則穿上新買的室內鞋,前往職員室。經過走廊的時候,我看到窗戶打開的教室,偷看裡面。學生正在上課,女生都穿著漆黑的水手服。以前學校的西裝式制服比較好看。我暗自失望。

母親打開職員室的拉門,窺看室內。只有一個抱著魚缸的男老師。母親叫住他:

「不好意思,敝姓有栖川。」

「啊,今天要轉來的學生?」

前一所學校的就學證明和轉學通知書已經繳出去了。上個月也已經來過一趟,和校長打過招呼。母親覺得那些程序很麻煩,懶得弄,我得催促她完成才行。母親看男老師手中的魚缸問:

「這是什麼?」

「蝸牛。」

「你喜歡蝸牛?」

「是上課要用的教材。」

男老師長得有那麼一點像母親喜歡的男明星。也許是因為這樣,明明對蝸牛沒興趣,母親卻不停地抓著男老師問相關問題。下課鐘響後,整個校園熱鬧起來,老師們也回到職員室,因此男老師向我們介紹即將成為我的導師的荻野老師。

萩野老師是女的,二十後半。母親把我託給老師後,離開職員室。

「徹子,加油唷。」

母親揮揮手回去了。

下課時間結束後,萩野老師帶我去三年二班的教室。那是我編入的班級。下一堂剛好是萩野老師三年二班的國文課,她會在課堂一開始介紹我。我在走廊上走著,漸漸緊張起來。

「有不明白的地方都儘管問。」萩野老師說。

我拉扯著衣擺問:

「聽說制服沒有庫存,要幾個星期以後才會有貨。我可以穿本來的制服到那個時候嗎?」

「當然囉,這有什麼問題呢?」

來到三年二班教室前,萩野老師先進去。學生們的閒聊聲一下子停了。我一個人站在走廊上,不停地做深呼吸。

在老師催促下,我踏入教室。教室裡全是第一次看到的面孔。視線同時聚集到我身上。

「從今天開始,我們要多一位同學了。大家要好好相處。大家一定很好奇轉學生叫什麼名字吧?請妳在黑板上大大地寫下妳的名字,自我介紹一下。」

萩野老師把白粉筆交給我。我點點頭,轉向黑板,開始寫名字,但才剛落筆就寫錯了。我用板擦擦掉無意識之中寫下的父姓,擔心著老師和學生的眼神,重新寫下自己的名字。

有栖川徹子。

這幾個字毫無真實感。它真的能指稱我這個人嗎?父母離異,姓氏變成有栖川,是才最近的事而已。黑板上的字寫得出乎意料地小,也許是因為我還無法確定這就是自己的名字。

「那,有栖川同學,妳坐那邊的空位。」

萩野老師指著教室中間說。那裡有兩個前後並排的空位。正中央一排,前面數來第三和第四個座位。我在全班注視下,穿過座位之間,靠近那兩個空位。哪一個都可以嗎?我指著第四個座位,用眼神問老師:「這裡嗎?」

「那個座位有人,妳坐前面那個。」

我點點頭,坐到第三個座位。摸摸桌面,堆出來的灰塵都可以寫字了。同學們用有話想說的表情看著我。但我一看他們,每個人便都不約而同地別開視線。那種態度讓我感覺奇異。不是純粹的生疏,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僵,就好像恐懼著什麼。

到了午飯時間,也沒有人來找我說話。上完下午的課,放學的時候,發生了一點小插曲。石森學園中學規定,放學後每班都要有幾個值日生留下來打掃教室。先把桌子全部搬到後面,拖乾淨前半部的地板。同學們默默地打掃,我走近他們說:

「我也是值日生,我該做什麼?」

值日生是依照座位分組,我編到的第二組負責這星期的打掃工作。如果蹺掉跑回家,轉學第一天會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被我問到的女生露出不知所措的樣子,把手中的拖把遞給我說:

「……呃,那妳用這個……」

「謝謝。」

我伸手要接,但還沒抓住,女生就把拖把放開了。她縮手後退,就像要和我保持距離。結果拖把失去支撐倒地,敲擊出堅硬的聲響。其他值日生都停下動作,屏息觀察我的反應。

來了。來了來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欺侮轉學生?

放開拖把的女生像是不願意碰到我,就好像我是某種病菌帶原者。但我假裝不在意,撿起拖把。可不能在轉學第一天就發飆。

我看著地上,默默地拖地,發現了一件事。搬桌子的值日生留下教室正中央的兩張桌子沒有動。是我的座位和後面的座位。不可能是忘記了。因為前面兩張桌子都搬到後面去了。既然都會刻意繞開這兩個座位搬走,一定是故意留下的。我嘆了一口氣,想要把前後並排的兩張桌子後面的一張搬到後面,這時其他值日生制止了我:

「不可以碰!」

我沒辦法,想要改搬自己的桌子,結果另一個值日生大叫:

「那也不可以碰!」

「為什麼?」

我漸漸不耐煩起來。沒有人回答我。在場的幾個值日生只是手足無措地別開目光。我無可奈何,只好讓桌子留在原地就這樣拖地。仔細一看,只有那兩張桌子周圍的地板髒得要命。好像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只有這裡沒有打掃。

我拿拖把用力擦拭地板,汙垢漸漸抹除,恢復乾淨的地面。這時,汙垢底下浮現出奇妙的塗鴉來。好像是用油性筆畫在地上的。以位置來說,就在我的座位正下方。

「欸,這是什麼?」

我問值日生。他們一臉緊張地看著我,卻噤若寒蟬。我拿著拖把,蹲下來把臉湊過去看。

塗鴉的大小就跟CD一樣,並不大,所以才會一直沒發現。如果寫的是「笨蛋」、「白痴」這類貶低他人的壞話,我就不會疑惑了。因為我可以想像,這個班級八成發生過類似霸凌的事,結果使得這兩個座位的同學不肯來上學,或是轉學了。然而用奇異筆畫在地上的,卻是個奇妙的圖形。

中間是以兩個三角形組合而成的所謂的六芒星,外圍環繞著好幾層圓圈,圓圈周圍裝飾著莫名其妙的文字和記號。我喜歡看恐怖少女漫畫,所以知道,這大概是黑魔法中使用的魔法陣。我的座位底下怎麼會畫著魔法陣?沒有人回答我的問題。

 

天黑了,駛過河上的電車窗外籠罩著一片黑暗。我去超市買了熟食回家。都在電車上傳簡訊交代母親先煮飯了,她卻沒煮。我正在洗米,洗完澡的母親穿著毛巾布睡袍走過來,從冰箱取出啤酒罐說:

「學校怎麼樣?」

「爛透了。」

「怎麼會?」

「就一整個莫名其妙啊。」

同學奇妙的態度、還有疑似魔法陣的塗鴉解釋起來很麻煩。而且我累了,今天還是算了。倒掉白濁的洗米水,加入適量的水,把內鍋放進電鍋裡。

「放心,妳的話,很快就會交到朋友的。」

母親打開啤酒罐,津津有味地喝了一口。

「不過我以前都沒有同性的朋友呢。受男生歡迎的女生都會被女生討厭。以前的我是個偶像美少女嘛。」

「哈,是唷?」

「妳跟我不一樣,跟男女生應該都可以打成一片。」

「反正我不是偶像美少女。」

睡前,我盤坐在床上看恐怖漫畫。內容是女主角用黑魔法咒殺憎恨的對象。漫畫的設定說,魔法陣就像是連結這個世界和魔界的門。我嘆了一口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像有人在我的座位連結這個世界跟魔界欸。

 

 

 

【延伸閱讀】 

#妞書僮

#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岩井俊二的電影帶給乙一深刻的感觸,乙一的小說完整了岩井俊二的電影。而在他們的合作之下,愛麗絲從小花的故事裡找到了自己,小花也從愛麗絲的直率中找回了勇氣~

 

 

本文摘自《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

出版社:皇冠

作者: 乙一/小說、岩井俊二/原作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50%
  • 33%
  • 6%
  • 3%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