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一場交換身份的遊戲居然就這樣失控了?!《我不是我自己》新書轉載2-1 | 妞書僮、我不是我自己、交換身分、身分認同、懸疑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我不是我自己》       隔天早上我比其他人都早起,艾莉還睡在靠窗的床上,躺在我的彩虹仙子羽絨被裡 妞書僮、我不是我自己、交換身分、身分認同、懸疑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水.透.亮 植萃美肌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MOSHI MOSHI NIPPON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3fapg333

妞書僮:一場交換身份的遊戲居然就這樣失控了?!《我不是我自己》新書轉載2-1

2017-04-07

《我不是我自己》

 

 

 

隔天早上我比其他人都早起,艾莉還睡在靠窗的床上,躺在我的彩虹仙子羽絨被裡,媽媽昨晚還替她蓋被道晚安。我躡手躡腳地走到我的抽屜旁,穿上屬於我,海倫的衣服。我帶著微笑,幫自己綁海倫的招牌辮子,就像媽媽每次綁的那樣。不過有點棘手,因為我看不到雙手在後腦杓的動作,而且我照鏡子時看見辮子有點偏向一邊,而不是筆直垂下。不過沒關係,誰都會知道我就是我。我到書櫃旁坐著等,忍不住笑逐顏開,此時此刻艾莉還在做著她的美夢,絲毫不知道這個遊戲就在她的面前結束了。

媽媽進來時,我報以最燦爛的海倫式笑容。可是奇怪的是,媽媽沒穿著平常那件包得緊緊的睡衣。她穿了一件飄逸的粉紅色玩意兒,看起來很蠢,露出她的胸部和屁股的曲線。她的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像是鹽、泥土和花朵全部混合在一起,而看著媽媽的眼睛,會發現它們的正常模式被關掉了,現在她對什麼都視而不見。

 

「噢,艾莉,」她說。「妳在那邊鬼鬼祟祟的幹什麼?還有妳把你的頭髮怎麼了?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鳥窩頭。」

她牽起我的手,把我拉起身。「妳還穿著海倫的衣服。這件事我們要說多少次?妳的衣服在左邊的抽屜,海倫的在右邊。左邊就是妳看看自己的手,會看到手指頭中間有個L形狀的那隻手。」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閉上眼睛。「不過我想妳還是很棒,想自己準備好。即使妳全都做錯了。」

「可是──」我說。

可是媽媽不聽我說話,自顧自地哼起歌來,她在哼一首曲調活潑、像小喇叭的歌曲,不過聽起來節奏好像有點太快。我以前從沒聽過媽媽哼歌,所以當她幫我把駱駝愛麗絲的T恤脫掉,再套上艾莉那件愚蠢的鴿子街上衣時,我太驚訝而忘了爭辯。可是當她把我的頭髮用手分成兩股,開始幫我綁艾莉的髮型時,我把身體扭開,打她的手。

 

「不是!」我大叫。「那樣不對!那不是我的頭髮該綁的樣子!」

媽媽停止哼歌,身體前傾,臉向我靠近。在她身後,我看見艾莉在我的床上坐起來,還很睏地眨眼睛。

「噢,艾莉寶貝,」媽媽嘆了一口氣,皺起眉頭彷彿她在努力看穿一層濃霧。「拜託不要挑今天,葛林先生安排了一個很棒的驚喜,我們要開心地出去玩。別毀了今天。」

「可是我不是艾莉寶貝,」我說,聲音因為生氣而顫抖,因為艾莉已經爬下床,正在和我的衣服搏鬥,把我那件駱駝愛麗絲的T恤又拉又扯的,衣領在她那顆蠢頭上被撐得好開。

媽媽一手撐著她的臉。「噢,別又來了,」她說。「已經第幾次了?」

現在換我驚訝了,因為艾莉以前什麼時候說過她是我?我們一直以來都是我們自己,沒有例外。瑪麗的整人遊戲裡也從來沒有角色調換。

「可是──」我說。

「至於妳呢,海倫,」媽媽說,出神地坐直身體,然後開始幫艾莉的頭髮綁成我的海倫髮型。

「我要仰賴妳當那個成熟、理智的孩子,懂嗎?」

「懂,媽媽,」艾莉一邊說一邊微微點頭,好像電視上演的秘書被賦予重任一樣。她抬頭盯著門上的碧雅翠絲.波特時鐘,故意避開我對她的責怪眼神。

 

我們下樓去,整個早餐時間,我都想把頭上的兩束馬尾扯掉,可是當我看到媽媽一邊喝冒著煙的咖啡,一邊對我沮喪地搖搖頭,我的手就安分地擺在原位。不過我想到另一個計畫,那就是我下定決心表現出我最好的一面,這麼一來,即使我穿著艾莉的爛衣服、綁著她的髮型,真正的海倫還是會浮現,到那時媽媽就一定會知道是我。

所以剩餘的用餐時間,我都努力表現用餐禮儀,背挺直坐好,手肘往內縮。不過這個計畫要成功有點困難,因為艾莉也正在努力扮演海倫,她面帶微笑、說話彬彬有禮,而且還在沒人要求之前把糖遞過來。童軍團長的咖啡濺到地板時,她拿布把地板擦乾淨,而且還在流理臺把抹布洗好,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直到媽媽叫我把嘴闔上。那時艾莉則是噘起嘴,眼睛瞥向遠方,彷彿我不在現場一樣。她的表現完全讓人看不出她原本有多糟糕。你不會知道她下課時間喝東西有多大聲,或是體育老師得幫她忙,她才爬得上體育館裡的攀爬架,因為她會害怕。

 

原來,童軍團長要給我們的驚喜,就是帶我們去索普遊樂園。我和艾莉都微笑點頭,說這個驚喜聽起來好棒,然後我特別抬頭望著媽媽,眼睛圓睜眨呀眨,就像那些廣告裡求人施捨的孩子一樣。我希望這麼做可以讓媽媽忽然領略到什麼,發現我是誰,可是她就只是說:「噢,艾莉,饒了我吧,」然後就去倒垃圾了。這讓我擔心了起來,很怕我表現出的海倫風範,對她來說只是艾莉在胡鬧而已。不過後來我深吸一口氣,然後對自己加油喊話,嘴巴在動但沒發出聲音,雙腳在桌子底下輕輕搖晃,同時童軍團長衝著我們笑,嘴裡滿是早餐。只要我繼續當海倫,我這麼告訴自己,那麼遲早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何況,艾莉那麼笨,她無法讓這個遊戲繼續下去的。不用過多久,她就會露出馬腳,像之前那樣發牢騷和抱怨,然後一切就都會恢復原狀了。這種事情我比艾莉還會應付。我比較聰明,而且大家都這麼說。我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索普遊樂園不只是普通的樂園,它的佔地很廣,而且有很多遊樂設施和雲霄飛車,還有人裝扮成柔軟可愛的大象。我們抵達時,排隊的車子非常多,於是我說這裡應該叫索普車子樂園還差不多。大家聽了都笑了,我仔細看他們,不知是否有人發現其實我是那個聰明伶俐的我。

我們進到遊樂園裡,童軍團長問:「妳們現在想做什麼呢?」總是會對蠢事興奮的艾莉大叫說,她想去坐旋轉咖啡杯。所以我們坐在其中一個杯子裡,不一會兒開始前後左右不停旋轉。這很好玩,速度快到讓我們全都大喊「咻!」,不過這也讓人覺得有點想吐。不只我這麼覺得,因為當我看著艾莉,我發現她變得安靜下來,而且鼻翼兩側開始發白,我們走下咖啡杯時,她一面慢慢走一面用手撐著頭,走路的樣子有點搖搖晃晃的。媽媽和童軍團長走在前頭,因為他們想找個地方讓我們吃午餐,我故意和艾莉一起走在後面,因為我想這可能是個好機會和她談談,叫她停止這個遊戲了。

 

不一會兒,我們經過廁所區,入口處有一段很高的樹籬,於是我一把抓住艾莉的手腕,捏著她把她拉到樹籬後面。

「聽好,艾莉,」我對著她搖來晃去又蒼白的臉說。「玩夠了,我們已經從這個遊戲得到樂子,現在該說出真相了。妳必須做回妳自己,我也必須回來當我自己。」

她看著我,眼神呆滯恍惚,嘴唇開始抖動,讓我馬上又想狠狠給她一頓教訓。

「除此之外,艾莉,」我說,「他們已經知道妳想幹什麼了。昨晚妳睡著之後,我聽見他們在談這件事。他們只是在等,看妳還會做出多少頑皮事,然後他們就可以好好把妳罵一頓。他們就是在等這個。所以妳最好現在就自己承認,讓妳自己少挨幾頓罵。」

艾莉往前垂頭彎腰,眼睛閉著,然後緩緩地點頭。我用手臂環繞艾莉的脖子後面。

「這樣才是乖艾莉,」我說。「我知道妳終究會明白的。有些人就是不適合當老大。」

艾莉張口,我以為她要說她有多抱歉,並且不會再不聽話了,但這時候從她口中迸出的不是話語,而是一堆像巧克力顏色的嘔吐物,全都噴濺在我的身體正面,和我穿著的艾莉那雙白色有破洞的襪子和涼鞋上。我杵在那裡,不可置信地在酸臭味中眨著眼,這時有人向我們走來。

「妳們在這裡!妳們不可以這樣亂跑!」媽媽說。然後她看著我。「天啊,妳做了什麼?」

「艾莉吐了自己全身都是,」艾莉很快地用手背抹一抹嘴,然後指著我說。「好臭喔。」

「噢,艾莉!」媽媽大喊,手伸來抓著我的手。「妳就是不能讓自己保持一天乾淨嗎?」然後她把我從樹籬後面拖出來,走到童軍團長那裡,他拿著兩隻毛茸茸的老虎玩偶。

「我很抱歉,賀瑞斯,」她說話的聲音大聲又響亮,周遭經過的家庭全都聽得見。「我們發生一點小意外,她吐得到處都是。你能不能幫我個忙,幫我去找些可以幫她換上的衣服?噴泉旁邊那個攤子賣的大T恤就可以了。我要帶她進廁所,幫她清理一下。」

 

童軍團長小跑步離開,然後媽媽轉身想拉我走向廁所。但是我的雙腳不聽話。在那瞬間,過去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包括這個遊戲、像怪物的搬運工、說「幹」的事和吃完巧克力雪糕的味道,這些全都開始堆疊起來,愈疊愈高,並且在我的腦袋裡冒出氣泡,直到我的腦袋再也沒有空間,非得把它們全都吐出來,彷彿腦袋嘔吐了一樣,吐得到處都是。

「不要!」我尖叫著用力拉媽媽的手。「不要!不是我吐的!是她!是她吐的!她才是嘔吐的人,不是我!大家都不公平!」

媽媽憤怒地看我,從她眼裡,我看到一種從沒見過的眼神。那就像所有的埋怨、怒氣和陰鬱全都化為一道鋒利又黑暗的堅硬尖刺。

「艾莉,」她低吼著說。「妳不准在這裡鬧脾氣。今天我們開心出來玩,妳不可以把今天毀了。妳不能掃興。」

可是現在壞情緒來得大又急,抽噎猶如逆流的水湧上我的喉嚨。

「我不是艾莉!」我大吼。「我不是艾莉!她才是!她才是艾莉!我是海倫!我是把每件事都做對的海倫!我是海倫!」

然而抽噎使說話變得困難,所有從我嘴裡迸出的話,全都在一列雲霄飛車從我們頭上衝過去時,因那些高舉雙手的人們開心大叫而被截得支離破碎。

媽媽看向艾莉。她皺起眉頭,眼裡閃過一絲疑惑。

「這是怎麼回事?」她問道。

我努力表現出海倫應有的樣子,她一定看得見。在這副軀殼下的我,一定會顯露出來。

「發生什麼事?」媽媽皺起鼻子的樣子,彷彿是有人放了屁而不承認。

艾莉深吸了一口氣,她看著我,然後回看媽媽。那一刻,世界似乎傾斜又搖擺,宛如遠方的魔毯遊樂設施晃動個不停。

「噢,艾莉就是這樣,」她小聲無力地說。「妳知道嗎?她每次都編些故事,說她不是她自己。現在她又要編故事,說她其實是我,我是她。她一直這樣胡鬧,我已經受夠了。」

 

我張口結舌地杵在那裡看艾莉,因為這些全都不是真的。原本的艾莉根本無聊透頂,不可能會編故事。這是新的艾莉,是她為我量身打造的艾莉。

媽媽翻了個白眼。「我就知道!」她嘆了口氣,然後又開始拉我的手臂。

「不要!」我大叫,用力拉扯和跺腳。「她在說謊!她在說謊!我不是艾莉!」

一掌打下的聲音聽起來像槍聲。我緊抓著我的屁股,有個戴棒球帽的大哥哥經過時笑我,他還指著我叫他的朋友們轉頭看。眼淚從我的眼睛奪眶而出。

「艾莉,」媽媽抿著嘴巴嚴肅地說。「我不容許這種事發生。妳要聽話。今天很重要,我不准妳的蠢遊戲毀了今天。妳聽懂了嗎?」

我吸著鼻子,點點頭看著眼前變得模糊的媽媽。「懂。」我說。

「很好,」媽媽說。「那過來吧,聽話。」

我跟著她走進廁所,嘔吐物在腳邊發出噗吱聲響。到廁所門口時,我轉身回頭看。艾莉站在樹籬旁邊。她的臉色因為嘔吐還是很蒼白,可是嘴角卻微微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待續)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交換身份應該是很多妞妞們小時候都玩過的遊戲吧?不管是跟朋友或親姊妹~但是如果發生在連媽媽都分不出來的雙胞胎身上,並且妹妹執意不換回來.....難道人生就要這樣被反轉了嗎?!

 

 

本文摘自《我不是我自己》

出版社:臉譜

作者:Ann Morgan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2%
  • 19%
  • 3%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