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挑戰自己對「重口味」文字的極限!《沈默的情人》新書轉載2-1 | 妞書僮、沈默的情人、犯罪、愛、恐怖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沈默的情人》       4 「我讀完妳的劇本之後會告訴妳我的看法。」他說。接著他鼓起勇氣問:「妳 妞書僮、沈默的情人、犯罪、愛、恐怖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柔情女孩心生活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2ciooro4

妞書僮:挑戰自己對「重口味」文字的極限!《沈默的情人》新書轉載2-1

2017-05-01

《沈默的情人》

 

 

 

4

「我讀完妳的劇本之後會告訴妳我的看法。」他說。接著他鼓起勇氣問:「妳可以給我妳的電話號碼嗎?」

克萊瑞絲停下打包的動作,坐到茶几上,手肘撐著膝蓋望著他。

「你不是已經有了嗎?」

「沒有啊。」

「你確定不是星期六就拿到了?」

「有的話我就不會跟妳要了。」他努力不讓嗓音變沙啞。

「你星期天有打給我啊,從國家地理及統計局打的。」

他想好的所有美麗告白都在這瞬間煙消雲散。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耶。」

「我可不是三歲小孩。」她慢吞吞地說,她對自己說的話有十足把握。

「我在星期天接到一通怪電話,那男的說他是統計局的人。他的聲音和說話語氣都和你很像,他還問了我一大堆問題。不過問題是,那天稍晚我又回撥,結果有個老頭子告訴我那裡是科帕卡巴納的一座公共電話亭。」

「我不—」

「有趣的是,所謂的統計局根本沒有我的紀錄,他們不知道我的姓氏或生日,因為那男的問我今年幾歲。而且我嚴重懷疑他們會在星期天進行隨機調查。有人想唬弄我,打電話來的目的是想得到我的資訊。所以現在換我問你了:你接近我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克萊瑞絲,我……發誓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妳一定是把我和其他人搞混—」

「不,沒這回事。你半夜三更在拉帕區找到我,難道也想辯解說你只是剛好路過?」

「那是巧合呀!」

「而且你沒問我住哪就把我送回家了,表示你知道我家在哪。」

「妳上車的時候說了妳家地址,妳喝醉了耶!妳以為我是隨意猜中的嗎?」

他不知道還能怎麼回應。他現在的心情是羞愧還是自我鄙夷?

「你一直在跟蹤我。你在烤肉會上弄到我的電話號碼,用我的手機打給你自己。」

她從糾結的衣物間撈出她的手機。「在這裡,九八三三二九0九0,這是你的電話號碼,要我當場撥號來確認嗎?」

「妳不會做這種事的—」

 

「我已經做了,今天稍早的時候我打給你,你聽起來睡意很濃。我立刻就認出你的聲音了。你星期天打給我胡謅了半天,套出我念的學校;星期一就開始跟蹤我,又查出我住在哪裡;昨天晚上你還跟著我去了拉帕區。聽著,我很感激你幫了我,可是你不覺得這種跟蹤狂行為有點詭異嗎?」

「我不是跟蹤狂,也不知道妳說的打電話的事。」

她露出微笑,搖搖頭。她從頭到尾很冷靜,娓娓道來她是怎麼拆穿他的謊言的。

克萊瑞絲是那種即使內心緊張也會表現沉著的人。

「如果你說得出我姓什麼,我就親你一下。」她說。

「妳說什麼?」

「我說如果你說得出我姓什麼,我就親你一下。」她賊笑地複述道,「你得承認我從沒告訴過你我姓什麼,不過你是個超幸運的人,搞不好剛好猜得中喔?」

「妳為了證明妳是對的,寧可隨便獻吻?」

「我沒打算證明什麼,只是想讓你明白你做的事有一點瘋狂。我們幾乎不認識呢,泰奧。」

他潤了潤嘴唇。如果現在道歉就太可悲了,因為克萊瑞絲瞧不起他。

「妳真的好聰明,」他說,「也許這就是妳吸引我的原因吧。以妳醉酒的程度而言,還能記得這麼多事真是了不起。」

她又開始了打包工作,好像難題已經解決了。「我的記憶力超強的。」

「那妳應該記得妳和妳媽說的話。妳還記得她問起我是誰的時候,妳是怎麼回答的嗎?」

「我說你是我的男朋友。」

泰奧聽見她又說出了這句話,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因為這句話聽起來好真實。

「妳願意給我個機會嗎?」

她幾乎難以覺察地搖搖頭。

 

她打包完行李了,把空的小行李箱蓋起來。她大大伸了個懶腰,舒緩頸部肌肉。

「這是行不通的,」她說,「我們根本不適合。是可以當朋友啦,但你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你有點太整齊、太傳統了,我喜歡冒險,喜歡狂野的那種人。所以遲早你會對我厭倦,我也會對你厭煩。」

「試試看也無妨啊。」他說。他上前一步,遞出禮物。「瞧,我買了這個送妳。」她拆開包裝。

「妳說妳沒看過她寫的任何書,我想妳會喜歡的。」

「謝了,我有時間會看。」她把書隨意擱在行李箱上頭。

「妳要不要考慮一下我的提議?」

「我已經說了,我們當朋友就好。」她語氣開始聽起來有些惱火。

「我不想當妳的朋友,我不能—」

「喔,去他媽的!我不想像個賤女人,但你真是死纏爛打!」

「妳不懂—」

「帶走你的書,把我忘了吧!我說真的,你最好假裝我們從來不認識,忘了我昨天說的話,好嗎?我喝醉了,我不是真心說的,別再來煩我了。不准你再打給我、跟蹤我、買禮物給我。」

「克萊瑞絲,我—」羞愧的感覺鋪天蓋地而來。「我不喜歡妳這樣對我說話。」

他移向前,探向她的手臂。

克萊瑞絲抽開手。「誰鳥你喜不喜歡啊,滾開啦!我想跟你好好講,但你就是聽不懂!如果你追不到女人的話,可以去買春、援交之類的啊。」

侮辱的言詞源源不絕。她甜美而微啞的嗓音還是一樣,習慣動作也沒變,但她像是變成另一個女人。這不是他的克萊瑞絲。

他又跨前一步,他覺得需要讓她閉嘴。於是他拿起那本書,狠狠往下狠砸她的頭。用克萊瑞絲來打克萊瑞絲。

 

他狠打到克萊瑞絲癱倒在茶几桌面後又多打了她幾下,直到她發不出半點聲音。克萊瑞絲的頸後有鮮血滲出,滴到地上的幾件襯衫。書的封面原本是粉色的不規則圖形花紋,現在也被染成了暗紅色。

克萊瑞絲動也不動,他量了量她的脈搏:她還活著。

安心的感覺不足以止住他雙腿的顫抖。他瞥向大門,感覺馬上就要有人來了,似乎有腳步聲傳來。他的想像使他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沒人出現。他會想出該怎麼辦的,因為他條理清楚、理性、毫不畏縮。克萊瑞絲靜止而安詳的狀態挑撥著他繃緊的神經。

他把兩個行李箱都打開,將大行李箱裡的衣物挪到小行李箱去。他硬是將衣物都塞進去,有點費力地拉上拉鍊。

 

接著他把克萊瑞絲放進大行李箱,沒將拉鍊拉滿,留了一道細縫讓她能呼吸。他收拾好散落在沙發上的衣服,再將她的手機收進自己口袋。

他將兩個行李箱直立放在門邊,從大行李箱的縫隙往裡窺看,確認克萊瑞絲看起來還舒適。接著他把茶几拖向一側,捲起染了血漬的地毯。他往外瞄了一眼:有少數幾個路人,不過全都沒在注意這裡。

他把地毯和行李箱放進後車廂,再次確認克萊瑞絲看起來還好。他把茶几推回原位,鎖上屋門,然後開車離開。

 

5

泰奧試著讓情緒鎮定下來,不禁發現幸運之神是眷顧他的。他母親恰好去帕克塔島玩一整天,讓他有機會先把克萊瑞絲藏到房間裡,再來思考之後該怎麼辦。此外,克萊瑞絲原本就預計去特雷索波利斯的農場旅館,這表示她的父母不會這麼快就發現她失蹤了。

泰奧搭載貨電梯上樓。參孫過來迎門,嗅著兩個行李箱,然後搖著尾巴大聲吠叫起來。泰奧著急地命令牠安靜。

他把克萊瑞絲放在床上—她看起來就像個折翼的天使。

他聽著她的呼吸聲,將自己的氣息與她調整成同步,然後坐到床緣仔細盯著她瞧,不過仍保持著禮貌的距離。他可不想表現得像個變態或狂人。只要假以時日,他會向克萊瑞絲證明她錯了。他根本不具備虐待她的能力:他缺乏其他男人與生俱來的動物本能。而這只是他的其中一項特質,要是和他相同特質的人多一些,相信世界會更美好。

 

克萊瑞絲很快就會醒了,然後要求離開。她會氣沖沖地跑下樓,左手按在傷口處,右手拿著Vogue牌薄荷菸,緊張兮兮地吞雲吐霧。她會對著他咒罵,謹慎提防他再度攻擊。他會遭到逮捕,接受公開的唾棄。報紙會用斗大的標題稱呼他為綁架犯。

他心情很低落: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惡人。他把克萊瑞絲塞在行李箱裡帶回家,是不是就成了罪犯?他不是預謀犯案,也沒興趣討贖金,他只是想為克萊瑞絲做出最好的選擇。敲擊她的頭是臨時起意的荒唐舉動,他真心感到抱歉。也許他應該這麼告訴她:說他很抱歉。

可是萬一她不肯原諒他怎麼辦?

他不能讓她走。在他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之前,他不能直接放她離開。就算她不去報警,也會對他避之唯恐不及—那同樣是他無法忍受的結果。殺死她的念頭一閃而過,但他立刻就否決了。

 

不知是出於煩躁或是緊張,他用口哨吹起一首曲子。參孫始終叫個不停,用長長的爪子搔刮臥室門。泰奧不想讓狗嗅聞克萊瑞絲或她的行李箱,他走出房間,由外頭鎖住房門,再把參孫關進洗衣間。

他在櫥櫃裡的藥物間翻找,找到一盒希普諾勒,那是他母親用來助眠的鎮靜劑。派翠西亞回家時如果發現參孫叫個沒完的話,一定會起疑的,最好還是給那隻狗吃點鎮靜劑,讓牠一覺睡到隔天早晨,那時候泰奧應該已經想出該怎麼處置克萊瑞絲了。他掰開狗嘴,往牠喉嚨裡塞了顆藥丸,十分鐘後參孫安靜下來。

泰奧回到他房間,但開門時動作放得很慢,因為他不能排除克萊瑞絲已經甦醒的可能性,她可能正等著攻擊他。他立刻就責怪自己竟有這麼暴力的想法。他玩起一場愉快的遊戲,用目光數算她脖子上有幾顆雀斑,這時她微微蠕動起來。她迷迷糊糊地半睜開眼,他不曉得該怎麼辦。他應該趕快道歉還是故作鎮定?要表現同情還是獨斷獨行?

 

她皺著眉頭,慢吞吞地抬起手撥開拂在臉上的髮絲,眼神掃視著家具。她發出痛苦的呻吟。泰奧奔到浴室,往掌心裡倒了兩粒藥丸,碾成粉之後撒進一杯水裡化開。

「喝下去吧。」

聽見他的聲音,她的臉蒙上一層陰鬱,身體仍軟弱無力,她看起來緊張且害怕。

「這是治妳的頭痛的,喝下就會好一些。」他避免說太長的句子,因為他不喜歡對她撒謊。

克萊瑞絲喝了水,把杯子擱在床邊桌上,然後動了動嘴唇,口齒不清地問了個問題。她的聲音顫抖,因此她重新再試了一遍。

「你要對我做什麼?」

她的語氣讓他聽了很難過。他說了聲他馬上回來,就走出房間,然後他在客廳裡來來回回地踱步。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他回到房間,看到她再度昏睡過去。

 

情趣用品店離他家有三個街區遠,在希拉里奧德戈維亞街和諾沙聖荷拉大道交叉口。泰奧一向對這家店很好奇,他覺得這個貼滿免費脫衣舞和三級片宣傳海報的地方,旁邊正好就是他和母親每週日去的教會,實在是很滑稽的事。罪惡和救贖並肩向你招手。

他走進店內的一瞬間就知道自己會後悔了,他能想像他們展售著什麼樣的商品,而光是他的想像就已經惹得他渾身不自在。這就是他為什麼遲遲沒來過的原因,而且若非情勢所逼,他可以一輩子都保持那個狀態。

他的目光迴避著滿牆的按摩棒和各種尺寸、顏色、粗細的塑膠陽具—真是怵目驚心—他直接沿著走道前進,置身皮革束帶、鞭子和暴露的情趣裝之間。

 

 

(待續)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這本書的口味一點都不大眾化!集詭異、驚悚、明快、扭曲於一身,但作者卻用「畸型」的文字,詮釋了完美的驚悚小說~(妞編輯不誇張,內容真的超級變態der)

 

 

本文摘自《沈默的情人》

出版社:奇幻基地

作者:拉斐爾蒙特斯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8%
  • 14%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