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當溫暖的食物配上酸甜的回憶~《黑心居酒屋2》新書轉載2-2 | 溫馨、療癒、黑心居酒屋、日本、文學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黑心居酒屋2:帶來回憶的料理》       好不容易開始有些涼意的夏日尾聲,廚房裡瀰漫著湯的香味。看 溫馨、療癒、黑心居酒屋、日本、文學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柔情女孩心生活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1slmlnm1

妞書僮:當溫暖的食物配上酸甜的回憶~《黑心居酒屋2》新書轉載2-2

2017-01-25

《黑心居酒屋2:帶來回憶的料理》

 

 

 

好不容易開始有些涼意的夏日尾聲,廚房裡瀰漫著湯的香味。看著在鍋子裡跳舞的馬鈴薯和胡蘿蔔,美音的臉上不知不覺浮現出淡淡的笑意。那抹笑意裡充滿了「喝了這個,趕快好起來」的關心。這麼說來,母親好像也經常像這樣對著鍋子微笑⋯⋯美音沉浸在母親的回憶裡,背後傳來馨的聲音。

「姊姊妳啊 ⋯⋯ 越來越像媽了。」

「怎麼?妳怎麼還在那裡?還不趕快回房間好好睡一覺。」

美音大吃一驚地回頭,她還以為馨早就回房睡覺了。只見馨抱著抱枕,躺在沙發上,直勾勾地看著美音。

「人家喜歡煮湯的味道嘛!」

不只是味道⋯⋯馨喃喃低語的音量小到像是在掩飾著疼痛的喉嚨。

「媽以前也經常以這種溫柔的表情煮湯呢⋯⋯總覺得光是看到她那種表情,身 體就會好起來了。媽是不是施了什麼『快點好起來』的魔法啊⋯⋯」

「就是說啊!媽都面向流理台,絕對想不到我們正盯著她看吧。」

兩人噗哧地笑了。 這個小小的家是父母在美音和馨還小時買的中古屋,格局頗老舊,自然不會有時下流行的開放式廚房。母親對著面向窗戶設置的流理台和瓦斯爐,理應看不到後面的樣子。然而,每當她們要做什麼危險的事情時,耳邊就會傳來母親「不行喔!」的聲音。母親背後難不成也有眼睛?該不會是魔女之類的吧!兩姊妹甚至開始疑神疑鬼。直到有一天,美音為了從釘在窗戶上方的架子裡拿東西而踩上梯子,赫然發現窗緣的地方擺了一面小小的立鏡。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鏡子?美音百思不解 地往鏡子裡一看,當時正在玩積木的馨就這麼倒映在鏡子裡。

 

母親幾乎都不在家,和孩子相處的時間極短,或許是為了多看幾眼孩子的動態,才放了那面鏡子吧。母親就連在煮飯的時候,也會不時地瞧鏡子幾眼,觀察孩子的狀況。或許她就是利用這種方式,時時刻刻注意讓她們遠離危險吧。

原來如此,原來母親不是魔女啊⋯⋯美音發現母親的祕密,感到十分放心。如果從孩子的角度來看,母親的臉就倒映在為了關注孩子所設置的鏡子裡。只要從後面偷看,就能知道母親做菜的表情。

母親在做菜時總是露出非常平靜的神情,但是偶爾也會出現「滿臉憤慨」的日子。而且那一天,父母之間的對話會變得很少。吵架啦⋯⋯注意到這一點,美音和馨面面相覷,盡可能當個聽話的好孩子。

「妳和媽當時煮湯的表情越來越像了。」

「意思是我老了嗎?」

明知馨不是這個意思,美音還是忍不住以開玩笑的方式帶過,她覺得自己還遠不及母親的境界。母親永遠都是母親。就算年紀永遠停留在那裡,不再增長,也不 是這麼簡單就可以超越的。馨或許也明白姊姊這樣的心思,更加斬釘截鐵地說:

「不用擔心,姊姊這麼努力,早就已經追上了喔!」

「天曉得呢⋯⋯感覺爸媽都已經好遙遠了。」 美音說完,將煮好的湯裝在木碗裡遞給馨。那是她從小用到大的舊碗。為了讓孩子可以輕易地用湯匙舀來喝,為了讓孩子用雙手捧著碗的時候不會被燙到,母親用的不是一般的湯碗,而是木碗。想起母親的細心,美音又開始覺得自己還是比不上母親⋯⋯

 

※※※

 

「 ⋯⋯ 美音姊,妳在繼承店的時候是否也迷惘過呢?」

「咦?」

「繼承父母開的店,好好保護父母留下來的味道⋯⋯再也沒有比這更孝順的事 了。這碗湯肯定跟妳母親煮的味道一樣吧?」

「嗯,雖然不可能一模一樣 ⋯⋯」 母親去世,自己第一次煮的時候,總覺得沒滋沒味。明明使用了同樣的材料,喝起來卻很陌生。那種失去滋味的程度,曾經讓馨和自己想起再也回不來的人,度過暗自垂淚的日子。可是挨過了寂寞,在店裡忙得團團轉的過程中,曾幾何時,美音煮的湯越來越接近母親的味道,如今幾乎已經喝不出差別了。不僅如此,馨還說她連煮湯的樣子都像母親。能完整傳承母親的感冒湯,美音當然為此感到欣喜。雖 然不是明確的答覆,但或許哲還是從美音的措辭中感受到隱隱約約的自豪,他不禁嘆了一口大氣。

「我跟妳剛好相反,完全沒在管爸媽他們的店。別看我這樣,我其實還滿會做菜的,只是和我媽他們的味道差遠了就是⋯⋯」

哲的父母經營的咖啡廳開在東京一座相當大的神社附近,平日也有參拜客會順 道過去歇歇腳。每年從年底到正月三日的期間,哲的父母幾乎是二十四小時開店, 完全沒有休息。美音聽馨說過,哲好像就是因為不喜歡那種經營模式,才到現在的公司上班。但是在他的內心深處,莫非還後悔著嗎⋯⋯

美音將用大方巾包起來的保鮮盒放在膝蓋上,揣測著哲的心情。這時,耳邊傳來「咕 ⋯⋯」的一聲,讓美音驀地回過神來。只見哲不好意思地按著肚子。

「啊!對不起!你肚子餓了吧?」 美音連忙從大方巾裡拿出保鮮盒,打開蓋子,高舉到哲面前。這個舉動讓稍微有點沉重的討論告一段落,不禁令她鬆了一口氣。不知哲是否覺察到美音這樣的心思,他也不再繼續剛才的話題。

「太好了,還是熱的。阿哲,請多吃一點!」 美音如釋重負送上還帶著微微餘溫的豬排三明治,哲一口咬下後,眼睛為之一亮。似乎是黃芥末醬接觸到舌尖的刺激,讓他有些嚇到了。

 

「啊 ⋯⋯ 抱歉,黃芥末醬的量是不是太多了?」

「不會。我很喜歡黃芥末醬的辣味,這樣剛剛好。醬料和黃芥末醬為什麼會這麼搭呢?」

「就是說啊!想到這種搭配方式的人真是天才。」

想出在炸豬排上塗上濃稠醬料的人,以及試著再加上黃芥末醬的人都不是普通人物呢⋯⋯兩人相視微笑。原本就快要變得沉重的氣氛,在三明治的催化下頓時 煙消雲散。哲幾乎是興高采烈地吞下一個又一個三明治。他像極了餓壞了的孩子般,吃完一堆三明治後,便懶洋洋地靠在長椅的椅背上,「呼」地吐出一口氣。

保鮮盒裡還剩下一些三明治。美音輪流打量著保鮮盒和哲的表情,微側臻首地說:

「那個 ⋯⋯ 你該不會已經吃飽了吧?」

「嗯,謝謝妳。我吃得好飽。真的非常好吃,但也實在太多了。」

「你也這麼覺得嗎?其實我也這麼想。」

本以為就算剩下也有人可以幫忙吃掉,可是哲的球隊成員都各自用餐中,看來沒有人要接收這些三明治。不管是要讓哲帶走,還是自己帶回去,都必須重新包過 才行。真傷腦筋啊⋯⋯美音正要蓋上保鮮盒的時候

「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到妳。」

似乎在哪裡聽過的嗓音,令美音揚起視線,站在眼前的是總是在快打烊的前一刻才上門的客人。美音做夢也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種地方,讓她愣了一下,哲似 乎更加驚訝。

「咦 ⋯⋯ 美音姊,你們認識啊?」

「呃 ⋯⋯ 這位是常來我們店裡光顧的客人。」

「哦,原來如此啊,那還真巧呢!這個人就是對手球隊的投手喔!而且非常厲害,我們隊上沒有一個人打得到他的球。後來,因為這麼一來就失去友誼賽的意 義,就在第四局的時候換了投手,這才開始有點打棒球的樣子。」

的確,哲他們那一隊羅列在計分板上的數字直到第四局都還處於掛蛋的狀態, 在那之後才開始一分兩分地增加數字,如今追到只剩兩分的差距。

「你會打棒球啊?」

「一點點。話說回來,妳怎麼⋯⋯」

不只美音,要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她吧。看到她和哲在一起,可能會誤會他們兩個人的關係,這樣對哲⋯⋯不對,是對馨不好意思⋯⋯美音想到這裡,連忙解釋:

「這位是馨的男朋友。本來應該是馨要來的,但是她身體有點不舒服⋯⋯」

「原來如此,妳是來救場的啊?對了,那個便當是妳親手做的嗎?既然帶來了 ⋯⋯」

要的眉宇間打了個死結,美音聽到他喃喃自語「怎麼可以剩下呢⋯⋯」,笑著搖搖手。

 

「是我做太多了。因為開店的緣故,好像已經養成大量生產的習慣了,這個也想加一點、那個也想加一點,結果就變成這副德性了⋯⋯」

「是這樣嗎?」

「嗯。就算阿哲再怎麼年輕,又是剛運動完,那麼多的三明治,我想他也吃不完。所以沒關係。」

「不,雖說是運動,但是打棒球其實沒什麼運動到的地方⋯⋯」

而且今天拜眼前這位厲害的投手所賜,哲一次也沒踏上壘包。即使擔任守備,對方的球隊也淨是打出一些外野高飛球,負責守在二、三壘之間的哲除了傳球,就沒他的事了。運動量怎麼想都比平常還要少,所以哲拚命解釋。

「不用幫我說話喔!怎麼想都太多了,阿哲已經吃掉很多了。」

以一人份的保鮮盒來說,美音手中的保鮮盒的確是太大了。美音對哲投以無需介懷的微笑,正打算收起保鮮盒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咕嚕咕嚕⋯⋯」的聲音,這 已經是她今天第二次聽到這種聲音了。咦?美音疑惑地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眼前有個表情相當尷尬的男人。

「你該不會是肚子餓了吧?」

原本只有在晚上才會見到的女人,嫣然一笑地說出似曾相識的台詞。

要沒有來為他加油的家人,再加上比賽可能會因為下雨而中止,就算不中止,他應該也不會再上場了吧。不同於沒什麼機會發揮的游擊手,卯足全力投完四局之 後,他的肚子已經餓扁了。要本想直接回去吃飯,但眼前的三明治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肚子裡的飢餓蟲便不受控制地尖叫起來。

「呃⋯⋯那個⋯⋯嗯⋯⋯」

「你還沒吃吧?」美音笑嘻嘻地追問。

「還沒⋯⋯」 美音大喜過望地點點頭,遞出過大的保鮮盒。

「如果不嫌棄是吃剩的東西,要不要來一點?」

這又不是為我做的⋯⋯ 要心想。想是這麼想,但是眼前的三明治看起來實在太過美味,加上又是「美音出品,必屬佳作」的美音做的,就更令人難以抗拒了。

「那我就不客氣囉!」

「太好了,請用。我正在煩惱,不想在這種滂沱大雨中還要帶回家呢!」

美音的表情就像是說得救了,貼心地立即送上拋棄式紙巾,這點也顯見美音的體貼周到。要在美音身旁的長椅上坐下,擦乾淨雙手,伸向三明治。

「蛋不是用煮的,而是用煎的,還真特別呢!」

「對呀!一般好像都是水煮蛋,但是偶爾改用煎蛋也很好吃喔!」

「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種做法,還加入了番茄醬,讓人有股懷念的感覺呢。」

「沒錯,就是這個,就像蛋包飯一樣。」

 

這麼說來,和淋上了大紅色番茄醬的蛋包飯的確是同樣的味道。美音將這種味道原封不動地夾進軟綿綿的麵包裡,再利用切成薄片的小黃瓜帶出清脆的口感。至 於沒加番茄醬的三明治,則以培根的鹹味和油脂增加飽足感。這也是要第一次吃到 醃牛肉三明治,美乃滋的酸味著實美妙。想必是減少了美乃滋的量,以免口味太重吧。若是和起司、培根一起夾進麵包裡,就連以前不愛吃的新鮮番茄,也成了會想讚嘆「有你真好」的滋味。

最令人驚豔的還是豬排三明治。剛才光是遠遠地看哲吃的樣子,就能感受到烤得微焦的麵包、肯定炸得很酥脆的豬排、夾在麵包裡水嫩多汁的高麗菜,多麼美味 啊⋯⋯更重要的是,她做的東西不可能不美味,要都快流口水了。如今那個豬排 三明治就在自己面前,他甚至有點感動。

「已經冷掉了,不太好吃吧⋯⋯」 美音見要只是拿著豬排三明治,卻遲遲不送入口中,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不會,沒關係。」

要說完,便把豬排三明治送入口中。

他想的沒錯,豬排三明治即使冷掉了,其美味程度也無法單用「好吃」兩字來形容。他反而更想知道,如果是剛做好的三明治,會有多麼可口啊!

「下次可以讓我嘗嘗剛做好的嗎?」

要並沒有責怪美音的意思,但美音還是無精打采的,看見美音這樣的反應,要笑著說道。

「是誰說我們家掛名居酒屋是一種詐欺來著?」

「我不會再說了,絕對不會再說這種話了,請做給我吃。」

要苦苦哀求,美音終於展顏一笑。

「好吧!你下次來的時候,最後就用豬排三明治畫下句點。你要喝什麼飲料呢?」

「請務必給我德國啤酒。」

「這樣嗎?國產頂級啤酒也很對味喔。」

「我暫時不想喝國產頂級啤酒了。」

國產頂級啤酒的標籤,會讓他想起自己因為小貓事件而惹毛美音的下場。他當然知道國產頂級啤酒是高級又美味的啤酒,但是如果要用啤酒搭配熱騰騰的豬排三 明治,他還是比較想喝自己喜歡的德國啤酒。

「好吧!那我就先進貨,幫你冰在冰箱裡。請在味道變質以前大駕光臨喔!」

「沒問題,近期內就去。」 要和收完保鮮盒的老闆娘約定好,望向球場。原本還以為一時半刻不會結束的雨終於停了,一絲陽光從雲層的縫隙間照進來。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日本改編漫畫連載中!《黑心居酒屋2》新書轉載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當溫暖的食物配上酸甜回憶,平凡的味道也滋味豐富了起來~特別推薦給喜愛美食、美酒、美好人情味的妞妞們噢!(突然好想媽媽~)

 

 

本文摘自《黑心居酒屋2:帶來回憶的料理》

出版社:麥田出版

作者:秋川滝美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8%
  • 15%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