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史蒂芬史匹柏親導改編電影原著小說《一級玩家》轉載2-2(終回) | 文學、翻譯、美國、史蒂芬史匹伯、改編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那天是週五晚上,我又關起門來獨自做研究,觀賞每一集的《精明小子》(Whiz Kids)。這是八O年代初期的電視劇,描述一個少年駭客利用電腦技 文學、翻譯、美國、史蒂芬史匹伯、改編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會員專區 會員登入/註冊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文創、手作、生活小物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內頁圖檔3fgf3f43

妞書僮:史蒂芬史匹柏親導改編電影原著小說《一級玩家》轉載2-2(終回)

2016-11-19

那天是週五晚上,我又關起門來獨自做研究,觀賞每一集的《精明小子》(Whiz Kids)。這是八O年代初期的電視劇,描述一個少年駭客利用電腦技術解決神祕問題。我剛看完「致命接觸」(這一集的演員也出現在偵探片《賽蒙和賽蒙》〔Simon & Simon〕中),就收到一封e-mail。信件來自歐格頓.莫洛,標題寫著:如果願意,我們可以跳舞。


信件沒有內文,只有標題,以及附檔──一封邀請函,邀請收件人參加「綠洲」裡最尊榮的聚會之一:歐格頓.莫洛的生日派對。在真實世界中,莫洛從未出現在公眾場合,不過在「綠洲」裡,他偶爾會出來舉辦活動。


這封邀請函附上莫洛的照片,照片上是他赫赫有名的分身──「偉大又厲害的歐格巫師」。這位灰鬍的巫師踞伏在先進的DJ混音臺上,一隻耳朵戴著耳機,咬著下唇,渾然忘我地陶醉在音樂裡,手指刷著銀色轉盤上的復古唱片。唱片箱上貼著一個「別慌」的貼紙以及「反六數人」的標誌──紅色圓圈裡的黃色數字六被一條斜線劈過。照片的下方寫著:


歐格頓.莫洛的八O年代舞會

歡慶莫洛七十三歲生日!

今晚──「綠洲」標準時間十點在擾動球

憑卷限一人入場


我不敢置信,歐格頓.莫洛竟然願意邀請我參加他的生日派對,這真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榮幸。


我打電話給雅蒂米思,她也收到了e-mail。她告訴我,說什麼她都不會拒絕歐格本人發出的邀請,即使去那裡有風險。所以,我很自然地告訴她,那就跟她約在俱樂部碰頭。為了不要顯得懦弱,我只能這樣說。


歐格既然邀請了我們兩個,想必也邀請了超技五將的其他人。不過艾區大概不會去,因為每個週五晚上他都要參加全球轉播的「生死決鬥競技賽」。而小刀和大刀除非必要,通常不會進入自由區。


擾動球是第六區塊「新黑星球」上一間赫赫有名的無重力夜店。數十年前歐格頓.莫洛親自設計撰寫這間夜店的程式,迄今他仍獨自擁有這間夜店。我從未去過那裡。我的舞技遠不如人,又不會跟那些經常流連該場所、鎮日想當角色扮演遊戲裡的角色、一心成為獵蛋客的超級呆瓜寒暄往來,不過歐格的生日派對是隆重盛會,所以平日的舞客大概不准進入。今晚整間俱樂部應該只屬於名人──電影明星、音樂家,以及超技五將中至少兩名獵蛋客。


我花了一個多小時梳理我分身的頭髮,還試著換上各種不同的外貌,看哪種合適去夜店。最後敲定八O年代的典型打扮:淺灰色西裝,就像彼得.威勒(Peter Weller)在科幻喜劇電影《反暴戰士盟》(Buckaroo Banzai)裡的那套西裝,此外還搭配紅色的領結,及一雙復古的白色愛迪達高筒運動鞋。我在隨身物品清單中裝入那套最好的盔甲及許多武器。擾動球之所以成為最時髦、最尊榮的夜店,原因之一就在於它位於自由區,在那裡能施展魔法和科技。因此那裡也變得非常危險,尤其對我這種有名氣的獵蛋客來說。


「綠洲」裡散布著好幾百個以電腦叛客為主題的世界,但新黑星球無疑是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一個。從太空軌道上來看,這個星球就像一個熠熠閃耀的瑪瑙彈珠,上面布滿層層疊疊、密如蜘蛛網的躍動亮光。整個新黑星球永遠是黑夜,它的表面有著一個接一個交錯串連的城市,這些城市構成不中斷的網格狀,城市裡還布滿不可思議的巨大摩天高樓。天空中一架架飛行工具川流不息,垂直地呼嘯穿梭在城市景致中,而下方的街道可見一個個穿著皮衣的非玩家角色,以及具有防反光鍍層的分身,他們都配備高科技武器,皮下還植有晶片,嘴巴說著出自小說《神經喚術士》(Neuromancer)裡的「城市語言」(編譯註⑳)。


編譯註

⑳   「城市語言」(City Speak)是電影《銀翼殺手》中所虛構的一種語言。在二○一九年的洛杉磯,擁擠街道上的人使用的是一種混雜著日語、西班牙語、德語等多國語言的城市語言。

 

 

擾動球位於大道和大街在西半球的交叉口。這兩條燈火熠熠的馬路,沿著星球的赤道和本初子午線繞行整個星球。夜店本身是一個直徑三公里的深藍色大球體,離地飄浮約三十公尺。夜店的唯一入口是環形,位於該球體底部,有道懸浮的水晶樓梯通上去。


我乘著我的飛天跑車「德羅寧」勢如破竹地抵達。這輛車是我去辛密克斯星球(這星球是以電影《回到未來》的導演命名),完成「回到未來」遊戲的任務而贏來的。這輛「德羅寧」配備有(無法運轉的)通量電容器,不過我還是替這輛車額外添加了幾項儀器,也把外觀改裝一下。首先,我在儀表板裝上一臺稱為KIT T的人工智慧車用電腦(在拍賣網上買的),並在「德羅寧」引擎蓋的鐵格網上方裝了一個《霹靂遊俠》裡那輛車的紅色掃描機。然後再加上震盪超速器,以便可以穿越實體物質。最後,為了讓這輛車更有八O年代超級跑車的風格,我還在「德羅寧」那兩扇往上開啟如鷗翼的車門貼上「魔鬼剋星」的標誌,接著放上專屬我私人的客製化車牌ECTO-88。


我擁有「德羅寧」才不過幾個禮拜,可是這輛具備時光旅行、魔鬼剋星、霹靂車,以及穿透物質等功能的車,已經變成我分身的註冊商標。


我知道把這輛心愛的車停在玩家衝突區,等於公開邀請某些白痴來偷它,不過「德羅寧」安裝了幾種防盜裝置,而且點火系統有電影《衝鋒飛車隊》(Mad Max)裡主角麥克斯.洛肯塔斯基式的捉捕傻蛋裝置,所以如果有哪個分身試圖啟動「德羅寧」,車子就會出現小小的熱核爆炸,使得整輛車變成一間充滿放射性元素鈽的密室。更何況,新黑星球也是魔法可行的區域,所以我下車後就施了縮小咒,將車子縮成火柴盒大小,然後將它放進口袋裡。魔法區還是有好處的。


好幾千名分身推擠著由紅絨繩圍繞起來、不讓未受邀請的閒雜人進入的力場。我走向門口,群眾以各種方式辱罵我,威脅讓我死,不過也有人搶著要我簽名,或者淚眼汪汪地訴說對我至死不渝的愛。我啟動身體保護罩,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沒人真的出手攻擊我。我對著機器人門房亮出邀請函,然後登上長長的水晶樓梯,走上夜店。


一進入擾動球,我就變得暈頭轉向,分不清東南西北。巨大球體內部是空的,環狀內層作為吧臺和休息區。一通過入口,地心引力就變得不一樣。不管走到哪裡,你的分身永遠都緊附著球體的內層,所以你可以走直線到夜店最上方,然後從另一邊走下來回到原點。球體中央的偌大開放空間就是無重力的「舞池」。只要蹬腿一跳,你就能像超人要起飛時那樣滑過半空,進入無重力的「快活搖擺區」。


我踏進夜店門之後抬起頭,望向我「上方」的方向,然後慢慢環顧四方。裡頭滿滿都是人,好幾百名分身在巨大球體裡緩緩移動,密密麻麻如蟻。有的人已經在舞池裡迴旋、飛躍、轉身,配合著懸在夜店各處的球體喇叭所放送出來的音樂扭腰擺臀。


就在夜店的正中央,舞客中間有一顆巨大的透明泡泡飄浮在半空,這就是DJ所在的播音亭。播音亭擺滿了唱盤、混音器、轉盤和調節器,而站在這些設備當中的就是開場DJ,R2-D2,他正忙著用好幾隻機械手臂操作唱盤。我聽出他正播放的是一九八八年「新秩序」樂團(New Order)的「藍色星期一」(Blue Monday)的混音版,裡頭摻混了很多《星際大戰》裡的配樂利用安卓系統做出來的聲音取樣。


我穿越人群,走到最近的吧臺,途中經過的分身紛紛停下來看我,對我指指點點。我不理會他們,因為我正忙著環視夜店,尋找雅蒂米思。


走到吧臺後,我向《星艦迷航記》裡克林貢人模樣的女酒保點了小說《銀河便車指南》裡提到全宇宙最棒的酒「泛銀河勁爆漱口液」,一口氣灌下半杯。這時聽見DJ開始播放八O年代的經典暢銷曲「蛇盟」(Union of the Snake),我咧出笑臉,出於習慣地背出這首歌的資訊:「杜蘭杜蘭樂團,一九八三年的曲子。」


「不賴嘛。」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音量剛好大到壓過音樂,讓我可以聽見。我轉身,看見雅蒂米思站在我身後。她穿著銅灰色的藍色晚禮服,輕薄貼身,看起來就像噴繪上去。一頭及肩黑髮往內微鬈,完美地烘托出她的秀緻臉蛋。美呆了啊。


她大聲對酒保說︰「格蘭傑威士忌,加冰塊。」


我自顧自地笑了出來。這是《時空英豪》裡的主角最愛喝的酒。天哪,我真要愛死這個女孩了。


她拿到酒後對我眨眼,跟我碰杯後一飲而盡。四周逐漸響起旁觀分身的竊竊私語。「帕西法爾和雅蒂米思在這裡欸,兩人還在吧臺攀談」的耳語已經傳遍整間舞廳。


雅蒂米思抬頭覷了一眼舞池,然後回望我,說︰「如何啊?波西?想尬舞嗎?」

我沉下臉,「只要妳不叫我波西(編譯註㉑)。」

 

編譯註

㉑    奇幻小說《波西傑克森》(Percy Jackson & the Olympians)系列裡的主角。他是個有過動症和閱讀障礙的十二歲男孩,在校飽受欺凌。

 


她哈哈笑,這時,音樂結束,整間夜店陷入寂靜,所有人的眼睛往上瞟,看著DJ亭,見到R2-D2消失在一陣光束中,就像《星艦迷航記》第一集裡有人被「光束吸走」一樣。接著,一個熟悉的灰髮分身現身於光束裡,站在轉盤後方,眾人歡聲雷動。是歐格。


空中出現數百個影音視窗,飄浮在夜店上方,每個視窗裡都是歐格在DJ亭上的特寫鏡頭,所以大家都能清楚看見他的分身。這位老巫師穿著寬垮的牛仔褲,腳趿涼鞋,身穿《星艦迷航記︰銀河飛龍》(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圖案的褪色T恤。他跟賓客揮手致意,開始播放第一首曲子,比利.艾鐸(Billy Idol)的「反抗世代」(Rebel Yell)舞曲混音版。


舞池傳出一陣陣歡呼。


「我愛這首曲子!」雅蒂米思扯開嗓門說,雙眼往上瞄向舞池。我看著她,猶豫不決。「怎麼?」她以帶著同情的嘲笑口吻,說︰「小夥子不會跳舞啊?」


語畢,她突然抓住節拍,擺頭扭臀起來。接著雙腳一蹬,飛離地面,往前飄向勁舞區。我仰頭望著她,霎時楞了一下,隨即鼓起勇氣。


「好,」我喃喃自語,「豁出去了。」


我屈膝蹬離地面,我的分身立刻往前飄,滑翔在雅蒂米思身邊。舞池裡的分身紛紛退開,讓出一條路給我們,我們順著這條路飄到舞池正中央。我看見歐格在懸浮的泡泡裡頭,就在我們上方不遠處。他像個伊斯蘭教的苦行僧不停旋轉,以飛騰的姿勢來混音,同時調整舞池的重力漩渦,把整間夜店當成老式黑膠唱片般旋轉。


雅蒂米思對我眨眨眼,然後雙腿交纏變成美人魚的尾巴。她拍動尾鰭,衝到我前方,身體呈波浪起伏,隨著機關槍般的有力節奏梭游在半空中。接著她迴身面向我,繼續飄懸著,對我微笑,還伸出手要我跟她一起共舞。她的秀髮在臉龐散成一圈,好似身處水底世界。


我一靠近,她就抓住我的手,這時她的美人魚尾巴消失,雙腿再現,隨著音樂節拍旋轉交叉。


我不再相信我的直覺,決定上傳一款稱為「屈伏塔」(編譯註㉒)的高階分身跳舞軟體,今晚稍早我就事先下載並測試過這款軟體。接下來帕西法爾的舞姿全由這套程式控制,它讓我變成舞王。


編譯註

㉒    美國男星約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他在一九七七年的電影《週末夜狂熱》(Saturday Night Fever)中的熱舞表現深植人心,也讓他一舞成名。

 


雅蒂米思驚訝地睜亮雙眼,開始模仿起我的動作,我們兩人就像加速的電子彼此互繞。接著,雅蒂米思開始改變分身的形狀。


她的分身失去人形,變成不定形的一團顫抖物體,隨著音樂改變形狀和顏色。我在跳舞軟體中挑選了模仿舞伴的模式,好跟她一樣。我分身的四肢和軀幹變得如軟糖般開始延伸旋轉,並圍繞著雅蒂米思,這時各種奇怪的顏色模式蔓延在我的肌膚上,倏忽變幻。我看起來就像漫畫書裡的橡皮人服了迷幻藥而恍惚失神。舞池裡的其他人也開始改變形貌,交融成多采多姿的一團團光。沒多久,夜店中央就成了某種超凡出塵的熔岩燈。


歌曲結束,歐格鞠躬,接著放了一首慢歌。辛蒂.羅波(Cyndi Lauper)的「一次又一次」(Time After Time)。我們四周的分身紛紛成雙成對起舞。


我優雅地對雅蒂米思一鞠躬,伸出手,她微笑握住我的手。我將她拉到我懷裡,我們開始一起飄浮。歐格把舞池的重力設定成反時鐘方向旋轉,所以每個分身緩緩繞著夜店中央的隱形軸心旋轉,就像雪花水晶球裡飄浮的點點雪花。


接著,我來不及阻止自己,這些話語就衝口而出。


「我愛上妳了,雅蒂。」


一開始她沒回應,只是驚愕地看著我,而我們的分身繼續彼此圍繞,自發地移動。然後,她啟動私人語音頻道,不讓別人聽見我們交談。


「你沒愛上我,Z,因為你甚至不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我對妳的了解,遠甚於我這輩子認識的任何人。」我不死心。


「你只知道我要你知道的那部分,你只看見我要你看見的那個我。」她一手按在自己胸口,「這不是我真正的身體,韋德,不是我的真實面孔。」


「我不在乎!我愛妳的內在──愛妳這個人,我一點都不在乎妳的外表。」


「你只是嘴巴說說,」她顫抖著聲音說︰「相信我,如果我讓你見到我本人,你就會退縮。」


「妳幹麼老是這麼說?」


「因為我畸形,或者我是小兒痲痹,或者我其實是六十三歲,隨你怎麼想。」

 

「就算這三種狀況妳全都有,我也不在乎。告訴我可以在哪裡見到真實的妳,我來證明給妳看。我立刻搭飛機,飛到妳身邊,妳知道我會這麼做的。」


她搖搖頭,「你沒活在真實世界中,Z,從你對我說過的話,我認為你不曾活在真實世界裡。你就跟我一樣,活在這個虛幻世界中。」她指指我們四周。「你不可能知道真正的愛是什麼。」


「別這麼說!」我懶得遮掩,大剌剌地哭了起來。「是不是因為我告訴過妳,我從未交過女朋友?還有我是個處男?或者因為……」


「當然不是。重點不是這個,根本不是。」

 

「那是什麼?告訴我呀,拜託。」


「尋寶競賽,你知道的。我們為了在一起,已經怠忽了尋寶任務。我們應該專心尋找玉鑰。你可以想見現在索倫托和六數人正一心一意這麼做,其他人也是。」


「去他媽的競賽!還有程式彩蛋!妳沒聽到我剛剛說的話嗎?我愛妳!我要跟妳在一起!遠甚於任何事情!」我大吼。


她茫然地望著我,或者該說她的分身望著我,然後她說︰「對不起,Z,這都是我的錯。我讓情況失控,現在該打住了。」


「什麼意思?該打住什麼?」


「我認為我們應該暫停,別那麼常在一起。」


我覺得自己的喉嚨好像被人打了一拳。「妳要跟我分手?」


「不,Z,」她堅定地說︰「我沒要跟你分手,這種事不可能發生,因為我們從沒在一起過。」她的語氣忽然變狠,「我們甚至從沒見過面!」


「那麼……妳真的……打算不再跟我說話?」


「對,我想這樣最好。」

 

「持續多久?」


「持續到尋寶競賽結束。」


「可是,雅蒂……這可能要好幾年。」


「我知道,抱歉,非得如此不可。」


「所以,對妳來說贏得獎金這件事比我更重要?」


「重點不是錢,而是我能用錢做什麼。」


「對,用錢去拯救世界。妳還他媽的真高尚啊。」


「有風度一點。過去五年來我一直在找程式彩蛋,你也是,現在我們就快找到了,我不能讓機會溜走。」


「我沒要求妳不繼續找。」


「有,你正這麼要求我,雖然你自己不曉得。」


辛蒂.羅波的慢歌結束,歐格接著又放了舞曲──洛杉磯風格(L. A. Style)的「詹姆士.布朗死了」(James Brown Is Dead)。整間夜店掌聲如雷。


我覺得胸膛像是被人刺入一把木樁。


雅蒂米思原本要再說些什麼──說再會吧,我想──就在這時,我們聽見上方傳來轟天巨響。一開始我以為是歐格要放新舞曲時出了差錯。但當我抬起頭,卻看見偌大的碎石瓦礫快速掉落,分身舞客紛紛走避。靠近星球頂端的夜店屋頂被炸出一個大洞,一小群背著火箭噴射包的六數人從洞口俯衝入舞廳,還拿著激光槍掃射。


現場一片混亂。夜店裡一半的分身奔逃到出口,另一半則抽出武器,或者開始施咒、發射雷射槍、子彈、火球,回擊入侵的六數人。這群六數人約有一百多人,個個全副武裝。


我真不敢相信六數人這麼囂張。他們怎麼會蠢到侵入別人地盤,攻打一間滿是高階分身的夜店?他們或許可以殺掉幾個人,但在廝殺的過程中肯定會折兵損將不少。他們為何這麼做?


後來我發現多數的六數人把火力全對準我和雅蒂米思。原來他們是衝著我們兩個而來,想要除掉我們。

 


 

【延伸閱讀】 

#一級玩家

#妞書僮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作者恩斯特克萊恩表示本書獻給生於80年代、長於80年代、對80年代抱著懷舊與熱愛的你~

 

本文摘自《一級玩家》

出版社:麥田出版

作者:恩斯特克萊恩


留言回應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