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這裡是猶太人們唯一希望!《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新書轉載3-2 | 妞書僮、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電影、真實故事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       他們帶齊格勒到行政大樓的地下室,淺淺的長方盒子全都直立在書架上 妞書僮、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電影、真實故事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清爽女力主張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3gvhpj34

妞書僮:這裡是猶太人們唯一希望!《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新書轉載3-2

2017-05-20

《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

 

 

 

他們帶齊格勒到行政大樓的地下室,淺淺的長方盒子全都直立在書架上,就像一套套的古書,各自覆上噴著亮光漆的棕木外盒,並以楔形榫頭接合,上有玻璃蓋,小小的金屬鎖,每一個書脊上都標了簡單的數字而非書名。

齊格勒把架上一個又一個盒子全都搬下來,移到燈光下,欣賞地球上鞘翅目的全景:由巴基斯坦收集來,如寶石一般閃著虹光的青銅金龜(green beetle);長著叢叢腿毛的金屬藍虎甲(tiger beetle);紅綠相間的烏干達花金龜閃著像絲緞一般的光澤;纖細的匈牙利豹斑甲蟲;比螢火蟲還亮的火甲蟲(Pyrophorus noctilucus),這種小小的棕甲蟲無比明亮,因此南美原住民往往捉幾隻放在燈籠裡放在茅屋中,或者綁幾隻在足踝上,在夜行時作為照路之用;目前已知最小的是纓甲科甲蟲有狹長的翅,後緣飾有微細的長毛;橄欖綠的雄性長戟大兜蟲(Hercules beetle)長達八吋(約二十公分),產於亞馬遜河流域(當地的人把牠們當成項鍊),各有如中世紀騎馬競技所用的武器,比如向前彎的劍形大角和下方相配上曲的小角;雌性的長戟大兜蟲也很巨大,但頭上沒有角,長了珠泡的翅鞘上長滿紅毛;長得和刻在死囚處決室一樣的埃及糞甲蟲;有一雙大角的鬼艷鍬形蟲(stag beetle);長出彎曲長觸角,就像電車電線或套索繫繩彎在頭上的甲蟲;外殼凹陷蔚藍如氰化物一般的棕櫚甲蟲(palmetto beetle)腳底上有六萬條短短的黃色硬毛,可以緊緊黏附在滑溜溜的蠟質葉面;棕櫚甲蟲的幼蟲戴著由牠們自己排泄物構成的草帽,由肛門擠壓出金黃色的繩縷;來自亞利桑納的紅螢(net-winged beetle),有尖端是黑色的橘棕色鞘翅,其空洞的翅脈構成了花邊般的阡陌,裡面裝的是毒血,受到攻擊時就會慢慢滴落,以驅走敵人;難捉的橢圓狀豉甲(whirligig beetle)在溪畔水面上快速的轉圓圈,冒出髒巴巴的白色泡沫;亮晶晶的棕色芫菁(blister beetle),磨成粉就是「西班牙蒼蠅」,因為含有斑蝥素,這種毒素如果少量可以造成男性勃起,但只要稍微過量,就會鬧出人命︹羅馬詩人伊比鳩魯派哲學家魯克瑞休斯(Lucretius)據說就是因為斑蝥素而死︺;棕色的墨西哥豆瓢蟲(Mexican bean beetle)會由膝關節分泌含生物鹼的血液,驅退敵人;此外還有各種小梳子、癤瘤、刷子、蹄子、流蘇或吸蜜管形形色色的甲蟲;長了如萬聖節南瓜有齒人臉形狀的甲蟲;和如台夫特(Delft)藍陶般發著藍色亮光的甲蟲。

 

每一隻大型甲蟲都單獨用一支珠針別著,但小一點的甲蟲則相互交疊,有時三隻才用一支珠針。每一支針下都有藍墨水寫的小標籤,用捲曲的大寫花字體一絲不苟地標明名稱。光是收集這些昆蟲只是唐納本一部分的心力而已,他顯然還花了不少工夫舞弄顯微鏡、筆、標籤、樣本、鑷子和可以收在博物館收藏屜和典藏庫的陳列盒上,就像和他同時代的超現實派畫家約瑟夫.柯內爾(Joseph Cornell)一樣。唐納本花了多少時間心力,虔誠地排列這些甲蟲的腿、觸鬚、和口器?就像路茲.海克一樣,他外出狩獵,帶回收在玻璃下像鹿頭一般的甲蟲,但是在他房間的牆上,能掛的戰利品卻比任何房間或博物館都多。光是他花在編目、乾燥、準備和分門別類一一別起的工夫,就教人不禁肅然起敬。

齊格勒一個接一個地凝視這教人屏氣凝視的盒子,他臉上的驚嘆之情,教安東妮娜消除了對他動機的疑心,因為「當他看著美麗的甲蟲和蝴蝶時,已經遺忘了整個世界。」他走過一行又一行,用眼睛撫弄著每一個標本,一再地觀賞帶著武器的裝甲大軍,看得入迷。

 

「Wunderbar(太美了)!Wunderbar!」他不斷地對著自己呢喃。「多麼精采的收藏!花了這麼多的工夫!」

最後他回到現實世界,札賓斯基夫婦,他的正事。他的臉突然發紅,很不自在地說:「嗯……博士想請你去看他。或許我可以幫得上忙,不過……」

齊格勒的話陷入危險而誘人的沉默。雖然他沒有冒險把話說完,但安東妮娜和姜恩都明白他的意思,因為太過微妙,因此難以啟齒。姜恩立刻回答說,如果他能和齊格勒一起到猶太區去見唐納本博士,就太方便了。

「我正好要問問唐納本,」他以專業的語氣解釋,「該如何防止昆蟲箱發霉。」

接著姜恩又把他出入猶太區的公園處許可證給齊格勒看,消除他的疑慮,也暗示他只是想順道搭齊格勒的便車,沒什麼不合法之處。齊格勒還在為他方才所見的精美收藏目眩神移,決定一定要好好保存,因此兩人馬上就上路。

安東妮娜知道姜恩希望和齊格勒一起去,是因為大部分的猶太區大門外都有德國重軍防守,裡面則是猶太警察。偶爾大門打開,容許公務進出,但通行證很少,很難取得,往往需要有關係,再加上賄賂。而雷茲諾街和查拉茲納街交口的辦公大樓,也就是齊格勒工作的勞工局所在,正好就是惡名昭彰猶太區圍牆的一部分。

這長達十哩的牆上有碎玻璃和鐵絲網,全都是猶太人無支薪的勞動結果,高達二十呎,曲曲折折,封閉了一些街道,也把其他街道一切為二,形成一些死巷。「猶太區的創造、存在,和破壞,都是出自違反常情的社區規畫。」菲利浦.波姆(Philip Boehm)在《經久不衰的言語:華沙猶太區親身體驗》(Words to Outlive Us:Eyewitness Accounts from the Warsaw Ghetto )中寫道:大滅絕的藍圖投射在學校和遊樂場、教堂和猶太教聚會所、醫院、餐廳、旅館、戲院、咖啡廳和公車站的實際世界裡 ,這些都市生活的地點……住宅區成了刑場,醫院成了準備死亡之所,墳場成了維生的大道……

在德軍占領下,華沙的每一個人都成了地形測量員。猶太人—不論是在猶太區區內外,尤其得清楚哪個社區是「安靜的」,已經進行過圍捕,或者該如何利用下水道系統偷渡到亞利安人那邊。

 

外在的世界只能透過牆上的縫隙一瞥,在牆的外面,孩子們可以玩耍,主婦則抱著糧食回家。由洞孔中偷窺猶太區外世界的生活成了折磨。

起先牆上有二十二道門,後來減為十三,最後只剩四扇門—全都像畜欄一樣,教人望而生畏。和華沙市民原本精雕細琢的鐵門完全不同。門上接著橋,橫跨到亞利安這邊的街道,而非橫跨流水。聲名狼藉的德國士兵在猶太區邊緣巡邏,搜捕膽敢冒出石牆乞討或買食物的猶太兒童。由於只有小孩能擠過石牆,因此他們成了一群大膽的走私者或交易商,每天冒死過牆來為家人謀食。其中一個堅強的猶太區兒童傑克.克拉吉曼(Jack Klajman)靠著欺騙、走私存活下來,他後來如此描述一個孩子們取名為「法蘭肯斯坦」(Frankenstein,《科學怪人》中創造怪人之科學家名)的德國少校:

法蘭肯斯坦是個羅圈腿(O型腿)的矮子,望之就教人毛骨悚然。他喜歡打獵,我想他一定覺得光是獵動物太無趣,射擊猶太小孩是更有意思的消遣。孩子越小,射起來越痛快。

他在吉普車上架了機關槍來看守整個地區。由於小孩會爬牆,因此法蘭肯斯坦就和另一個德國助手就會神出鬼沒地用他們的殺人機器瞄準。助手負責開車,好讓法蘭肯斯坦可以很快地開槍。

 

如果沒有看到小孩爬牆,他就會把正好走過他面前的猶太小孩叫住—他們離牆邊還很遠,根本無意出去……你就活到今天為止……他拔出槍來朝你腦袋後射擊。

雖然孩子們很快就在牆上挖洞,但洞也很快就被補平,然後又挖新的洞。偶爾也會有小小走私者躲在勞工或牧師的腳後面混出大門。猶太區內僅有的教堂—諸聖(All Saints)教堂葛德勒威斯基神父(Godlewski)不只把去世教友的出生證明偷偷送去給地下軍,有時也藏個小孩在他的僧袍中,夾帶出去。

勇敢的人,只要在牆的另一邊有朋友,並且有錢可吃住賄賂,還是有脫逃的方法,只是他一定要有像札賓斯基夫婦這樣的友人幫忙,因為他需要藏身之所、食物,和許多假證件,而且視個人要在「表面上」或「表面下」生活,而有不同的需求。如果要在「表面上」,即使帶著假證件,但只要被警察攔住,依舊會被盤問鄰居、親人、朋友的姓名,警方並且會用電話或把他們叫來,親自查證。

共有五條電車線越過猶太區,在一個大門的兩側各有一站,但在電車減速準備急彎時,乘客可以跳下車來,或者由車外遞袋子進來給乘客。車上的司機和波蘭警察當然都得要打點,一般行情是兩波幣—還得祈禱車上的乘客全都不會密告。有時,在猶太區內偏僻處的猶太人墓地區,走私者攀越圍籬,爬到兩個緊鄰的基督徒墓地。有些人自願代替每天往返猶太區的奴工,然後買通守門的警衛,讓他們少算工人數目。許多看守猶太區大門的德國和波蘭警察為了收紅包而睜隻眼閉隻眼,也有一些警察純粹出於慈悲,而願意幫忙。

 

在猶太區下區的確有貨真價實的地下城—避難所和通道,有些還設有廁所和電,這是人們在建築物之間和之下所挖設的路徑,通往其他的脫逃之路,比如磚牆上鑿出的洞,或是下水道的迷宮,通往亞利安那區的人孔蓋(不過廢水有三四呎高,而猶太區其臭無比。有些人緊緊抓著垃圾馬車的下緣逃了出來,而定期前往猶太區收垃圾的馬車工人,常常會幫區裡的人偷帶食物,或留下一匹老馬給他們使用。有錢的人可以躲在私人的救護車裡逃走,或者喬裝為已經改信基督教的死者,躲在棺柩裡送往基督徒的墓地,不過要先買通守門員,不來搜索這些貨車。每一個大難不死的人,都至少要有六、七份文件,還得換六、七次住所,因此在一九四二至一九四三年間,地下軍假造了五萬份文件,也就不足為奇。

 

 

(待續)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驚悚卻真實的故事~《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新書轉載3-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的地方!他們利用納粹痴迷珍稀動物的心理,將三百多名猶太人隱藏在德國人眼皮底下的動物館舍,將動物牢籠變身為一艘巨大的諾亞方舟。

  

 

本文摘自《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黛安‧艾克曼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6%
  • 16%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