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書僮:劇情太變態不適合容易反胃的讀者!《沈默的情人》新書轉載2-2 | 妞書僮、沈默的情人、犯罪、愛、恐怖 | 微文青 | 妞新聞 niusnews

 《沈默的情人》       一名瘦巴巴的店員詢問有沒有需要她幫忙的地方,他裝出拿不定主意的 妞書僮、沈默的情人、犯罪、愛、恐怖

妞新聞
會員登入
手機版選單 妞新聞 搜尋
最新
熱門
新鮮事
美人計
可愛
娛樂圈
私話題
微文青
手機小姐
愛玩妞
電影帕帕控
妞新聞 X
fb ig youtube
主要頻道
來去逛逛
清爽女力主張
品牌好康與新訊
專屬女孩的活動
跟模特兒,學習美麗生活
女孩風格,玩出生活新主張
劇迷的口袋指南
女孩們專用的時尚影音平台
安妞韓語
日本綜合流行情報平台
即時且內容豐富的日本藝能情報站!
內頁圖檔2ciooro4

妞書僮:劇情太變態不適合容易反胃的讀者!《沈默的情人》新書轉載2-2

2017-05-02

 《沈默的情人》

 

 

 

一名瘦巴巴的店員詢問有沒有需要她幫忙的地方,他裝出拿不定主意的樣子。他讓女店員帶他逛了一圈:陰莖環、潤滑劑、水果口味的保險套。

「先生,我們也有巧克力喔。」她往泰奧的手背上擠了兩滴可食用的凝膠,要他嘗嘗看。

「妳的意思是用舔的?」

「是啊。」

女店員細數產品特質,好像她賣的是居家用品似的。他才不想用舌頭碰那團黏糊糊的東西呢,萬一吃了生病怎麼辦?但他還是在店員緊盯的目光下舔了一小口,然後他要求看看手銬。他看了好幾種不同的款式,挑中最牢固的一種,它多附了一支鑰匙,沒有安全開關。店員並不在意他似乎是個性虐待狂。

 

他問他們有沒有賣口塞。

「有好幾種喔,有球型口塞,有木棍型的,還有一款是圓環狀的,可以把嘴巴撐開,你懂吧?用來口交……」

他很訝異這種產品竟然這麼有創意。

「我們也有附口塞的臉部挽具,」店員繼續說明,「用法是從脖子後頭調整扣環。我們也有軟墊型的口塞,在這裡,這可以讓她完全順從,你懂吧?軟墊的部分會伸到口腔裡,一直深入到喉嚨。她會非常安靜,對你百依百順。」

「了解。」

「還有項圈型的,是個附口塞的粗項圈,女人都很愛這款。我去倉庫裡拿。」

「不用麻煩了。」

「那你要哪一種?」

「最後那兩種,臉部挽具和軟墊型的。」

「手銬要嗎?」

「六副。」

他注意到這個數字讓店員為之讚嘆。

「那凝膠呢?」

他買了一條,純粹是為了轉移她的注意力。他結帳時,注意到一個奇特的用具,有兩根包覆著皮革的長棍,長棍末端附有手銬。

「那是什麼?」

「四肢撐開器,」她說,「上頭附的是手銬和腳鐐。」她把那東西遞給泰奧,還挺重的。

「上面有鎖頭,你可以用扣環來調整。這兩根棍子各七十五公分長。這個產品是多功能的喔!你可以用它來撐開四肢,不過手銬和腳鐐也可以分開來用。瞧,像這樣用彈簧勾固定住,把長棍變成交叉型。」

「那這個我也要了。」

 

***

他把附口塞的臉部挽具套到克萊瑞絲臉上,再把她放到體操墊上,因為他不希望害她醒來之後全身痠痛;然後他把她推進床底,將她的腳踝銬在床腳。他換了被單,將床罩拉過去蓋住腳鐐。接著他給母親留了張字條。

他開車到大學裡的病理實驗室,從實驗動物區拎出他的那一籠實驗鼠,然後走進還有其他學生在的研究室。他從冰箱裡找出三安瓿的泰優萊斯,這是一種在實驗鼠身上以腹膜內注射方式施打的麻醉劑,藥效比希普諾勒強得多。

他把安瓿藏進鼠籠的鋸木屑裡,待了二十分鐘假裝在記錄實驗結果。他離開研究室時,一確定走廊上沒有人,就把安瓿藏進他的實驗袍口袋。

不久之後他便回到家,派翠西亞已經在家了,正在看電視。她說她今天累壞了,要上床睡覺了。

「親愛的,你知道我把希普諾勒放到哪去了嗎?」

他暗罵自己忘了把那盒藥放回櫥櫃裡,由於他急著餵克萊瑞絲吃藥,結果把藥留在床邊桌上了。

他想像要是母親決定自己找藥的話,會發生什麼狀況:她可能會進他房間,甚至可能察看床底下。算他運氣好,她因為坐輪椅而行動受限。

 

他告訴她他完全不知道希普諾勒跑哪去了。

派翠西亞關掉電視,說她明天還要和瑪麗再去一趟帕克塔島—他們這位鄰居要在那裡的美術工藝市集展出畫作,然後便進房了。

他也立刻進房,然後鎖上房門,把克萊瑞絲抱回床上。

凌晨四點的時候,她看起來像是快要睜開眼睛了。泰奧拿著針筒走向她。他在她的右手臂找到靜脈,打進泰優萊斯溶劑。克萊瑞絲幾乎立刻又變得靜止不動:像個睡美人。

在他想清楚該怎麼做之前,他都得讓她昏迷不醒才行。

 

6

泰奧突然驚醒。他做了噩夢,夢裡的他追著克萊瑞絲通過一座黑暗的森林,醒來之後夢裡的場景仍歷歷在目。

他看看躺在床上的她,量了一下她的脈搏。克萊瑞絲仍睡得安穩,絲毫沒感應到有人在不友善的場景下追逐她。床單沾染著她的氣味,好甜美、好神奇。他們共度了第一個夜晚呢!

忽然,派翠西亞轉動門把,發現門鎖著,便敲起門來。「泰奧,開門。」

她聽起來急切又疲憊。他把希普諾勒藏進放行李箱的衣櫃裡,再把克萊瑞絲放在體操墊上塞回床底下。他決定不給她戴手銬,因為她現在醒來的可能性很低。他故作睡眼惺忪的樣子,把門打開一條縫,吻了吻母親的額頭。

她穿著紫色洋裝,戴了副金色圈圈耳環。「怎麼這麼久才開門?」

「我睡得很熟啊,媽。」

她伸長脖子往他房裡張望。「你從來不鎖門的,在搞什麼鬼?」

「我一定是半夜醒來上廁所之類的,回來時不小心把門鎖上了。」

「不小心鎖上?太奇怪了。」

「奇怪?」他朝房門外跨了兩步,迫使派翠西亞把輪椅推回客廳。

「你今天怪怪的,」她說,「還有參孫今天動作好慢,我從沒看過牠這個樣子。我餵牠吃狗餅乾,但牠幾乎沒起身,只是躺在那裡,用淚汪汪的眼睛盯著我。」

「牠會不會生病啦?」

「我不知道,但我懷疑我的希普諾勒被牠叼去吃了。」

 

參孫在這方面有一大堆不良紀錄:牠已經啃壞了很多信件,也毀了好幾雙涼鞋。

「媽,別太誇張了!妳上次吃完把藥放在哪?」

「應該是浴室櫥櫃裡吧,現在我不敢肯定了。」

「我會幫妳找。」

「我昨天晚上做噩夢了,我夢到你出了很可怕的事,真的很可怕,親愛的。我嚇醒以後就睡不著了。」

「什麼夢啊?」

「我不記得了。」

泰奧撫著母親染過的頭髮,要她別擔心。「我也做噩夢了,不過主角不是我。」他說,「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大部分的夢都不重要。」

「我知道,可是……我覺得心裡空空的,我有很強烈的空虛感,親愛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知道心裡面有種異樣感,我感覺得到。」她用令人渾身不自在的眼光望著他。「泰奧,別做任何蠢事,就算是為了愛你的媽媽著想吧。」

「我也愛妳。」他出於無奈地回應。

參孫走進客廳來,仍舊一副綿軟無力的樣子。牠蜷在派翠西亞腿邊,舔了舔她的小腿肚。

「好、好,我還有參孫呢。」她露出笑容,抹掉眼角的淚水。「但牠能做的最大錯事就是亂吃家裡的東西。」

 

「媽,我什麼也不會做的。」

參孫走到他的房門口,小小哀叫了一聲,然後又接二連三地叫個不停。牠發出低吼,齜牙咧嘴。

「你在裡頭藏了什麼東西嗎?」

「沒有啊。」

「我要進去。」

「相信我啦。」

「我要進你的房間,可以讓開嗎?」

他搖頭。

「別擋路,我要看看裡面有什麼。」

「不要啦,媽。」

「泰奧,我可沒那麼多閒工夫跟你耗,你到底瞞著我什麼事?」

「好吧,妳贏了。我跟一個女孩在一起,她在這裡過夜了。」

「女孩?」

這個答案完全出乎他母親的意料之外。

「她叫克萊瑞絲,我們算是在交往,抱歉我都沒講。」

「我想見見她。」

「她還在睡覺。」

「沒關係,我可以看她睡覺。」

「媽,她沒穿衣服耶。」

「你先進去把她蓋好,讓她可以見人。我覺得你在騙我,裡面根本沒有什麼女孩子。」

泰奧嘆了口氣。「等我一下。」

他試著不製造聲響地把克萊瑞絲從體操墊上抱起來,然後放在床上,讓她頭部微偏地躺在枕頭上,藉此遮住她脖子上的傷口,然後再用被子把她蓋住。接著他把手銬和口塞收進衣櫃,再打開門。

「動作快喔,我可不想把她吵醒,讓她看到妳進房間來了。」

他母親點點頭,眼睛瞪得大大的。她推著輪椅靠近床鋪。

「你女朋友很漂亮呢。」她微笑說道。

他很高興聽到母親的稱讚,克萊瑞絲值得擁有全世界的讚美。參孫溜進房來,馬上又被趕出去了。

派翠西亞依約很快地離開房間。「很抱歉我沒相信你,我很高興你有交往對象了,她看起來是個好女孩。」

門鈴響了,他跑去開門。是穿了一件太過閃亮洋裝的瑪麗。她喊了派翠西亞一聲,說她們要遲到了。泰奧和母親吻別,並祝瑪麗在帕克塔島的銷售長紅,然後他總算能獨處了。

參孫又開始吠叫,他不能永遠用鎮靜劑安撫狗兒,而且他也不想這樣對待克萊瑞絲。現在派翠西亞已經知道她這個人在家裡了,等派翠西亞回家時,他總不能說克萊瑞絲還在睡吧。

 

他感到喉部緊繃。時間快不夠用了。

他在狗食裡加了兩顆希普諾勒,才剛把食盆放到地上,參孫就把食物掃光。幾分鐘後,公寓裡變得安靜祥和,他趁此機會放鬆身心。

將近中午時,有個聲響嚇了他一跳。克萊瑞絲的手機在衣櫃裡振動。她用的手機鈴聲是澳洲搖滾樂團AC/DC的〈地獄公路〉伴奏版,螢幕顯示來電者是伊蓮娜。泰奧關掉手機,感覺心情鬱悶。

在短短的時間內,他已經犯了好幾個嚴重錯誤:他忘了把希普諾勒藏好、他讓克萊瑞絲的手機開著,而且最糟的是,現在他媽會對他的女朋友追根究柢,會計畫與她共進晚餐,還會要求和她的家長會面。

為了冷靜下來,他整理起克萊瑞絲的衣物。他前一天匆匆忙忙地把衣服塞進小粉紅行李箱裡,使得衣物都皺成一團。他找到他買給她的書,旁邊還有《完美旅程》的劇本。他把書放進床邊桌的抽屜裡,封面的血漬像是個傷口:污跡漫過作者的名字,現在書名底下只看得出「瑞絲.利斯佩克托」。他希望克萊瑞絲能讀這本書,因為他知道她會喜歡的,不過他感覺得到她很厭惡這份禮物。

他覺得克萊瑞絲就像一顆鑽石原石。每段感情都是以某種交流、互惠為前提的,這樣分屬兩極的人才會互相吸引,臣服於自己的又驚又喜。

克萊瑞絲讓泰奧很驚喜:他受到她的美貌吸引,又被她的主動給擄獲,最後因她那檸檬口味的黏稠一吻而不可自拔。

 

***

泰奧坐在旋轉椅上向後靠,一邊翻閱著劇本。《完美旅程》像一扇門,能通往許多深刻的觀察。它會揭露多少關於克萊瑞絲的細節?

他像是習慣把最好吃的派留到最後的孩子,刻意延後閱讀正文的時間。他偏好像品酒一般對待這本劇本:先看看標籤,再嗅聞香氣,最後才用舌尖品嘗。他隨機讀著零散的句子,不去注意字詞的內容。故事中的角色滿大而化之的,克萊瑞絲下筆如說話:她的句子短而大膽,極少使用倒裝語法。

他把劇本擱到一旁。他很擔心讀完之後得到的結論,會是這個劇本平凡無奇,只是帶著令他期待的假象,其實和他遇過的其他女孩沒什麼兩樣—無趣又平庸。他重拾堆疊衣物的工作。

他在大行李箱的隔層裡,找到曾看過克萊瑞絲在拉吉公園使用的相機。他把相機裡的照片移到他的電腦裡,用螢幕一張張檢視。他看到克萊瑞絲微笑的照片時也跟著微笑,同時回想起她在擺出各種姿勢的時候,他自己待在哪個位置。

他刪掉了有她朋友入鏡的照片,刪掉她油膩的頭髮和淫亂的笑容。他這是在幫克萊瑞絲的忙:他很確定她不希望回想起那個用蕾絲邊之吻非禮她的女孩。

他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開啟了Photoshop 軟體。他選了幾張自己的照片,剪剪貼貼,創造新的點點滴滴:他們兩人合抱著一棵樹、在花園裡漫步、坐在一張長椅上。

 

在某一張特別大膽—也近乎完美—的拼貼畫中,他讓克萊瑞絲把頭枕在他腿上,背景是湖泊和噴水池。她漾著微笑,似乎很享受讓他把玩她的髮絲。泰奧臉上也掛著笑容。這張照片看起來就和原始版一樣真實,他把它設成新的電腦桌面圖案。

他選了另外一些照片(只挑最美的,可是還真難選啊!)存進光碟片,總共三十一張:二十七張是她的獨照,剩下的是他倆的合照。他把施打了鎮靜劑的克萊瑞絲留在床底下,沒給她銬上手銬—這是信任的表現,然後出門,走了三個街區去列印照片。

整個午後慵懶地消逝,四個小時後,泰奧回到照相館。他選了一本金色封面的相簿,它似乎很適合克萊瑞絲的古典風格。印好的照片非常精美,他們就像真正的情侶,透過相簿的塑膠封套向外頭微笑。

一幅幅影像彷彿充滿預示意味,勾勒出他們將會共同體驗的時光。他滿心感動,好想把照片現給店員或是來店裡詢問有沒有賣隨身碟的老太太看。

他正準備從口袋掏出皮夾時,感覺到他的手機在振動。是從他家的電話打來的。

是他母親嗎?她已經從帕克塔島回來了?她發現不對勁了嗎?

他很緊張地接聽,他滿腦子都是克萊瑞絲。

電話那頭的派翠西亞又是尖叫又是哭泣的,說著他聽不懂的話。他要她別急,慢慢說,可是沒有用。他的腦袋超過兩分鐘才搞懂怎麼回事。

參孫死了。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挑戰自己對「重口味」文字的極限!《沈默的情人》新書轉載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陪你看看書

警告:別在夜深人靜,身邊有沉睡伴侶時閱讀!《沈默的情人》真的是一本黑暗、變態、詭異、嚇人,但卻又非常精彩的書,妞編輯翻第一頁就上癮,整個停不下來~(感覺自己內心有變態的一面)

 

 

本文摘自《沈默的情人》

出版社:奇幻基地

作者:拉斐爾蒙特斯

留言回應

本文作者
妞書僮
妞書僮
妞書僮
  • 78%
  • 14%
  • 2%
  • 1%
品牌贊助

最新推薦新聞
品牌快訊
品牌贊助
閱讀更多
fb
top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帳號
密碼
妞會員登入 忘記密碼
註冊
會員註冊
信箱
密碼
密碼確認
完成註冊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忘記密碼
登入
使用facebook帳號登入
註冊信箱
更改密碼連結將寄送至您註冊時使用
的信箱,請點擊信內連結前往修改密碼
寄送修改密碼連結 登入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