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一個小包包浪跡天涯」是許多人希望擁有的經驗,或許我們無法真的這麼過一輩子,但我們總想著「就算有一次也好」,如果能放下所有,揹上背包去創造一次屬於自己的歷險記,就算再艱難都值得。而就在我們「光說不練」的同時,《Little OH!》的「嚕比」已經歷險了十次,還帶著改變一生的驚喜回來。

 

 

為圓背包客夢,一周只花五十元

有陽光般笑容的嚕比今年才二十五歲,念德文系的她畢業之後,直接進了貿易公司,做汽車零件的業務,但事實上,她一點也不懂車與零件,當時的她只是想要多存點錢,讓她有經費可以當個「背包客」。為了這個「不大不小」的興趣,她曾經一整個星期只花五十元,努力節省開支,讓她年紀輕輕也能不靠家裡,完成旅行歐洲、寮國等十多個國家的小夢想,而「最大的驚喜」發生在去曼谷那一次。

 

 

從停在耳朵上的小鳥出發

「在曼谷的小店,我無意間發現兩個耳環,一個是小鳥的、另一個是玫瑰花,當時覺得很美,又是手工的,就馬上買了,回來台灣越看越喜歡。」嚕比笑得也像盛開的花朵般,而這朵「盛開的花」帶著年輕的衝勁,與對美麗事物的迷戀,不久之後就決定寫信去泰國,希望能跟製作那些耳環的設計師合作,即便她根本不會泰文、也完全不懂行銷與代理,但她一點也沒猶豫,「因為很喜歡,所以願意試著買回來賣賣看」。

 

 

搭起台北往曼谷的手工橋樑

飄洋過海的首飾很快就擄獲嚕比辦公室裡其他OL的芳心,「辦公室裡的姊姊們都很支持我,所以才賣一個多月吧,我覺得有賺,就馬上辭職了」嚕比說。連「觀察期」都沒有,辭掉正職後,嚕比馬不停蹄的帶著會泰文的朋友去跟曼谷設計師團隊簽約,對方感受到她的誠意,而嚕比也見識到設計師們對飾品的堅持,「他們團隊四個人,每一片piece都是手工切割,費神費勁,也費心力。」

 

 

隔著海洋,看天吃飯

但代理飾品也一點都不輕鬆,如果泰國雨季來臨時,用砝瑯一滴一滴上色的飾品,常常很難完全乾,本來等個八小時就可以上第二種顏色,但天候因素影響下,等十二小時都還不乾,貨停在海的另一端,讓在台灣的嚕比焦急到崩潰。「我都答應客人了,貨還沒來,或者有一次他們差點把黑色臘腸狗寄成咖啡色,我就大哭了。」

 

 

台灣與曼谷的混血兒飾品

曾經因為「虛驚一場」而崩潰的嚕比,經過一年的磨練,也已經成了一位設計師,只不過完全不會畫圖的她,是用「嘴巴」設計。「我從小就不會美術,所以我用紙筆盡量畫,再請學設計的朋友幫我畫在電腦,寄去曼谷給他們做。」用這種方式生下「台灣與曼谷的混血兒飾品」,也證明就算不是本科系,只要有勇氣去試,「美術笨蛋」也能把腦海裡想像的美好,變成掛在胸口前的故事。

 

 

自由,需要加倍奮鬥

憑著同一股意念,嚕比自己看書學怎麼做品牌,也學著告訴自己「記得別往死胡同裡鑽」,現在的她已經不會因為客人的一句批評而憂鬱一整天,她知道自己有點衝動,但絕不魯莽,畢竟「自由工作者的代價,就是要自己對自己全權負責」,沒有長官罵,但出包也沒有人幫忙扛!

 

 

還在想怎麼創業嗎?嚕比當初根本沒想到「創業」這兩個字,但等她回過神來,她已經在創業的路上了,所以,或許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最愛,然後全力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