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罰究竟有沒有必要呢?

帕姊曾去學校代課過,有學生特別歡。

所以家長來接他時,特別囑咐如果他再鬧就打下去。

讓我超驚恐,我超怕學生在學校時受傷,怎麼可能主動體罰啦!!

 

但,這就是時代的 GAP

 

帕姊中學時,班導會用成績(照個人標準),少一分用愛的小手打一下

但老師有先發處罰同意書,白紙黑字寫很清楚

-分數不到標準打小手,家長簽名同意或不同意。

 

雖然我爸媽說我自己決定,但當時校園體罰正夯喔!!

訓導處前一排學生【半蹲】或做【棒式】是日常風景

我超怕只有我沒被打,就像沒念過書一樣。

所以我就自己簽了同意(被虐體質)。

 

果然,班上30個學生,只有1個家長"不同意"小孩被打。

所以每次發考券,大家去領愛的小手,

只有1個"不同意體罰"的同學在座位上看大家被打。

29人應該頓時感覺不是爸媽親生的(誤)

 

我承認當時怕被打,我是蠻用力考試的。

帕姊上學時有當時社會風氣,如今主流價值變了

現在如有老師發體罰同意書...應該...會上爆料公社吧?

 

 

帕帕珍

上班女子,用圖畫日常。

 

新書:小資女職場血淚向前衝:生活就是一邊前進,一邊轉彎

Line 貼圖 :帕帕珍與貓(上班日記)

Line ID:papajane
FB:帕帕珍 PaPa Jane
IG:papajan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