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樓抵達舉行同牢宴的殿閣門外,自此之後的一切,都有如蒙上了灰色的雲霧一般,朦朧而恍惚。等待著海樓的李,指引她步入殿閣中,殿閣分為東西兩側。手中舉著燈火的宮人羅列在東西側的階梯之間。走上了中央的階梯,李往東側站定,海樓則站在西側。


在東西兩側相互對視的兩人,開始進行合巹禮—同飲分別盛裝在一分為二的匏瓜小瓢的酒液,象徵兩人合而為一的儀式;新郎與新娘分三回飲下合歡酒,兩人既已相偕飲酒、共同飲食,代表此後兩人之間再無貴賤之分。


結束儀式後,李的身影就消失在東廂的房中。海樓則跟著尚宮走進西廂的房裡,她一進到屋中,身後的門旋即被關上。


「您稍等一下,邸下很快就會過來。」尚宮悄聲向海樓耳語之後,立刻倒退著步伐離開屋內。海樓全然不記得這段時間是如何流逝的。獨自留下來的她,這時好不容易才呼了一口長氣。終於走過漫長旅程的安心感,彷彿潮水一般席捲而來,海樓啪地一聲坐倒在地,一邊回頭打量周圍。


過去海樓雖然曾經在王宮待過,還是第一次踏入後宮嬪妃居住的內宮。屋裡擺放的家具,都有精巧的手藝和華麗的螺鈿裝飾。屋中四方都放下帳幔,被火光照亮的屋中深處,已經鋪放好以黃金絲線繡製而成的床墊被褥,被衾上以絲線繡成的花朵滿開綻放。那精巧細緻的絕美,甚至讓海樓不敢伸手碰觸。


第一次接觸的內宮,看上去美得彷彿天上仙境,遙遠迷茫。也就是說,以後我必須在這樣的地方生活了嗎?對未知世界的不安,沿著她的背脊緩緩往上延伸。


遠方,傳來了報知亥時(晚間九點)的鼓聲。


她的身軀奇異地顫抖著,頭頂上的步搖簪也隨之撲簌簌地顫動。雖然過去已經和李結下深刻的姻緣,但今晚才是正式宣告兩人結為夫婦的第一夜。海樓竭盡心思回憶向金尚宮學習的內容,但是越努力,腦中越是一片空白,浮現的只有金尚宮要她絕對不能失去氣度的喝斥。


初夜,要怎麼做才能不失氣度?無論她如何殫精竭慮地苦思,也想不出答案。


她的嘴唇發乾、額頭也掛著冷汗。


就在這一刻—


一直緊閉的門扉被推了開來,她回過頭,看見李大踏步朝她走來。「邸下
……」乾燥分岔的嗓音從她口中流出。怦怦,心臟不停跳動,彷彿已經跳到頭頂,撲通撲通的聲響不斷在腦海中震動。


「這是王室女子侍奉自己丈夫、孩子父親的時候,必須遵從的美德,請您千萬不可一刻或忘。邸下是朝鮮的國本,可不是凡夫俗子,正如對任何人來說都有合適的地位一般,您也必須展現出與地位應有的待遇和應對,請您時刻記於心。」金尚宮的嗓音在耳邊迴盪。


所謂與世子邸下的地位相符的待遇和應對……


海樓眨著一雙大眼,注視站在眼前的李。與她視線相對的李,臉上充滿好奇。


「妳怎會這副表情?」


「什麼?」


「看起來像是靈魂出竅。」


被李一語中的的海樓不由得垂下頭,「不管怎麼樣,我真的做不來。」灰心喪志的話情不自禁地衝口而出,「我不行了,有些事本來就是無論如何努力也辦不到,我不管怎樣都做不到。」

 

「哈哈哈。」李放聲大笑了起來。


「您在笑什麼?」


「一時間想起了妳以前說做不來、不停嘟嘟囔囔的模樣,為了參與世子嬪揀擇接受訓練的時候,妳不也總是這般裝累喊疼。」


「但這一回是真的做不來。我是真心的、沒有裝模作樣。」


「到底做不來什麼呀?」


「女子的美德,遠比想像中難多了,到底該怎麼做、該做些什麼,我實在一點也摸不清。」


「先說說看吧,妳到底學了些什麼。」


「我學到凡是女人都應該要曉得如何取悅和滿足丈夫,但我真不知該怎麼做能讓邸下滿意。」


「……」


「該怎麼做才好呢?」


「我倒想要問問妳,所謂女子的美德,妳要如何討我開心?」

 

海樓悄悄地看覷身周,倏然貼近李的耳邊。


「您不要這樣含糊其詞,拜託您教教我吧。可以讓邸下開心滿足的事情,如果邸下您也不清楚,還會有誰知道?」


「如果我說了,妳有信心能夠做到嗎?」


海樓神情僵硬地猛點頭。


「我雖然不知道我什麼事做得好,但是,單就努力這回事,我有信心不輸任何人。」


「真的嗎?」


「您不也很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嗎?」


「如果妳真有這樣的覺悟……」一言未盡的李突然彎身坐在書案前。


「您要做什麼?」海樓看著李在白紙上寫了些什麼,不解地歪了歪腦袋。


「參加世子嬪撿擇的時候,妳最後不也透過書冊學習了許多嗎?」


「這是什麼意思?」


「不久前,我看了一本祕笈,祕笈中載明了有關男人與女人的一切,我會把書中所寫的都教給妳,我先寫下目次的部分。」

 

 

source: KBS


海樓接過李遞給她的卷軸,一口氣念出上面的內容:


「固精、安氣、利臟、強骨……絕氣、溢精、奪脈,這到底在說些什麼呀?」


海樓歪著腦袋,掃瞄目次的視線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在意義不明的字句下,竟然寫著令人難堪的文句。在奇異的感覺驅使下,海樓從頭開始再次確認目次的內容,那些曖昧不明的字句原來自有意義。「這、這個是……」海樓吃驚地瞠大雙眼,注視著李。


李神色自若地點了點頭。


「您不會是說要做這個吧?」


「為什麼不?」


海樓偷偷摸摸地朝後退步。


「既然要我教妳,那為什麼又不做呢?妳不是說無論是什麼,都會努力嘗試?該不會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吧?」

 

「我會認真去做的,我是這麼說過沒錯,但是……」


「但是?」

 

「就是、那個……」海樓飛快地轉動眼珠子,腦中倏然想起什麼,接著信心滿滿地大聲說道:「我會先好好從書上學習,不管我究竟做得到還是做不到,等我好好學習之後再來判斷。」海樓彷彿宣示一定會實踐自己的話,說完立刻將頭埋進卷軸中。


李露出深奧的笑容,倏然間伸手將海樓拉到懷裡。「想都別想。」


清新淡雅的夏日樹林香氣,飄落在海樓的額上,使她的心臟再次狂跳。

 

「您這是想做什麼?」

 

「因為時間不多,卷軸上我只能羅列出目次,從現在開始,我就直接告訴妳目次後的內容。」


李在海樓的耳際吹過一陣溫熱的氣息。海樓在那酥麻痠癢的感覺下不禁縮了縮身子。李看著她的反應,逸出低沉的笑聲,「金尚宮為什麼一直埋怨著困難,我這才明白箇中原由。」


「我還是不太清楚。」


李認同地點了點頭,「看來也是如此。不過是讓妳看了看目次,似乎都很辛苦的樣子。」


「您……對我失望了嗎?」


「不服輸的傲氣倒是不輸人,妳最好做好覺悟。我和金尚宮不同,絕對不會中途放棄的。」


「您該不會、該不會真的想把卷軸中所寫的,全都教給我吧?」


「難道妳忘記我是什麼樣的人了?當然要全部教給妳,從第一章開始,到最後一章,我會毫無保留、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訴妳。」


「直到最後一章?」海樓輪番看著卷軸和李,臉上倏然失去血色。目次的最後—第三十六章。這麼多的內容,該不會想要立時全部解說完畢吧?


搖曳的燭光下,兩人玩起了不合時宜的捉迷藏,只是四方都被堵住出路的屋內,實在沒有太多地方可供藏身。李長手一伸,立刻就單手環住四處逃竄的海樓腰際。


「邸下,您這是做什麼啊?」


「妳才是為何這樣東躲西藏?妳親口說了,只要我告訴妳如何取悅我的方法,就會照做?」


「但是……」海樓看向翻落在地的卷軸,足足有三十六章。


—要堅持忍耐,這是王室女子需要擁有的品德。金尚宮的嗓音盤旋在耳際。


海樓抿起下唇、緊緊咬住,接著彷彿做出重大覺悟似地朝李說道:
「我明白了,既然您這麼說,我會忍耐的。」


「忍耐什麼?」李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什麼忍耐?」


一直看著海樓的李,不禁失笑出聲,同時心中浮現一個壞主意。「好,既然說要忍耐,我們就來看看妳能夠忍耐多久吧?」他略帶埋怨地咕噥,將自己的雙唇覆蓋在海樓的唇上,印下一個深深的親吻,耳語道:「這就是第一章。」

 

 

 

 

本文摘自《亥時蜃樓:卷三 明月入懷(完)》

 

HOT!在台暢銷近10萬冊《雲畫的月光》作者,最新宮廷羅曼史力作!
韓國第一入口網站Naver連載排行Top1,超過5000萬人次點閱!
2019年將由「太陽的後裔」製作公司推出改編電視劇!

 

韓娛達人CAKE蛋糕小姐│ 作家倪采青│
知名作家笭菁│ POPO原創網作家琉影 熱愛推薦


李珦朝著海樓伸出手,俊美的臉上充滿堅定的自信,

柔聲地說:「與我一起吧。」

乳白色的月光像流星一般,灑落在互許諾言的人兒身上。


~韓國讀者評價:「人物鮮明、情節豐富,沒想到比《雲畫的月光》更好看!」~

 

因暗夜惡火而受傷失憶的海樓,終於再次與世子重聚,
當時沒能好好傳達的心意,滿心欲訴的話語,
都化為撲簌簌的串串淚珠,融化在她深深長長的朦朧注視裡。
以為與海樓從此陰陽兩隔而痛不欲生的李珦,
失而復得的狂喜,湧上心頭的萬般疼惜,使他決心要一生一世守護著她,
從此再也不放手。

在黑暗降臨的亥時,彷如海市蜃樓般相遇的兩人,
即將撥開重重烏雲,讓夢境幻化成真,兌現早已刻在命運石上的姻緣……

 

 

亥時蜃樓浪漫精采大結局!
擋不住的魅力!讀者愛不釋手盛讚:

★引人入勝的文字功力,闔上書之後仍令人會心微笑的故事餘韻,作者的小說有能讓人一口氣讀完的魅力。──wenhsien
★栩栩如生的畫面,故事曲折生動,情節環環相扣。各章節的安排很有巧思,處處帶給讀者許多驚喜。──小建
★故事角色鮮明、生動活潑,讀起來流暢,很適合泡壺好茶好好品味。──朱芳廷
★從頭到尾看了兩次,每次都覺得熱血沸騰,真的很有趣!
★希望《亥時蜃樓》也能製作成電視劇!

 

 

作者:尹梨修

出版社:城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