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任何人。」總是放低自己、照亮他人黃冠螢泡泡)笑著如此說。專任活動主持人的她,兩年前創辦「當代小丑工作室」,到各大醫院與安養院,為病童、老人們進行「藝術療癒」,看似光鮮亮麗的人生,其背後一則則動人的故事,其實更值得你一探究竟……

 

 

「我沒有一定要完成甚麼事情」

不被「政大廣電」這四個字束縛,泡泡選擇了一條看似和他人不太一樣的道路。但她並不覺得自己「有多特別」,僅僅是努力變成自己想成為的樣子罷了。「對我來說,其實做甚麼事情都可以。只要我做的事能讓周遭的人開心、充滿愛,我都會覺得…Why not?」所以,不管是主持活動、扮成小丑,甚至是接受我的訪問,她總是面帶笑容、發著光,期望能「帶給別人一點甚麼

 

 

至於甚麼是她「想要帶給別人的」?泡泡說,她一直認為,人來到這個世界,甚麼都沒帶來、甚麼也帶不走,但卻可以「留一點東西下來」,而後來她發現,一個人可以留在世界上的東西,就是「放在他人身上的東西。所以今年25歲的她,在20歲那年才會決定送自己一張機票,飛到義大利找訓練師Alessio Di Modica,挖掘自己心中的「小丑」。

 

 

最後,在泡泡和三位夥伴─陳琬婷、楊子葳、林鈺軒的努力下,在台灣成立當代小丑工作室,運用「小丑」這個媒介,化作閃閃發光的人間天使,為所見的每個人創造一個富有安全感的「家」

 

 

爸爸當年以為她「瘋了」

但看到這裡,別以為泡泡的人生就是一帆風順。兼顧活動主持人與當代小丑這兩個身分的她,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真正讓父母認同「坐在辦公室工作不是唯一的選擇」。她表示,一直到有天她爸爸看見電視媒體報導「女兒正在做的事情」,「那一刻起,我才感受到他覺得我在做的事情並不是那麼沒意義的。」

 

 

「一個人在這世界上,要嘛賺貨幣,要嘛賺價值。」

得到父母肯定,社會眼光卻頻頻盯著她。甚至也會有親戚朋友擔心她「賺不夠多」或「虧錢」,但她沒有想為自己辯解甚麼,「我不介意大家怎麼看我,重要的是─我怎麼看自己、我就會展現甚麼樣的力量。」所以你說她窮嗎?一點也不。泡泡認為,一個人最可貴的東西叫做「創造」,如果人能從身上創造許多價值,那麼就不用擔心沒有足夠的貨幣生活。換言之,自己的價值自己給,當心靈富足時,你便不會把重點放在「今天賺了多少錢」,而是「今天到底過得快不快樂」。

 

 

「我沒有工作,沒有所謂『一份工作』。」

她也不諱言地跟我說,有人覺得她看起來「過很爽」─不用進公司、扮成小丑笑嘻嘻、甚至每年都能出國旅行,讓人對她產生片面的誤會。不過她倒很正面:「人要嘛就努力工作,要不就努力生活。你只要做好其中一項,你就能好好活下去。而我選擇的方式是努力地生活。」對她來說,生活中的每件事幾乎都是工作,但她不會把它看成是工作,而是「生活」。就好比她一整天都在為新人主持婚禮,但她也只將此看待成「一段特別的時光」,陪伴「有緣人」度過重要時刻。

 

 

「清楚自己要甚麼,你就會成為你想要的那個樣子。」

做為一個為他人奉獻的主持人與當代小丑,泡泡經歷了許多「遇見」。她覺得,一個人遇見另一個人,往往就像是看媒體報導一樣,無法全盤了解;她真的不覺得自己能透過一個擁抱而讓癌末病童不再感到疼痛,或是讓孩子的爸媽不再掉淚,「但我相信當我們相遇時,一定可以產生化學變化。」─這就是讓泡泡決定在今年彈著烏克麗麗、和夥伴一起扮成小丑,造訪各地進行巡迴演出的原因。

 

 

「你的社會不屬於整個世界,你的社會就是你自己」

訪談接近尾聲,泡泡對我強調,她認為人人都是完美的。就算自己不喜歡自己某些特質,那就努力把它變成「好的」就好了,那或許就會是「你」該有的樣子。「只要好好看見自己、擁抱自己的特質,你就會獲得很大的能量,並且找到和你一樣的人,那就會形成你的社會。」

 

 

在每個領域都閃閃發光的泡泡,雖然一直說自己不是甚麼「厲害的名人」,但透過她的生命,你是否願意去相信,倘若你三餐能溫飽,心靈就能富足?而如果心靈感到滿足,你是否就會發現,就算沒有那麼多的貨幣,你也能找到一個更耀眼、更「好」的生活呢?

 

內心強大 外在閃耀 妳身邊也有像她們一樣認真達成夢想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