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魂如初》連載8|修古物如修心,可以慢,卻絕不能錯

 

不如意的事太多,她有點麻木了。如初搖搖頭,拖著腳步就要沿原路爬回去,忽然間,一個驚訝的聲音從外頭傳進樓梯間。

 

「傳承者,剛進公司的那個小姑娘?」

 

這是殷承影的聲音。如初不清楚公司今年進了幾個新人,腳步卻不禁一頓。緊接著,蕭練無可奈何的聲音響起:「是她。」

 

「怎麼可能,我之前看她挺正常的。」承影嘟嚷一句,又問:「你還行?」

 

「今天中午我在她對面坐了五分鐘,差點失控。」蕭練頓了頓,鬱悶地說:「根本沒辦法處在同一個空間裡頭。」

 

他們一定在討論她。如初用力握緊欄杆扶手,拚命壓抑住想要跑出去問個清楚的衝動。

 

虧她還擔心了一整個下午,以為他生病或出了什麼事,原來,竟是沒辦法跟她相處?

 

隔著一扇牆,對話還在繼續,承影有點苦惱地說:「這就麻煩了。不過她才剛開始,也不知道未來會成長到哪個階段,要不我跟杜哥討論看看,先請她走,免得留在公司容易出狀況?」

 

他們要趕她離開公司?

 

如初一驚,緊接著,蕭練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我會處理,你不用管。」

 

「你能怎麼處理?」承影問。

 

「今晚先回老家一趟,不行大不了我離職,就這樣。」

 

「入鞘?也對,我忘了還有這招,那你努力吧。」殷承影同情地拍了拍蕭練的肩膀。

 

蕭練唔了一聲,低聲又說:「先別告訴大哥。」

 

「這有什麼好瞞的?他遲早要知道。」

 

「他一定主張趕人,我不希望⋯⋯」

 

人聲與腳步聲逐漸遠去,蕭練之後又講些什麼,如初已聽不清楚了。她留在原地,胸口不斷起伏,不知不覺中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只不過見了兩次面而已,怎麼就弄到不是她走,就是他離職的情況?

 

她到底是說了還是做了什麼,才導致蕭練如此厭惡她?

 

胸口極悶,眼睛也酸澀得難受,但她絕不會因為這一點小事就哭泣,絕不。

從明天起,如果他們敢來針對她,她也會力爭到底;如果只是無法相處,那,她會主動避開他。

 

心底斷然做出決定後,如初仰起頭,重重踩著階梯,一層一層往上爬。

 

 

 

5.轉變

 

修復古物的過程一如修心,容許慢,卻絕不容許出錯。因此這一行有許多禁忌:光線不對、心境不對、情緒太過激動,都得停下手別幹活,怕的就是一個失誤,再也無法回頭。

 

在餐廳遇到蕭練的隔天早上,如初雖然準時抵達修復室,卻自知不在狀況內,她索性跑到隔壁,蹲在大地毯邊看兩位同事搭檔工作。徐方把拆下來的斷線一條條理順了,按色澤與粗細分類排放。老莊師父則捻著一根細如髮絲的舊線修補,神情專注,動作比呵護嬰兒更加輕柔,補了老半天也只完成一條線,而身下千絲萬縷,猶如無盡的等候。

 

可以的,她也做得到。

 

踏著平穩的腳步回到自己的修復室,如初戴上手套,開始拼碎瓷。拼著拼著,整個人逐漸沉浸在溫潤的釉色裡,暫時脫離了現實世界,就在某一刻,她突然驚覺,眼底下的瓷片似乎起了一點變化。

 

瓷器在入窯燒製時,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釉粉總會略微沉澱,因此顏色越到底部越顯得厚重,這只梅瓶也不例外。只不過,如此細微的色差純靠肉眼根本無法分辨,但此時此刻,她看出來了。

 

陽光特別好的緣故?

 

她仰頭看看玻璃天窗,決定抓緊時間多拼幾片。

 

有了色差當指標,拼對工作的難度大為降低。杜長風在傍晚踏進修復室,看到進度後對如初比了個大拇指,如初開心地笑出聲,暗自祈禱明天陽光燦爛依舊。

 

這天,她一整天都沒見到蕭練,其他人對待她的態度則一如往常。如初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卻又有些悵惘。

 

再隔天,陰雨綿綿,如初到公司後看見老莊師父已經歇了手,正翹著二郎腿在讀資料。她嘆口氣,進入自己的修復室,才打開燈,就瞄見碎瓷片的色差居然比昨天更加顯著。

 

與陽光無關,是什麼造成了改變?

 

她拼了一整天,成績斐然,心裡卻有些不踏實。下班回到公寓時,莊茗正在沙發上吃烤肉看電視,如初坐進她身旁,舉起手遮住左眼,望向電視底下的字幕。

 

「妳眼睛怎麼啦?」莊茗問。

 

「視力怪怪的。」如初放下左手,改舉右手。

 

「還好吧?」莊茗不看電視改看如初。

 

「好像⋯⋯正常。」如初放下手,神色茫然。

 

她的左右眼視力都是0.8,平常用單眼看字幕會有點模糊,剛剛試了,跟之前也沒有任何不同。她繼續矇上一隻眼,看窗外招牌、看牆上月曆,到處亂看。

 

莊茗看不下去了,抓起茶几上的手機滑了兩下,說:「市區有個眼科醫生,我從小看到大,檢查得很仔細,就是人囉嗦了點⋯⋯我給妳他的地址電話。」

 

「好,謝謝。」如初矇著一隻眼看室友。

 

「別,怪滲人的。」莊茗拉下她的手,又交代:「記得禮拜五晚上吃火鍋啊。」

 

「啊,差點忘掉,我剛剛經過雜貨店,順手買了這個,妳會不會煮?」

 

如初從背包裡翻出一個塑膠袋,兩個女生開始研究該怎麼煮桂花酸梅湯,視力的問題頓時被拋在腦後。

 

之後,如初還是抽空去檢查了眼睛。醫生看不到十分鐘,便指出她因為工作緣故用眼過度,導致眼睛有點乾,但不嚴重。他會開一瓶人工淚液,但最重要的還是少看電腦螢幕,保持睡眠充足,多吃富含維生素A、C、E的食物,同時醫生有個姪子還沒結婚,可以認識一下,假日結伴出去走走有助於放鬆心情鍛鍊體能,番茄多吃、拉筋治百病、穴道按摩⋯⋯

 

為什麼一個大叔可以比三姑六婆還多話?

 

走出醫院時,這是如初心裡最大的疑惑。至於視力,既然醫生都說眼睛沒問題了,她也就當作一切正常。

 

到了約好吃火鍋的那天,大塊的瓷片已經拼得差不多,剩下的碎瓷片表面積都太小,絕無可能用色差來辨別,因此進度又慢了下來,不過能做到這樣,如初已相當心滿意足。她將還沒找到正確位置的小瓷片打散,重新平鋪在桌面上,欣賞那一片青中帶藍的粼粼波光。突然間,有一塊拇指大小的瓷片,光芒緩緩增強。

 

屏住呼吸,如初抓起那塊瓷片,走到拼好的區塊旁,轉了個角度,接上去—完美!

 

杜長風原本坐在隔壁桌滑手機,聽到動靜走了過來,低頭檢查。

 

在如初眼中,那塊小瓷片的光芒明顯與其他瓷片不同,但顯然杜長風看不出異樣,他看了半晌,只說:「進度比我預期的要快一點。」

 

如初吞了吞口水,問:「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挺好的⋯⋯喔,對了,妳也注意一下身體,別累著。」

 

杜長風說完便走出修復室,如初目送他離開,再回頭,小瓷片已經恢復成原本的模樣。她遲疑地伸出手指,輕輕戳了一下,小瓷片動都不動,彷彿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象。

 

這不可能,她絕對沒看錯。

 

如初將電腦椅往後拉了半公尺,雙手抓緊椅子邊緣,瞪住碎瓷片不放。

 

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三分鐘過去⋯⋯直到她瞪得眼睛都酸了,也不曾再有任何瓷片發生任何變化。她只好將椅子拉回去,認命地用小鑷子夾起一片碎瓷,慢慢轉著,尋找方向。

 

異象並未再度出現,如初又拼了幾片,正猶豫著要不要找人來討論這事,手機鈴聲響起。莊茗來電,說她弟弟莊嘉木今晚要開車過來一起吃火鍋,途中會經過雨令,可以順便載如初回家。

 

「謝謝,不過妳弟的學校在城的另外一邊,拐過來不會繞一大圈嗎?」如初問。

 

莊茗的弟弟是個學霸,頂級大學的物理專業,剛升大四。姐弟兩人感情很好,如初常聽莊茗聊起嘉木,聽久了基本資料都記住了。

 

「他今天沒進學校,跑去博物館幫忙測量什麼古物周圍的信息場⋯⋯噯,我進電梯,不聊了,等會兒見。」

 

電話忽地中斷,如初對著手機發了一陣子呆,總覺得好像遺漏了什麼,但實在想不起來,最後只能轉回頭繼續工作。

 

 

 

 

本文摘自《劍魂如初》

 

未出版先轟動《鬼怪》的韓國出版社RHK火速搶下版權,好萊塢新加坡影視公司熱烈爭取中!

媲美《禁咒師》的華麗架空、匹敵《蘭亭序密碼》的古物考究、挑戰《鹿男》的奇幻想像

 

《劍魂如初》以中國古代「商天子三劍」幻化為人形為初始構想,娓娓道出一個交疊在人與物兩個世界間的故事。既有源自真實歷史的古物擬人刻劃(霍去病的佩刀、一言九鼎中的荊州鼎、清越悠揚的編鐘幻化成人,會是怎樣的性格與經歷?),也有刀劍光影場面的驚心動魄,還有與宿命的對抗(武器只能為殺戮而生,沒有情感?)。

 

一個建構到無比真實的奇幻架空世界,再加上作者懷觀多年劇本創作訓練,不僅《鬼怪》韓國出版社RHK火速搶下《劍魂如初》版權,來自好萊塢、新加坡的影視公司也熱烈爭取影視改編權,未來可望搬上大銀幕!

 

 

 

出版社:圓神

作者:懷觀

生於高雄岡山,一個人口不滿十萬的南方小鎮。十二歲以前住在一棟有著小小藏書閣樓的三層樓房。在閣樓裡她同時讀到了曹雪芹的《紅樓夢》與喬治馬丁的《萊安娜之歌》;兩者相加,成為她幻想與寫作的出發點。

 

在清華大學取得碩士學位之後,懷觀進入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班。在那裡她不但認識到世界頂級的學術心智,也因此接觸了英美的故事寫作教育。之後她先後旅居紐約州、蒙特婁、香港等地,最後回到家鄉,發表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未見鍾情》。《劍魂如初》是她的第二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