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偵探小說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是公認的「偵探小說女王」,從小就對福爾摩斯探案全集興趣濃厚,長大後開始創作偵探小說進而聲名大噪,留下包括《東方快車謀殺案》等傑出且著名的作品。《鋒迴路轉》的導演萊恩‧強森(Rian Johnson)是克莉絲蒂的大書迷,從小就夢想著創作偵探小說的他,如今將想法付諸實現,自編自導了叫好叫座、不燒腦也一樣精彩萬分的犯罪劇情喜劇。

 


導演目標拍出《東方快車謀殺案》般的推理,就連片中「007」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飾演的偵探「白朗」都像是致敬克莉絲蒂筆下的白羅。這位人稱「最後的紳士偵探」,與白羅一樣皮鞋閃亮、行為做作、衣著講究、要求條理與整潔。同時,故事中的角色各個鮮明、有特色,即便介紹出場時便是以問話片段穿插,也不致使觀眾混淆,大幅節省了交代角色關係所必須花費的時間。不過,《鋒迴路轉》最引人入勝之處可不只是仿效古典推理小說裡性情古怪的典雅偵探,以及巧妙且有效率地介紹各個角色,更多的是編導苦心安排、首尾呼應的各種細節。

 

死者哈蘭的大女兒表面上是冷血的女強人,嘴上說著與父親有屬於他們之間的溝通方式,聽起來也像是虛構故事,倒是沒有什麼顯著的犯罪動機。但是,她偷吃的丈夫可就不是如此了,外遇被岳父發現是否可能引發殺機?事發第一時間想要確認對自己不利的證據合情合理,發現威脅自己的岳父其實信裡什麼都沒寫似乎也情有可原,只是沒想到這一切到片尾居然有所關聯。看似獨立堅強的大女兒,還真的與父親有著專屬的溝通方式,也非常符合他推理小說家的風格,於是偷吃的祕密就這樣揭穿了。

女主角看護瑪塔從事發當晚就認定自己要負最大責任,只是哈蘭爺爺真心要幫助她脫罪,自己也就順水推舟,卻沒想到竟然有其他人知情。如此安排使得擁有上帝視角的觀眾跟著緊張兮兮,不論是不希望瑪塔涉案的證據被發現,還是各種案外案引發的驚喜,都可看出劇本編寫的精密度。其中,不經意發現謀殺祕密的女管家,憑著最後一口氣也要吐出指認兇手的關鍵字句居然也有著近似音雙關,不由得更令人佩服導演的巧思。

而在電影開場,觀眾對於謀殺案的發生經過都還摸不著頭緒,只能靜靜地跟著偵探一同抽絲剝繭,窺視主角版本的故事時,哈蘭偶然提到自己不成材的長孫,表示他「分不清道具刀與真刀」,不到電影最末段誰也無法得知這段比喻竟然成為另一段精心設計的伏筆。

雖說導演鏡頭內的白朗致敬的是克莉絲蒂筆下的白羅,但片中並非安排陸軍上尉作為偵探助手,反而是取材福爾摩斯身邊的華生醫師。巧合的是,擔任白朗助手的女主角是名看護,同樣有著醫學背景,面對謀殺案時能夠借助專業,更加深白朗說出「當我的助手吧,華生」時的詼諧幽默。

 


瑪塔不但有著與華生醫師相同的醫學背景,兩人也都有著善良的本質,這也成為本片所希望強調的重點之一。導演不僅是拍攝一部偵探電影而已,他也利用了視錢如命的上流社會一家來呈現財富作為人性之惡。電視新聞裡為了財產大打出手、兄弟鬩牆的情景可不只出現在亞洲社會,哈蘭爺爺身為知名犯罪小說作家,平時就像是住在推理小說中似的,就連死亡也華麗得像齣戲,家族成員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從財產分一杯羹。不管是瑪塔與哈蘭當天晚上誤以為施藥錯誤即將造成憾事所做的計畫,抑或是宣讀遺囑後長孫假好心地為瑪塔安排脫身管道,最終促使本就無罪的瑪塔全身而退的是她的「良善」。看到管家失去意識且用藥過量的瞬間,顧不得上一秒才聽到對方親口指認自己是兇手,對瑪塔來說救人重要。正如白朗所說,瑪塔是名好護士,她的善良使她沒有照著長孫的劇本走,這也是為何哈蘭爺爺要將遺產全數留給她的原因。

除了哈蘭之外,良知喪失的一家人裡,尚且還有一位女孩──梅格,可以稱為瑪塔真正的朋友。全片多次提到瑪塔的母親從他國移民到美國,但每一次的國家都不一樣:巴拉圭、巴西、烏拉圭、厄瓜多。片中甚至穿插了部分角色帶有種族歧視的言詞,可以想見他們口口聲聲稱把瑪塔當家人,其實根本對於她的出身蠻不在乎,甚至沒有一點尊重。無意間將瑪塔母親非法移民身分透露給家人後,梅格被迫撥打一通勸說電話,但當聽到瑪塔在乎的並不是金錢本身,甚至願意資助自己完成學業,本就真心對待瑪塔的梅格也不忍繼續說下去,畢竟能讓瑪塔掏心掏肺說出秘密的梅格可是真心對她好的。

 


犯罪劇情片肯定充斥著無數謊言,肢體語言專家卡蘿‧高曼(Carol Goman)談到如何解構掩飾謊言的肢體語言時,舉了表情、手勢與腳部動作為例。觀眾在觀影時也不妨細看不同的角色面對警方訊問時是否出現遮口、觸摸鼻子與耳朵的動作,話語與手勢出現的時機,以及腳部動作是否呈現出不安的跡象。有趣的是,《鋒迴路轉》加入了一般推理電影不曾嘗試的元素:「不能說謊」。女主角瑪塔只要一說謊就會噁心,就像韓劇《皮諾丘》的女主角,只要一說謊就會打嗝不止,必須說真話才能停止。即使瑪塔經過有意識的抑制可以稍微延遲嘔吐的時間,這個特點仍舊讓查案過程中多了一些變數與趣味,同時也是本片耳目一新之處。

 


不只這項有趣的設定出乎意料,《鋒迴路轉》片如其名,不到最後情節發展都意想不到,全片兩個多小時內至少有三次轉折。片頭先由警方訊問介紹角色,也是觀眾初次與犯罪嫌疑人們見面,聽著他們的供詞開始抽絲剝繭,猜測究竟誰是兇手。線索都還不夠多,觀眾才正消化方才聽到的內容,偵探白朗又從瑪塔口中問出家族成員的謊言,使他自己與觀眾得知犯罪嫌疑人的殺人動機,但同時似乎也不能排除哈蘭爺爺自殺的可能性。沒想到,一會兒之後透過觀眾上帝的視角,案情突然轉為「瑪塔是兇手」,這時,電影的趣味便從「尋找兇手」變為「如何脫罪」。但當觀眾跟著瑪塔與偵探持續挖掘更多細節,兇手似乎又另有其人。一層一層的轉折非常流暢,絲毫不拖泥帶水的剪接與敘事,使得130分鐘的片長完全沒有「看手錶點」,不斷變化的情節重點也讓觀眾保持新鮮感,驚喜連連。

 


雖然《鋒迴路轉》不是典型的「Whodunit」推理,但全片懸疑不斷的氛圍緊抓住觀眾的好奇心,適時釋出的各種線索也能使觀眾與偵探一同辦案,最後又在出其不意之間來些轉折,讓人猜不到結局為何。這趟找兇手的冒險過程中,甚至針砭了善惡價值觀,於此同時也不失幽默,就算不是推理小說迷都會愛上這部2019年最好看的電影之一。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