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經典動畫《攻殼機動隊》改編的真人版電影,自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為主角的選角消息一出,正反兩極的評論就從沒停過。畢竟西方人面孔與原著素子的形象差異甚大,加上原系列極高的經典地位,讓人不免對此部電影的最終呈現有些擔心。

 

 

GHOST IN THE SHELL.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標題,那是靈魂與血肉的二分,人類無法複製的靈魂寄宿在科技創造的機械軀殼裡,獲得了被禁錮的永生。

 

 

而當此部電影將進未來的想像真實呈現在眼前,那道人類與機器人間逐漸模糊的界線變成了可以感知的切身問題,也越來越令人感到不安。

 

 

那是個城市極為壅擠,視線縫隙又被巨型立體投影廣告填滿的時代;那是個人們開始用機械肢體、器官取代衰敗自我的時代;那是個太多人在機械化過程中,不知不覺暴露在網路風險之中,充滿駭客犯罪的時代。

 

 

 

我喜歡看著片中的街景,看著對未來都市的想像。不斷出現的誇張巨型廣告散發出滿滿的銅臭,而另一頭,那些社會下層的人們,居住在壅擠的社區,用火柴點燃瓦斯燒茶,彷彿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若機械化身體的趨勢已是必然,那終點會在哪裡?

 

 

少校,本片主角是第一個,應該說第一個成功的全機械身體與大腦意識的結合。在她才甦醒卻恐慌得被迫注入鎮定劑後,幾句對話留下了她的定義。

 

 

「她是奇蹟。」
「她是武器。」
「她是我們公司的未來。」

 

 

一年後,她在觀眾眼前執行的第一個任務,很快就將她捲入本片的重大事件之中。從頂樓一躍而下,光學迷彩隱形的身體撞破玻璃入場,快節奏的戰鬥爽快華麗,沒多久就擊倒犯罪者,直到最後的藝伎機器人求饒才讓她下手稍微遲疑。

 

 

 

我很喜歡她慢動作衝破玻璃的那幕,而那藝妓詭譎的恐怖感,令人頭皮發麻,印象深刻。

 

 

「妳跟他們不一樣。」

 

 

她的隊友巴特,也是她信任的朋友離開前這樣跟她說。

 

 

這也是貫穿本片的掙扎論述。她不斷問著那所謂的歸屬感,那些追尋不到的回憶和「真實」,日復一日,她究竟留下了什麼?

 

 

片中她不斷追逐著九世,但這顯然不只是一個單純的殺人案,而是犧牲者的復仇。九世和主角經歷了一樣的過程,但命運給了他們不同的結果。他因為大腦和機械身體的相斥,成為了相同計畫被的失敗作。在主角之前,有98個失敗的,被跟著機械身體一起放棄、銷毀的靈魂。

 

 

九世想超越人類,想尋找自己被抹滅、消除的過去記憶,當他將真相告知主角之後,她已經困惑得無法繼續執行任務了。

 

 

她也在一樣的軀殼裡掙扎著。

 

 

她向博士逼問出計畫的真相後,到海底潛水,感受被寒冷海水與黑暗包覆的恐懼,讓她感覺自己是真正的活在世界上。

 

 

還有在船上拎著啤酒等待她的巴特。她回應了信任,而她的小隊也從來沒有只將她當作一個武器、一個機器人。

 

 

我們的行為,定義了我們的靈魂。

 

 

最終她到法外之區,想起了過往的一切,她和九世,還有一群離家的年輕人,原本擠在這小小的舊屋裡,就像家人一樣,像是有想法的年輕組織,反對科技化帶來的影響,帶點理想、帶點叛逆。但某個晚上他們一起被抓走了,成為計畫的實驗品。

 

 

 

當他和九世相認的那刻,與蜘蛛戰車的決戰忽然到來。一番激戰,雖然勝利卻遍體鱗傷。但即便就躺在九世身邊,素子沒有要加入他,嘗試超越人類。

 

 

「我還沒有做好準備離開這裡。」

 

 

她找到歸屬了。不因為她是誰,而是她的行為,她關心的,關心她的那些靈魂。

本片有大量致敬原作的場面,而在此背景之下,本片的視覺感受是相當震撼的。科幻、迷幻的畫面堆疊不在話下,真人化後與現實交錯的感覺更突顯了我們正在一步步靠近的,人與機械的問題。

 

 

不用說那經典的傀儡謠,片尾曲第一拍就讓人起雞皮疙瘩。

 

 

但素子那身像是衛生衣的光學迷彩,實在令人難以忽視。幸好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在這部片裡實在美極,有意無意露出的困惑、不協調感,也把遊走在人與機械邊緣的徬徨表現得很好。

 

 

畫面之外,本片敘事與節奏感問題不少。出場的角色已經不多,但厚度只留在素子與巴特之上,九世的情緒以對白帶出略顯薄弱,更不用說其他的反派和配角。

 

 

本片的少校素子和原作相比反而像是剛加入小隊,空有絕佳的身體條件,卻沒有對應經驗的莽撞新兵。除了初登場外幾乎每次出擊都陷入險境,像是在噪音酒吧那場戲,即使被擄後的近身肉搏算是精彩,但還是容易讓觀影者感到莫名,感覺只為了帶出巴特的電子眼而存在。

 

 

還有一場在水面上痛擊卡車司機的打戲,光學迷彩的隱形戰鬥的確帥氣,但打上半天對方就只是一個被駭客的普通對手而已。

 

 

相反的,我喜歡北野武被伏擊的那段演出。槍聲靜止之後,他忽然推開車門了結一幫槍手,淡淡的撂下狠話,氣場十足。

 

 

最終決戰的場面不算大,一輛蜘蛛戰車對上素子,就在不斷閃躲跟幾乎毫無效果的槍枝回擊中度過,直到最後素子抓緊機會斷手硬拔起戰車核心終結。從第一個任務結束之後一路到劇終,我幾乎無法理解,這樣的素子,為何被稱為如此重要的武器。

 

 

以動畫改編的真人電影來看,本片雖然有許多缺點,但仍在不少地方滿足了新、舊觀影者的體驗,尤其是視覺、聽覺層面,可說是瑕不掩瑜。撇開人種差異的原罪,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在片中表現不俗,以令人屏息的美撐起那些需要特寫,需要細節的畫面,令人驚艷。

 

 

而導演選擇了用比較簡單、平易的方式導引觀眾入題,對於原作的支持者而言可能顯得太過表淺,節奏凌亂,但作為初次接觸的觀眾不至於看不懂,只覺得略有不足,有點可惜。

 

 

不得不佩服原作於二十餘年前展現出的豐富想像和深度意涵,那對於未來的晦暗恐懼,時至今日,變成更切身、更同理。

 

 

人類追尋永生的過程,能真正存續的,不是易腐朽的脆弱軀殼,而是那借居殼中的唯一靈魂。

 

 

「妳讓我想起她,從妳看我的樣子。」

 

 

主角終於從博士手中得到了真實的記憶,逃出總部後,她先回到家裡尋找自己的母親,而母親早就感受得到眼前看起來的陌生面孔其實並不陌生。

 

 

我們的行為,定義了我們的靈魂。

 

 

但行為反映的,還是那隨人生累積的真心吧。

 

 

source: Ghost in the S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