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Cinderella 仙履奇緣》、《The Jungle Book 與森林共舞》與《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開始,迪士尼的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普遍受到大眾喜愛,光是2019年就有「經典三部曲」的真人改編推出。打頭陣的《Dumbo 小飛象》雖說評價普通,但也勾起不少大小朋友的童年回憶,而日前上映的《Aladdin 阿拉丁》雖然針對原版有些細節的微調,但也不至於到令人驚豔的地步,甚至整體來說了無新意。即便如此,光是動聽的原聲帶與這些調整,它仍是一部使人心情舒暢的電影。

翻拍自迪士尼復興時代1992年的同名動畫作品,《阿拉丁》的故事出自阿拉伯民俗故事《一千零一夜》裡的「阿拉丁與神燈」。講述在沙漠中心的古老城市阿格拉巴裡,藏著神祕的傳說,只要獲得帶有魔法的神燈,法力無邊的精靈就會實現你的三個願望。

 

-- -- --以下有劇透,防雷線在此!-- -- --

 

 

由於背景故事與設定位於阿拉伯,迪士尼選角時考慮阿拉伯、中亞、中東與南亞後裔的演員倒也可以理解,而這畢竟就是一部好萊塢的作品,既已沒有要以外語片的形式呈現,角色們說著一口流利的完美英語也情有可原。不過,當主要角色都已撇除口音問題與語言障礙,電影當中市井小民與重要性較低的角色卻有著口音,實在令人難以忽略此明顯的種族歧視。固然英語母語者也會因為教育水準、成長地區與環境而有語言程度的差異,但若以此為標準,身為「過街老鼠」的阿拉丁應當無法說出如此標準的英語才是。其實,真人版本的《阿拉丁》已經消弭很多27年前的刻板印象,但這項被刻意放大的小細節卻成了迪士尼的雙重標準。

 


基本上,真人版本的《阿拉丁》與動畫版並無二致,經典與重要台詞都是一字不漏重現。如此呈現的確可以滿足迪士尼忠實影迷們,但同時也使得真人版本《阿拉丁》彷彿炒冷飯般缺乏驚喜,當然,於此同時,劇組仍舊努力使細節更臻完美。舉例來說,真人版裡交代了反派賈方成長背景,除了賦予他使壞的理由,也讓這個角色更加立體。只是,身為魔法師的賈方除了使用權杖蠱惑人心之外,似乎沒有太多法力施展的段落,就連向精靈許願成為世上法力最高強的魔法師後,都不如動畫版中將魔毯變為絲線、將公主關進沙漏、將猴子變為玩具來得冷血無情。或許是為了拉近虛構與真實世界間的距離,而削弱了賈方的法力,但宛如「巧言葛力馬」的他,又怎會如此輕易被打發呢?

另外,動畫版裡賈方的鸚鵡艾格,不但耍嘴皮子技術一流,甚至還能在發現神燈後直接為賈方偷來,可以說是與《Little Mermaid 小美人魚》裡的賽巴斯汀扮演相似的角色;反觀真人版裡的艾格,雖不至於毫無功效,但的確就是一隻普通會學舌的鸚鵡,就連確定神燈去處後都得由曾為扒手的賈方親自出馬,喜愛艾格的影迷們恐怕不太滿意這樣的安排。其實,動畫版劇本發展初期,鸚鵡的性格是沉穩、有英國口音且嚴肅的,後來才被改為搞笑且戲劇性、非常具有亮點的角色。但是,在真人版的處理手法之下,艾格的記憶點就沒那麼高了。

 

 

倒是「精靈是全片靈魂」這點不僅與原作相同,而且真人版成功打造自己的風格。在動畫版裡,整個「阿拉丁與神燈」的故事是由一名騎乘駱駝的旅人講述,但真人版裡改動為經過阿拉丁許願釋放成為人類的精靈,在與公主侍女共組幸福家庭、環遊世界後,向孩子訴說這段傳奇故事。這項調整不只更加強調前後呼應,也使得整個故事的魔幻調性一氣呵成,甚至說服力更高。同時,《阿拉丁》「自由」的主題也透過精靈的口,一再重述。不論是「無所不能卻只能活在狹小空間」,或是險些迷失在名利之中的阿拉丁差點決定不分一個願望給精靈,甚至是把神燈的禁錮從手銬擴大至如《美女與野獸》般的「變形」魔法,都使得「自由」的主題更為鮮明。

正如威爾‧史密斯在眾多訪談中所提到,要想仿效甚至超越羅賓‧威廉斯打造出來的精靈是不可能的事,畢竟當初精靈就是一個以他為「藍」圖而設計的動畫角色。但嘻哈歌手出身的史密斯不但發揮唱功,甚至結合饒舌元素,賦予這個廣受全球影迷喜愛的經典角色更為現代的特質。另一方面,透過他與公主侍女間短暫且簡單的互動,傳達出「精靈具有人性」的訊息。大眾對威爾的印象多半為演出《I Am Legend 我是傳奇》與《Independence Day ID4星際終結者》等末世相關的科幻電影,但其實另一部經典作品《Men In Black 星際戰警》系列同時是科幻作品也是喜劇,而他22歲就擔任製作人並主演自己的電視影集《The Fresh Prince of Bel-Air新鮮王子妙事多》就是情境喜劇。所以,他的的確確發揮自己的特長,將精靈塑造成專屬於他的樣子,最後也證明了他確實是《阿拉丁》裡畫龍點睛的角色。


「偷蘋果是小偷,偷王國就是政治家。」

 

 

真人版《阿拉丁》所改動與動畫版不同之處當中,最值得稱許的要屬「政治要素」了。動畫版裡的蘇丹整天只知玩樂,無所事事,而公主雖說美貌動人、氣質出眾,但充其量就是個花瓶,這樣的設定在27年後的今天自然會被視為不合時宜。真人版裡的蘇丹不僅巧擅國事,對女兒的婚事也極為看重,從父女的言談間也可得知,蘇丹並非因茉莉公主為女兒身就沒有教授她知識,甚至更使她擁有治國之能力,即使法律並不允許。面對巴西總統、波蘭總理、德國總理、台灣總統與紐西蘭總理等多國領導人皆為女性的現今,《阿拉丁》若承襲動畫版中「下嫁」阿拉丁,街頭混混莫名其妙成了蘇丹,未免過於守舊,且有性別歧視之嫌。真人版裡不只安排了由《La La Land樂來越愛你》、《The Lion King 獅子王》製作團隊鍛造、現場演唱的備受注目全新原創覺醒歌曲「Speechless」,也在茉莉公主證明了自己治國的能力後成為阿格拉巴的首位女蘇丹。

 


最後,既然是迪士尼的動畫改編,又是公主系列,原聲帶肯定不會讓大家失望。充滿奇幻冒險與神秘風情的《阿拉丁》裡,有仍然經典動人的主題曲「A Whole New World」與威爾‧史密斯融合了嘻哈風的歌曲們,也有如「Speechless」的全新創作。雖然很可惜真人版的賈方沒有獻唱,但對於「迪士尼等於童年回憶」的影迷們來說,觀看《阿拉丁》的過程,一定會忍不住開口哼唱,而這也就是所有經典動畫系列帶給觀眾們最美好的回憶了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