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食症就像一種文明病,人們在追求美的過程中,無意間讓自己身體遭受病態的折磨,自身甚至享受、並持續追求極端纖瘦的快感。但有些人在過程中,意識到自己這樣其實並沒有像過往一樣得到他人的喜愛,漸漸感受到周遭親友關懷、同情的眼神,於是慢慢從中覺醒,意識到自己不能再這樣,並開始漫長的康復之路。

 

 

攝影師Fritz Liedtke藉由相機拍下厭食症患者,記錄他們的故事。患者們解釋自己的復原過程,以及得到的啟示和說明。有些在Fritz Liedtke鏡頭下的男女目前正在復原中,有些仍然生病中。雖然看起來並不明顯,但這也激發他想出這一系列的靈感。


19歲的Cori說:「時尚和設計就是我的生活。當我走上壓力極大的模特兒之路,我開始想『如果大家都在減肥那我也必須跟著做』」

 


Adriane:「我想要擁有理想身材。於是我攝取的食物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事實上,攝影師Liedtke在大學時期也曾患有厭食症,這啟發他現在紀錄其他倖存者的故事。


「我人生大部分時間都是蜷著身軀,試著想要消失、並傷害自己。」


19歲的Megan說:「在跳舞的世界,我想要成為身材更纖瘦苗條的女孩,希望人們總是看著我。但我希望觀眾們能無視我利用藥物或節食減重這點。重點是,大家也希望我以這樣的身材在舞台上跳舞。」

 

「我們看著這些瘦弱的身體,骨瘦如柴,如同要凋萎的花朵。」


13歲的Olivia:「我看了一部關於暴食症的影片,老實說我覺得很酷。所以我試著這樣做,做一件自己知道其實是錯誤的事情。」

 

18歲的Runa:「在我小的時候,曾得過暴食症。這讓我一直體弱多病,甚至長時間沒有月經。我決定我該改變這樣的狀況,盡可能的減掉多餘的體重。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鏡子裡面的我,比以前健康,而且不再是以前那個胖豬的模樣。」


22歲的Shawon:「我知道我明天早上會起床、抽根菸、喝一杯咖啡,避免吃東西直到去工作。我很害怕我的體重增加,看到零食我恨不得將它直接扔到垃圾桶裡。」


「每個人都有一個名字,一張臉。他們正努力為自己的身體努力,在思想及生活上進行控制。他們的故事包括他們的家人、朋友、同學,他們的配偶和孩子。」


20歲的Tristen說:「總是有兩個聲音在我腦裡迴盪,一個聲音要我享受當下,彈豎琴、唱歌,努力工作讓別人感覺更好;另一個聲音總是歇斯底里地叫著,要我不要再吃東西。我聽從那個尖叫聲的指示,這讓今年20歲的我,無法行走,感覺就像個70歲老人一樣。

 

很多時候,厭食症的元兇其實就是我們自身。我們期望舞者就是要纖瘦,只有苗條才是美的基準,眾多少男少女以此為範本,爭相模仿,期望達到大眾理想中的美的境界。無意間卻對自己的身體造成無形的迫害。要瘦身苗條,你可以選擇運動,而不是用讓自己生病的方式達到效果。

 

Source:12 People With Eating Disorders Share The Skeletons In Their Closets -huffingtonpost,Fritz Liedtke -Photograp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