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邏輯、也不講道理,愛是世上最難解的習題,沒有輸或是贏,可是失去的時候我們還是會痛徹心扉,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然後我們才會再一次又再一次的為愛著迷,不是因為失去的時候太深刻,而是因為愛著的時候太美好。

 

 

 

source: visualhunt

既可悲又可憐的句子妝點著一頁又一夜的相遇,Middle的《凌物語》就像是千萬光年外的星空一樣,告訴我們不管多麼久以前、或是多麼遙遠的以後,愛的苦惱永遠相同,現在的輾轉難眠,那個放不下、又忘不掉的,終究都一樣,是愛,也是債。

 

 

 

source: visualhunt

source: visualhunt

 

 

 

精彩一瞥:

從前你們都很在乎對方,只是你們在乎對方的時間並不一樣。

你選擇假裝不再在乎,只是越是假裝,越會感到疲累,越是想放下,越是不懂得放過自己。

 

有些疲累,不是需要更多的休息,而是需要找到往前走的決心,有些想念,並不是想要得到一個人,而是用來代替,對那一個人說再見。

 

在這之前,請再多讓我想一會,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好起來,總有一天,將會忙得什麼事情都不可再想;請再陪我多一會,多一會就好。

 

也許中意的人與事,其實並不可能真正忘記。假裝已經忘記,也許只是為了將來在重遇的時候,可以自然地裝出最好的笑臉,可以讓自己更簡單純粹地,繼續喜歡這一個人而已。

  

不是他完全不喜歡你,只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才會想與你在一起。

 

就算那些不確定,有時會打亂你的生活節奏、會令自己委屈難受,

但總好過以後無法與他再連接,無法再去貪求,那一點不屬於你的,那點暫借回來的快樂溫柔⋯⋯

 

我只不過是你宇宙裡的一點微塵。

 

有多少次,你不快樂,然後你叫自己努力看開;

與其想著有什麼得不到、做不好,

不如正面思考,不要再做一些讓自己不快樂的事情,不如也去顧及一下,別人的感受——

如果不想別人擔心,就不要躲起來不見人,如果不想別人探問,就不要隨便向別人交心;如果不想要別人輕視,就不要展現半點軟弱;如果不想別人生厭,就不要放下你的笑臉⋯⋯不要輕易在陌生人面前,流露半點負面的情緒,即使有些人說不介意,但你還是會害怕,自己會為對方帶來半點麻煩,而最後又換來更多的指責怨懟。

 

是自己太過在乎自己的感受、與煩惱,是自己太過念念不忘、對某些得不到的人與事太過執迷。有沒有自己的存在,宇宙還是一樣會運作,又何必介意自己得不到別人的好。

 

因此,所以,

如今的不快樂,又有何意義和價值⋯⋯

 

沈默也是一種表達方式,只是你的沈默,又有多少人願意接收,又有多少人不會誤解,你累了,不想再說話;但沈默了,又可會好過一點?

 

然後,那點鬱結,繼續在熱鬧裡等待某誰接收。

 

其實你早就已經知道這一個秘密,幸好我沒有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讓彼此尷尬的傻事,我們才可以一起走到這一天、才能夠做繼續做一對,真正無所不談的老朋友⋯⋯

 

只望那天,我們已修成堅定不變的情誼,可以擁有向彼此坦誠的勇氣,就好。

 

想見,不等於就要靠近。

放下,不等於要努力去忘記。

 

你一直以為,錯就錯在自己對他太認真,如果不那麼在乎、執著,現在就不會耗盡所有力氣,彷彿一敗塗地、無力挽回,想回到那個從為認識他的以前,不要再遇見,不要再沈迷。

 

但其實,你的認真沒有錯,只是他從來都不適合擁有你的認真。

你繼續傾注更多的心血,盼望得到他的認可他的拯救,

卻不記得,你不需要一個過客來認可自己,就只需要為自己的人生好好負責;你不需要一個不會認真的人來拯救自己,就只需要好好守護你自己的善良,別再讓他的不認真改變你的認真,還有對人的善良。

  

沒關係的,真的沒關係,反正總有天,我們已會變得在沒有半點關係。

沒關係。

什麼時候開始,這一句違心的說話,變成你們之間最常出現的話語。

 

 

 

source: 博客來

 

 

 

 

source: visualhunt

在萬物寂靜的夜裡,才能聆聽心的聲音。有很多回憶總是在這樣的時刻特別清晰。那些緊緊牽過卻鬆了的手心,和曾經熟悉親暱的心跳聲和鼻息,最後也都像《凌物語》裡的100個夜一樣,終究會過去。我們都愛過,卻沒有辦法真的懂得愛是什麼,但是我們不害怕地記錄這些錯、過,讓下一次相愛的我們能夠變成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