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窟姬》

 

 

 

沙霧是和我完全相反類型的女生。

她身材嬌小,瘦得好像可以折斷。一雙眼睛很靈活,兩片豐唇很性感。第一次見到她時,發現她實在太可愛了,忍不住有點嫉妒。

我雖然也是靠美貌和姿色闖蕩演藝圈,但老是在意自己的缺點。

我身材高䠷,但也代表不可愛。穿一些衣服時,豐滿的胸部會顯胖。只要帶著批評的眼光,所有的身體特徵都會變成自卑的來源。

我猜想男人無法瞭解這種焦慮,這就像是競爭。

這是一場幾乎所有人都會落敗的生存競爭,即使把別人踢開,自己也未必能夠生存下來。漂亮、強悍的人有可能被壓垮,看似弱不經風、我行我素的人則可能生存下來。

沙霧是經紀公司力捧的藝人,她也的確走紅了。她和我走不同的路線,在演戲方面有了一番成果,令我羨慕不已。

我這麼說,或許會讓人以為我對她只有嫉妒。

其實沙霧是我在這個行業內最好的朋友。

我的手在發抖,不知不覺中笑了起來。

「騙人。別亂開玩笑……」

「我怎麼可能開這種玩笑?」

「不可能……」

「媒體還沒這麼快知道,妳等一下接受採訪時要保持平靜,先不要告訴任何人這件事。」

我怎麼可能保持平靜?雖然還沒有落淚,但身體好像在發寒般不停顫抖。

「對不起,現在經紀公司內亂成一團,我走不開。」

「沙霧呢……」

我希望她平安。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問道。

「她從公寓的屋頂跳下來……妳應該能夠猜到結果。」

我屏住呼吸。沙霧不可能平安無事。

「對不起,現在最好不要告訴妳這些事,但新聞很快就會出來。我相信妳從其他管道得知,也會同樣受到打擊……」

星野小姐的聲音有點冷漠,讓我產生了隔閡。

她似乎在告訴我,對她來說,沙霧自殺也是她工作上的麻煩事。

之後的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

我心不在焉地離開了美甲沙龍,攔了計程車前往約定採訪的飯店。

我盡可能和平時一樣接受採訪,也拍完了照,但應該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因為採訪的撰稿人露出難以形容的表情微笑著。

後來那篇採訪沒有刊登,所以也不知道實情如何。

採訪結束後,我確認了手機,新聞還沒有播報沙霧自殺的消息。

原本採訪結束後,要回經紀公司討論即將推出DVD的事,但如果星野小姐所說的話屬實,目前應該沒空討論這種事。

我打電話給星野小姐。

「採訪結束了,接下來該怎麼辦?我要回經紀公司嗎?」

「今天不行。」

她的回答如我所料。

「妳還在飯店嗎?」

「對,還在飯店的房間……」

那天在飯店的蜜月套房採訪和攝影,攝影師和助理正在收拾反光板和攝影器材。

「那妳直接去櫃檯訂一個房間,先訂三個晚上。妳先暫時不要回家比較好,到時候媒體也會湧去妳家裡。」

我一直希望搞錯了,但星野小姐的聲音仍然很緊張。

我握緊手機,點了點頭。

「我會再聯絡妳,妳暫時不要和任何人聯絡,連朋友也不要。」

「我知道了。」

我掛上了電話,向還沒有離開的撰稿人和編輯打了招呼後,走出了蜜月套房。

我按照星野小姐的指示,去櫃檯訂了三天晚上的房間。

大型的高級飯店很少會客滿,即使事先沒有預約,他們也會隨時安排房間,這可能也屬於飯店服務的一部分。

我走進房間,關上門的瞬間,立刻感到渾身虛脫。

脫下高跟鞋,蹲在地上。我想先靜一靜,完全不想動。

淚水還無法流出來,我至今仍然無法相信。

在地上蹲了片刻之後,我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坐在床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打開的電視上出現了沙霧的臉部特寫。

畫面上同時出現了「逸見沙霧跳樓自殺」這行字。

於是我知道,這件事沒有搞錯,星野小姐也沒有騙我。

 

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經常邀我上節目的電視臺節目製作人、廣告公司的員工都打電話給我,但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接電話。因為星野小姐叫我不要和任何人聯絡。

但如果手機一直響不停,電池很快就會用完。今天的事發生得太突然,我沒帶充電器在身上。

但如果關機,星野小姐和經紀公司的人就無法聯絡我。

我看著響不停的手機不知所措,終於接到了星野小姐的電話。

「妳剛才在打電話嗎?我打了好幾次都打不通。」

「我沒打電話,但電話一直響不停……」

「我剛才也說了,妳不要和任何人聯絡。各家媒體都已經知道沙霧的事了。」

「我剛才看到電視也播了。」

因為看不下去,所以我把電視關掉了。原本以為可以看到什麼新消息,但談話性節目一直在播沙霧上節目的影片。

「妳把房間號碼告訴我,雖然現在還離不開,但我今天會去找妳。」

「啊,妳可不可以帶充電器給我?電快用完了……」

「好,但我之後會用飯店的電話和妳聯絡,妳關機也沒問題。」

我關機後,躺在床上。

昨天也是深夜兩點多才回家,雖然身體疲累,但完全睡不著。平時回家一倒在床上,就會立刻呼呼大睡。

我在拉上窗簾的昏暗房間內閉著眼睛。關機的手機內,有好幾十張和沙霧一起拍的照片。我們經常一起工作,平時也經常一起玩。

沙霧還未成年,所以照理說還不能喝酒,但我和她曾經好幾次在我家喝酒。沙霧只要喝兩小罐沙瓦就會倒頭呼呼大睡。

喝了酒之後,她白淨細嫩的皮膚變得通紅,感覺特別性感,就連睡在她旁邊的我也忍不住耳熱心跳,遲遲無法入睡。

我們曾經買了相同的耳環,也買了不同色的髮夾。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好朋友。

但是,我完全無法理解。難道她有什麼煩惱,或是遇到了什麼事,讓她必須終結自己的生命嗎?

我甚至不知道她在痛苦,所以完全無法幫她。想到這裡,終於流下了淚水。

沙霧也是單親家庭,不知道她的母親會多難過。

我母親去世時,沙霧忙完工作後,趕來參加守靈夜。雖然她從來沒有見過我母親,卻握著我的手,眼淚流不停。

她心地很善良,到底是什麼事把她逼上絕路?無論怎麼想,都想不到答案。

我輾轉難眠,一直躺在床上,覺得自己好像躺在棺材裡。

晚上九點多,星野小姐來了。

她已經四十多歲,卻有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好像大學生。瘦瘦的,但總是活力充沛。

 

「真是累死了……」

星野小姐把一個大背包放在沙發上說道。我第一次看到她這麼憔悴。

「沙霧……為什麼要自殺?」

「不知道,聽說並沒有留下遺書。」

「所以現在還不知道是不是自殺?」

星野小姐說,沙霧從公寓樓頂跳下來,會不會是被人推下樓?

「屋頂的圍籬很高,如果不是自己爬上去,根本不可能從樓頂跳下來,她的鞋子和手機也在屋頂。如果佐原早一步去她家接她……」

佐原先生是沙霧的經紀人,三十多歲,雖然看起來不拘小節,但其實很細心。

「蓮美,妳吃飯了沒?」

「沒有,我沒食慾……」

「妳最好還是吃一點。我們來叫客房服務,我也還沒吃。」

她拿起電話,點了三明治和沙拉,把冰箱裡的礦泉水倒在杯子裡。

「接下來會很忙,明天的新商品發表會已經取消了,所以只需要傍晚之後去電視臺錄影。」

一家珠寶廠商邀我去參加新商品發表會,在目前的情況下,的確沒有心情參加這種活動。

「對於沙霧自殺的事,妳就堅稱『什麼都不知道』,因為大家都知道她和妳關係很好,可能會一直追問妳,但妳不必回答。」

「不管我想不想回答,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妳的部落格上有和沙霧一起玩的內容和照片……不要隨便刪除比較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揣測。」

沙霧的部落格似乎因為瞬間流量暴增導致網站當機了,我剛才想去她的部落格看看,但進不去。

客房服務送來後,星野小姐建議我也一起吃。

我們面對面坐在桌子前吃了起來,夾在三明治內的烤牛肉感覺像生肉,我沒什麼食慾,但還是硬塞進嘴裡。

星野小姐默默地吃了一會兒,突然抬起頭。

「蓮美,我問妳。」

「好。」

看到她嚴肅的表情,我把乾乾的麵包吞了下去。

「妳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啊。」

我沒有說謊。真希望我知道實情,只是隱瞞不說。

我有點不知所措,為自己完全不瞭解自認為是朋友的女生,不瞭解她內心的痛苦感到不知所措。如果知道,我或許可以救沙霧一命。

「是喔。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沙霧那麼可愛,那麼受歡迎。我很羨慕她,如果可以,我也很想當沙霧。

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視野模糊起來。星野小姐也哭了。

我握著腿上的餐巾,一直哭個不停。

 

沙霧的死太震撼了。

我不願意相信,以為世界上沒有比這件事更慘的事了。但是,事後回想起來,發現當時的悲傷根本微不足道。

當時只要傷心落淚就好,只要問死去的沙霧:「為什麼會這樣?」就好。

隔天,莫名的巨大怪物吞噬了我。

 

隔天清晨。

聽到一陣激烈的敲門聲,我從床上跳了起來。

我戰戰兢兢地透過門上的貓眼向走廊上張望,看到星野小姐站在門口。看到沒有媒體記者,我鬆了一口氣,打開了門。

星野小姐張腿站在走廊上問:

「這是怎麼回事?」

「啊?」

「妳昨天不是說不知道嗎?妳以為瞞得過去嗎?」

我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妳在說什麼……?」

「如果妳早點跟我說,我還可以採取對策……」

她咂著嘴,走進房間。

「電視臺的錄影也取消了,目前已經取消了妳所有的工作。即使我們不主動取消,對方也會來取消。」

「妳在說什麼?」

「沙霧在社群網站上寫的日記被人發現了,上面寫了很多妳的事。」

「我的事……?」

「沒錯,她把妳對她做的一切全都寫下來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沒有真實感。

「上面到底寫了什麼……?」

「妳可以自己看啊。」

星野小姐操作著自己的智慧型手機,螢幕上顯示了內容。

我低頭一看,是網路上的佈告欄。我吞著口水,看了起來。

有人在社群網站上發現了名叫沙希的女生寫的日記,上面的照片和沙霧部落格上的照片看起來很像,於是開始比對,證明沙希和沙霧是同一人。

從不同角度拍的同一家店、相同的絨毛娃娃、相同的餐具、相同的指甲。上面列舉出好幾個物證。

然後開始討論日記中出現的REMI這個人。

日記中似乎頻繁提到REMI這個人。

──我不知道REMI到底想把我怎麼樣?如果她討厭我,不理我就好了啊。

──如果我死了,REMI就滿意了嗎?

──REMI好可怕,我無法反抗她。

我的嘴唇發抖。那不是我。上面寫的那個人不是我。

我曾經霸凌她嗎?我曾經折磨她嗎?

我在記憶中翻找曾經對她說過的話,不記得曾經說過任何傷害她的話。因為我以為我們是好朋友,所以經常會相互開玩笑和鬧著玩,但我不是那種開玩笑會開過頭的人。

 

 

 

【延伸閱讀】

#妞書僮

妞書僮:揭開演藝圈不能說的秘密!《岩窟姬》新書轉載2-1

 

 

好書不寂寞,妞書僮來陪你看看書

這部作品非常忠實地呈現了演藝圈的生態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似懸疑推理的題材,其實暗藏著讓人動容的元素,但到結局反而會有一種溫暖的救贖感?

 

 

本文摘自《岩窟姬》

出版社:皇冠出版

作者:近藤史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