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的台灣跨出了歷史上的一大步,透過大法官釋憲,點出了現行《民法》中「不允許同性婚姻」已經違憲,若立法機關未於兩年內修行相關法律,那麼同志伴侶則可合法地登記結婚,台灣屆時將成為亞洲地區第一個「承認同志婚姻」的國家。

 

 

 

 

 

這個消息激昂起許多台灣人的情緒,有人振奮、就有人震怒,每每提及「同志議題」似乎總是會讓平時冷靜的人們,頓時間陷入滔天巨浪中。但也的確,不論是哪方的立場,總是難免有不理性的部份、當然也有值得彼此討論、傾聽的地方。

 

 

 

 

為了要讓台灣人、亞洲人,甚至是世界各地對於「同志」有所誤解的人,能夠更加了解這個族群,有許多人都在努力。儘管方式不盡相同,但目標都是一致的。就像周美玲導演,可以說是台灣「同志議題映像化」的領頭羊之一,她總是用自己的方式、透過影像的傳遞,讓大眾更加了解何謂「同志」。

 

 

這一次,她啟動了《六城彩虹》同志影像推動計劃,此計畫橫跨亞洲六個城市,包括:台北、香港、北京、成都、新加坡、檳城,以六個不同的城市為背景、勾勒出一幅幅同性之間愛慾流動及內心掙扎的景況,看似如夢似影、實則戲如人生

 

 

 

 

 

每個城市都能看見一道彩虹

 

由三映與夢田文創共同推動的《偽婚男女》是《六城彩虹》計劃的第一站,由成都為起點,講述兩對同志愛人之間錯綜復雜的感情交錯。飾演「拉拉戀」的李京恬、程茉,從姑嫂關係噗通一聲地掉進戀愛的圈套中,大嫂變戀人、小姑變女友;而飾演同志戀人的唐振剛、周厚安,則從情人關係變成妹夫、大舅子?!劇情設定非常「超展開」,在看似笑料的情節設定中,實則充滿「不得不」的無奈與哀愁。

 

 

 

 

 

演戲當下,感到最辛酸的部份是?

 

王琄:我演一個非常普通、傳統且純樸的媽媽,在與子女衝突的當下完全能體會到做父母的無助與哀痛。突然得知一雙兒女都是同志時,那種衝擊是非常深刻的。但是,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樣的,即便當下的反應多麼激烈,到最後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過得開心。

 

 

唐振剛:我飾演的武剛,他被夾在傳統與現代的人生價值中,既想要遵從自己內心的感受、卻又不想讓母親難受。所以他選擇用說謊、欺騙、隱瞞的方式,去找到其中的平衡與出路。他很愛他的家人,但他卻無法打破這個被固守得很牢靠的傳統價值,其實他也是很痛苦的。

 

 

 

 

 

如何揣摩同志角色的心境?

 

演員在飾演任何一種角色時,都必須先理解這個角色的心境與狀態,才可能投入其中地感同身受,而觀眾也才能從中接收到那份情緒的波動。妞編輯好奇四位如何能把同志角色的掙扎演得絲絲入扣「你們是如何揣摩同志的心境?接演前有做什麼功課嗎?」,結果李京恬、程茉、唐振剛、周厚安告訴妞編輯「就是多跟同志朋友們相處吧!去聊天、傾聽、了解」

 

 

除了親身的交流外,看看書報電影或其他作品,是不是也會幫助自己更加理解這個角色?京恬跟程茉「的確是,我們也看了幾部電影,像是《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色誘》、《春光乍洩》等等,看完後其實能帶來不同的體悟」

 

 

 

 

 

如果自己的小孩是同志?

如果說,女友最愛問的問題第一名是「你媽媽跟我同時掉進水裡,你要救誰?」,那麼在講到同志議題時,最常被點播的一定是「如果你的小孩是同性戀,你會怎麼做?」。許多人都說自己支持同志,但若輪到自己的子女是同志時,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如果小孩這樣跟你們坦承,你們會怎麼反應?」妞編輯拋出了萬年老梗的問題,給幾位演員們回答。

 

 

王琄:雖然我現實生活中沒有小孩,但若小孩這樣跟我說,我會希望他們自由發展、做自己。只要他們快樂生活、不作惡,真的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李京恬:我們這一輩,接收到的資訊比爸爸媽媽那個年代,還要廣泛地多,所以我們對於小孩的能接受度會更大。對我來說,只要小孩不走偏、不做壞事,喜歡誰真的完全不是問題。

 

程茉:其實,身為父母一定都是擔心小孩的,不管交往的對象是同性、異性,多少都會擔心子女被欺負了。但那個擔心是相同的,不管是同性或異性都好,只要對方好好對待我的孩子,這樣就足夠了,做媽媽的只希望自己的小孩快樂。

 

周厚安:小孩只要不做壞事,喜歡誰都沒關係,一個人喜歡的對象是誰,不是任何人可以去限制的。

 

唐振剛:只要對方真的疼愛我的孩子、不是一個奇怪的人(笑),那麼不管性別是同性、異性都不是問題。

 

 

就像有句俗話說「青菜蘿蔔各有所好」,有人天生喜歡吃胡蘿蔔、也有人愛吃白蘿蔔。如果這世界上,愛吃胡蘿蔔的人佔大多數,那也不代表愛吃白蘿蔔的人是「怪咖」。去逼迫別人吃下他不愛的食物,這件事聽起來很荒謬;那麼去逼迫別人愛他不愛的人,這件事不也同樣的荒謬嗎?

 

 

 

 

 

對於「形式婚姻」的看法?

 

《偽婚男女》正是圍繞在「形式婚姻」的主軸上,所謂形式婚姻就是俗稱的「假結婚」,其實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以往的假結婚是一輩子無法啟齒的秘密,但現在卻不再是禁忌話題。為了要給長輩、父母一個交代,只好將自己的人生用「契約般」的謊言包裝,希望能在家庭與自我中攫取「微妙的平衡點」,這樣的做法好嗎?

 

 

「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好,這樣的謊言無非是以『愛』為出發點,因為愛自己的父母、家人,所以才不得不編織出這樣的故事,這也是出自萬般無奈」京恬這麼說時,程茉也說「這算是另一種方式的『孝順』吧!如果父母比較傳統,硬碰硬未必是好事」。的確,在父母那個年代的資訊比較封閉,被深深鞏固的價值觀不會輕易瓦解,所以硬是要長輩們去接受這件事,其實是殘忍的。

 

 

妞編輯:對於「形婚」的體悟是? 

 

唐振剛:雖然這可能算是某種程度的「欺騙」,但對年邁的父母而言,也未嘗不是件好事,算是善意的謊言、也能說是一種「盡孝道」的表現吧!

 

周厚安:其實這部戲快要殺青前,我跟小剛還有很多場吻戲,當時突然有種「我不想親他了」的感覺。就在那個當下我領悟到「啊!原來假結婚就是這樣一回事」,演了就要演一輩子。

 

 

 

 

 

對於「同志婚姻合法化」的看法?

 

王琄老師「能爬到這個地方,真的很不容易,但不管是支持方、反對方,我們都不希望造成彼此的對立與衝突」美玲導演也接著說「多去傾聽不同的意見、冷靜地接收來自各方的資訊,這樣才是理性的做法」

 

 

 

 

 

 

從櫃子裡走出來好嗎?

 

其實,許多同志朋友都在掙扎,要不要就乾脆跟父母說實話,這樣也落得彼此輕鬆。但坦承後的結果,光用想的就讓人害怕,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王琄老師「其實,不用急著走出櫃子。要看情況、掌握分寸,因為我們要獲得是祝福而不是衝突」。就像是在玩「疊疊樂」時,我們會找鬆動的地方拿取方塊,要跟父母長輩溝通時,也是從中找到「鬆動之處」,再慢慢地說明。

 

 

「或許可以開著電視,和父母一起看《偽婚男女》,然後觀察他們的反應,甚至可以試探他們對同志的想法」王琄老師給了一個可以實踐的方法,其他演員們也認同地表示「不要給父母長輩太多壓力,要考慮他們的承受度,找機會釋放一些訊息、好好地溝通,這樣才能兩全其美」

 

 

用旁敲側擊的方式跟父母聊聊這件事,父母一定能感受得到「話中有話」,厚安「人都有第六感,父母也一定知道你想說什麼」。畢竟「知子莫若母」,只要給出一點線索、再給他們一點時間消化,總有一天父母會理解的。

 

 

 

 

 

「愛的定義」是什麼?

 

每個人的愛都有各自的形狀、樣態,沒有人可以去規範他人的愛應該是什麼模樣。厚安「現代人太習慣去『說服』,而不是去『傾聽』,所以各持己見、互不相讓」京恬和程茉也認同道「這世界應該多點包容、理解與鼓勵」

 

 

有許多人把「愛」定義得太狹隘了,其實只要是能夠互相體諒、扶持、一同進步的對象,這些都是「愛的表現」。愛很簡單,是社會上各種意識型態,把它給弄得複雜了。

 

 

 

 

 

各方的「支持」與「反對」聲浪

《偽婚男女》的導演與演員們告訴妞編輯,其實不管是支持或是反對的一方,都有屬於各自的苦衷與立場。就像上面提到的,這社會少了傾聽與包容總是不斷地替他人貼上撕不掉的標籤,因此才會處處造成對立、雙方誤解彼此。但其實,只要我們多點同理心去理解對方的立場、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就能更加體諒彼此的難處。

 

 

 

 

 

 

套句周美玲導演的話,反對的人可能會發現「原來同志也只是開出了比較不一樣的花朵」。這世界之所以會這麼美、這麼值得探索,不正是因為處處有著不同的風景,等待我們去發掘嗎?如果整個世界只有一種景色、只開一種花朵,那麼一定會缺少很多樂趣、失去很多美好。

 

 

 

 

 

但願,這個社會的衝突能夠減少,不論是持哪方的意見,都能夠靜下心來、花點時間去理解對方,相信只要多點包容與體諒,許多事情都沒有想像中那麼極端、那麼複雜。妞編輯與大家共勉之,人生不容易,我們都在努力學習!(抱)

 

 

 

 

採訪編輯/哈雷蜜
平面攝影/韓爵蔚
視覺/韓爵蔚

 

 

 

 

 

【延伸閱讀】  

「家庭是什麼、愛又是什麼?」從《偽婚男女》中看見同志雙親的掙扎與體悟

妞專訪:用6個城市聊「拉拉戀」 周美玲同志影像創作的延續與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