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銳編劇黃綺琳執導的首部長片《金都》,去年在金馬國際影展播映後大獲好評。不但獲得最佳男主角、最佳原創電影歌曲與最佳新導演等三項提名,香港的其他獎項也受到不少提名與獲獎的肯定。導演以平淡敘事與寫實手法,帶出隱含的多種複雜議題,就像從外面看金都商場,也猜不到裡面居然婚禮產業一應俱全一樣。

台北有中山北路與愛國東路婚紗街,香港則有以婚宴為主題的金都商場。舉凡典禮裝飾、婚禮攝影、婚紗旗袍租賃、喜帖印製、珠寶首飾等與結婚有關的事務,這裡一條龍全都包。雖說由於疫情肆虐,新人婚宴紛紛延期,金都商場多家店舖倒閉,門外紛紛貼上招租廣告,但這裡還是很多香港少女憧憬的夢幻婚禮孕育地。

電影《金都》從在金都裡婚紗出租店工作的莉芳,與男友、婚紗攝影店主小開Edward開始,兩人拍拖多年也已同居。沒想到,Edward終於求婚之後,莉芳卻不得不處理十年前一場沒離城的婚... ...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導演榮獲第26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編劇,不僅細節安排簡單細膩,就連片名都是精心設計,英文片裡的Edward甚至包含三層意義。除了代表金都商場坐落的「太子區」之外,也象徵太子區命名根據裡的愛德華八世,這位為了追求已婚婦女而放棄王位的英國國王,與莉芳的已婚身分相呼應,最後也是暗示名為Edward的男主角,總是被莉芳與身邊朋友認定是她的「白馬王子」,但結婚是否真如想像中那麼美好,有時候真的要親自體會才能了解。


「跟你結婚之後,我是不是連養龜的自由都沒有?」

 


《金都》看似是部愛情喜劇,但其實講的是深層的自由問題。常言道:「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經營有道者大有人在,根本之道便是溝通。蔣卓嘉的「預告」裡唱到:「愛情/我們逃不了/越用力想要甩掉/越被套牢。」究竟「體貼」與「霸道」的界線怎麼拿捏,「關心」與「控制」是否又只是一線之隔?Edward叫莉芳別再穿一件她很喜歡的衣服,因為肩帶常常會露出來,由於太短,翻到牛仔熱褲會幫她丟掉,這些莉芳都覺得是體貼,但當未來婆婆也不通知一聲就帶業主進屋,穿著居家的莉芳感到難為情,以及婆婆沒有說一聲就擅自將她的寵物龜放生時,莉芳便再也無法忍受了。導演其實並不是要在此呈現婆媳問題,而是現代女性面對婚姻時的自由問題。過去「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觀念已經過時,獨立自主新女性充滿了自己的想法,兩個人在一起應該是彼此尊重,而不是一方不斷地退讓。當Edward說出:「養龜有什麼好,以後我們生個孩子,讓妳去養個高興。」更是讓人聽了不敢恭維。


「你是男人,不結婚當然不會怎麼樣。」

 

 

時常聽人說,籌備婚禮期間反而是最容易吵架,也最容易鬧「離婚」的。婚都還沒結成,許下終身的兩人就想放棄了。電影一開場,便以Edward的一對新人客戶為例,忠實呈現這項特點,而看遍無數情侶如此諷刺地在拍攝婚紗照時吵架的Edward,竟然也在自己即將結婚時發生一樣的問題。十年前與莉芳假結婚的中國男人楊樹偉對她說:「蠢人才急著結婚,結了婚又怎麼樣,不結又怎麼樣。」莉芳委屈的說:「你是男人,不結婚當然不會怎麼樣。」導演拍攝《金都》時對婚姻的意義提出思考:結婚難道不是自己想結就結嗎?是,但女人到了三十歲就成天被家人、朋友關切何時結婚,所以往往造成「將就」的結果,男人倒較沒這個煩惱。倒也不是彼此不相愛,但女人如果為了迎合社會期待,或者「擔心自己嫁不出去」而輕易踏入婚姻,犧牲的可能是自由與自我


「我有個朋友的女朋友,就是出去玩就被拉子追走了。」

 

 

不只尖銳點出情侶「走進婚姻前」可能面對的問題,《金都》更大膽地碰觸政治敏感話題。楊樹偉告訴莉芳自己捨不得女友拿掉孩子,因此不逐夢了,莉芳一秒猜中懷的是男孩,因為「是男孩才捨不得打掉。」同時,楊樹偉談到美國時那副憧憬的模樣,他笑莉芳不懂,「那才是自由。」另外,莉芳鼓勵女同志好友也可以結婚,畢竟台灣都通過同婚法了,好友也戲謔回應:「要結當然要去荷蘭,抽抽大麻,抽完再結。」還有,楊樹偉到香港來幫孩子買奶粉的橋段,在在諷刺香港與中國之間的關係,顯然一開始就打算放棄中國市場。


「白色婚紗代表新娘是處女,珍珠色的不是。」

 


不過,《金都》並不是要控訴男性,只是要呈現女性面對婚姻的無奈,以及傳統社會加諸在女性的高道德標準(如:不能離過婚、一定要是處女等)。其實片中的兩位男性某種程度上來說都算是好男人,男主角Edward貌似是個媽寶,但他也不是媽媽的話照單全收。當媽媽告訴莉芳婚後要學習做菜時,Edward馬上說自己在英國念過書,煮飯對他來說小菜一碟;而媽媽把莉芳的烏龜放生之後,他也在隔天就馬上偷偷買了一隻想要給女友驚喜。

雖然楊樹偉第一次看到Edward的奪命連環訊息時,覺得莉芳的男友是瘋子,但當她開始質疑自己該不該嫁給Edward,卻反而是楊樹偉告訴她「妳男友很愛妳。」這大概也是為什麼看似吊兒郎當的楊樹偉,口口聲聲說著拿到香港身分證之後,要如何飛到美國洛杉磯去開創自己美好的人生,但知道女友懷孕之後,也決定負起責任走入家庭,毅然決然放棄夢想。

不是藉由貶低男性來抬高女性,《金都》以最寫實的方式告訴大家,根本不需要渣男,光是社會的期待就足以壓得女性喘不過氣。雖說可愛又努力學著溝通的Edward,甚至在面對年輕的楊樹偉時頻頻吃醋,顯示他可絕對沒有不愛女友,甚至讓觀眾為片尾著急尋找莉芳的他感到心疼,但是看到莉芬最後為自己而活,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吃自己喜歡的食物,買自己喜歡的桌子,那樣的自信更顯美麗。導演畢竟沒有說死,她或許還是會嫁給Edward也說不定,只是想必會多了「能夠保持自我」的前提。

圖片來源:IMDb、開眼電影網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