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大姊姊,請發揮愛心,手工餅乾一包50元。」這句幾乎人人都聽過的話,是不是讓你立刻想起憨兒在各大捷運站出口,手拿籃子,並用宏亮的聲音賣餅乾的畫面呢?

 

 

一包僅僅50元的手工餅乾背後,源自於「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會」成立的「熊米屋」烘焙坊,他們專門幫助智能障礙者,以手作及販售餅乾的方式,幫助他們找到對自我人生的肯定及目標,總幹事趙又琳談到,大部分的憨兒從高中畢業後,就會無聊地待在家無所事事,經過一連串嘗試,包含捏麵人、做麵包…最後終於讓他們找到製作手工餅乾這件事情,能夠讓大部分的憨兒獲得成就感,並且找到生活重心。

 

 

趙又琳談起為何會有讓憨兒走上街義賣餅乾的想法,其實源自於一位對於製作餅乾沒興趣的憨兒,時常吵著要跟愛心阿姨去街頭賣餅乾,有次終於拗不過,讓他嘗試賣餅乾,結果發現餅乾銷量更好,既然能讓憨兒開心更能幫助他們愈加社會化,協會便決定訓練適合的憨兒開始學習接觸人群,也讓社會大眾學習更接納這群心地善良的孩子。不過隨著曝光率漸高,大眾也對此行為產生誤解,許多人會認為他們在「利用」大眾對於智能障礙者的愛心,實質進行營利行為,還時常上警局檢舉協會。

 

 

事實上,街頭義賣手工餅乾的收益全數都會拿回協會,運用在憨兒愛心事工的各個層面,協會不只會因材施教,挑選喜愛跟人群互動的憨兒,更會訓練家庭經濟有狀況的憨兒,最後每個月都會發放獎勵金鼓勵憨兒,雖然只是幾千塊錢,但卻能夠幫助到一整個家庭渡過沒水沒電的日子,更有些憨兒從一開始不具備說話能力,在愛心阿姨耐心的教導及義賣練習下,從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清楚、能夠流暢地跟大眾互動,到現在已經會耍嘴皮子了呢!

 

又琳提到因為憨兒的算術能力有限,不管物價再如何飆漲,原物料再難壓低成本,手工餅乾一律都還是會賣50元,讓他們好找錢,也因為這樣熊米屋的名稱由來取自台語的「俗(ㄒㄧㄡˇ)咪」。

 

近年來,社會大眾對於弱勢團體的觀念已經從「照顧」轉到「支持」,照顧他們獲得好生活固然很好,但從旁支持、教導他們獨立自主地完成能力許可範圍內的事情,顯得更佳重要。透過創辦熊米屋,讓憨兒接受到更多外界的刺激,「社會化」更快速,要拋開這些孩子們看似很可憐的概念,轉換成耐心,給他們更多時間慢慢學習,而他們也從憨兒的身上學到,如何慢、慢、生、活。

 


「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會」近年的最終目標是替憨兒蓋一座養老院,同時也想替協會裡的憨兒們存私房錢,讓他們老的時候有錢花用。你我口袋中的50元,可以認同、鼓勵憨兒的表現,也可以是他們的未來、更能夠幫助他們找回生活裡最單純的快樂。

 

最後,又琳提到最近食安風波,讓大家都不敢購買愛心餅乾,對此就要特別跟大家說,憨兒們用的原料都是國外進口的安佳奶油,各位想幫助憨兒的妞妞們可以放一百個心,大口大口地把餅乾吃下肚,都不會有問題。

 

 

妞編輯實質走入熊米屋烘焙坊,看到每個志工、師傅、做餅乾、分裝餅乾的憨兒們,彼此都像家人一樣自在地生活相處著,在那裏有他們感到最舒適的空間,有很包容及了解他們的人們。只要一包餅乾的錢,就能延續這個充滿幸福的空間,你也準備好要對憨兒燦笑並且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目標了嗎?

 

source:熊米屋愛心烘焙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