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備四年才換來這尊神秘又美麗的 《血觀音》,導演楊雅喆想要用一部淺白又有美感的電影來揭露社會神秘的「白手套」、「檯面下」的生態!

 

 

 

關於《血觀音》...

其實這部劇本描寫了棠家引起的一連串悲劇,都是因為棠夫人的物慾和控制欲,她周旋在各種官商之中為了自己的慾望,操縱身邊的人。但是其實這些角色,都是每個女生一生中都會有過的影子,也許是懵懵懂懂的棠真,或是敢愛敢恨的棠寧,又或是已經看破愛情的棠夫人,都是生命裡的一種風景。

 

 

 

導演因為深感歷史上貪官污吏的女眷,常常擔任重要的角色,所以開始構思這樣一部女性為主角的劇本創作。「雅賄」由來已久,但是這樣的神秘和藏污納垢,在華麗的酒宴之下流轉交易,反而成為操縱大局的真正力量。導演說就是這樣邪惡的美學讓這部劇本更加有看頭,以雅行賄,這戲能不美嗎?

 

 

 

Q:導演覺得這樣的劇情跟觀眾間的共鳴會如何?取自於我們社會的靈感又有哪些?

導演說:「這種以愛為名的家庭控制到現在還是很多啊!不然就不會PTT還有那麼多人在婚姻版發問婆媳問題、結婚問題了啦!」(導演這是專業鄉民來著)導演也說其實默默發現因為文化沒有改變,現在的氛圍雖然開放自由,但是漢人文化的「我是為你好!」可以一句話打死很多人。

 

 

 

Q:導演為戲狂讀張愛玲?

因為製片對於劇本要求很高,為了要更好的呈現這個故事,只好逼自己進圖書館狂嗑張愛玲的小說!這輩子很少這麼認真!除此之外也參考很多女明星的傳記,或是女作家的生平,綜合這些有傳奇色彩的故事,導演說:「才發現人生還可以這麼戲劇化!」導演也笑說:「一開始看張愛玲真的超痛苦,可是看完第一本之後就開竅了,一本接一本,真的很有幫助,裡面的故事好多都很離奇。」(離奇是哪招啦XDD)

 

 

 

這種束縛也是這個電影裡隱約暗示的。文化的遺毒,還有叫孩子乖乖唸書、補習,然後從就學一路管到就業,接著連結婚都不放過。東方文化很可怕的就在這裡,孩子像是父母的附屬品,不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就像是漢人文化的遺毒會要孩子考試、補習、好好念書跟大家都一樣就好,但其實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你不會理解自己的獨特。然後小孩從來沒辦法自在的選擇,連婚姻都要被家族給干涉,

 

 

 

 

關於電影角色...

Q:導演覺得只有女生會有心機嗎?

不會啊,其實男生反而是另一種方式!比如說,「欸欸借個五百好不好?」,然後隔天不見人影的這種損友,也是男生之間常常會遇到啦!(好直白的心機喔!)但是女生當然有感受細膩的部分,所以拍起來感受不相同!不表示只有女生有心機啦!

 

 

 

Q:在《血觀音》之中有沒有導演想要演出的角色呢?

沒有,老實說我真的不喜歡表演(工作人員呈現不敢置信貌),我不是愛自導自演的那種導演啦!而且編劇或是導演的工作其實很像演員,只是我們演在心裡,而且演很多次!所以自己反而不會喜歡在鏡頭前表演。

 

 

 

 關於導戲和呈現...

 

Q:導演在現場很龜毛嗎?

怎麼樣算龜毛呢?(笑)我是會跟演員高通,但像是哭不哭,情感的表達,我都是讓演員可以自己發揮,有很多人會覺得很會哭就很厲害,就是很難過,但其實哭不應該變成一種演戲的方法,或是一種特技,這樣太矯做了。我甚至覺得請演員下一場戲必須哭這件事情有點可恥!情感的表達應該最尊重演員的專業,而且我的工作就是看出你的情感真不真實,所以你要是假哭假演,這是看得出來的!(導演是火眼金睛!)

 

 

 

Q:導演怎麼會想要請國寶楊秀卿老師來加入電影演出?

當初在網路上看到楊秀卿老師唸歌〈哪吒鬧東海〉的MV,覺得驚為天人,這個藝術感跟這個畫面真的太厲害了!所以整個電影風格跟串場就都為了請楊秀卿老師加入有做很多更動,但是為了國寶這樣一改整體的諷刺效果,還有畫面感真的是替這部電影加分很多,我自己非常滿意!楊秀卿老師甚至在戲中看起來就像是一種象徵,這個大家真的可以在電影劇情裡好好琢磨一下!

 

 

 

 

吳可熙遇上了敢愛敢恨的棠寧 

 Q:吳可熙怎麼看待自己飾演的棠寧?

「我是這個家族裡最正常的人了吧?」可熙笑著說,因為棠寧還有良心、有各種情緒也展現出內疚,所以才更加痛苦不堪,無法好好面對自己的人生。做了那麼多別人逼迫的或是安排的勾當,這些力量其實和心中的柔軟善良,有很大的衝突。可熙說:「但是就是因為棠寧的善良,我才跟這個角色很有共鳴!」

 

 

 關於這部片...

 

 

Q:可熙這次為了飾演棠寧做了哪些功課呢?如何進入角色?

可熙說:「導演叫我看張愛玲的《金鎖記》,去想像那樣的家庭背景,去感受裡面的無奈。」「剛好我自己有個朋友也是這樣的家庭背景,所以自己從朋友的影子裡獲得很多靈感,身在大家庭裡,背負期待,但達不到希望時會有的那種失落,我自己是這樣理解的。」

 

 

 

Q:可熙當初會接演這部電影的主要原因是?

因為角色的關係,棠寧這個角色真的情緒很夠、衝突很大、轉折很多,算是難度很高,再加上這個劇本真的很豐富很精彩,看完之後覺得真的很好,就決定加入!但是也是這個原因,在拍攝期間因為角色屬性和情緒的關係,我常常都自己一個人,沒有辦法好好跟其他演員或是工作人員有互動。(也太自閉了,好辛苦QQ)

 

 

 

 關於角色...

Q:除了棠寧之外,可熙最想嘗試哪一個角色?

我最想要試試看的還是棠夫人這個角色吧,要演出從年輕一路累積而來的那些背景、兒女都長大,單親的家庭、華美但是不堪的這些故事。另一方面覺得,因為我還沒有演過跨越這麼長時間的角色,所以會真的很想試試看!要演一個更加老練,更高處不勝寒,一路走到最後的女性,真的很有挑戰性!

 

 

Q:可熙在戲裡有很多喝酒的戲份,是真的喝酒上戲嗎?平常酒量如何?

有認真考慮過要喝,但因為不確定自己的酒量,一般來說紅酒可以喝個半瓶,但會變得有點開心?!所以還是決定不要喝酒上戲。酒量的話,只知道平常混酒不太ok⋯⋯會很容易太開心XDDD

 

 

 

Q: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

這個角色心地很善良,但是生活很不如意,有一場戲是她和媽媽說話之後兩人大吵。那一場戲真的讓我覺得很難抽離,當下情緒實在太滿、太複雜,有很多痛苦、不甘心、難過、氣憤夾雜在其中,而且因為角色對媽媽的愛也是很強烈所以那場戲真的讓我印象很深!

 

 

 

 

 

導演和可熙為大家帶來有關《血觀音》這部電影的各種想法,不僅是談電影本身,更是分享關於故事裡觀眾們可以看見的「女人本色」。在《血觀音》之中有很多的女性角色,透過萬花境一樣的故事敘述,我們就像是看著張愛玲筆下的破落上海豪族故事一樣,既忍受著不堪、又盼望著日日都有紙醉金迷。在各個角色有著不同的追求、慾望、個性這樣複雜又深沈的關係之下,觀眾們也許感到無奈。但每個人的每個人生時期想必都有過懵懂如棠真,勇敢如棠寧,老練如棠夫人的部分,藉由觀影我們就喚起自己的記憶與韌性。

 

 

 

 

不管生活中如何掙扎如何算計,愛永遠是你周旋不來、買不到的夢想,導演的《血觀音》不僅寫的是傳統社會裡,對女人總是要寄活在某件事物上的諷刺,更多一部分是希望,大家都能夠看清後果為自己勇敢一次!

 

 

 

 


採訪編輯/阿蠻

平面攝影/韓爵蔚

視覺/韓爵蔚

剪輯/蕭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