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

 

五月天裡,石頭一向低調不多話,但在生活中,他對生命滿懷著巨大的熱情。而這一切全是來自於他對末日、死亡的著迷——因為他相信死亡的存在,其實是要提醒我們用力活著。

前年,五月天在台中唱完諾亞方舟的最後一場演唱會,隔天吉他手石頭跑去泳渡日月潭,然後又在12點趕搭高鐵,晚上出席周杰倫的台北演唱會擔任嘉賓。聽他這麼一說,我們才注意到,在他那件柔軟線衫之下,其實藏著肌肉起伏的線條,卻不是太張揚的那種。很難想像在我們眼前這個溫吞有禮的石頭,竟是運動地如此hardcore的男人。

「挑戰是人類應該要存在的勇氣 要不然人類幾乎沒有存在的必要。」他的聲音很低緩溫柔,說的卻是這樣壯闊的話語。

這幾年,石頭迷上了運動,向自己的極限挑戰。他泳渡日月潭,用20小時的時間騎腳踏車400公里,在心跳與呼吸之間,他一方面磨練自己體力,也一方面跟自己的意志力對話。最近,他更開始固定看營養師、積極找教練訓練自己的體能,小心翼翼控制飲食,精心鍛鍊身上的每一塊肌肉,因為終極鐵人三項Ironman(從早上六點到傍晚六點,完成180km單車+46.195km全馬+游泳3.8km),將是他的下一個挑戰。

 

轉載自「《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


為父則強 

從一個抽菸、熬夜的男人,變成一個運動狂熱者,這轉變全都是因為有了新生命。為父則強,有了家庭之後,石頭對自己、對生死,他有了更深一層的想法。

「對生死的議題開始感興趣,是在跟我老婆結婚之後,我開始重視家庭,尤其有了小孩之後幾年,我開始會想到他們的未來,想到末日,想到死亡。我們在面對死亡時,才會開始才會驚覺活著這件事的價值。於是我開始積極做運動,甚至把熬夜菸酒的壞習慣全戒了。一方面是因為想成為一個強壯的父親,一方面,也是為了想在死亡之前挑戰自己的極限。」完成這些挑戰,讓他覺得自己紮紮實實地活著。

而這些對生死的領悟,也讓他在演出林書宇導演的電影《百日告別》時,特別有感觸。他之前有一首創作,叫做《真實故事改編》,這首歌談論的是失去。只有坦然面對失去,才能好好珍惜每一刻,把遺憾降到最低。

 

轉載自「《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

 

願為家庭拋棄一切 

「我本來就覺得家庭這件事情,不簡單,一點都不簡單。」石頭說:「家庭比工作還重要。所以如果今天老婆小孩要求我放棄演戲、五月天,甚至運動,全心全意地面對家人,我不會說第二句話。但我也發現我老婆知道我有這樣的心,也會給我空間。

當你無私地把愛給予對方,你會發現,愛是雙向的。」現在石頭每天最享受的,就是吃早餐的時刻,他的家裡有一張不能搬動的水泥餐桌,崁在地上,每天,一家人在餐桌上聊生活的大小事,說說笑笑。老婆被石頭影響,連料裡都是健康無鹽的,生活不需醬油沙茶,但全家人卻吃得津津有味,石頭驕傲的說,我的小孩連秋葵、山藥、彩椒這些食物都很愛吃。他微笑著說:「這張餐桌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不僅僅是意象上的重要,而是它的不可撼動性。跟家人團聚、一起吃早餐,在我生命中,都是最重要的小事。」

看著石頭淺淺溫暖的笑容,我們想著,失去並不可怕,只要我們曾經緊握每一刻,就能像他這樣,幸福地無所畏懼吧。

 

轉載自「《ELLE》國際中文版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