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李東學時是在2年前,當時的他頂著古裝大劇《後宮甄嬛傳》國劇盛典最佳新人男演員光環,帶著一絲霸氣與直爽現身攝影棚。數年後,其精湛演技已躍上國際影壇,坦率依舊卻多了幾分細膩與豁達,這不只對於工作、生活,更是對於愛情。拍戲,他說,是個遺憾的藝術,而或許正因總能發覺其美中不足處,才能懂得不斷精進自我。成功,對他而言,是堅持到底後所獲得的感動與尊重,那是信念碰撞下所產生的共鳴。
 

 


 

愛情老靈魂

才剛與豬哥亮拍攝完春節賀歲片《大囍臨門》,李東學又著手與郭采潔合作拍攝電影《時間差》,其主軸說明了人們對愛情總是懷抱著美好期許──必然會在對的時間點遇見對的人,那個對的人最終會在某處等著你。這聽來很玄,而或許正因愛情的妙不可言,才叫人生死相許。然而東學如何看待這樣的信念?聽聞這個問題,他毫不遲疑地以篤定語氣回應:「相信!我相信每一秒、每一世所遇見的人都會是對的,因為沒有人會無緣無故來到你身邊。」這句話像是有股強大吸引力般,牽引著編輯想直搗他的內心世界,這場美妙的專訪也就此展開了。
我忍不住直追問,詮釋過各式各類的愛情戲,是否也對愛情定義起了變化?只見他不急不徐地緩緩道出了心裡話:「每一刻,無論是愛過你或是傷過你的人,都是為了成就下一步的你成為更好、更完整的人。」細細咀嚼這段聽來豁達卻意味深遠的話語,的確,學校無法教授的愛情學分,需要用盡一生,甚至一輩子亦無法修習完畢的。而這樣的信念喚起了曾經留在編輯心中,由知名作家蔡康永所說過的話「傷心,是愛情中最過癮的事之一。沒有那樣的傷心,無法體會後來的幸福。」假如陷入愛情裡的人們,都能抱持著如此的胸襟,那麼或許每段戀情都能談得既愉快且刻骨銘心,這兩段話語皆烘托出了一種開朗、寬容、諒解與超越的豁達人生。

 


李東學持續分享了他對愛情的看法,一旦愛情開始了,就注定會有結束之時,正如萬物交替變化,有花開就有花謝,即使是再絢爛的愛情都依舊會凋零。這話聽來消極卻又隱藏著無限勇氣。那麼該如何處理每個時期的心境呢?他堅定地說:「唯一能做的就是盡情去享受愛情當下的快樂。」以他來說,那段如膠似漆、情不自知的熱戀階段最璀璨,那種不論多忙、多累的下意識衝動與投入,才是愛情裡最過癮的事。
接著,他訴說著自己的三個信仰:看不見、摸不著的生命;渴望追求、相對卻又不純粹的自由;人們終其一生渴望的真正愛情。在他看來,從前的婚姻帶有妥協與相守,但是隨著社會人文的改變,人心也起了變化了,但是那份存在於婚姻背後,不傷害對方的責任感是不變的。話說至此,編輯開始存疑,那麼所謂的「但求一心人,自首不相離」是個能夠實現的理想愛情嗎?聽聞這樣的提問,東學不假思索地說:「那是種渴望與嚮往的境界,一定可能發生但絕對是少數。白頭偕老像是個長期工程,需要彼此用盡一輩子的時間去搭建,才能走到最後的相濡以沫,而雖然這較常發生在上個世代的情感,但我依然相信愛情。」由於無數次地深刻剖析與揣摩形形色色的愛情角色,東學開拓了感情觀,聽著他聊著愛情,像是在傾聽著一位擁有豐富人生閱歷與智慧的老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