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女性越來越注重自我價值,有人以上空來爭取女權,也有人提倡體毛屬於身體的一部分,留或不留的權利都該取決於自己,而非來自他人的審美觀或刻板印象,Huffington Post網站整理15張藝術畫作,找出藝術家曾創作過大膽展露體毛的作品,欣賞以下的作品,將會發現早在幾百年前,露毛是如此「個人」且自然的一件事......


1540年Heinrich Aldegrever《Eve》

藝術家畫下伊甸園中一絲不掛的夏娃,手中拿著一顆蘋果,沒有外在的束縛,享受最原始的狀態。

 

 

1923年Henri Matisse《Odalisque with Arms Raised》

畫中的女人自在地將雙手環繞至背後,早期的除毛觀念不如現在盛行,儘管露毛也覺得無傷大雅。

 

 

1970年Dorothy Iannone《Courtesy die Künstlerin》

無論是哪個部位的體毛,都一起解放吧!

 

 

1868年Gustave Courbet《The Bather》

沐浴的女子張開雙臂,露毛是件稀鬆平常不過的小事。

 

 

1875年Pierre-Auguste Renoir《Torso Before The Bath》

透過早期藝術家的繪畫中,我們也了解到其實當時的女性,多是大方露出自己的體毛,相當怡然自得,沒有一絲害怕他人眼光的擔憂。當然,除毛也有不少好處,好比說減少細菌孳生、減少悶熱感,但女權主義者認為解放體毛的最大訴求,旨在希望可以改變現代女性的心態,除不除毛都是為了自己,而非取悅他人、害怕丟臉。

 

 

1887年Vincent van Gogh《Nude Woman Reclining》

許多人認為裸露體毛非常讓人羞愧,甚至會致使社會風氣低落,但也有不少正在解放體毛的女性表示,不刻意清除、藏起體毛,能夠自信地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那當下非常快樂!

 

 

1917年Amedeo Modigliani《Red Nude》

這幅畫完整呈現出露毛的狂野之美。

 

 

1887年Van Gogh《Nude Woman on a Bed》

 

西洋藝術史上有不少裸女的露毛畫作,就連知名畫家梵谷也曾畫下裸女躺在床上的愜意姿態。

 

 

1916年Gustav Klimt《Girlfriends or Two Women Friends》

 

約莫100年前,奧地利知名象徵主義畫家克林姆也畫過女性露毛的作品,就算是被看見毫無遮掩下體體毛,仍舊一派從容。

 

 

1968年Dorothy Iannone《aus: Dialogues (unnumbered)》

 

作品中一對男女側躺著看向前方,畫家特別強調體毛的存在感,提醒我們不分男女,都應該尊重彼此的自然美。

 

 

1892年Henri de Toulouse-Lautrec《In Bed》

 

面對身邊的枕邊人,是否能夠回歸最真實的狀態,不用在乎對方喜不喜歡,自己的體毛自己決定去留呢?

 

 

1910年Egon Schiele《Reclining Semi Nude with Red Hat》

抽象的女體畫作中,藝術家仍畫出帶有寫實意味的腋毛。

 

 

1863年Edouard Manet《Olympia》

裸女畫在西洋藝術史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畫家深入刻劃身體的每一吋,如實還原女性柔美姿態。


 

1917年Egon Schiele《Sitting gir》

 

 

1910年Egon Schiele《Reclining nude》

螢光幕上的女星只要一走光露毛,就會引來大聲批評唏噓聲浪,社會刻板印象中,體毛外露是件不美觀的事。可是當我們看到這些畫作中的女生解放體毛,一點也不畏懼他人眼光,在藝術家的眼中,真實地臨摹描繪出女體的姿態,不加以包裝,不在乎外界眼光,間接也傳遞出藝術的價值。

 

 

Source: body-hair-art-history- huffington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