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化的時代,我們習慣用智慧型電子產品紀錄眼前的風景,看起來方便又快速,但也正因此,我們逐漸忘記眼睛本來就有捕捉美好事物的能力,跟機械比起來,雙眸能抓到更無可取代的風情萬種。藝術人Gary用靈魂之窗觀察女人,再把那些迷人風采用水彩畫下來,讓女人們都像在他專用畫紙上演時尚電影!

 

 

男孩以上男人未滿的插畫家

今年23歲的Gary在便利商店打過工、待過做招牌的店、自學平面設計、復興美工畢業後,上過一陣子服裝系的課程。現在是專職的「時尚插畫家」,不僅跟百貨公司合作,在時尚雜誌或品牌發表會上也都能看見他的作品。他說自己不會講漂亮話,所以對採訪邀約總是特別猶豫,但其實他並非不擅言詞,而是要有人懂得他的真性情。

 

 

苦心志勞筋骨練出好功夫

Gary不是那種家裡有經濟能力讓他從小學畫的男孩,當他發現自己愛上畫畫時,他到圖書館借書邊看邊學、一天畫5到8個小時苦練基本功。他沒有旅遊基金,就想盡辦法用幾張平面設計的作品交換到歐洲45天的機會。為了磨練自己,他曾經4天做完75張風景畫,即便一畫完就累倒進醫院打點滴,他的信念依舊清晰,「只要義無反顧地畫下去,總有天能出人頭地」

 

 

自己的人生靠自己翻轉

選擇時尚做為繪畫的主題,源自於誤打誤撞念了服裝系,Gary用自己的方式把「時尚」與「女人」結合。畫到擺得上檯面時,機會也正好來敲門,他把僅有的一萬元存款提出8000元,只為了把畫錶框,送到髮廊展示。充滿生命力的作品很快地擄獲大家的目光,還收服了造型師與化妝師,「我會問攝影師我畫裡的光影好不好,問化妝師畫裡女生的妝容美嗎?」Gary感到自在時,講話總特別快。

 

 

銳不可擋的自信

專家們的評價與建議Gary可不是照單全收,畫圖成癮的他在某些前輩眼裡或許有點臭屁,但他知道自己的優勢與弱勢,與自大只有一線之隔的自信其實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

 

 

練畫練到廢寢忘食、控制畫筆的右手前臂比較粗,付出了不少精神與金錢的代價才能掌握女人的一顰一笑、眉宇間的距離,「就像顴骨跟耳朵間的距離,其實是有個標準可以依循」Gary邊說邊動筆畫著,從顏料、紙張到工法,他在自己研發的標準中求變化,展現女人的千嬌百媚。

 

 

 

 

敢夢才有機會築夢踏實

還在大男孩的年紀,Gary知道自己還沒遇過真正的大風大浪,淬鍊出的精華自然離國際水準有段距離。他笑說自己很有自知之明,也就是因此,他更確定自己其實離夢想很近。「而立之年來臨前我還有七年,這段日子我可以把輸別人的地方補起來,不要不敢夢、不敢想,以前我在便利商店工作時就夢想能在時尚雜誌裡看到自己的畫,當時覺得難如登天,但現在我已經做到了。所以沒理由我站不上國際舞台,除非我鬆懈,但那是不可能發生的。」

 

 

 

 

 

成為頂尖插畫家

從講話的口吻到看待藝術的方式,Gary就像傳統與現代生下的混血兒,對他而言,藝術家絕不該苦哈哈的孤獨終老,等待百年以後才被發掘的光芒,「如果連溫飽都有問題,那我打工就好,畫什麼畫。藝術是用來改善生活的,當然不只改善別人的,還要改善我的,所以我堅持要顧好商業通路。」這就是Gary,除非他自己喊停,否則無論旁人潑多少冷水,都無法動搖他的目標。

 

 

 

 

 

用筆捕捉神韻的遊戲

把藝術當成產品的方式有很多種,Gary除了賣畫之外也開課,不藏私地把自己蒸餾出的技法教給學生,他不怕被抄襲、更不擔心被超越,他有信心其他人的作品,只會幫助他成為無可取代的與眾不同。「因為我是用工匠精神在畫畫,我對這件事已經到了瘋狂迷戀的程度,沒什麼好怕的。」

 

 

Gary說,時尚插畫之所以讓他沉迷,是因為透過這種方式,他能讓每位女孩都來演他的的戲,能用畫筆捕捉到相機抓不到的神韻與氣質,「無論畫幾萬遍,都一樣有趣。」

 

 

畫進國際競技場的捷徑

Gary的舞台並非靠標新立異的方式得來,反而是靠那些我們國小就在課本上讀過的「勤能補拙、熟能生巧」,他自律甚嚴、永不滿足。他告訴學生,「即便沒有人脈也沒關係,想拿到進入國際競技場的門票,最快的方法就是『一直畫,畫到有人來找你為止,沒人來找你,代表你畫的根本不夠好,那不是人脈的問題。』」

 

 

 

 

 

 

在追尋夢想的航道上,Gary設定自己要往一線國際精品的方向飛,同時也要求作品要能雅俗共賞,「真的失敗就回便利商店」Gary大笑。但其實我們都知道,如果用這種近乎瘋狂的方式繼續築夢踏實,他不可能切斷跟畫畫的連結,或許不用等到而立之年,Gary就用筆下的如夢似幻得到打開國際藝術殿堂的金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