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伊朗輸出的電影品質都不錯,不論是奪得2012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分居風暴》,還是今年7月於台灣上映的《親愛的小孩》,都發人深省,深度剖析了底層社會的艱苦與伊朗的社會問題。警匪電影《緝毒風暴》也不例外,不但創下伊朗影史票房新紀錄,也入圍多項影展,揭露販毒世界裡黑白兩道的灰色地帶。

 

劇情描述,城市充滿了吸毒犯,且大部分都是無家者。德黑蘭毒癮氾濫,當局施行峻法,仍不能遏止飆升的數字。然而,真正的難題卻是在毒梟落網之後,存在於緝毒小組之間的互信崩盤,看似凶狠狡詐的毒梟竟然也開始引人同情... ...

 

影片不僅逼視伊朗社會的貧窮惡性循環,以及失能的司法體制,還將阿斯哈法哈蒂式的道德辯證,融入警匪電影的賁張節奏,文武戲皆十分精彩。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以罪犯為主角的電影不在少數,換位思考之下觀眾同情罪犯也是人之常情,就像電影《赴湯蹈火》,成功讓觀眾對罪犯產生情感投射,進而理解「這並不是在講亡命之徒的故事」,而不希望主角被捕。不過,負責緝毒的警官薩瑪作為《緝毒風暴》的主角,理當觀眾會為他成功逮捕毒販拍手叫好,但若連薩瑪自己都質疑工作的價值,觀眾自然會開始思考毒販的心理。

 

當然,片中的大魔王納薩,被捕之後在法官面前所說的辯解都是歪理,而法官也順著他的話辯駁,假使生活苦的人都去販毒,那社會秩序豈不蕩然無存?甚至當法官質問納薩,上一次獲釋之後為什麼不金盆洗手,畢竟他過去已經靠著販毒累積了不少財富,納薩嘴上只說他覺得還不夠,但似乎欲言又止。這就得探究納薩犯法背後的根本原因,從他向警官薩瑪保證自己絕不會傷害小孩,就能夠看出,納薩有自己的道德原則,當然他也可能說謊,但是,正如納薩所說,難道他不販毒,這個位子就不會有人頂替嗎?

 

對納薩來說,如果他一個人鋌而走險,可以讓全家人過上好日子,投資報酬率的確滿高的,看起來似乎沒有那麼糟。納薩努力攢錢,即便是黑心錢,但如此以來,老父母能夠住豪宅,姪女、外甥可以到加拿大去讀書,他知道這是唯一真正翻轉階級的方法。與其全家都走入司法體系,不如將後輩送到更好的環境,避免他們走上跟自己一樣的路。正如出賣納薩的前未婚妻所說,他想表現體面,但其實是個粗人,就是由於不管納薩賺再多錢,他永遠無法真正躋身上流社會,納薩永遠只能是從谷底竄起的毒販。

 

片尾他得知自己將被處決後,對律師吐出的沉痛自白,清楚地道出納薩的無奈與無助。當他苦苦哀求律師想辦法不要讓法院收回自己買給父母的房子,卻聽到律師說父母其實很想搬回暗巷裡的破房子。而納薩苦心栽培姪女、外甥到高級俱樂部上體操課、出國讀書,卻發現有人到了加拿大後成天玩樂,他只好服藥自殺。因為無論他做得再多,他們永遠都是底層社會的人,不懂、不想也沒有資格成為過好日子的人家。如同《寄生上流》裡所說「不是有錢而且善良,而是有錢所以善良。」這當然不是合理化窮人犯罪,但已充分傳達納薩的無奈。

 

 

除了納薩的心聲之外,電影的主旨其實藏在英文片名「Just 6.5」裡。在2018年1月修法之前,就像電影當中他所控訴的,不論是30公克或50公斤,只要被抓到就是處決。而即使法律如此嚴峻,伊朗還是擁有全球最高的藥物成癮率,全國大約有650萬名毒蟲,這已經是伊朗人口的12分之一,也就是說每12人就有一人藥物成癮。在納薩終於願意供出他上一層的毒販「日本雷沙」之後,緝毒小隊到了一處製毒廠,任務卻被對方的自殺攻擊破壞。沒了證人與人犯,更多線索也只能從納薩口中得知。為什麼日本雷沙叫做「日本」雷沙?納薩回答「他跟日本人做生意。」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在納薩死刑定讞之後,與家人會面的那場戲,不甘心的弟弟對哥哥保證自己會聯絡「那個日本人」,對方會處理好一切,可見日本雷沙八成另有其人。片尾警官薩瑪與搭檔的對話,也呼應了片名「Just只有」的意思。薩瑪將局長的位子讓給搭檔哈米時說,自己剛開始緝毒時全伊朗有100萬名毒販,如今已經有650萬名,他覺得很無力。由於他們不斷逮捕毒販,將之處決,遇到納薩這種死都不肯供出上線的人,警方便永遠無法斬草除根,真正的大魔王永遠躲在幕後讓這門生意能夠繼續下去。因此,哈米對薩瑪說,正因為有我們的努力,才會「只有」650萬名毒販。雖說很無力,但也只能這樣。

 

 

警方的無奈還不只如此,電影中間曾出現哈米與薩瑪搭檔內鬨的情形,但兩人真是為了升任局長而用盡心機嗎?從哈米與薩瑪的對話中可以得知,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好搭檔,但過去曾經有過抓到犯人卻丟失毒品證物的經驗,而電影一開始,則出現撿到毒品證物卻追丟犯人的情況。與兩人成功破案的件數相比,這或許只是小事一樁,但礙於他們必須撰寫報告,使得這兩種情況都難以對上面交代。在人人自危的情況下,薩瑪也曾想過讓搭檔哈米揹上黑鍋。

 

同時,過去曾經靠賄賂警官成功脫逃的納薩,打算如法炮製。但是,當年的警官已被發現收賄遭到革職,他只好嘗試與薩瑪談判。那場戲肯定讓觀眾捏一把冷汗,擔心薩瑪真的會接受納薩的條件。其實,他本來可能已經動搖,但被納薩一句「這是你最後的決定嗎」激怒,而喚醒自己的良知。如同納薩所言,由於薩瑪無法想像幾十億的世界,所以他就只值幾千萬。〈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書中提到「如果你想變成有錢的那邊,你就該開始像有錢人那樣思考。」警官薩瑪沒有辦法想像幾十億的世界,開出的價格只是雞毛蒜皮;另一方面,雖然納薩已經懂得如何像有錢人一樣思考,但他仍舊選擇扮演「受害者」的角色,而受害者有三個特徵:抱怨、合理化與責怪,因此,就算他再有錢也沒有辦法真正脫離窮人的框架。

 

 

《緝毒風暴》最讓人心寒的莫過於底層社會人民無法脫離底層,警方攻堅毒窟時,映入眼簾的不再是我們想像中的黑幫份子或輟學少年,而是貧民窟裡的一般老弱婦孺。警方拼命打擊毒品,避免毒販增加,市場價格降低,取得容易,造成吸毒人口增加。但對這些非罪大惡極的人民來說,毒品是生活日常,不管價格高低都勢必會傾家蕩產去購買,而這也會更加深化階級複製。拘留所裡帶著兒子的跛腳父親,希望兒子為自己頂罪,無論法官如何開導兒子,他都堅持要為父親脫罪,即便這意味著自己將會進入少年感化院也不改說詞。進入感化院後,他或許又會遇到更多類似的案例,或者真正的毒蟲,想要脫離底層社會似乎又更遙遙無期了。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