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們生活中非常熟悉的景象,從橋上到橋下塞滿機車騎士,尤其到了交通尖峰時間,更像上演「沙丁魚實境秀」。除了台北,其他世界各地的大城市通勤狀況都是什麼樣子呢?

 

 

由攝影師MARY ALTAFFER拍下,這是美國紐約的Penn Station,大家低著頭看手機,走路速度卻絲毫不減。

 

 

由攝影師LEO CORREA拍下,巴西里約日內盧的地鐵上,每天要載運「上億」的乘客,許多人靠著這項交通工具往返家裡與上班地點。

 

 

超特別的玻利維亞拉巴斯,攝影師JUAN KARITA拍下這座目前世界上最高的纜車,上面載的都是往返於拉巴斯與附近幾個主要城市的通勤者。

 

 

俄羅斯的莫斯科,許多人也是習慣搭地下鐵上下班,攝影師ALEXANDER ZEMLIANICHENKO拍下這個畫面,每天有900萬人搭地鐵。

 

 

這是我們很難想像的畫面,由攝影師發生在南非的索韋托,擠不上火車的通勤族,直接把自己「掛在」火車上

 

 

由攝影師SAKCHAI LALIT拍下,在泰國曼谷,必須通過Saen Saeb運河才能上下班的通勤族們正小心翼翼地下船。

 

 

由攝影師KAMRAN JEBREILI掌鏡,在堪稱「未來城市」的杜拜,搭地下鐵上下班的人從原本的6萬人增加到50萬人。

 

 

GREGORY BULL拍攝的照片,地點在墨西哥的蒂華納,算是當地的大城市之一,這裡有條運輸量相當大的邊境通道,每天5萬輛小客車靠這個通道通勤。

 

 

法國巴黎連月台都有風景畫,這是由攝影師FRANCOIS MORI在火車站拍下的通勤者。

 

 

攝影師PETER DEJONG拍下的照片,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通勤族們從免費渡輪下來之後,再換騎單車去上班!

 

 

由ANDY WONG所拍攝的照片,記錄中國北京的通勤族們一股腦兒往地鐵裡擠,上下班尖峰時段就是這麼瘋狂。

 

 

雪梨的下班時段,RICK RYCROFT拍下的汽車像是一條條光影流線。

 

 

由M. SPENCER GREEN拍下,美國芝加哥也有通勤者必須搭船上班。

 

 

北韓的地鐵線對於外國遊客有嚴格限制,他們只能搭一到兩個站的距離,由WONG MAYE-E拍下的照片可以看見車廂裡還掛著「領導」的照片。

 

 

攝影師TSERING TOPGYAL照片中的印度新德里,有男孩趁著塞車的時候,趕快來賣椰子,有點像是我們在等紅燈時,有人販售玉蘭花的概念。

 

 

大城市洛杉磯的尖峰時間當然很擁擠,JAE C. HONG攝影師拍下橋上的少女與橋下上百輛等著通行的車。

 

 

一次看到這麼多地方的尖峰時刻,是不是也覺得雖然我們的交通狀況讓人不太滿意,但好像還在可忍受的範圍?

 

 

sourcerush-hour-around-the-world-mashableproof-rush-hour-hell-world-lostatemin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