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是伊朗電影,但《親愛的小孩》上映日正好是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能夠開車上路的兩週年紀念日。由於伊斯蘭世界的典籍、歷史與文化,婦女與伊斯蘭教之間的關係一直非常複雜。雖然可蘭經明文指出「丈夫應當善待妻子」,但的確也提到「女人的心智有缺陷」與「妻子是丈夫的田地,可以隨意耕種」等內容,所以伊斯蘭國家在民權、服飾、法律地位、離婚、結婚與教育等各方面,賦予女性的權利與男性都有程度不一的差異。曾經因為支持女權運動而數度入獄的導演瑪娜‧莫罕瑪迪,就是站在女性的立場,拍出伊朗底層人民的悲苦生活。

 

寡婦萊拉日以繼夜地在一間老舊的工廠工作,只為養家餬口並照顧12歲的兒子阿米爾與剛出生的寶寶。

 

社會大眾無情的眼睛,以及公司同僚心懷不軌地看好戲,萊拉如果要擺脫她的悲慘命運,只有一個辦法。不過,為了嫁給追求自己的巴士司機卡贊,萊拉不得不先將兒子送去聾啞寄宿學校,只因對方有個年紀相仿的女兒。實際到了聾啞學校的阿米爾,發現身邊同學都是一些被媽媽永遠拋棄的小孩,因此他決定逃回家。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就像英文片名一般,電影分為兩個篇章。前篇「寶貝兒子」是以母親的視角決定兒子的處境與未來,而後篇「親愛媽咪」則是以兒子的視角來看待進入聾啞學校之後的生活。即便阿米爾話不多,但從前篇裡與母親的幾段互動便可看出,他不怎麼讓媽媽擔心,是個懂事又體貼的孩子。萊拉的兩難在於,即使追求自己的卡贊顯然是個好男人,通往安穩生活的門票就擺在眼前,但要她丟下同樣是親身骨肉的阿米爾談何容易。前篇著墨在母親的掙扎與四處奔波,試圖尋找各種更好的解決方式,但是,就如同萊拉所說「社會總是看不起寡婦」,使得她為兒子腦力激盪的過程更顯艱難。

 

至於椎心的後篇則是由於與母親感情深厚的阿米爾深信,自己並不屬於聾啞學校,加上可能心裡也有些怨懟,他對於融入同學與學校一點興趣都沒有。可是,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阿米爾越來越擔心母親再也不會來帶走自己。就算如此,正因為阿米爾深切了解這一切對母親與妹妹可以擁有的新生活來說,代表著什麼意義,不論是入學剃髮留下的淚,或是夜深人靜之時的孤單寂寞,他都自己隱忍吞下。

 

 

全片散發著濃濃的無奈,萊拉為了改嫁將兒子送走充滿了無奈;善良的卡贊迫於無奈無法收留阿米爾至屋簷下;為了家人更好的未來,即便必須裝聾作啞,阿米爾也只得無奈地在聾啞學校好好待著。只是,不做這個選擇,三人的生活也不會比較舒適。萊拉必須繼續辛苦工作,同時得繼續忍受同事的冷嘲熱諷,而貧窮也會緊咬著她直到喘不過氣;卡贊必須繼續忍受被心愛女人拒絕的心痛;阿米爾也得繼續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不過,再怎麼苦,只要能夠與家人共度,相信不管是萊拉還是阿米爾,再怎麼貧窮的生活也可以甘之如飴地咬牙撐過。

 

 

其實,伊朗是伊斯蘭國家中較為先進的國家之一,受高等教育的女性比例也不低,但是,就像BBC中文網的文章伊朗女性今與昔:伊斯蘭革命前後的對比裡所寫,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後,女性地位大幅降低。在過去,不少女性穿著西式,路上隨處可見身穿短裙、短袖上衣與緊身牛仔褲的女性。可是,伊斯蘭革命後,保守派政府頒布女性必須戴面紗的法令,而且無論國籍與宗教信仰。如同沙烏地阿拉伯好不容易允許女性開車之後,仍然禁止女性自行辦護照、開戶、決定離婚與結婚、決定穿著、與異性友人共餐等,只要連穿衣等日常規範都與男性有異,伊朗女性就很難在職場或生活上與男性平起平坐。這也是導演在《親愛的小孩》中想要呈現給觀眾看的,一般人皆如此,更何況萊拉是位帶著兩個幼子的寡婦,情況更為艱難。

 

 

除了無奈之外,貫穿全片的還有「謊言」。它們雖非故意欺騙,但也不是善意的謊言,同樣有著個人利益或無奈在背後運作著。萊拉為了幫阿米爾尋找棲身之處,不惜向朋友說謊;為了讓阿米爾順利註冊聾啞學校,告訴校長相關文件放在鄉下,需要時間回去取回,只是這一去就去了三個月,甚至更久。當然,當初向阿米爾保證很快就會來接他團圓的承諾,隨著時間過去,也變成了謊言。

 

逃離聾啞學校的阿米爾,與「繼父」卡贊碰了面,卡贊問他想不想跟媽媽通電話、想不想與媽媽見面,但隨後都快速改變了話題。不願接受卡贊說什麼也不打算讓阿米爾語萊拉相見,我更相信在卡贊真心誠意地分析了哪種選擇對萊拉與妹妹的未來比較好之後,體貼的阿米爾自己選擇了離開。不論如何,卡贊給出的承諾,終究沒有成真,只待三年後他的女兒出嫁後,才能兌現是否真的迎接阿米爾同住了。至於幫卡贊追求萊拉的媒人碧碧,由於在聾啞學校服務,所以告訴萊拉自己能夠安排好一切,但當阿米爾在學校認識了隔壁床的同學,得知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兩位非聾啞學生,都是碧碧安排進來的,而且都已經長住多年。不禁讓人懷疑,原先以朋友口吻勸萊拉接受婚約的碧碧,是否多收了卡贊什麼好處,像是抽回扣似的將此當作事業來經營。雖說案例並不多,但光是想到有三個孩子,因為貧窮,為了讓母親過更好的生活,而必須離開原本的朋友,來到聾啞學校就讀,就令人不勝唏噓。

 

 

最後,來談談導致《親愛的小孩》整場悲劇的伊朗傳統。前面提到,伊斯蘭國家的女性受到諸多限制,甚至連離婚與結婚都不能自己決定。雖然寡婦可以改嫁,但如果改嫁對象有與自己的孩子年齡相仿的異性孩子,由於必須以先生為重,因此為了先生孩子的名節,沒有血緣關係的少年少女同住一個屋簷下是不被傳統所允許的,這也造就了伊朗很多單親媽媽的家庭被迫上演《親愛的小孩》的悲傷故事。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