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的定義

 

 

和一位從一流大學畢業的導播吃飯喝酒時,聊到「笨蛋的定義」。

 

那位導播在學生時代當過家教,據他所說,成績不好的孩子往往「太執著在自己不會的題目」。因為一直卡在不會的地方,結果無法保持冷靜,到最後失去專注力,只好放棄。他說,很多成績不好的孩子都是這樣。

 

相較之下,成績不斷進步的孩子則懂得跳過自己不懂的地方,先從會的地方做起。而且成績好的孩子,似乎也比較懂得做事的要領。

 

我學生時代成績很差。

 

 

 

我何止執著在不會的題目,甚至還執著於「自己為什麼非得學數學不可」這樣的問題上,以至於到後來根本沒在聽課。

 

高中時加入美式足球隊,練習時也老是抓著學長問:「學長!練習這個在比賽時可以派上什麼用場?」結果換來學長一頓怒斥:「哪來那麼多廢話!練習就對了!」並且給了我一記鐵拳。果然是很有體育社團風格的理由。

 

開始表演搞笑之後,我的「執著小地方病」依然沒藥醫。有天,和一位前輩喝酒時,對方生氣地罵我:「你怎麼就只會給自己倒酒!」

 

自己喝的酒自己倒,這樣為什麼會惹怒對方呢?難以理解的我,隔天立刻去了圖書館。

 

調查了關於倒酒給自己這件事,才知道原來在男女僱用機會均等法實施前,日本還是年功序列制(註1)的時代,男尊女卑的情況也很嚴重,公司聚餐時,餐飲費由年紀大的上司支付是一般常識。但畢竟白吃白喝人家的也不好意思,於是,被請客的人就抱著「至少為對方倒個酒」的心情開始了這種禮數。

 

註1:員工的基本工資會隨員工的年齡和企業工齡的增長而每年增加,而且增加工資有一定的序列,按各企業自行規定的年功工資表次序增加。

 

 

「這麼說的話,像昨天那樣各付各的時,就不必幫對方倒酒了。從下次開始,人家請客時我就幫對方倒酒,各付各的時就倒給自己喝吧!」我這麼下定決心。

 

現在回想起來,早知道閉嘴倒酒就好了,幹嘛廢話這麼多。執著這些只會給自己找麻煩。

 

「你覺得這樣的我是笨蛋嗎?」我問那位導播。

 

「至少算不上腦袋好吧。」對方用溫柔的語氣狠狠打了我的臉。

 

我雖早有自覺自己是笨蛋,還是不免有點沮喪。看到我這樣,那位導播又說:「可是......以我的經驗來說,雖然有不明白的事但也不會太執著的人,確實能從一創造一百,但卻無法從零創造一喔。換句話說,那些人只會照著既定格式做,但不會發明新事物。」他這麼說。

 

(這什麼?聽起來對我超有利的吧!)

 

「這麼說來,我算是天生擁有能從零創造一的體質嗎?」我這麼問,導播又停頓了好一會兒才說:「......可是啊,這世上還有不但能從零創造一,也能進一步從一創造一百的人喔。」我問:「比方說鈴木一朗?」他又說:「嗯,還有石川遼也是。」

 

 

「嗯......那這樣的話,我就把目標定為從零點七創造到七十五,應該就差不多了吧?」聽我這麼一問,導播歪著頭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是啊,既然我從零到一或從一到一百對我來說都是辦不到的事,那至少從零點七到七十五左右......」我這麼一說明,導播就笑了:「現在該執著的不是數字問題吧?」

 

我瞪著導播的眼睛說:「你現在這句話,聽起來等於在說我是『笨蛋』喔。」

 

 

 

本文摘自《社會人,原來如此?!:怕生搞笑藝人的人生進化哲學》

 

黃子佼、許傑輝、宋少卿 演藝界好評推薦

誰說融入社會一定要拋棄自我呢?!

日本國民好感度搞笑藝人的社會觀察與職場進化哲學

一本相當適合即將步入社會的菜鳥閱讀,深切了解社會生存法則的幽默讀本

 

如何將自己與社會達到平衡 傳授給職場小白的生存法則

 作者在演藝圈菜鳥時期是一位相當自我中心的人,是對社會文化與生活慣用語都大驚小怪的「社會處男」,他努力調整心態後體悟到每個人都是在各種規範下以符合自己個性的方式糾結地生存著;也學習到如何把負面情緒加工成積極的動力,現在進化成找到不違背自我價值生存方式的社會人, 是一本相當適合即將步入社會的菜鳥閱讀,深切了解社會的生存法則的幽默讀本。

 

 

出版社:時報

作者:若林正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