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見識到世界上存在「雙胞胎」的驚嘆與嚮往,還記得嗎?太熟悉寂寞心情,總覺得極少人真正懂你,這種心情,我們都曾經歷過。偶爾,不由得天馬行空幻想,如果有另一個自己的話,會有多好玩!

 

 

法國女性攝影師Julie de Waroquier的作品集《分身 (Doppelgänger)》主角是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兒,籠罩在夢境般的魔幻浪漫氛圍,兩人互相依偎取暖,平靜卻令人悸動。

 

如果我有雙胞胎…

 

(不是只有我一人)

 

我們會共枕同眠

 

(不必獨入夢鄉)

 

我們會一起玩耍

 

(不必自己遊戲)

 

我們會在被窩裡談心

 

(不必和被單繾綣纏綿)

 

我們有扯不斷的羈絆

 

(不必假裝看不見)

 

我們會讓彼此更美麗

 

(不必攬鏡自照)

 

攝影師認為,幻想朋友是健康成長的一環,但成年後,這位虛構的知己可能反應出潛伏的危機─難以抵禦的寂寞或無法治癒的心痛。兩人的溫柔互動中,流露一絲淡淡的哀愁。

 

我們會把肩膀給彼此靠

 

(不必獨自擁抱)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另一個自己。他和你,就像鏡子的兩面,可能極其相似,可能完全相反,他有可能是流在過去、不願長大的小孩,也有可能是看破塵俗的老靈魂。

 

說不定,即使身體長大,那位幻想朋友始終未曾離開,只是默默地等待任務完成的一天。至少,當你在外面受了傷,被逼得無處可逃時,他仍會無條件給你溫暖的擁抱。你並不孤獨,一直都不。

 

 

Source: doppelganger -juliedewaroquier, wistful-portraits-capture-the-magic-and-melancholy-of-imaginary-friends -featureshoot

 

 

【延伸閱讀】

跟現實說掰掰!Julie de Waroquier的漂浮夢境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