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死亡,同時也恐懼活著。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攝影師Katie Joy Crawford罹患多年焦慮症,常常糾結於內心的不安與恐懼,透過《My Anxious Heart》攝影計畫,營造出多種情境,詮釋當時自己罹患精神疾病的故事和感受。以下這些照片宛如親身走訪攝影師的心靈一回,而且更瞭解焦慮症患者的世界。

 

「其實,我很害怕沉沉入睡,因為全黑的世界會誘發最原始的恐慌。但黑暗並不可怕,只是因為光明蒙上了一層陰影。」

 

攝影師透過照片和文字的解說,讓大家更認識焦慮症患者的經歷,希望藉由這系列的攝影創作,將自己所有的低潮、緊繃情緒,一次表達出來。從畫面中我們也接收到強烈焦慮的情感,偶爾伴隨些許窒息感,觀者也會不禁焦慮起來。

 

 

「不管我多麼抗拒,它總是緊緊抱住我、保護我、帶領我沉淪。每當我醒來,它總是在那等著我,睡覺時,常常讓我窒息、無語。」

 

 

「我能感覺得自己正在呼吸,可是為什麼這感覺卻像窒息?我把手湊近鼻前,的確還有呼吸,但我仍然無法呼吸。」

 

現代人普遍壓力都過大,累積的煩惱擔憂積壓多時,長期精神緊張就會引發焦慮症。Katie Joy Crawford發現《My Anxious Heart》攝影計畫,成為了一種藝術治療的方式,當她開始描述自己的恐懼害怕,真正面對自己的壓力源,回溯源頭才能漸漸讓心靈變得強大。

 

 

「麻木的感覺聽起來很矛盾,我們真的能感覺到『沒有感覺』嗎?實際上,你可以感覺到麻木?還是無力的感覺?或是已經習慣了麻木,所以沒有感覺了?」

 

 

「我的頭部就像被填入氦氣,逐漸失去意識。再簡單的決定、回答,大腦也無法做選擇,這感覺就像有成千上萬的思緒同時發生。」

 

 

「我就是自己的俘虜、負面想法的始作俑者。所有的感覺只會越來越糟糕,這時候深深地呼吸、吐氣、呼吸、吐氣,就能得到緩解。」

 

 

「一杯水可以想都不想就能不費力地舉起來,但如果不能倒掉或放下水杯呢?必須要支撐起好幾天甚至經年累月,就會變成負擔,忘記它曾經一點也不重。有時候,只能全心全意假裝水並不存在這件事;有時候,只能讓水濺出了來!」

 

 

「深深的一道傷口,彷彿永遠都不會癒合。那麼真實的疼痛感,幾乎讓我再也無法忍受。這道傷口,只會繼續帶來疼痛感,以及造成空洞的眼神、窒息感與顫抖的雙手。如果這麼痛苦,為什麼繼續下去?」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當你在游泳的時候,想要把腳下踩在池面下,但水比想像中還要深不見底,不小心踩空了,心臟跟著漏跳一拍。」

 

 

「憂鬱症是無法感受到的任何情緒;焦慮症則是擁有太多情緒。當你同時罹患兩者,就得展開一場沒有勝負的長期戰爭。」

 

 

「我害怕死亡,同時也恐懼活著。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Katie Joy Crawford表示:焦慮症只能藉由藥物控制和心理治療獲得緩解,但它會一直在你身邊。同時,我也想讓焦慮症患者們明白,你們一點都不孤單。」縱使這條康復之路必須一人承受,但別忘記身邊親友的陪伴也很重要。我們常常會因為外在因素而讓內在紛亂,這時不如停下來靜一靜,接受原本的你,相信自己蘊藏的力量,同時找到排解情緒的紓壓方法,學習不讓內心積累太多負面情緒。

 

 

Source: Katie-Joy-Crawford- facebook,katie_j_crawford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