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10月25日通過修憲公投,近八成民眾贊成重寫前智利總統、軍事獨裁者皮諾契特於獨裁時代所制定的憲法,不但代表著智利民主的新篇章,也象徵智利轉型正義邁進一大步。一個月後,2019年的智利電影《他們的自由年代》在台灣上映,以年輕人的熱血與愛慾訴說1973年政變前的智利,如何走向軍事獨裁,並稍微揭露轉型正義對既得利益者的生活造成哪些衝擊。

 

《他們的自由年代》講述三位懷抱理想的年輕人伊奈絲、胡托與傑拉德,一同為了推翻共產政權而努力。

 

40年過後,伊奈絲已是有頭有臉的貴婦,有人卻忘不了當年痛心的背叛,極欲復仇。眼前打拼的一切,會隨著年輕歲月付之一炬嗎…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當年已經成婚的年輕夫妻胡托與伊奈絲,招募勇於表達個人意見的傑拉德入「祖國與自由運動民族陣線」,三人因革命情感而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甚至產生禁忌的愛戀。即便組織成功破壞基礎建設、鼓勵罷工,革命的進展仍舊不如眾人想像地快速,所以成員決定要發動「真正」的戰爭,做法是「塑造」一名烈士。考慮到領袖犧牲群龍無首,自願的胡托又有家室,因此獨身一人的傑拉德自告奮勇為理想奉獻,也在行動過後隱身幕後。隨著革命發展越來越白熱化,組織決定殺害總統的侍衛官,再嫁禍給左派陣營。胡托與伊奈絲再次找上傑拉德,但這次完事後兩人卻把傑拉德踢到一邊,被背叛的滋味就這樣縈繞在逃亡的傑拉德心上。

 

時序來到現代,仍然信守當年革命信念的傑拉德,思想變得極右,在一次當街撞死一位搶匪後入獄。雖說「祖國與自由運動民族陣線」在1973年流血政變後就宣布解散,但在1981年智利開始邁向民主之後,一些自稱為該組織後繼者的小團體陸續冒出來,他們在傑拉德入獄後試圖與其聯絡,甚至協助他越獄,以進行他們「新納粹主義」的行動。片尾傑拉德進入一間正舉辦黑人移民婚禮的教堂,看似想要分享他們的喜悅,但下一秒仰天大吼、對空鳴槍說:「在智利要說智利語!」開始他小規模的種族清洗。

 

又一次,身先士卒的傑拉德被當作烈士來犧牲。口口聲聲說追隨他的後輩,看傑拉德進教堂就將大門鎖上,於教堂外噴上「祖國與自由運動民族陣線」的「蜘蛛」標誌與標語,就揚長而去。雖說電影直到最後都沒有揭露傑拉德的結局,但那早已不重要,人生中經歷一次又一次背叛,始終不如他躋身上流社會的夥伴,才會將傑拉德一步步推向極右派。

 

 

至於「祖國與自由運動民族陣線」的意識形態是如何演變的呢?《他們的自由年代》由組織內三名成員的故事為出發點,帶領觀眾一同踏上革命的旅程。視角建立上從原本「反共」的右翼,發展成民族主義的極右翼,而任何意識形態一旦走上光譜的兩端都會過於極端。智利之所以會走到這一步,起因於1970年當選的民選總統阿葉德奉行社會主義,美國擔心智利成為古巴第二,便暗中資助反對派。即使美國矢口否認,但當時1973年的智利政變被世界視為是美蘇冷戰時期角力的象徵。皮諾契特上台之後,智利進入為期16年的軍事獨裁,一直到1990年才還政於民。

 

 

《他們的自由年代》以非常特別的口吻敘述主角三人年少輕狂的故事,基本上是從右翼想法為出發點,但又把事件描繪成「不堪回首的往事」。40年後上流社會的胡托與伊奈絲,得知傑拉德沒死,想方設法要將傑拉德留在精神病院,避免案件公諸於世,歷史瘡疤會被揭開,同時兩人光鮮亮麗的人生也將被攤開來在放大鏡下檢視。革命的當下,他們可能真的只是討厭傳統政客,並不會料到陣中會有人走向極右派,也沒想到軍事政變推翻共產黨後迎來的是軍事獨裁,而身為既得利益者的他們,也就更不可能為這些他們當年無法得知,也無法控制的事情道歉了。

 

 

智利的歷史脈絡與台灣有些許相像,反共的國民黨退守台灣後,奉行民族主義,而後白色恐怖與國語運動都能證明這一點。不過,不同的是,國民黨並非希望推翻共產黨而成立的組織,執政之後也非軍事獨裁。雖然戒嚴後期已不是威權統治,但反對派的革命也正蠢蠢欲動,先有1979年訴求民主與自由、祈請終結黨禁與戒嚴的美麗島事件,而後有1980年的林宅血案、1981年的陳文成命案與1984年的劉江南命案。政治犯入獄與參與黨外運動人士的刑事案件,使得國民黨不斷遭到黨外勢力挑戰與國際輿論的壓力,最終在1987年解除戒嚴,開放報禁與黨禁,台灣正式走向民主化。

 

 

智利結束為期16年的軍人統治後,新上任的艾爾文總統馬上行使行政權,以最高命令成立「國家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開始智利的轉型正義。台灣則是在經歷了38年的戒嚴時期之後,由日前逝世的李登輝總統於1990年指示成立「二二八事件專案小組」,並在任期內推動一連串的政治鬥爭與政治改革,所以被稱為「民主先生」與「台灣民主之父」。由於李登輝發起的一連串民主化與政治改革運動,並沒有發生流血衝突、革命顛覆、軍事政變或外國入侵,因此被稱為「寧靜革命」。雖然也有人批評,台灣至今轉型正義沒有完全,就是因為李登輝當年受限於體制與時代所做出的妥協所導致,但台灣轉型正義的基礎肯定還是李登輝所奠定。

 

看《他們的自由年代》思考智利的轉型正義,再回頭看看台灣,為我們已經走了這麼長遠的路鼓勵性地拍拍自己的肩膀,也認清眼前還有更有的路等著我們。同時,《他們的自由年代》也指出,當民主化走到一個階段,充斥著自由氛圍的社會肯定會有極左與極右的聲浪正在醞釀著。智利將於明年5月開始進行為期一年的制憲會議,不少人也擔心智利會走上社會主義的老路,但不論是台灣或智利,作為年輕的民主國家,都要記取過往的教訓,踏出具歷史意義的一步。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