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們常用「淺藍」代表水的顏色(妞編輯小時候畫畫,水杯裡也都是裝藍色的水XD),但是從水龍頭出來的水,明明就不是這種顏色;有一種顏色稱作「膚色」,但害羞的孩子的臉頰總是帶著紅潤。成長學習的過程中,我們不自覺地被約定俗成的習慣所制約。

 

 

source:kokuyo

source:kokuyo

「沒有名字的顏料」的創作團隊,小時候就意識到這個問題(妞編輯小時候都在想下午點心是什麼吧XD),他們希望透過自己的混合或稀釋,創造心目中所想呈現的顏色,擴大色彩的定義

 

 

source:kokuyo

由茂木彩海和今井祐介組成的設計雙人組いま、もてき(Ima Motek),設計了一套新顏料,名為「沒有名字的顏料」(Nameless Paints),希望能以此改變小孩對於色彩最初的認識,賦予色彩運用的新活力

 

 

source:kokuyo

source:kokuyo

外包裝不用文字表示顏色,這群沒有名字的顏料,讓顏色自己說話,透過○+○的方式和圈圈的大小,顯示色彩的組合變化以及比例,削減「名字」所帶來的先入為主的概念。

 

 

source:kokuyo

設計獎評審KOKUYO在評語中寫道:「除去固定的名字概念,只有三原色的表達,無限地延伸孩子的創造力。這是一個簡單但令人滿意的設計。」

 

 

source:kokuyo

這項蘊含哲理與創意的設計,在2012年時獲得日本文具品牌國譽(Kokuyo)的設計獎,並在2015年順利將設計商品化,由旗下的Campus推出販售。

 

 

source:kokuyo

另一款「甲蟲螢光筆」妞編輯也很喜歡,就像甲蟲觸角的筆頭設計,不論是畫圈、填滿、上下橫線甚至是寫字,通通一支搞定!

 

 

source:kokuyo

為了讓這項設計不被輕易複製,又能維持原有的功能,商品化的過程,創作者也投入許多的心力,並不如大家所想的「設計完成就能量產販售」那樣簡單。

 

 

source:kokuyo

通常熒光筆的筆頭多為硬的纖維,但沿用傳統方法製作,形狀複雜的甲蟲筆尖也很容易被複製,經過長時間的反覆測試,成功開發一個全新的模具,通過填充墨水的方式,維持設計的原創性與功能性。

 

 

source:kokuyo

由此可見,許多創意設計的產品單價多為偏高,不只貴在想法的創新,而是實踐創意的過程,也投入相當的心力,讓設計真的要能好用,而不是好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