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我。」

  海樓囈語著,聲音嘶啞,還沒從夢裡醒來的她雙手在空中抓著,似乎想找到某個可以抓住的東西,崔氏趕緊握住她的手。

  「海樓,海樓啊!」焦急的呼喚聲中充滿溫暖。

    撤下晚餐餐桌後,崔氏前去準備茶點而從海樓身邊離開,這之間還不到一盞茶時間,海樓眼皮一沉,不知不覺睡著了。

  崔氏抓住海樓的雙肩,想將她從惡夢中搖醒,好不容易睜開眼的海樓,打量陌生的四周。「這裡是……」

  「妳到底做了什麼夢,怎麼看起來如此嚇人?」崔氏一邊將海樓略顯凌亂的頭髮順到耳後,一邊問道。

  「我好像睡著了。」

  「只是打了盹,但是不是夢到不好的事?」

  捧著洗臉水,正跨過門檻的多兒插嘴道:「大概是緊張解除了才會這樣。」

  「緊張?」

  多兒點點頭。「夫人真該親自走一趟,看看宮裡是什麼地方……奴婢光是用想的,就不禁渾身發抖。」

  「真有這麼可怕?」

  「簡直無法言喻。該怎麼說呢?大概像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掐住頸子。您以為只有這樣嗎?不只宮女,尚宮大人的眼神一個比一個冷漠,她們大概是把冰冷的白霜當飯吃了吧。」

  正當多兒誇張地吹噓王宮見聞時,啪!突然一個巴掌用力拍向她的背。

  「哎喲!」嚇了一大跳的多兒,緊皺著臉回過頭,看見替海樓拿來換洗衣物的安山嬸,正眼神凶惡地瞪著她。「啊,娘!為什麼打我?」

  「這傢伙,妳做對了什麼事,敢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

  「雖然沒做什麼好事,但也沒做錯什麼呀!」

  「妳哪裡沒做錯了?」

  「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嘛?」

  「我當初怎麼跟妳說的?我有沒有跟妳說過,進宮陪在小姐身邊,只要對小姐說『奴婢知道了,謹遵您的吩咐』?」

  「您是有這麼說過。」

  「但是,聽說妳在第二關還是什麼時候,對小姐發脾氣了?」

  方才鉅細靡遺講述王宮見聞的多兒,突然用手摀住嘴巴。這張嘴真是禍根,多兒陷入後悔中,安山嬸的手再次朝她的背揮來。

  「妳這不懂事的孩子,該拿妳怎麼辦?要不是因為妳,小姐怎會冒著冷汗,甚至做惡夢呢?」

  「娘才是!我做錯什麼了?不然您要我怎麼辦?那樣繼續下去,可是會餓死人的呀!」

  「不過是餓了幾餐而已,哪這麼容易就餓死?妳還真是一點耐性也沒有。」

  「娘沒挨過餓才這麼說。」

  多兒一邊用手摸著被打的後背,視線卻緊盯崔氏拿來的茶點。安山嬸順著她的視線一看,不禁咂了咂舌。「妳是餓死鬼上身嗎?我可沒有讓妳餓著肚子長大,妳怎會一睜眼就在找吃的?」

  「這我怎麼知道?是我自己長成這樣的嗎?明明是娘把我生成這樣的。」

  「早知道妳這麼缺心眼,我就不生了。」

  「哼!我才是。要是知道您是我娘,我才不想出生呢!」

  「妳說什麼?」

  安山嬸瞪大了眼,多兒轉身背對著她,緊緊抓住海樓的手。

  「小姐,要是您將來成為世子嬪,請一定要帶著多兒進宮。您也看到了吧?我娘是怎麼對待我的,再這樣下去,搞不好我還沒來得及嫁人,就先被虐待死了。」

  「這傢伙!妳以為那是什麼地方,豈能讓妳這種人進去?」

  「我又怎麼了?」

  「少廢話,王宮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的嗎?」

  「哼,也不是完全沒辦法。」

  「這孩子,不過是進宮走了一遭,就變得如此得意忘形。不行!妳給我過來!」

  最後,安山嬸揪著多兒的耳朵離開了。

  「放開我,娘!娘!算我錯了,好不好?」多兒大聲的哀嚎穿過中庭,連中門外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對吵吵鬧鬧的母女離開後,房裡再度恢復平靜。

崔氏望著海樓問:「宮裡真的如此險惡?」崔氏的眼中充滿憐惜。

  「不,多兒說的有些誇張了,宮裡是個還不錯的地方。」海樓爽朗地笑道,握住崔氏的手。那開朗的表情,彷彿先前凶惡的夢境已不復存在。「您別擔心,我沒事的。」

  「好端端的,怎麼會做惡夢呢?」

  「先前就常常出現相同的夢境,現在已經習以為常了。只是,其他事情都能輕鬆適應,唯獨這個夢沒那麼簡單。」

  「妳是說,以前也常常出現這樣的夢?」

  「是的。」只要一醒來,便完全記不起來的夢境。因為太凶險、太令人恐懼,除了不好的回憶……其他細節都想不起來,而真正可怕的是在夢醒之後。

  每次做了這個惡夢,肯定會發生不幸的事。最近一次做惡夢之後,鄭半仙就搶走她積攢已久的錢,亡命天涯去了。不過,她也因此認識了詐唬邸下……應該不算每次都發生壞事吧?

  崔氏默默地將偏著頭思考的海樓拉入自己懷中。「可憐的孩子,怎麼會想要適應那麼恐怖的夢呢?恐怖的事應該要避開呀,遇到害怕的事情,應該找一個懷抱鑽進去躲起來才對。」

  「……」

  「往後就讓我守在妳的床邊吧,遇到什麼凶險的事,儘管告訴我。」

  崔氏令人覺得可靠的安撫落在海樓的背上,她想要點頭附和、想要賴在她懷抱中撒嬌,但……海樓惋惜地望著崔氏。

  與仁慈的崔氏之間僅有短暫的緣分,在世子嬪揀擇結束後,就會消失的緣分。不,要是在揀擇結束前抓住細作的話,兩人之間的關聯就會像被潮水捲走的沙堡般,轉瞬即逝。崔氏將不敢有任何反應的海樓抱得更緊,好似懷裡抱著雛鳥的母鳥,在海樓身邊築起誰也無法侵犯的圍籬。

  儘管身處堅固的鳥巢,海樓仍舊無法驅散不安,不祥的預感沿著背脊竄起。

  又做了那個夢。這次會發生什麼事呢?

***

 

 

source: KBS

 

  「你再說一次!你說的都是事實嗎?」衛昶彷彿背對月光的白狼,目光狠戾的地睨視鄭半仙。「沒聽見嗎?我問你,你現在說的都是真的嗎?」衛昶急切地詢問。

  鄭半仙點了點頭。「都是真的,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擔保,是真的!」

  「所以,你也相信海樓可以看見未來的這種無稽之談?」

  「這不是無稽之談,一開始小的也不相信,但是,那孩子預知的內容,有幾次真的發生在小人眼前。」

  「這種事……真的有可能嗎?」

  「當然了!不過,她不能隨心所欲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總之,那孩子預見的未來,真的發生了!」

  衛昶抓住鄭半仙的手慢慢地放鬆,鄭半仙趁他鬆懈的空檔,像泥鰍一樣逃開。

  「哎喲,差點被勒死了。」接連乾咳幾聲的鄭半仙,回過頭看著衛昶。「不過,您究竟是哪位?怎麼看都不像是世子邸下派來的人……」

  「世子……找你過去嗎?」

  「嗯?是呀。」

  「方才也說了,你不必知道我是誰。」

  「但是……」

  衛昶突然一個大步靠近鄭半仙。「不管怎麼看,你都像是口風不緊的傢伙,要是這麼放過你,你那輕如鴻毛的嘴皮肯定會到處作亂。」

   衛昶的話讓鄭半仙嚇得像被火燙到般跳了起來。「我口風不緊?您這話可是大錯特錯了。我這張嘴簡直像掛了千斤重的秤砣,要是掉入海裡,我這張嘴皮肯定最先沉入水中,所以您就放心吧,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我能相信你嗎?」

  「相信我吧!相信我,您一定要相信我!」話一說完,鄭半仙立馬夾著尾巴,逃之夭夭。

  衛昶沒有表情地凝視鄭半仙消失在遠處的背影。從一開始,他就對鄭半仙這個人一點興趣也沒有。

  「能看見未來,是吧?」衛昶從袖子裡取出一只卷軸,卷軸上畫著一個人,他彷彿向畫中人搭話似地問:「告訴我,那些人對妳產生興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因為可以看見未來嗎?」雙眼完全籠罩在黑暗下的他低聲呢喃。「那些人為什麼想除掉妳?」月光照耀下,衛昶凝視著海樓白皙的臉龐。「我現在該怎麼做?」

***

 

  清晨短暫下起的陣雨,濕潤了道路。一大清早,崔氏帶著惋惜的眼神,為離開權大監府宅的海樓送行。

  「我會讓轎子在前面等著,搭轎子走吧。」

  「不用了。」海樓連忙搖了搖頭,「今天不是以揀擇閨秀的身分進宮,乘轎入宮,不成體統的。」

  崔氏又對著不停搖著手的海樓叮囑道:「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得告訴我。」

  「好的。」

  「覺得辛苦的話,就直接說出來。」

  「好。」

  「按時吃飯,別餓著了。」

  「是。」

  「如果被誰欺負了,馬上……」

  「別擔心。如果有人敢欺負我,我會馬上反擊回去。三餐……就算有人讓我挨餓,我也忍受不了,您就別擔心了。」再這樣下去,肯定沒完沒了。

    海樓告別那份溫暖的心意,加快了腳步,不知走了多久,海樓踏上通往宮殿的市集大街。但是,沒走多久,她便停下腳步。街道的另一端站著一名男子,雙手抱胸,正在沉思,男子突然像是做出什麼決定而移動腳步。他究竟要去哪裡?

  然而,男子馬上轉頭走回原本的方向。再次陷入沉思的他,這次踏上與方才相反的方向,但和之前一樣,男子很快又再次轉回頭,踏上原本的路。就這樣,在叉路來來回回好幾次的男子,最後踏上海樓所在的方向。

  男子與海樓之間的距離漸漸縮短,下一瞬,男子發現海樓的身影。

  「……」

  因為是意料之外的相遇嗎?男子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海樓則對著男子露出開朗的微笑。「詐唬邸下。」

  「妳在這裡多久了?」李珦立即大步走向海樓。

  「邸下一直在同一個地方繞來繞去的時候就在這裡了。」海樓舉手畫起了圓。

  「妳都看到了?那應該馬上跑過來幫我。妳也知道,我很不擅長認路。」

  「因為我看您好像要去哪裡。不過,您要去哪裡,大清早的就這麼忙碌?」

  「我在找一個人。」

  「原來是這樣。儘管告訴我吧,我來為您帶路。」

  「不用了。」

  「快告訴我呀!不管是什麼地方……」

  「已經找到了。」正好來到海樓面前的李珦,用溫柔的嗓音道:「我找的人就是妳。」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海樓抬起頭望著李珦問道:「您的意思是,我是您正在找的那個人,不會吧?」

  李珦沒有回答,反而緊緊握住海樓在空中揮舞的手。

  「邸下……」

  李珦輕聲對訝異得雙眼圓睜的海樓低喃道:「我們回家吧,海樓。」

 

 

 

 

本文摘自《亥時蜃樓:﹝卷二 ﹞銀暈藏情》

 

 


HOT!在台暢銷近10萬冊《雲畫的月光》作者最新浪漫愛情力作
韓國第一入口網站Naver連載排行Top1,超過5000萬人次點閱
將於2019年將改編成電視劇,由「太陽的後裔」製作公司執導!


綁住妳最好的方法,是在妳腳上繫上鈴鐺,
讓妳不管去哪兒,都逃不過我的耳目。


~韓國讀者評價:「人物鮮明、情節豐富,沒想到比《雲畫的月光》更好看!~

老天爺是不是很喜歡作弄她?
本來以為只要抱好王世子的大腿,接下來的日子就能高枕無憂,
的確是不愁吃穿,也不用擔心被追殺,但生活突然變得很忙碌:
先是幫蜃樓學者做各種奇怪實驗,後來又被迫參加世子嬪揀擇──為了揪出禍國細作,
忙著忙著,某一天開始,她面對世子的心情突然變得很奇怪,
時而開心,時而因世子跟女子說話而生氣,心中漲滿了無以名狀的情緒,
結果,就化為這句話脫口而出:「我……喜歡邸下。」

他是被美麗的月光迷惑了吧?
他的心從來是銅牆鐵壁,不為任何女子心動,也對她們毫無興趣,
現在卻因海樓直率的告白而動搖,衝動地想用親吻確認這情感,
甚至……想在她身上繫上鈴鐺,讓她逃不出他的耳目!
他看著她成長,隨著最後階段的世子嬪揀擇到來,心中更是憂喜交加:
喜的是,海樓也憑實力入選了,但細作依然杳無蹤影,
憂的是,從追緝的叛亂分子手中取得一張畫像,畫中人竟很像海樓!
他還來不及調查清楚這一切的關聯,
正在進行揀擇的宮殿突然火光四起,然後,海樓失蹤了……

 

 

 

出版社:春光

作者:尹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