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貝爾很特別,她的學生也都非同尋常。坎貝爾是海倫·鮑爾國小(Helen Baller Elementary School)的特教師,這所學校位於華盛頓、俄勒岡兩州邊境的一個小鎮卡馬斯(Camas)。坎貝爾所有的學生都有重度身心障礙,因此她必須想出有創意的方式幫助他們學習。

 

source: YouTube

坎貝爾有一個學生,不能言語,視力模糊,手腳不能動彈。但她不去想這個學生不能做什麼,而去發掘這個學生可以做什麼:她發現這個孩子可以點頭和搖頭,便為他設計了一套可以用點頭與搖頭來表達意思的寫作系統,讓這孩子也可以跟其他的學生一樣,用週記來記錄自己週末和家人做了些什麼。

 

「不要覺得他們不能、他們做不到!」與蓋茲對談時,坎貝爾說:「應該先了解他們具有哪些能力,其實他們都可以被賦予更多、更難的任務。我希望讓他們都覺得自己可以接受挑戰,自己是很有價值的。」

 

 

source: YouTube

如何讓特殊兒跟一般生受一樣的教育?

坎貝爾的目標是創造一個兼容並蓄的學習環境,讓每個孩子都能跟同儕一起學習。傳統上的特殊教育,是讓特教生自成一個班級。但是在海倫·鮑爾國小,特教生跟全校所有的一般生一起學習。特教生們上課時間在自己的教室裡學習、社交,午餐時間在食堂與一般班級的學生一起用餐,下課時間和體育課跟一般班級的學生一起遊戲和運動。

 

在這裡,特教生被當作重要的校園一份子來對待。為了保證她的學生能真正融入校園大環境,坎貝爾也對一般班級的學生授課,教育他們什麼叫做特教生。在這所學校,學生從K(相當於台灣學制中的幼兒園大班)就開始學習、討論身心障礙。

 

當然,這一切在過去數個月內都改變了——視頻中坎貝爾被一群學生圍繞著,有孩子坐在輪椅上,有孩子不自主地抖動身體,有孩子視線始終偏向一方,不停地咬指甲。儘管如此,每個孩子都盡量與老師互動,坎貝爾也積極地回應學生——但這樣的情景,在COVID-19(新冠肺炎或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已不復見。

 

跟所有的老師一樣,坎貝爾也必須因應疫情,重新思考課堂的設計。今年春天,她和教學搭擋帶領一群實習老師,每天與全體特教生進行一對一的視訊教學。星期五則全班一起舉行視訊派對。在虛擬課堂之間,坎貝爾積極與家長聯絡,確定所有的學生都有充足的活動和教材,以繼續滿足他們的學習需求。

 

source: YouTube

疫情後,家長更成特殊兒教育關鍵

坎貝爾表示,防疫期間與家長密切合作,改變了她推行教育的方式。過去數個月來,她不但要教學生,還要教家長如何使用她在課堂上經常使用的一些科技教學產品:「特殊教育再也不會一樣了,」她說:「老師本來就不應該是唯一握有成功教學秘密的人。」

 

疫情雖然帶來挑戰,但也幫助坎貝爾找到新的方式,來打破特教生與一般生之間的隔閡。很多她的學生家長都發現,在線上參與學校董事會議更容易——他們不再需要為自己的特殊兒安排保母才能與會。

 

數位工具也為老師之間的合作提供新方式。身為華盛頓州年度最佳教師,按照慣例坎貝爾應該要休假半年,全國巡迴演講分享她的教育經驗。現在這些演講、研討會都改在線上舉行,報名參加的老師更多了——尤其是偏鄉教師,因為偏鄉學校往往沒有預算補助老師們參加研討會。

 

微軟創辦人蓋茲退休後創辦瑪林達及比爾·蓋茲基金會(Melinda and Gates Foundation),致力改善美國學校教育。蓋茲盛讚坎貝爾「將特教生的學習個人化,令人印象深刻」、「找到利用困境的最好方法,令人敬佩」。對談視頻現在可以在蓋茲本人的部落格或Youtube頻道觀看。

 

 

 

【延伸閱讀】

我想要一樣!同理特殊生的內在感受

別以為「嚴格」就能教會特殊生

他長得不一樣,他是我同學

 

 

本篇文章由『親子天下』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你不孤單!你擔心的、傷心的、焦慮的我們都懂。

快來加入私密社團「媽媽妞真心話」,一個屬於媽媽們的交流小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