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人邁入中老年,還讓你覺得美嗎?性感嗎?這系列照片將引爆你的感官體驗!現年59歲起跳、最高齡82歲,多位前任兔女郎在攝影師Nadav Kander的鏡頭前寬衣解帶重操舊業啦!看年事已高到能當祖母的她們,挑戰刻板印象中「年輕女子的專利」賣弄風騷─時而大膽地敞開雙腿、秀事業線,時而挑透地搔首弄姿、若隱若現,你將發現她們性感依舊,而且韻味越陳越香…

 

Photo Source: togda-i-seichas -rodim

Janet Lupo,1950年出生,左為1975年25歲倩影,右為近期六旬相片。

 

紐約雜誌專題訪問6位前任《花花公子兔女郎,昔日的年輕女孩袒胸露乳,今天的成熟女性穿著性感內衣,和我們分享,她們內外兼具的智慧與美麗。

 

註:藝術攝影包含裸女實照,請自行斟酌觀賞。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1954年3月小姐,Dolores Del Monte (1932-),82歲,公共關係專職。

「我接過一些畫報女郎模特兒工作,穿著兩件式泳裝。在一次月曆攝影中,接待員給我一條浴巾,並和我說:『你脫完衣服的時候,就出來。』當時我心想,反正,誰會看啊?我只在汽車用品店看過裸女月曆。

 

「後來我接到通知,他們想將我的照片登在雜誌上,我以為是別的─穿著深V開到肚臍的泳衣那張。現在我對《花花公子》相片感到驕傲,它掛在我家,還掛在許多其他人的家中。它適合臥房、書房─但或許客廳不太妥當。」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Dolores Del Monte 22歲倩影

 

Dolores Del Monte訪問片段: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1976年2月小姐,Laura Aldridge (原姓Lyons) (1954-),59歲,造型設計師、裝潢設計師。

「大部分男人對我的想法不感興趣,我感覺他們只想上床。我曾是兔女郎,這讓他們聯想到性事。我的前夫 (Alan Aldridge,曾設計過披頭四唱片封面)可能是唯一不認為《花花公子》很酷的人,他覺得Hugh Hefner剝削女性。

 

「當我的長女Lily 10歲時,她在爸爸的房間發現《花花公子》雜誌,我才告訴她我當過兔女郎。她問我,她能不能看。30分鐘後我敲門,發現她在看電視。我說:『你怎麼想?』她答:『噢,那很棒。』我的兩個女兒都成為超模─Lily是維多利亞的秘密天使。她們憑著信心和權力感做到了。」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Laura Aldridge 22歲倩影

 

Photo Source: modelinia-exclusive-v-magazine-taps-lily-and-ruby-aldridge-and-jasmine-tookes-for-a-tag-team-editorial -spreamodelinia

Laura Aldridge的女兒,Ruby (左)與Lily (右)姊妹倆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1972年1月小姐,Marilyn Cole Lownes (1949-),65歲,記者。

「我的一個朋友從朴茨茅斯去到倫敦,我在那裡當辦公。她說:『有個俱樂部,你只需要微笑,就能賺很多錢。』至於面試,你只需要帶件比基尼。站在一排候選人裡,看中我的是我先生 (Victor Lownes,倫敦《花花公子》俱樂部經理,後來兩人結婚)

 

「身為兔女郎的一大優勢是,我們的口袋夠深,能隨心所欲前往任何地方。我們自己付得起Trader Vic (一家餐廳)的飲料,可以進入所有我們想去的俱樂部,這給了我們力量與解放的感覺。」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Marilyn Cole Lownes 23歲倩影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1975年11月小姐,Janet Lupo (1950-),64歲,不動產經紀人、企業家。

「我在紐澤西州維農村的大喬治《花花公子》俱樂部找到工作,那是個家一般的環境,我們照顧許多孩童,那也是我被要求拍雜誌照的地方。

 

「我的攝影一開始只有半裸,穿著復古性感睡衣。然後某天的拍攝過程中,我的浴巾滑掉了,攝影師 (Pompeo Posar)還是繼續拍。隔天他給我看那些照片,並說:『你瞧,這看起來一點都不骯髒或糟糕。』我答:『確實如此。我們可以就這樣拍。』Pompeo贏得我的青睞,他待我如同對普通人一般。那張照片主角是我沒錯,但感覺起來不像自己,我很難解釋。後來無庸置疑地,它大受歡迎。」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Janet Lupo 25歲倩影

 

Janet Lupo訪問片段: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1979年12月小姐,Candace Jordan (1957-),60歲,社會專欄作家。

「在伊利諾伊州的杜波,我曾是高中畢業典禮的致詞代表。我在聖路易斯大學有學位,但當時我簡直快被無聊死,因而發誓我絕對走一條不同的路。我的一位女性友人告訴我,聖路易斯花花公子俱樂部正在招人。我是家中獨生的孩子,所以對我而言這些女孩都像姊妹一樣。

 

「女性主義者總是說:『我不敢相信你物化自己。』而我會回答:『你以為我是被槍抵著,才勉強拍雜誌照的嗎?不,這是出於我自由意志而做的選擇,而這正是女性解放所應為。』在《花花公子》之後,我當模特兒維生,還在湯姆克魯斯電影《保送入學 (Risky Business, 1983)》裡頭演出其中一名妓女。我們許多人至今還舉辦簽名會,《花花公子》的支持者實在非常有禮貌。」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Candace Jordan 22歲倩影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1969年6月小姐,Helena Antonaccio (1949-),65歲,狗兒日間護理顧問。

「高中之後,我到紐約就讀模特兒學校。他們覺得我太清純,不夠性感。但我在《花花公子》俱樂部找到工作,我知道這是進入《花花公子》雜誌的墊腳石。

 

「天啊,我甚至沒上兔女郎訓練學院。當你得以進入《花花公子》豪宅,你會配到管家和傭人各一位,有人幫你洗衣服,而且還有司機開禮車載你。那很棒。我一天運動3小時,身體是我們的聖殿,所以何不好好照顧?

 

「我的新書叫《Helena,終極不老畫報女郎》。這些是我50幾60歲的照片,我仍不認為自已是位性感女人,因為一切都是霧裡看花。」

 

Photo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Helena Antonaccio 20歲倩影

 

Helena Antonaccio訪問片段:

 

 

 

花花公子》的世界非常惹人好奇,透過老兔女郎的人生經驗分享,我們似乎看見,她們不光是賞心悅目的花瓶、激起肉慾的工具,而是活生生的人,有自我、會思考而行動。就某方面而言,成為每月雜誌獨一無二的主角,青春美貌和名聲永遠留存,卸任後還能走出一條不同的路,大方說出自己的故事,實在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Source: playboy-pinups-on-meeting-the-male-gaze -nymag, new-york-nadav-kander-playboy -stocklandmartelblog

 

 

【延伸閱讀】更多辣嬤

阿嬤以前可是性感女神!退休兔女郎同學會相片集

兔女郎不死只是凋零!PLAYBOY兔女郎老年生活

凱特摩絲全裸入鏡!花花公子雜誌砸重金拍60週年封面

和兔子交換身分?米蘭達柯兒化身性感兔女郎的一天

天然呆的絕妙喜感!演藝圈兔女郎安娜法瑞絲

姊弟戀、母子戀算什麼!差60歲祖孫戀情侶性生活美滿

 

 

【延伸閱讀】更多脫星

脫星的字典裡沒有保守!60至70年代脫衣舞孃攝影

這種翹臀,我不行 脫衣舞孃豐臀變屁股內建坐墊

「她的工作不代表她的全部」由閨蜜掌鏡的性工作者日常攝影